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成為總裁夫人後,我飄了
成為總裁夫人後,我飄了 連載中

成為總裁夫人後,我飄了

來源:google 作者:軟糖萌萌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現代言情 蘇沫沫 陸嘉霖

【排雷】:文不對題、前期男強女弱,後期女強男弱外冷內熱深情男主×外表小白兔實則內心堅韌女主成為總裁夫人後,蘇沫沫飄了,因為她發現自己有花不完的錢...成為總裁夫人後,蘇沫沫飄了,因為她可以把之前看不起她的人虐成渣渣...成為總裁夫人後,蘇沫沫飄了,因為她還喜當「媽」...過了三年養尊處優的日子之後,她收拾好行李準備跑路讓位,可那位平時總高高在上、不苟言笑、禁慾清冷的總裁竟然晚上偷偷跑到她的房間.....「喂!你幹嘛啊!你要做什麼?!」「你說我要做什麼?」男子慵懶的尾音微微上揚展開

《成為總裁夫人後,我飄了》章節試讀:

「這是啥啊?」這是蘇沫沫看到協議之後脫口而出的第一句話。

「我要成為總裁夫人了??」這是蘇沫沫看到協議之後心裏的第一個想法。

對面的中年男子扶了扶架在鼻樑上上的金絲眼鏡,「蘇老師,陸總想要收養已故朋友的孩子,也就是您班上的瑤瑤。但根據法律規定無配偶的男性領養者與被領養女孩的年齡必須相差四十周歲以上。」

中年男子偷瞄了一眼眼神有些獃滯的蘇沫沫,繼續說:「陸總發現瑤瑤很喜歡您。所以派我來徵求一下您的意見,是否願意和他協議結婚。」

蘇沫沫震驚地看着協議上寫的內容,「若按協議上所述內容,三年協議到期之後可領取三千萬的補償費。」

她一個月的工資才六千,除去房租水電以及日常開銷,一個月也只能攢下兩千多。

天底下真有這樣的好事?這好事還掉到了她的頭上?

她遲疑地開口:「這個陸總是….」

「陸嘉霖,27歲,敏之集團的總裁,幾乎參與管理這座城市所有的**所生意。」

看協議上寫的工作內容就是照顧一個孩子三年,富貴險中求。等拿到錢就可以回老家陪爸媽一起養老了。

想到這,她拿起筆,堅定地在協議書上籤了自己的名字。

中年男子看見蘇沫沫簽了字以後,鬆了一口氣,笑着說道:「重新認識下,我是陸總的私人律師,我姓陳,以後還麻煩您多多照顧了。」他與蘇沫沫握完手,又叮囑:「協議的事情還要麻煩您保密,明天路總會派車去接您,還請您抓緊收拾好行李。」

蘇沫沫把陳律師送到門口,回到教室看了一眼正乖乖在上畫畫課的瑤瑤,心裏開始有些忐忑起來,但不管怎麼樣已經簽了字,沒有反悔的機會了。

室外,夏蟬聲鳴鳴,室內,風扇正嗡嗡地轉着,涼爽的風呼呼地吹向額頭微微冒汗的蘇沫沫,她望着已經整理好的幾個行李箱,思索着有沒有什麼忘記帶的。

「叮咚!」清脆的門鈴聲打斷了她的思考,打開門,只見陳律師和兩個穿着黑色西裝的高大男子站在門口,「蘇老師,退租手續都已經幫您辦好了,車子也已經停在樓下了,如果沒有什麼問題的話就跟我們走吧。」

蘇沫沫最後看了一眼陪伴了自己近兩年的小房子,踏上了一條方向未知的道路…

大約過了四十五分鐘,黑色轎車在一棟位於市郊的三層獨棟別墅前停下。

因為位於郊區,入眼都是綠色的植物,大門前還種了幾十棵玫瑰花樹,正值玫瑰花期,朵朵綻放,更是顯得艷麗無比。

陳律師走在蘇沫沫前面,率先按了門鈴,大門從裏面被打開了一條縫,一個扎着兩個羊角辮的小腦袋探了出來,「陳叔叔!」傳來了小姑娘甜甜糯糯的聲音。

「瑤瑤,你看看誰來陪你啦?」陳律師說完便往旁邊站了一步。

「蘇老師!」瑤瑤開心地喊了一聲,小跑幾步撲到了蘇沫沫的懷裡。

「好啦,我們進去再說。」陳律師在一旁笑着說道。

大廳里是很典型的歐式裝修,頭頂上的巨大水晶燈晃得蘇沫沫的眼睛都有些睜不開,全套的白色真皮沙發在燈光的照射下映出了隱隱的光澤感,木質的樓梯旁邊掛着副油畫,畫中的中年女子側着身,眉眼間儘是溫柔,笑盈盈地似乎正在看着什麼。

「蘇老師,你的房間在二樓,就在瑤瑤的房間旁邊。」陳律師邊說邊指揮人把行李搬上了樓。

「太好了!我以後天天都能看見蘇老師了。」瑤瑤興奮地拍着小手。

陸嘉霖呢,他不在嗎?

蘇沫沫邊想着邊轉頭四處看了一圈,似乎並沒有其他人了。

送別陳律師之後,瑤瑤也開始犯困了,蘇沫沫看着睡在粉紅色房間里的瑤瑤,心都要化了,沒想到這麼外向可愛的小姑娘竟然身邊一個親人都不在了。

她輕手輕腳地關上了門,走到隔壁自己的房間。房間的裝修風格與樓下大廳截然不同,布置得很簡約,白色的牆壁和床單,床、桌子和柜子都是淡棕的原木色,最南面還有一個帶落地窗的陽台,白色的飄窗正隨風輕擺。

整理完行李之後,她只覺得一陣困意突襲而來,下意識地翻身上床,睡了過去。

不知道過了多久,蘇沫沫迷迷糊糊地睜開眼,看了籠罩在暖黃色夕陽下的陌生環境一會兒,猛地翻身下床,匆忙地穿着拖鞋就往房門口走,剛打開門,就看見一個穿着淺藍格子襯衫的陌生男人站在門口,領口微松,抬起右手正準備敲門的樣子。似乎是突然被開門的她嚇了一跳,他微微收縮了下瞳孔,隨即眼神回歸平靜,不帶任何感情地注視着她。

「蘇小姐你好。」他冷冷地開口。

看着眼前頭髮亂糟糟,睡眼惺忪,似乎還沒有睡醒的蘇沫沫正愣愣地看着他,他皺了皺眉又說:「張姨已經把飯做好了。」

蘇沫沫看着他下樓的背影,懊惱地錘了兩下自己的頭,這第一次見面自己也太拉胯了吧。

飯桌上三人相對無言,連一向是小話嘮的瑤瑤也安安靜靜地一個人在吃飯,還是張姨看了看可憐的瑤瑤,率先打破了這尷尬的氣氛,向她招手說道:「瑤瑤,快過來嘗嘗張姨剛做的蛋糕。」

瑤瑤聽了撒腿就跑向廚房,逃離了飯桌。

蘇沫沫偷瞄了幾眼正在吃飯的陸嘉霖,他吃飯的樣子很斯文,挽起的袖口下露出了骨節分明的手腕。

「明天早上一起去辦一下結婚登記。」

「好。」

當晚,跟幼兒園請完假之後,蘇沫沫在床上翻來覆去,怎麼也睡不着。

陸嘉霖長得還挺帥,但看起來也太不好相處了,跟他一起生活三年我會得抑鬱症的吧!

算了,為了那三千萬,哪怕是九九八十一難也要闖過去。

她把頭埋進帶着香味的枕頭裡,沉沉地睡了過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