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都市言情›晁雲水滸之梁山太子
晁雲水滸之梁山太子 連載中

晁雲水滸之梁山太子

來源:外網 作者:水滸之梁山太子 分類:都市言情

標籤: 水滸之梁山太子 都市言情

特種兵晁雲穿越到了水滸世界,附身在晁蓋傻兒子身上,剛清醒過來才發現老爹已經前往曾頭市送死了,千鈞一髮!偏偏二叔宋公明不鳥自己,咋辦?盤他!趙宋朝廷欺負人,咋辦?盤他!靖康之恥,女真入侵,咋辦?還是兩個字——盤他!兩個字,揍他!水泊是我的,梁山是我的,整個大宋都是我的!誰跟我過不去,那就盤他!展開

《晁雲水滸之梁山太子》章節試讀:

時間已經指向了四更天,曾頭市,雖然史文恭一場算計,讓梁山損失不小,但是終究還是沒有留下晁蓋,沒有能夠將數千梁山軍給圍殲掉,為山九仞,功虧一簣,實在是令人憋屈的很,現在再想算計晁蓋,可沒有那麼容易了。
史文恭與蘇定分別坐在曾長者的兩側,下面則站着曾家五虎,氣氛稍稍有些沉悶。
史文恭嘆息道:「大人,本來這次計劃天衣無縫,晁蓋插翅難逃,即便是外面有他們的兵力接應,也絕難逃出曾頭市,可惜,不成想梁山竟然派來了援軍,讓我們功虧一簣啊……」
一旁的曾塗冷哼道:「即便是他們來了援軍又如何?這一次只不過是突如其來,我們寨中沒有防範而已,接下來整軍再戰,一定要叫他們梁山大軍全部葬送在曾頭市!」
「不錯,」
曾密附和道:「有師父在,擊敗梁山,那是早晚的事情,在曾頭市之外,若不是急於回師,那個林沖早已經死在師父的方天畫戟之下了,連梁山武藝第一的林沖都不是師父的對手,他們只怕是來多少人,咱們收拾多少人!」
正說話間,一個士兵快步從外面闖入了進來,躬身道:「啟稟大人,小的們在曾頭市密林之中,抓住一名梁山的姦細,他自稱是梁山降將呼延灼,請求面見大人與史文恭將軍!」
呼延灼?
曾長者與史文恭心頭齊震,對視了一眼,呼延灼可是新近梁山的降將,他突然來到曾頭市做什麼?
曾長者喝道:「將呼延灼帶進來!」
時間不長,呼延灼被領進了議事廳。
曾長者仔細打量着呼延灼,身材魁梧,一身便服,腰間帶着腰刀,雖然沒有衣甲着身,依舊是難掩悍將的氣質。
呼延灼向著曾長者微微拱手道:「在下呼延灼,見過曾大人!」
曾長者沉聲問道:「呼延灼,你已經反叛朝廷,投降梁山,如今深夜來到曾頭市,所為何事?」
呼延灼沉聲道:「何來反叛朝廷?曾大人,我呼延灼奉天子旨意,進剿梁山泊,只因勢單力孤,憑藉一己之力,與梁山泊連戰數場,最終兵敗,陷入了窮途末路,不得已,方才假意投降梁山,為的就是能夠有朝一日,朝廷再度發兵,能夠裡應外合,破掉梁山草寇,將功贖罪!」
史文恭冷笑道:「呼延將軍,僅僅憑藉你一面之詞,只怕是難以令我等相信吧?」
呼延灼傲然道:「一面之詞難以取信於人,但是我呼延灼隻身一人前來曾頭市,難道還不能取信於人嗎?如今梁山大軍正在圍攻曾頭市,我可是梁山的將領,你們不相信,那我只有死路一條,為了一群賊寇,搭上我呼延灼的性命,你們認為我會那麼傻嗎?」
「這個……」
史文恭登時為之語結,呼延灼說的極是,若是真的投降了梁山,他大可不必親身返險,前來曾頭市,只需要一句話說錯,那就是殺身之禍,莫說是曾頭市兵多將廣,即便是自己一個人都可以將呼延灼斬殺在這裡。
呼延灼接著說道:「史將軍,論武藝,閣下足以當得天下無雙,曾家的幾位少將軍也同樣手段了得,與梁山泊連開兩戰,都佔據了優勢,如今晁蓋軍中已經開始人心浮動了,我想如果這個時候,我曾頭市與我兩下聯合,有我做內應,擊敗梁山,生擒晁蓋宋江,也不是什麼難事!」
