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都市言情›陳六合
陳六合 連載中

陳六合

來源:外網 作者:絕代狂兵 分類:都市言情

標籤: 絕代狂兵 都市言情

國之重器,猛虎出籠!亦正亦邪的他註定有着無法平淡的命運!身負枷鎖執掌生殺命輪!他身立潮頭一生高唱大風! 只裝最牛的逼,只踩最狠的人!他一生輝煌,彪悍鑄就,舞練長空!!!展開

《陳六合》章節試讀:

直到這時,黃百萬才有工夫回頭看陳六合,看到眼前場景,他顯然楞了一下,很快來勁,咧嘴道「六哥,我就知道,你肯定比我能打。」

陳六合笑了笑,看着黃百萬傷口處滲出的鮮血,皺了皺眉,但沒說話。

黃百萬拽着被嚇得不敢動彈的保安隊長起身,對陳六合道「六哥,現在咋辦?是打還是跑?」

陳六合笑看臉色蒼白的保安隊長道「告訴我,秦若涵在哪?」

「你們別……別亂來,出了人命誰都好過不了。」保安隊長顫聲說道。

陳六合對黃百萬使了個眼色,黃百萬心領神會,手掌的刀子一用力,一抹血痕就在保安隊長的脖間出現,黃百萬狠聲道「曹你瑪的,問你什麼就說什麼!再敢廢話就弄死你,反正老子濺命一條,換你的命,虧不了!」

「別……別衝動,我說我說。」保安隊長冷汗直流的說道「秦總正在五樓辦公室,不過我好心勸你們一句,她現在正在和一個大人物談事,你們現在上去若是打擾了他們,會死的很難看。」

「帶路!」陳六合沒有廢話,轉身向著電梯走去,黃百萬則是挾持着保安隊長跟上。

這時又有一些服務生和保安聞訊趕來,但看到眼前的情況,都每一個人敢魯莽行動,只能老老實實的遠遠看着。

……

秦若涵今天晚上又真正感受到了一次那種無助與絕望的感覺,這種感覺在她父親死去的那天出現過,然而今天面對來勢洶洶的周雲康,她再次感受到了。

面對周雲康的咄咄逼人與凶神惡煞,秦若涵此刻簡直恨透了陳六合,她本以為陳六合不是一個普通人,就算不能幫她解決了眼前的困境,至少也能成為她的支撐,哪怕僅僅是幫她壯壯膽子也好。

可結果,陳六合那個挨千刀的混蛋王八蛋對自己的事情根本就從沒上心,這兩天沒有給予自己任何的幫助,就連一個最起碼的態度都沒有,連一丁點能讓她心安的口頭承諾都沒有過。

秦若涵已經對陳六合不抱有任何希望了,在最後這個關頭,依然是她自己獨自一人在面對猶如財狼虎豹的周雲康。

偌大的辦公室內,就只有秦若涵與周雲康兩個人,氣氛無比的沉悶,坐在辦公桌後的秦若涵臉色泛白,眼中除了濃濃的怨氣與怒氣,還有着濃烈的屈辱與悲涼。

反觀周雲康,老神在在盛氣凌人的坐在真皮沙發上,架着二郎腿,叼着根古巴雪茄,一副胸有成竹的模樣,很有范兒。

而他看向秦若涵的眼神,除了輕蔑外,還有着一絲路人皆知的狂熱。

在他看來,秦若涵就是他眼中板上釘釘的獵物,他不光是要秦若涵的萬貫家財,也不會放過秦若涵的卓絕美色。

「怎麼樣秦總?時間差不多了,考慮好了嗎?」周雲康語氣平和的問道。

「周雲康,你們為什麼要這麼趕盡殺絕!我父親已經被你們害死了,你們現在還不願意放過我嗎?」秦若涵還在掙扎,她不甘心!

周雲康冷笑了起來「秦總,說話要有證據,你父親死於車禍,那是意外。」頓了頓,他又道「至於趕盡殺絕,說的有些過了,你這麼一個才貌雙全的美嬌娘,我怎麼捨得對你下狠手呢?要你讓出會所,也是為了你好。」

「為我好?哼,你們的好還真是讓人心寒。」秦若涵怒目而視。

「秦總,多說無益,我希望你知道,人活着,其實不是錢最重要,有時候錢太多了也會成為一個拖累,如果人死了,有再多的錢又有什麼用呢?」

周雲康說道「我們黑龍會出兩百萬的價格收下你的會所,已經仁至義盡了,你要清楚,這會所可是能救你的小命!」

「你們這幫無恥之徒!」秦若涵怒不可遏「我是絕對不會讓你們得逞的,這會所是我父親的心血,想要我讓出會所?門都沒有!我還真想看看你們敢不敢殺我!」秦若涵絕對是性子剛烈的小野貓一枚,不願屈服。

