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恐怖靈異›陳天選方糖
陳天選方糖 連載中

陳天選方糖

來源:外網 作者:蓋世神醫 分類:恐怖靈異

標籤: 恐怖靈異 蓋世神醫

他是寧城人眼中的廢物,五年前被當眾休夫,五年後回歸,成了北疆豐碑之下一神醫,一件太極長袍可讓全城下跪,而此時,卻發現孩子不是親生的。展開

《陳天選方糖》章節試讀:

方糖急沖衝下垃圾山,眼淚抹不幹凈。
妞妞被治好後,被陳天選放在戰區醫院。
方糖找了好幾個醫院沒找到,人魂都要分離。
她絕望的拿起來手機,想起陳天選能回來,一定是妞妞為找到爸爸,自己修好手機聯繫的他。
拿起來電話,方糖給那個老電話打過去。
電話一通,方糖喋血哭喊罵道:「你在哪裡,你知不知道媽媽找了一天!」
妞妞並沒有接電話,而是旁邊護士接通的。
護士眼神里,帶着幾分崇敬。
畢竟送來小女孩的男人,身份比天還高,她不敢怠慢。
「女士,我們在寧城最好的戰區醫院。」
方糖眼眸一愣。
戰區醫院可不是有錢就能住的。
她現在沒想那麼多,直接打車去戰區醫院。
一進門,方糖一把摟着妞妞。
抬起來手,本想使勁的打。
看到妞妞病弱的樣子,又捨不得。
「你是要氣死我嗎?我都給你說過,不要去撿垃圾,不要去撿垃圾!!你怎麼……啊啊,你知不知道,媽媽差點跟你一起去死了!」
妞妞小聲顫抖着,小手不停勾方糖的手。
「媽媽,對不起!」
「我只是想給爸爸打個電話。」
「我不想你一個人辛苦,不想媽媽被欺負。媽媽,你臉上怎麼又多了一條傷口。」
方糖心很軟,她唯一捨不得就是女兒。
眼眸落下之處,她看到那副那副髒兮兮的簡筆畫。
女兒躺在病床上,依舊保護得很好。
方糖生氣的問道:「你學畫畫,就是為了畫他是不是。你騙媽媽?」
妞妞嘟囔着小嘴:「媽媽,別生氣,媽媽……媽媽,我真的很想爸爸!我想爸爸幫媽媽抗下這一切!」
爸爸?
他是嗎?
方糖忍不住搖頭,他是個把自己拖下地獄的惡魔。
五年前,自己可是他在婚禮上的伴娘!
「不許再提他!」
……
寧城垃圾山上,慘叫聲還在!
一聲一聲,此起彼伏。
這時候,垃圾山遠處,一個小破房間緩緩打開。
走出來一位佝僂身子的老人家。
老人家手上,端着一碗清粥。
他徑直走到陳天選跟前,遞過去清粥:「你是妞妞的爸爸吧?」
陳天選眼眉一顫。
那粥清得,竟然只有幾粒米。
「老人家,你怎麼知道的?」
老人家坐下來身子,緩緩說:「那小女孩經常來撿垃圾,她說過,她爸爸回來會保護她的。」
陳天選心底有些受不了。
他不知道妞妞等自己,等了多久。
他回來太遲了。
做為一個父親,他很不合格。
老人家見陳天選情緒顫動,卻淡笑一聲:「這就受不了了?」
「和方糖母女倆這些年比起來的委屈,你這算什麼。」
「我有更多的事,你想聽嗎?或者說,你敢聽嗎?」
陳天選是北疆之王。
他有什麼不敢聽的。
「老人家,但說無妨。」
老人家輕哼一聲,似乎在嘲笑年輕人不知世俗深淺。
他拿出來一張舊報紙,放在陳天選跟前。
陳天選一把抓過來,激動不已。
片刻後。
他的手,在顫抖,
他的腦海里,是恐懼。
那報紙上,光是標題就讓他咬牙切齒,而這樣的報紙,老人家手裡有好幾張。
第一張報紙上,竟然寫着一篇報道。
「寧城方家小姐方糖,婚禮上當伴娘勾引新郎。」
新聞標題有多醒目,陳天選的心就被戳得多痛。
因為這場婚禮,本來是他和夏荷的!
那天,方糖的確是伴娘!
可根本不是方糖勾引自己,是他因為研究陳家醫書,當晚走火入魔!
方糖只是受害者!
可這樣一條消息發出來,所有寧城人都在罵方糖。
綠茶婊!
賤人!
當天的罵聲,遠比舊報紙上的慘烈。
當晚,方糖回去方家,竟然被方家逐出門。
方糖的心,也在那一天死了!
看着報道,陳天選的心在抽搐。
一個女人,因為自己一次意外,就為他抗下了這麼多!
方糖根本沒做錯啊!
「她是夏荷最好的閨蜜,夏荷為什麼不保護她?」
陳天選捶胸頓足的吼道。
老人家哈哈一笑,竟然懶得回答。
「年輕人……你真不知道,方糖為什麼會這麼慘?」
是啊。
夏荷手段很強,是條蛇蠍。
五年來,僅靠自己留下的一個藥方,就成為寧城企業龍頭。
五年前,她處心積慮騙自己去北疆,便已經露出尾巴。
北疆五年未滿,不能回來。
陳天選眼淚一點一點的流下來,可後面報道的是,更是讓陳天選萬萬沒想到。
兩個月後的一天。
方糖發現自己懷孕。
她剛從醫院檢測出來,外面便來了一群人。
不是悉心問候的家人,而是一群群被夏荷收買的人。
他們站在門口,沖方糖大吼道:「在婚禮上勾引新郎的賤女人,不配懷上孩子。」
「真不要臉,你這樣的女人,還來做檢查?是想生下孩子?」
「你和孩子,都應該死!你應該浸豬籠!」
「對,浸豬籠!」
方糖害怕極了。
她身後空無一人。
她死死的抱着肚子。
想跑,路被人攔住了。
求饒,換來的是拳打腳踢。
一群人憤怒之下,抬起來方糖扔在了籠子里。
石沉大海。
方糖在籠子不停掙扎,不停求饒。
無濟於事!
陳天選悲痛到極致,身體都站不穩,竟然一屁股坐在地上。
老人家嘆氣,反問道:「那天,是我認識這對母女的第一天。是我撿垃圾路過,正好救起來她……那時候,她肚子上全是血,指甲都抓破了!」

《陳天選方糖》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