曾長者眼睛一亮,急聲問道:「呼延將軍,你倒是說說如何裡應外合?」
呼延灼冷笑道:「曾大人,在梁山大營之中,尚有我舊部六七百人,都是驍勇善戰之士,若是我在大營之中深夜猝然發難,梁山大營必定大亂,史將軍與各位少將軍則可以趁機突襲,裡應外合,輕則讓梁山人馬元氣大傷,運氣好的話,將他們一舉全殲,也不是什麼做不到的事情!」
「妙啊!」
曾長者大喜過望,梁山兵多將廣,若是說曾長者心裏一點都不擔心曾頭市的存亡,那純粹就是胡扯,史文恭雖然悍勇無雙,但是人家梁山之上的林沖、徐寧、孫立等人同樣不是什麼善茬,每一個都是身經百戰,現在又來了援軍,曾長者心裏已經開始犯嘀咕了。
沒有想到,天上掉下來一個呼延灼,說要與自己裡應外合,破了梁山泊大軍,將功贖罪,有呼延灼在梁山大營相助,梁山人馬必敗無疑啊!
「可是,」
蘇定在一旁冷聲道:「呼延將軍,若是你詐降的話,到時候設好埋伏給我們來一個狠的,到時候倒霉的可就是我們曾頭市了,我們那叫自投羅網!」
呼延灼聳聳肩,答道:「蘇將軍,若是你執意不信,那在下也沒有什麼辦法,大不了你們現在就將我擒了,或殺或剮,悉聽尊便!」
「蘇賢弟!」
史文恭向著蘇定擺擺手,阻止了蘇定,轉過身來,向著呼延灼說道:「呼延將軍,雖然你裡應外合的計策不錯,但是梁山水泊之中,多有能人,稍有差池,我們就會功虧一簣,這一次我們計賺晁蓋,本來也是天衣無縫,不也失敗了嗎?依我之見,閣下深夜發難之時,先舉火燒掉梁山的輜重,隨即發動進攻,梁山上下毫無防備,再加上我們盡遣主力夜襲,必定可以一站功成!」
呼延灼大笑道:「史將軍不愧是當世豪傑,燒掉梁山的輜重,即便是我們一戰不能將其全殲,他們也休想逃脫接下來我們的圍剿!就依將軍,三日之後,第四日三更天,我命心腹防火,燒掉梁山輜重,發動進攻,將軍可親率大軍突襲,裡應外合,晁蓋必敗!」
曾長者點頭道:「既然如此,那我們就一言為定,只要梁山大營火起,那我們就立即發兵突襲!」
呼延灼沉聲道:「我暗中前來曾頭市,梁山答應並不知曉,為了避免路出馬腳,我必須立即返回大營,就此告辭!」
呼延灼也不多待,拱手辭別。
送走了呼延灼,眾人回到大廳。
蘇定遲疑道:「大人,此事可是蹊蹺的很,莫要中了梁山的奸計……」
曾長者微微沉吟,答道:「呼延騰說的不假,呼延灼世代忠良,忠心耿耿,如何能夠真的投靠梁山?如果真的反叛朝廷,那呼延家兩百年來積累下的威名可就毀於一旦了。如今呼延灼見梁山征討曾頭市失利,難免動了心思,想要藉助我們的力量,徹底擊敗水泊梁山。」
蘇定遲疑道:「大人,這件事情只怕沒有這麼簡單吧,若是呼延灼詐降,那一旦中計,我們可就慘了……」
史文恭笑道:「如今梁山大營就在七八里之外,他們的糧草輜重就在大營東南方向,只需要派出騎探嚴密監視,若是第三日深夜梁山輜重營火起,大營之中喊殺聲震天,那必然是呼延灼反水無疑,我們立即出兵夜襲,一舉將梁山賊寇一舉全殲;若是有詐,他如何會將大營的糧草輜重給燒了?沒有糧草,他們的大軍連三天都支撐不下來!只要大火不起,我們就不發兵!」
「妙!妙哉!」
蘇定精神一震,叫道:「還是史大哥高明,來日我親自與曾塗等人率領精銳夜襲,您留守曾頭市,此一戰,必定讓梁山一敗塗地,非但是晁蓋,連宋江都休想能夠逃過一劫!」

《晁雲水滸之梁山太子》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