周雲康失望的搖了搖頭,並不着急,而是冷笑道「看來你還真的不怕死啊。」頓了頓,他話音一轉「不過,就算你不考慮你自己的安危,難道就不為你那可愛的弟弟着想嗎?」

不等秦若涵說話,周雲康就接着道「我知道你有個弟弟,在國外念書,如果他出了什麼意外的話,嘖嘖,那你們秦家可就真的絕後了。」

聽到這話,秦若涵再也坐不住了,憤然起身,她又是驚恐又是憤恨的怒斥道「你們要是敢動我弟弟一根汗毛,我做鬼也不會放過你們!」

「呵呵,好說。」周雲康把身前的一份合約推出,道「簽了這份轉讓協議,兩百萬會馬上到你賬上,你和你弟弟都會無比安全。」

頓了頓,他的眼神在秦若涵那曼妙的身軀上來回掃視了一下「我認為,女人,特別是像你這麼美麗的女人,不應該出來拋頭露面,需要一個男人為你擋風遮雨,如果你跟了我,會是一個非常好的選擇。」

「滾!你這個禽-獸,無恥下流!」秦若涵頹然的跌坐在椅子上,滿臉痛苦與絕望,她發現,在周雲康的面前,她真的無法掙扎,她太過弱小。

她知道,她已經沒有任何退路可言了,從周雲康說拿出她弟弟做威脅後,她就沒有了任何掙扎的餘地。

她可以不畏生死,可她不能讓她唯一的弟弟,秦家唯一的男丁受害,她承受不了如此沉重的打擊。

「真是個可憐的女人,妥協吧,在我們面前,你沒有任何談判的資本。」周雲康的眼中沒有任何憐憫,只有一絲塊感,他很享受這種擺弄別人命運的感覺,就像是毒品,讓他食髓知味。

「是不是我簽了這份合約?你們就能放過我和我弟弟?」秦若涵聲音沙啞的說道,她已經做出了決定。

「當然。」周雲康說道,心中卻在冷笑,他怎麼可能放着眼前這麼一個美人而不顧呢?這不是他周雲康的作風。

「好,我簽,希望你們能言而有信!」秦若涵從辦公桌後走出,一身夏奈爾新款的修身連衣裙讓她的身段顯得無比妖嬈,修長雪白的雙腿上裹着一雙超薄的肉-色-絲-襪,纖細的玉足踩着一雙黑色尖頭高跟鞋,渾身上下充滿了誘惑,看的周雲康一陣血液翻湧,都有種衝上去撲倒這娘們的衝動。

不過他還算理智,知道一切淫歲念頭都要等到這女人簽了這份協議才能實施。

就在秦若涵拿起那隻沉重到宛若重俞千斤的鋼筆、就要在合約上籤下自己的名字時,徒然,辦公室緊縮的大門傳來一陣巨響。

「砰!」的一聲,竟然被人一腳踹了開來。

這突來情況,把周雲康和秦若涵皆是嚇了一跳,兩人轉頭看去,只見門口走進了兩個農民工似的男人。

「嘖嘖,秦總,你這門的質量不行啊,怎麼輕輕一腳就開了呢?」突然出現的兩個人,自然就是陳六合與黃百萬。

陳六合倒也蠻橫,連敲門這個步驟都省了,直接破門而進,當看到辦公室內的情況時,陳六合心中微微鬆了一些,看來他來的還不算太晚。

「陳六合。」秦若涵臉上盛滿了驚喜,她怎麼也沒想到,在她最絕望的時候,已經對陳六合不抱有任何希望的時候,這個傢伙竟然如天降神兵一般的出現了。

不知道為什麼,在陳六合出現的這一瞬間,她心中瞬間升起了滿滿的底氣。

「你是誰?」經過短暫的錯愕後,周雲康很快鎮定下來,眯眼看着陳六合與黃百萬,他的屁股仍舊坐在沙發上紋絲未動,顯然,似乎並沒有把這兩個放在眼裡。

「我是誰不重要,重要的是我來了。」陳六合輕輕一笑,大喇喇的來到沙發旁,一屁股坐在了周雲康的不遠處,掏出紅梅煙,丟給了黃百萬一根,自己叼起一根,唯獨沒有散給周雲康。

