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古代言情›痴傻醫妃一睜眼,病嬌太子求生崽
痴傻醫妃一睜眼,病嬌太子求生崽 連載中

痴傻醫妃一睜眼,病嬌太子求生崽

來源:google 作者:比格麻 分類:古代言情

標籤: 古代言情 白音音 顧今宴

【腹黑瘋批太子x自帶金手指太子妃】一朝穿越,白音音竟穿成了一個瘋瘋癲癲的傻子太子妃,於是,白音音開始研究起了傻子應該怎麼演接到皇后命令:「本宮命你一年內,讓太子府添個大胖小子!」白音音便開始了各種撮合自己的相公和側妃,但無奈,側妃肚子一直沒有起色白音音開始懷疑:這太子殿下那方面是不是不太行?於是,白音音想盡辦法為太子治療隱疾,最後甚至爬上側妃的房頂偷看,不料卻發現太子和側妃竟然每晚討論兵書其他啥也不幹?!白音音內心無聲吶喊:「你還是不是男人啦?!」被太子發現後,白音音理直氣壯:「那方面不行並不是什麼大事兒,太子殿下可不要諱疾忌醫啊!」太子:「太子妃想不想試試,看看本王到底行不行?」白音音內心OS:不,我不想,你走開!展開

《痴傻醫妃一睜眼,病嬌太子求生崽》章節試讀:

芳月陪着白音音來到了花園的小河邊,剛想在亭子間坐下,卻被人搶先了一步。

「哎呀,真不巧啊,咱們倆居然選中了同一塊地方?」蘇柳手帕輕捂着臉,嬌滴滴的模樣簡直我見猶憐極了。

白音音知道來者不善,但她的目光卻沒在蘇柳的臉上停留片刻,直勾勾盯住了她手腕上的鐲子。

「你這金鐲哪兒來的?」白音音問道。

蘇柳將鐲子放在面前不斷轉動着:「白音音,看不出來啊,你還挺有眼光。」

「這鐲子,是我嫁入太子府後,淑妃娘娘親賞的,哎,要不是這是淑妃娘娘賞賜之物,你喜歡,我都想施捨給你了。」

「不必。」白音音擺擺手:「你還是自己留着吧。」

她殿中已經有了一個簪子,再給她一個鐲子,她只怕無福消受了。

前腳還未踏出花園,追風便快步走到了白音音的面前:「娘娘,太子殿下有請。」

太子書房內。

「進宮?」白音音問道:「胡人進貢,我就不必去皇宮湊熱鬧了吧?」

顧今宴搖了搖頭:「胡人進貢之時,正巧趕上了宮宴,父皇下令,一併辦了,省的麻煩。」

「但我聽聞往年宮宴,太子殿下您都是帶着柳氏入宮的。」

白音音着實不想進宮,她並不想見到皇后娘娘,說不定又會被一直催着勾引顧今宴。

但…淑妃娘娘那支簪子…

白音音斟酌片刻:「知道了,我跟你一起去。」

翌日。

白音音隨着顧今宴,坐着步輦,來到了皇宮之中。

她時不時張望着,心中還不斷感嘆,不愧是皇上住的地方,真是豪華啊。

「明知這簪子有問題,為何還戴着它?」顧今宴指着白音音頭上無比顯眼的玉簪問道。

白音音撫摸着玉簪,展齒一笑:「既然淑妃娘娘賜給我了,那我在她面前不戴上,不就顯得太過此地無銀三百兩了么?剛好,可以藉此機會,看看她的反應啊?」

兩人並肩走進大殿之中,白音音特地走到離淑妃最近的地方,向皇上和皇后娘娘行禮:「見過皇上,皇后娘娘,見過各位娘娘。」

在白音音提醒過後,顧今宴特意看了看淑妃在看到那玉簪之後的反應。

果然,淑妃的視線一直在玉簪之上,笑的愈發明媚。

殿上眾嬪妃見到白音音之後,你一句我一句。

「早就聽聞首輔大人之女是位美人,今日一見,果然名不虛傳啊。」

「之前聽聞太子妃天生呆傻還覺得有點可惜呢,現在看看,真是郎才女貌啊。」

「謝各位娘娘誇獎。」

兩人落座以後,宮宴開始。

今年的宮宴和往年不同,因為胡人到訪,自然是準備了各種異域歌舞助興。

看着殿中的一名**只穿着紗裙,口中含着一朵嬌艷欲滴的玫瑰花,在座的大臣是想看又不敢看。

唯獨白音音身旁的顧今宴,倒是看上去比較淡然,還…一身正氣?

