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仙俠修真›陳東
陳東 連載中

陳東

來源:外網 作者:勝者為王 分類:仙俠修真

標籤: 仙俠修真 勝者為王

辱我者,欺我者,害我者,十倍奉還!我不懂年少輕狂,只知道勝者為王!展開

《陳東》章節試讀:

一路上,陳東都是懵逼的。

眼前的一切,恍若做夢。

直到,他跟着老人走到利津醫院的icu病房外,看到滿身插管已經完成手術的母親時,他才猛然驚醒。

狂喜、激動、感恩,等等情緒如同潰堤江水,洶湧而來。

「龍老,不負厚望,肝移植手術進行的很成功。」

白大褂醫生走了過來,恭敬地說。

陳東呆住了,這白大褂醫生是母親的主治醫生,也是利津醫院的盛名專家,更是醫學界的權威泰斗。

剛才建議肝移植,也是這位醫生提出的。

這樣一位醫學泰斗,哪怕是在達官顯貴面前,也能談笑風生,面對這老人的時候,竟然這麼恭敬?

「謝謝張醫生了。」龍老笑着抱拳。

白大褂醫生身體一顫,驚慌地急忙擺手:「使不得使不得,龍老是在折煞我了。」

等龍老收回雙手,張醫生這才長出了一口氣。

隨即,張醫生看向陳東,目光深邃,莞爾一笑:「陳東,你小子有孝心,也有福啊,你母親只要度過適應期,手術就算徹底成功了。」

聽到這話,陳東再也忍不住,眼眶唰的一下紅了。

「謝謝,謝謝張醫生。」

張醫生見陳東要下跪,登時嚇壞了,急忙攔住:「醫者仁心,這只是我該做的。」

龍老是什麼身份,他再清楚不過。

陳東母親的病,能勞駕龍老前來鞍前馬後,陳東肯定不是凡人了。

陳東也不傻,剛才張醫生對龍老的感激,反應那麼大,現在對他有這樣的反應,再正常不過。

雖說一句醫者仁心,張醫生對他們母子倆的前後反應也確實貫徹如一。

可他能感受出來,之前在醫院張醫生對他的態度才是醫者仁心,而現在,張醫生的態度更多的是下位者對上位者的那種敬畏。

「龍老,沒什麼事的話,我就先下去了,院長那邊我已經告知過了。」張醫生說。

龍老擺擺手:「老朽此行,不想鋪張聲勢,就不見院長了。」

「好。」

張醫生並未糾纏,轉而目光帶着懊悔看了一眼陳東,便告辭離開。

噗通!

陳東跪在了地上,淚眼朦朧地對着龍老重重地磕了三個響頭。

「感謝老先生救我母親,大恩大德,陳東銘記於心……」

沒等他說完,老人便急忙攙扶:「陳東少爺快起來,就算要跪,也該老奴跪少爺您啊。」

陳東滿臉愕然,母親得救後的狂喜激動,此時也冷靜下來。

從第一面起,龍老就一口一個的叫着他少爺。

他的家境並不好,從小和母親相依為命,大學畢業工作後,家裡的情況這才漸漸改善。

所以當初王楠楠嫁給他的時候,他才一直銘記在心,心懷愧疚。

別說奴僕和他不搭邊了。

更何況還是坐着勞斯萊斯幻影的奴僕!

龍老洒然一笑,解釋道:「其實,這次老奴來這救您母親,也是老主人的意思。」

頓了頓,龍老又補了一句:「也就是您的父親。」

轟隆!

