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其他小說›吃定心機總裁
吃定心機總裁 連載中

吃定心機總裁

來源:google 作者:程北妖 分類:其他小說

標籤: 其他小說 程清 駱裘

婚禮上,本應該作為伴娘的她被套上婚戒,一臉懵逼的看着這個自己第一次見面的男人:他不應該娶我姐姐嗎?男人眼裡藏着的都是算計得逞的奸笑:不好意思,咱申請售後,換人了……展開

《吃定心機總裁》章節試讀:

夢幻而潔白的禮堂里,一室的香檳玫瑰與閃耀的水晶吊燈,無一不在暗示着這場婚禮的隆重與盛大。

「駱裘先生,你是否願意娶程煬女士為妻?」

牧師雙手捧着誓詞本,眼帶笑意地看向駱裘。

程煬詫異地看了牧師一眼,心想「他怎麼知道我是程煬?」

她還一直擔心如果牧師念錯名字該怎麼辦。

畢竟,在婚禮請柬上的名字,是「程清」

——程煬的姐姐。

賓客們也開始竊竊私語,反覆翻看驗證着自己手中的請柬里新娘的姓名。

「我願意。」

駱裘瞟了程煬一眼,用一貫的冷漠而疏離的語氣回答牧師。

牧師微笑着點了點頭,轉頭問程煬。

「程煬女士,你是否願意嫁給駱裘先生?」

程煬手指無意識地揉搓着婚紗的裙擺,轉頭看向牧師。

「我願意。」

牧師合上誓詞本,「好的,新郎和新娘可以交換戒指了。」

駱裘牽起程煬的左手,將盒中的戒指對準程煬的無名指,只是,戒指卻硬生生地卡在了關節處。

這枚戒指,原本是屬於程清的。

程清和程煬身高都差不多,可是程清卻比程煬瘦了十多斤,所以她的手指自然是比程煬的細了一圈。

駱裘順着那枚卡在關節處的戒指看向程煬白嫩肉乎的手指,微不可查地輕笑一聲。

程煬羞愧地把頭低了下去。

她是不是真的有點胖了……

牧師見兩人已交換了戒指,一臉慈祥地看着這對新人。

「現在,新郎可以親吻你美麗的新娘了。」

程煬無措地看向駱裘,卻對上了駱裘的目光,趕忙轉移視線,緊張地咬着嘴唇。

駱裘卻慢慢低頭,俊臉朝着程煬湊近。

看着那張俊臉在眼前放大,她緊張地閉上了雙眼,手指緊緊攥着裙擺。

唇觸到一片微涼。

程煬吃驚地睜大了雙眼。

駱裘居然真的吻她了!

她原本以為,在這一場形式的婚禮中,駱裘也只會是做做樣子而已,接吻借位就差不多了。

可是,駱裘居然來真的!

真是個混蛋!她可是他的小姨子啊!

駱裘一觸即離,放開程煬,只覺得現在唇上都是程煬嘴上的水蜜桃的氣息。

看着程煬一臉吃驚,眨着大大的眼睛看着他,輕輕揚了揚嘴角。

這女人還真是蠻可愛的。

程煬看到駱裘臉上的笑意,羞恥的情緒一路攀到頭頂,懊惱地將頭垂向一邊。

……

程煬沒想到,婚禮開始前答應家人的一場權宜之計,會被駱裘假戲真做。

她的腦海里如同放電影一般回憶着不久前發生的一切……

駱程兩家坐在沙發兩側,駱家人的一臉陰鬱與程家人的賠笑嘴臉形成了鮮明的對比。

「親家,今天真是不好意思啊,我程樊偉在這兒賠個不是。」

程煬的父親程樊偉尷尬地笑着看着駱裘的父親駱世海。

駱世海斜了程樊偉一眼,端起茶杯輕嘬一口。

「親家這話倒是說得輕巧,你以為這件事賠個不是就能了了?」

「這……」程樊偉搓了搓手,為難地看着駱世海。

駱世海的面無表情,讓程樊偉更是局促不安了。

畢竟這可是咳一嗓子都能讓讓蘇市抖三抖的駱世海!

無奈之下,他只得把矛頭指向一旁的程清。

他指着程清,怒喝道:「還不快去給小你駱叔叔和小裘道歉!」

程清抽泣着,雙眼哭得紅彤彤的,她已經難過了一整天了。

她站起身,走向駱裘,輕輕拽着駱裘的衣襟。

梨花帶雨的臉上帶着忐忑不安,一雙淚汪汪的眼睛注視着駱裘冷漠的俊臉。

原本,這個英俊優秀的男人應該是屬於她的,而如今他卻成了自己妹妹的老公,成了她的妹夫。

程清憋了好久的眼淚又成串成串地往下掉,「阿裘……」

程清不知該怎麼辦,那些關於她腳踏兩隻船的證據無一不在講述着一個不爭的事實

——她給駱裘帶了綠帽子。

她不能不道歉,畢竟證據確鑿,她無法辯解。

可她若是道歉了,不就是變相承認了自己是那個劈腿的負心女了嗎?

她別無他法,只是望着駱裘無聲地崩潰哭泣。

她還在期待着駱裘會抱住她,告訴她他愛她、他相信她。

而今天和程煬的婚禮不過也只是為了應付大眾的權宜之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