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陳律師,你壞透了!
陳律師,你壞透了! 連載中

陳律師,你壞透了!

來源:google 作者:藍色捲心菜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江希 現代言情 陳子瑜

【甜寵♡蘇撩♡雙潔♡校園♡救贖♡】【撩人溫柔律師vs軟萌中文系小貓】少女時的暗戀像顆萌芽種子,悄悄冒出頭可如陽光般耀眼的男人讓她自卑又忍不住想靠近—都說暗戀是一個人的兵荒馬亂悄悄藏在心底的酸甜以為永遠不會被人知道—直到有天他俯身貼近耳側,帶着曖昧的氣息,像在人心上撓癢他說:「小傢伙,為什麼不理我,哥哥惹你了?」「……」♡最好的愛戀莫過於,我在走向你,而你也在悄悄向我靠近♡雙向奔赴——高甜展開

《陳律師,你壞透了!》章節試讀:

炙熱的陽光打在頭頂,熱得幾乎要冒煙。

江希慌忙把手機藏到背後,猛然抬頭,對上陳子瑜那雙玩味的眼眸。

空氣彷彿凝固住。

心慌無措,江希心虛地挪開視線。

「江希,給你水。」徐海丹遞過來一瓶水。

滯怠的尷尬被打破,江希回神才想起,手機貼的是防窺膜。

這樣的話,他應該什麼都沒看見吧?

陳子瑜隨手接過徐海丹手裡的水,擰開瓶蓋,遞給她,「站在太陽下看手機,不曬啊?」

小巧的鼻尖冒出細密的汗珠,江希接過水,慢慢喝一口,猜測他沒繼續剛才的話題,應該就是沒看見。

溫聲道:「手機查點資料,看入神了。」

「臉都曬紅了,下次記得帶遮陽傘出門。」陳子瑜揉了揉她的頭頂,「太熱了,小傢伙,我們回家吧!」

陳子瑜把江希送回家,囑咐她冰箱里有吃的,也可以叫外賣,他下午要趕回律所,還有工作處理。

因為工作原因,陳子瑜和陳子怡一般不在家吃飯,所以只請了鐘點工,大約三天來做一次清潔。

別墅靜悄悄的。

江希一路小跑回到房間,關上門。

臉還是維持着發熱的狀態,江希雙手貼在臉上,仰躺在床,愣愣地盯着空白的天花板。

過了一會兒,她突然翻身坐起來,抬手按在頭頂,熱乎乎的,好像還有陽光的氣息。

就在半個小時前,男人寬厚的掌心覆在上面,輕輕揉了揉,他說——

「我們回家吧!」

江希聽到心臟砰砰砰的跳動聲,在安靜的房間里格外清晰。

唇角不可抑制地往上揚。

心田某個地方的小種子像感受溫熱的陽光一樣。

慢慢地,慢慢地,正在努力破土而出。

_

陳子瑜的工作很忙,到家都是很晚的時間,怕打擾江希休息,他一般都是輕輕地回房。

大學生活自由新鮮,江希既期待又有些怯懦。

好在寧斯是個超級開朗的性格,她拉着江希在校園裡到處溜達,遇到才認識不久的同學也會熱情打招呼。

江希其實有些羨慕她跟任何人都能自來熟的本領。

兩人在食堂吃飯。

寧斯看着對面小口吃飯的江希,突然好奇:「希寶貝,為什麼你看起來,嗯……」她想了想措辭,「不太自信的樣子?」

江希抬眸看她,抿唇,「不是看起來,我確實不自信。」

「啊?」寧斯夾肉的筷子一頓,「為什麼?」

「優秀的人那麼多,我覺得自己太普通了。」

寧斯搖頭,「不對,你這思路不對。」她攤開手掌,無法理解,「要是你這樣的人都不算優秀,那我們這樣的就不配當人了。」

江希笑,「沒見過這麼貶低自己的。」

「說的就是事實啊,」寧斯有理有據,「你看你,學習好就算了,人還那麼漂亮,好多人羨慕你,知道不?」

江希不知道怎麼說。

她從小對相貌沒什麼概念,只知道高中時經常會有男生給她塞情書,但她一直都是直接回絕。

從不給任何人回應。

時間一長,所有人都覺得她特別拽,不就是長得好看點么,一副誰都瞧不上的樣子。

青春期的女生心思花樣繁多,像江希這種相貌出眾的女生即使什麼都不做,也會輕易被排除在小圈子之外。

江希有時也會想,自己是不是真的不討人喜歡,至少不能算是優秀的那類人。

漸漸的,江希能感覺到不管是男同學還是女同學,對她都是冷漠的。

她性格慢熱,更不會去主動融入某個圈層,再後來,她開始習慣一個人。

甚至覺得一個人也挺好。

寧斯見她不出聲,也沒探究,只想讓江希多多參與校園活動,別總一個人悶着,提議道:

「周五和聯誼會,你和我一起去吧!讓理學院的人也瞧瞧我們文學校的小仙女。」

江希不喜歡湊熱鬧,「放假我想早點回家睡覺……」

「睡什麼覺,大好青春啊姐妹!」寧斯眨眨眼,無限憧憬,「就當陪我去嘛,聽說理學院好多帥哥。」

「……」

架不住寧斯的糖衣炮彈兼軟磨硬泡,江希最後還是同意了。

周五晚上,聯誼會定在學校后街的一家清吧里。

清吧有兩層,下面是大廳,上面有獨立的小包廂。

兩個學院大約來了七八十個人,大廳瞬間顯得擁擠。

因為不熟悉,氛圍開始還有些冷,隨着酒精的作用和各種遊戲加溫,場面慢慢熱鬧起來。

江希全程躲在角落,慶幸還好人多,加上光線昏暗,沒有人注意她有沒有參與遊戲,或者強行把她拉出來。

除了寧斯。

她大嚷着:「姐妹!你是來聯誼會的,不是來開會的!」

「寶貝,你睜開眼看看啊!到處都是活力燃燒的靈魂,你不心動嗎?!」

「……」

最後在寧斯的強烈安利下,江希喝了一杯果味的雞尾酒,淡淡的果香混合著低度數酒精,在唇舌蔓延,竟也意外的好喝。

大廳空氣越來越悶,熱度伴隨着青春躁動的氣息不斷攀升。

江希腦瓜被吵的有點不清醒,和寧斯打了聲招呼,去外面透氣。

清吧的後門連着一條小路,不遠處兩邊有七八家夜宵攤子,帶出一片獨屬於夜晚的喧鬧。

初秋晚上,風涼徐徐。江希坐在石凳一側,單手托腮,半眯眸子,舒服地享受風吹在臉頰的感覺。

「江同學,這可以坐嗎?」

一道清亮的男聲,帶着青春活力,充盈着陽光的氣息。

江希扭頭看,男孩不等他回答,已經坐在她旁邊。

江希不自然地往另一邊挪了挪。

「……同學,你知道我的名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