「這位,是我胡國賽爾公主。」說話的,正是胡國使者:「我胡國此次前來,除進貢之外,還有一事,請皇帝陛下應允。」

皇上正看那賽爾公主婀娜的身姿看得津津有味,聽到這話只點點頭:「你說來聽聽。」

「胡國在百年前便一直受鳳遙國饋贈,故此,吾王特令本使將賽爾公主帶來貴國,希望能成就一段姻緣,以加固兩國的關係。」

「哦?」皇上這才將視線移到那名使者身上:「你是說…聯姻?

「那你倒說來聽聽,這位賽爾公主,傾心於我鳳遙國哪位男兒啊?」

還沒等使者開口,殿中舞動的賽爾公主,扭動着腰身,朝顧今宴的方向走去,嘴上咬着的玫瑰,被賽爾公主遞到了顧今宴面前。

顧今宴嫌棄般皺了皺眉,身子往後一躲,下意識看了身旁的白音音一眼。

而白音音卻是一臉看戲般的表情,捂嘴偷笑着,似是想看顧今宴的笑話。

「看來不用本使說,大家也都看出來了吧?」使者說道。

在座的朝中大臣皆是倒吸一口涼氣,眾所周知,白音音是當朝首輔之女,胡國這一舉動,無非是在挑釁。

但皇上卻笑了兩聲,看向顧今宴:「不知太子心中怎麼想呢?」

顧今宴對他面前這位袒胸露乳的賽爾公主自然是鄙夷不屑:「回稟父皇,兒臣倒是無所謂,只是兒臣這太子妃….怕是不願意。」

這下壓力來到了白音音身上,她也着實不能再抱着看戲的態度這樣下去。

答應呢,會顯得自己對太子以及皇室的不在乎,不答應呢,倒也顯得自己太過小氣了。

思慮片刻,白音音想到了一個折衷的辦法,她看向賽爾公主,莞爾一笑。

「聽聞胡國習俗,從來都是武功在上,胡國男子會為了自己心愛的女子比武,打贏便可迎娶心儀女子,是么?」

賽爾公主點了點頭:「是這樣。」

「那麼我便和公主比試比試?公主意下如何?」白音音問道。

「成交,輸了就是自願退出了!」賽爾公主也是性情中人,說著,便命人拿劍上來。

首輔大人白忠連忙站起身:「這成何體統!天子面前,怎能比武?傷到陛下龍體該怎麼辦?」

「無妨無妨!」皇上擺擺手:「我看首輔大人不是擔心朕,是在擔心你的寶貝女兒吧?」

白忠悻悻點了點頭,但她並不是擔心白音音,而是怕她腦子沒好全,在這宮宴上丟了他的臉!

顧今宴嘴角微微勾起,靠在椅子上,悠哉悠哉喝着酒。

白音音站起身,負手站在賽爾公主面前。

「太子妃不拿武器么?」有人提醒道。

「不需要。」白音音勾起嘴角,自信一笑。

賽爾公主自然是覺得被白音音羞辱,揚起劍便向她刺來。

白音音不緊不慢伸出手,在她的手臂處重重一點,賽爾公主的表情立馬變得無比猙獰。

「曲池穴。」白音音絲毫沒有留情:「合谷穴。」

片刻後,賽爾公主再沒了力氣,蜷縮在地上,痛到爬不起來:「好痛…」

看到這一幕,在座所有人皆是一驚,這位賽爾公主怎麼說也是自小學武,竟然在絲毫不懂武功的白音音手下一招都躲不過。

「你耍賴!」賽爾公主指着白音音:「你使用妖術!」

「公主可不要污衊啊。」白音音輕笑:「我只是一眼就能看出你的弱點在哪兒罷了。」

白音音泰然自若坐回自己的位置上,朝顧今宴嫣然一笑。

顧今宴則是饒有興趣看着白音音,他這太子妃,究竟有多少驚喜是他不知道的?

「皇帝陛下。」席間一名胡人站起身:「小王也希望比試比試。」

皇上是面露難色,但還沒說話,顧今宴抬起眸子:「小可汗,你是男子,和太子妃比武,贏了也勝之不武吧?」

小可汗微微笑着:「小王並不是想和太子妃比武。」

他指着顧今宴:「我和你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