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重返1988
重返1988 連載中

重返1988

來源:google 作者:陸峰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江曉燕 現代言情 陸峰

億萬富翁功成名就的陸峰意外回到了1988,看着可愛的女兒有些發懵,更懵的是,這個漂亮老婆是怎麼回事兒?重活一回,賺錢什麼的不要太簡單,他不僅要登上財富的巔峰,還要教商業教父賺錢,順便指導一下未來的首富創業,再順手站在世界之巔你們都喜歡叫有錢人爸爸,陸峰要告訴你們,爸爸的爸爸叫爺爺!展開

《重返1988》章節試讀:

腦袋昏沉,喉嚨發乾,宿醉的感覺讓陸峰想要嘔吐。

可是空蕩蕩的胃已經沒有東西能吐出來了。

他睜開眼,彷彿耗盡了全身之力,入目是一個擁擠的小屋子,自己躺在一張木板床上,周遭的環境很是老舊,散發著一股霉味。

「這是哪兒?」

沒人回答他,不遠處有一個紅色的水桶,陸峰硬撐着爬起身站在水桶前,舀起半瓢冷水咕咚咕咚一飲而盡。

總算舒服了不少,陸峰抬起頭,看着面前鏡子里的自己傻了。

鏡子里是一個頭髮雜亂的男子,二十多歲的樣子,上半身穿着一件勞保迷彩服,下半身是一條破舊的西裝褲。面色乾瘦,像是常年營養不良。

陸峰的手有些顫抖,摸了摸自己的臉,感覺是那麼真切!

「這是誰?這不是我!」

一股刺痛的感覺沖入大腦,直接讓他脆弱的身體扛不住,半跪在水桶前大口的喘着粗氣,一些混亂的記憶浮現眼前。

陸峰,二十四歲,小學文化,結婚四年,老婆叫江曉燕,還有個孩子,無業,從小遊手好閒,四處打架,好賭博,經常打老婆......

「不!」

這些記憶讓陸峰腦子很混亂,跟他的記憶摻雜在一起,他也叫陸峰,三十五歲,重點大學研究生畢業,兩家上市公司董事長,2020年身價破二十七億,剛剛被評為十大傑出青年人才,還沒結婚。

