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吃了辣條後獲得了超能力
吃了辣條後獲得了超能力 連載中

吃了辣條後獲得了超能力

來源:google 作者:O春種一粒粟O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孔思媛 李雅靜 現代言情

孔思媛和李雅靜馬上就要高考了,不小心吃了有問題的辣條,偶然獲得了奇怪的能力,孔思媛力大無比,一個打十個李雅靜做夢賺錢,夢想成真(要相信科學)隨着辣條能力的人們一個接着一個浮出水面,事情變得不妙,兩姐妹能否在辣條超能力的世界傻傻的過簡單的小日子呢?展開

《吃了辣條後獲得了超能力》章節試讀:

主管們被叫到樓上,趙元清板著臉說著這一切,大家都不敢喘粗氣。

「一個個的,我養你們做什麼?公司被入侵了,怎麼回事?你們在做什麼?」趙元清隨後拿起一本書丟在人群中。

「董事長,對方不簡單,我從沒見過這麼強的黑客。」安全主管說道。

「我真應該開除你,整天就屬你最閑,關鍵時刻毫無用處。」趙元清說道。

「我們部門已經在處理了,董事長別急。」

「哎,算了,都回去幹活吧。」趙元清說。

見大家都走了,孔思媛走上前,「大老闆,你以後就不要出去了,老老實實待着吧,外面太危險了。」

「我一定要抓住這個人,對了,明天我有家宴,你陪我去參加,順便看看誰比較可能是害我的人。」趙元清說。

「哇嗚,家宴誒,我去不好吧,我就是一個小秘書誒。」孔思媛說道。

「想什麼呢。」趙元清說道。

趙元清老爸住的地方超級大,孔思媛到了大門口簡直驚呆了,「董事長誒,這裡是城堡嗎?」

「什麼城堡,跟我進來,別走丟了。」趙元清說道。

孔思媛跟在趙元清身後,邊走邊看,就好像是土包子進城一樣,眼前的一切都那麼不可思議。

「哇嗚,這裡都是你爸的地方嗎?還有泳池誒,還有噴泉誒。」孔思媛指着說道。

「快走,怎麼跟沒見過世面一樣。」趙元清說道。

「人家本來就是小孩子啊,沒見過很正常。」孔思媛撇着嘴。

「小孩子?我也就比你大兩歲,那我也是小孩子?我都當上董事長了。」趙元清說。

孔思媛張着嘴,簡直不敢相信,沒想到董事長也才20誒,本來以為這麼成功的董事長也得二十二三吧。

「把嘴閉上,跟好了。」趙元清伸手幫助孔思媛合上嘴。

「歐巴,好久不見。」一個漂亮妹妹跑過來,直接抱住趙元清,孔思媛看得出這就是趙元清的小妹妹。

「都多大了,還這樣?」趙元清推開妹妹。

「這是誰啊,王秘書呢?」妹妹問。

「王秘書受傷了,這位是我的臨時秘書兼特助。」趙元清說道。

走進屋子,飯桌前坐着好多人,孔思媛緊張的不得了。

趙元清跟大家點點頭然後坐下,孔思媛坐在趙元清一旁。

「今天召集大家來呢,就是想公布一件事情,我年紀大了,想退休了,打算把趙江集團交給趙元清接管,畢竟這麼多孩子里,只有趙元清有點成績,我畢竟放心。」趙元清父親說道。

「好的父親,我不會辜負您的。」趙元清說。

話音剛落,大家就炸開了鍋,大哥指着趙元清鼻子說,「你?你也配?自古嫡長子繼承,你算個什麼東西啊。」

大姐說道,「把家業交給小弟,我不能認同。」

二哥說,「爸,你是你真的老了啊,傻了啊,為什麼不給我?我才是最合適的人選啊,我年紀不算大不算小,成熟又穩重,你怎麼給一下小屁孩啊。」

「父親,如果您這麼決定,我不會贍養你的,自便吧。」三哥說。

妹妹半天才插上話,「趙元清歐巴,我支持你。」

父親指着小妹,「你們看看,這才叫一家人,你們是什麼東西啊,就知道爭搶。你們知道趙元清付出了多少嗎?他年紀輕輕的離開家,自己創業,你們呢?除了伸手要錢就是在外面依靠家族背景,屁用沒有。」

「那父親,您別怪我了,身為長子,得不到繼承的權利,那我只好離開這個家了。」大哥說著,起身就走了。

「滾蛋,都給我滾,一幫兔崽子,沒一個好東西。」父親大吼。

趙元清和孔思媛飯後離開,在車上趙元清問孔思媛,「看得出誰想害我嗎?」

「你大哥90%,你二哥80%,你三哥70%,你大姐60%,你妹妹可以排除。」孔思媛一臉認真的說。

「你的意思是除了小妹都在害我?」趙元清忍不住笑了,「我可真慘啊。」

「大老闆,我認真的啊,感覺他們都不是好人,你可得小心了。」孔思媛說著舉起拳頭,「如果我們抓到這個人,我幫你打飛他。」

「抓到了,我會親自處理的,用不到你,我怕你一拳把人打出地球,那樣我就再也見不到仇人了。」趙元清說道。

下班了,趙元清心情好送孔思媛回家,路過孔思媛父親的蛋糕店,孔思媛忽悠趙元清下車買蛋糕。

「大老闆,給個面子,送我一個蛋糕唄。」孔思媛說道。

「你今天都沒說出誰想害我,憑什麼給你買?」趙元清說。

「老闆你最好了,我想吃小蛋糕。」孔思媛拉着趙元清的手腕哀求。

「好啦,以後再也不送你回家了,明明你是我的保鏢,為什麼我送你?搞不懂。」趙元清下車,和孔思媛走進蛋糕店。

正巧,孔思媛的母親和幾位大嬸在蛋糕店裡坐着吃糕點呢,看到孔思媛和一位帥哥走進來,眼睛都直了。

孔思媛對着爸媽擠眉弄眼,父親立刻心領神會,「二位,買一點什麼?」

「這個,這個,還有那個。」孔思媛說道。

「喂,你吃得下嗎?」趙元清問道。

「吃得下,今天陪你吃席,我幾乎什麼都沒吃,餓死了,看着你家人真的好恐怖啊。」孔思媛說道。

「一共238元。」父親說道。

趙元清掏出三張一百的,」不用找了。「

「哇嗚,老闆大氣。」父親接過錢說道。

趙元清突然覺得哪裡不對勁,「哇嗚」這詞,怎麼這麼耳熟?孔思媛經常這麼講話的,這個老闆怎麼也這樣?

「趙元清,你怎麼愣住了,走啦走啦。」孔思媛說。

「等等,不對勁,你們好像很熟的樣子。」趙元清說道。

「怎麼會呢。」一旁的母親站起來笑着說,「只不過經常來買蛋糕罷了,帥小伙啊,你是孔思媛的上司嗎?」

「你……又是誰?」趙元清徹底明白了,自己被耍了。

「哇嗚,我啊,我是鄰居啊,我是這小區的業主代表。」孔思媛母親說道。

「哇嗚,這小區流行哇嗚這個詞嗎?哇嗚,世界好小啊,大家都愛說哇嗚。」趙元清學着他們的樣子說。

「哇嗚,趙元清你可真聰明啊,看來被你發現了呢。」孔思媛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