當然,這樣的劣質香煙,估計周雲康這輩子也不會看上一眼。

「你能闖進這裡,就說明守在外面的人已經被你解決了,不簡單。」周雲康打量着陳六合,他真的沒辦法從陳六合身上看出什麼特別之處。

「沒有三兩三誰敢上梁山?」陳六合呵呵一笑,歪頭看着周雲康,吐出一口嗆鼻濃煙,旋即拿起茶几上的那份合約隨意打量了一下,就嗤笑的丟入一旁的垃圾桶,斜睨周雲康「周老大,都說盜亦有道,可這都什麼年代了,還在趁火打劫?」

周雲康不慌不忙,臉上沒有半點驚慌之色,他靠在真皮沙發上,胸有成竹道「這件事情似乎與你無關?奉勸一句,英雄救美的戲碼只有在電視中才會出現,現實中,可是一不小心就會丟了小命。」

「英雄救美的狗血劇情我倒是真沒想過,只不過我的目的和你大致相同,你是為了謀財劫色,而我是為了搏一個大富大貴。」陳六合聲音平和的說道。

「想要大富大貴的路徑有很多,可以偷可以搶亦可以騙,可你要把手伸到我們頭上來,我保證,那會比搶劫押款車的風險來得更大。」周雲康笑着道。

頓了頓,周雲康又道「知道我是誰嗎?黑龍會的事情你也敢插手,就算你是財狼虎豹也能剁了你的狗頭!」

「看來我們的和談註定失敗。」陳六合聳聳肩說道,這時,才有工夫看向秦若涵,嘴角含着一絲玩味笑容道「怎麼?就準備妥協了?」

秦若涵滿臉寒霜的怒瞪着周雲康,咬牙切齒道「他拿我弟弟做威脅,如果我不簽合約,他們就要對我弟弟下手。」

陳六合點點頭,看着周雲康冷笑一聲「你們還真是一幫毫無底線的衣冠禽獸。」頓了頓,他道「好了,我們談正事吧,周老大,不如給我個面子,這件事情就這麼算了如何?」

周雲康先是一怔,旋即失笑了起來,笑容中充滿了不屑「給你面子?」

周雲康都笑出了聲音,他上下打量了一眼陳六合,道「你算老幾?敢讓我們黑龍會給你面子,你有幾個腦袋可以掉的?」

陳六合笑了笑,說道「我就一個腦袋,怕就怕黑龍會砍不掉啊!」

周雲康的笑容更加燦爛了,他的目光在陳六合跟秦若涵的身上轉悠了一圈,對秦若涵說道「秦總,這就是你請來的救兵?很有那麼點意思啊。」

說著話,周雲康挪了挪屁股,坐到了陳六合身邊,他笑容親切的拍了拍陳六合的肩膀「兄弟,看的出來,你膽子很大,這種初生牛犢不怕虎的衝勁,我也很欽佩啊。」

「但是做人,貴在有自知之明!強裝出頭鳥可是要付出慘重代價的!」

周雲康的臉上有着一股高傲和輕蔑「我知道,你可能是被秦若涵的美色所迷惑,想表現英勇,好抱得美人歸!」

「可你有沒有想過?你這樣做的話,反而會把事情鬧得很糟糕?」

周雲康凝視着陳六合,充滿譏諷的說道「把我惹生氣了,我可是什麼事情都幹得出來的!你想想,如果有一天,你跪在一邊,看着我狠草秦若涵,讓你心儀的女人在我身下婉轉流連、欲仙欲死,會是一種什麼樣的畫面?」

周雲康吸了一口雪茄,慢條斯理的說道「是不是很憤怒很生氣?」

手掌在陳六合的肩膀上再次拍了拍,周雲康語重心長的說道「但是你什麼也做不了,因為你跟我們根本不是一個層面的人,你在我面前,就像是一隻螻蟻,我一隻手,可以捏死一大把!你只能看着我為所欲為,無比兇殘的玩弄着你喜歡的女人!」

「所以,兄弟,好心奉勸你一句,做人要量力而行,不然的話,你們會死的很難看。」周雲康一口濃煙吐在了陳六合的臉面之上,他的笑容輕蔑而嘲諷!

陳六合皺了皺眉頭,靜靜的看着周雲康,眼中的神色已經在逐漸冰冷…….

周雲康一臉傲然的彈了彈雪茄上的煙灰,煙灰落在了陳六合的鞋面上。

周雲康戲謔說道「不好意思,弄髒了你的鞋,我幫你洗洗。」

說著話,周雲康拿起了桌上的水杯,把整杯水都倒在了陳六合的鞋子上……

陳六合的整隻鞋子都濕透了,他的臉色也隨之染上了一層冷霜。

看着一臉猖狂且戲虐的周雲康,沉默許久的陳六合緩緩開口「我在給你生路,你是拚命把自己往死路上逼啊…….」

福利 ”xinwu799 ” 微信號,看更多好看的小說!

《陳六合》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