陳東身軀一震,臉色大變。

父親對他而言,遙不可及。

從小到大,母親對他說過,在他出生之前,父親就已經去世了。

「不可能的,我父親早就去世了。」陳東恍惚的搖着頭。

龍老彷彿早有所料,微笑着解釋道:「您的父親並未去世,相反他是一位背景權財通天的大人物,當年與您母親相愛並且誕生下您,其中糾葛,老奴三言兩語無法說清。」

陳東心裏掀起滔天巨浪,雙手緊握,顫抖着,一時間有些無法接受這樣的現實:「他既然還在,又像你說的那樣厲害,為什麼從小到大,他都不回來看我們母子倆一眼?」

越說越激動,他抬起手指着icu里的母親:「偏偏等到我母親快不行了,他都不來,僅僅是派你過來?」

「他是在保護您和您母親。」龍老說,「如今你父親在家族內已經掌權,他一直心繫你們母子倆,心存愧疚,所以才派老奴前來探望,以彌補他這二十幾年來的過錯。」

「彌補?拿什麼彌補?」

陳東眼紅了,淚水順着眼角流淌着,咬牙切齒道:「二十幾年了,他知不知道我和我媽是怎麼過的?我從小就被所有人罵野種,我媽為了養我起早貪黑的去幫人做工,她這一身病就是活生生累出來的!」

啪!

龍老將一張鑲嵌着紫荊花的黑色銀行卡遞到了陳東手中:「這是您父親的一點心意。」

陳東看着手裡的銀行卡,呆住了。

這樣的銀行卡,他還是第一次見。

轉瞬間,一股強烈的怒意,如同火山爆發一般,洶湧而出。

二十幾年的辜負,僅僅用錢就能收買嗎?

龍老絲毫不給他爆發的機會:「這卡只是一點心意,您父親派老奴來就是為了彌補這二十幾年的辜負,他真正想要的,是光明正大接你們母子回家。」

「當然,這一切也得少爺您有足夠的實力,讓家族中的那些人閉嘴!老奴前來,就是為了輔佐少爺您成長,成長到有朝一日能夠接替你父親,那時天下權財盡在你手,你母親應得的榮光,也將環繞她身!」

陳東徹底的懵了。

龍老的話彷彿夢魘般不停在耳邊迴響。

等他回過神的時候,龍老已經消失不見。

翻轉了一下銀行卡,下邊還有張紙條,是龍老的聯繫方式。

搓了搓臉,苦澀一笑,陳東擔憂地看向icu病房內的母親。

對他而言,龍老剛才說的一切,都不及母親的安危重要。

翌日清晨。

王楠楠一大早就給陳東打了電話,電話里尖聲厲嘯着讓陳東去離婚。

陳東沒有多言,冷漠的離開了醫院,打車前往民政局。

遠遠地,就看見王楠楠不耐煩地在民政局門口踱着步。

見到陳東,王楠楠氣勢登時就起來了,指着陳東罵道:「陳東,你給我記住,是老娘不要你了,這婚也是老娘要和你離的,你以後千萬別後悔!」

「走吧,不後悔。」陳東說。

望着陳東堅決冷漠的背影,王楠楠登時呆住了。

戀愛四年,結婚三年,她從不曾見到陳東對她是這種態度!

憤憤地一跺腳,她快步跟了進去。

用了十分鐘,離婚程序就辦完了。

走出民政局,王楠楠看着徑直離開的陳東,有些怨憤:「總有一天,你個鳳凰男會後悔的!」

嘎吱!

一輛奧迪a4l停在了王楠楠面前,弟弟王昊嬉笑着探出個腦袋:「姐,把那鳳凰男離掉了嗎?」

「離了。」王楠楠嗔怪了一眼,「你還是不是我弟弟了?我都離婚了,你咋還這麼高興?」

王昊哈哈一笑:「陳東那廢物,他能娶你都叫攀高枝了,你和他離婚那叫脫離苦海。」

王楠楠神情變換了一下,轉移話題:「對了,你和你女朋友的事怎麼樣了?」

王昊愁眉苦臉道:「別提了,雪兒在銀行工作眼光高,她要的那五十萬彩禮,一套房一輛車,難搞哦,陳東那二十萬也解決不了大問題啊。」

「是姐姐對不起你。」王楠楠內疚的嘆了口氣。

與此同時。

陳東離開民政局後,並未立刻回利津醫院。

而是打車到了附近的銀行。

雖說他很厭惡父親讓龍老來給他經濟補償,但不得不說,一分錢難倒英雄漢,他如今的處境,不管是母親的後續醫療費用,還是他們母子倆的生活,確實都需要錢。

《陳東》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