陸峰整理着記憶,猛的抬起頭,看向牆上的月份牌,整個人宛如雷擊一般僵在當場。

月份牌上的日期赫然是:八十年代末的六月十四號。

兩個小時後,陸峰終於把腦子裡的記憶消化完畢,這簡直就是這個年代的悲慘愛情故事,陸峰和江曉燕是相親認識的,由於陸峰從小輟學,又沒學什麼手藝,生活來源很是不穩定。

江曉燕拒絕同房,想要以此倒逼陸峰,並且提出到城裡打工。

沒想到,陸峰剛進廠子幹了幾天,就認識了一群狐朋狗友,吃喝嫖賭學的很全,被工廠辭退後每天喝酒,稍有不順,回家對她就是拳打腳踢。

如此的陸峰,讓江曉燕更不敢把自己交給他,可是一些老人家告訴她,有個孩子就好了,男人都是為孩子奔波。

幾個月後江曉燕領養了一個半歲的女兒,但陸峰並沒有多少改變,江曉燕想過離婚,可是現在這個年代,離婚對於一個女人而言是不敢想的事情。

昨天陸峰喝完酒回來又把她打了一頓躺在床上昏睡過去。

沒想到這一睡就讓現在的陸峰來到了現在。

門外響起了開門的聲音,打斷了陸峰的回憶,抬頭朝着門口看去。

房門打開,一個粉嘟嘟的小姑娘跑了進來,當看到陸峰半跪在水桶前,臉上的笑容瞬間變成了恐懼,彷彿見到了惡魔一般。

「媽媽,他醒了!」

小傢伙緊緊的抱着一條纖細的大腿,陸峰往上看去,是一個漂亮的姑娘,一米七的個頭亭亭玉立,五官精緻,一雙明亮的大眼睛。

身上那股子清純勁兒,絕對秒殺多年後網上所有女網紅。

只不過她眼神深處的畏懼和臉上的淤青,把這一切破壞的一乾二淨。

四目相對,陸峰有些尷尬,慢慢的抬起手打招呼道:「你們好啊!」

江曉燕從沒聽過自己老公這麼溫柔的說話,愣在那好一會兒,低着頭說道:「你餓了吧?我做飯去。」

「謝謝啊!」陸峰開口道。

江曉燕以為自己耳朵出問題,瞪大眼睛看着他,不敢置信的問道:「你說什麼?」

「我說謝謝。」

江曉燕笑的有幾分凄慘,說道:「不客氣,下次打我的時候,下手輕點就好。」

陸峰很想告訴她,昨天打她的那個不是自己,可是一想自己說出來沒人會信的,就是他自己現在都半信半疑自己是不是在做夢。

江曉燕雖然才二十三歲,可是在廚房裡手腳很是利索,看着廚房裡的東西嘆了口氣,巧婦難為無米之炊,家裡只剩下一束挂面和兩個雞蛋。

這個家全靠她打兩份工支撐着,本來她攢了幾百塊巨款,被陸峰拿走放在了賭桌上,現在這個家,真的是家徒四壁。

陸峰又喝了半瓢冷水,身體恢復些力氣,坐回到床上看着這個粉嘟嘟的小傢伙,如果沒記錯,她叫多多。

「多多,過來!」

小傢伙滿臉畏懼的往後退了一步,緊緊的抱着懷裡破舊的洋娃娃。

陸峰嘆了口氣有些無奈,在她眼裡,自己可能比惡魔還可怕吧,只能說原先陸峰的死,是一件值得慶幸的事兒。

「多多,幫媽媽拿碗筷。」廚房裡傳來江曉燕的聲音,很是輕快。

如果這個家沒有陸峰,相信會更加溫馨。

多多飛奔去了廚房,熟練的拿出三雙筷子,還有一碟鹹菜,江曉燕端出了三個大碗,放在了破舊的桌子上。

白水煮挂面,每個碗里放着一條綠油油的青菜,只有陸峰的碗里放着兩顆荷包蛋,看上去是那麼扎眼。

這是家裡的慣例,不管有什麼好吃的,都要放在陸峰的碗里,要不然他絕對會把碗扣在江曉燕的腦袋上。

「吃飯吧!」江曉燕坐在了桌子對面,看都不看陸峰一眼,朝着多多笑了一下,說道:「你正長身體呢,快吃!」

這頓飯絕對是陸峰長這麼大吃的最差的一頓。

江曉燕發現陸峰不動筷子,開口道:「家裡沒醬油了,別發火,湊合吃吧,想吃好的,可以找你那幫哥們去。」

「挺好的。」陸峰拿起筷子把自己碗里的荷包蛋夾起來放在了多多的碗里。

多多瞪大眼睛看着碗里的雞蛋,又看着江曉燕不敢動筷子。

陸峰又把另一個荷包蛋放在了江曉燕的碗里。

江曉燕覺得今天的陸峰格外反常,從一進門就跟之前判若倆人,她能想到的就是,陸峰又要錢。

「家裡真的沒錢了,我也不能預支工資,再這樣下去,我跟多多真的會餓死的。」江曉燕的聲音里滿是哀求。

她害怕,怕惹惱了陸峰又是一頓拳打腳踢,說著話眼淚吧嗒吧嗒的往碗里掉。

「媽媽不哭,媽媽不哭!」多多趕忙給江曉燕擦眼淚。

「我...我沒說要錢啊。」陸峰這個人最怕女人掉眼淚,一時間整個人手忙腳亂,不知道該怎麼辦,急忙道:「我現在也不幹活兒,你每天上班,多多又在長身體,雞蛋給你倆吃。」

這種關心人的話能從陸峰的嘴裏說出來,江曉燕感覺自己的三觀都被顛覆了,抬起頭看着陸峰滿臉的不敢置信。

這個人,他,轉性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