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其他小說›寵你無度:總裁追愛記
寵你無度:總裁追愛記 連載中

寵你無度:總裁追愛記

來源:google 作者:妖凌叄靈 分類:其他小說

標籤: 其他小說 姜麗雅 袁以珊

姜麗雅出生名門,娛樂圈閃閃巨星,一時蒙蔽被身邊之人陷害醒來之時身邊竟然多了個男人……沐田言出生富貴,卻因為父親寵三滅妻,跟着母親過得比普通人還不如當他有能力報仇,母親卻病倒為了母親接近那個女人,漸漸的心卻沉淪了……展開

《寵你無度:總裁追愛記》章節試讀:

  歐雲曦準備了一桌子的菜,沒想到沐田言提前離開了。姜正已經知道沐田言只是女兒的契約男友,在拒絕了他的請求之後,他離開也是正常的。

  沐田言望着病床上虛弱的母親,一種無力感充斥着他。他被外界傳得這麼神,可是卻連他母親的性命都救不了,他賺得再多又有什麼用。就算最後完成了他的計劃,母親不在,那這還有什麼意義。

  姜麗雅歡快地吃着,那樣子像許久沒吃飯似的。歐雲曦和姜正都要懷疑,他們女兒在公司是不是受虐待了。

  「真好吃!我下個月有演唱會,所以公司要求控制身材。我已經好久沒這麼吃一頓。」姜麗雅一邊嚼着飯,一邊口齒不清地說道。

  二老心疼地往姜麗雅碗中夾菜,堆得都有小山高了,姜麗雅挑了挑碗里的米飯,問道:「爸媽,麗妍怎麼樣了?」

  姜麗妍是姜麗雅的妹妹,親妹妹。姜麗妍一出生便身體虛弱,有先天性心臟病,現在還在國外治療。姜家對外都說姜家只有一個女兒,因為姜家二小姐一直在國外。

  提到姜麗妍,歐雲曦和姜正都有些情緒低落,他們的二女兒為什麼生下來就要受這種苦,他們寧願受苦的人是他們自己。

  歐雲曦嘆了口氣:「現在進行的都是保守的治療,如果再惡化下去,估計就要動手術了。」

  姜正皺着眉,天大的事情都能抗住的男人,在女兒的事上愁白了頭:「醫生說這個手術的成功率很低,即使我們請到了最專業最權威的醫生。」

  姜麗雅也沉默着。

  「姐姐,我希望我有一天能像她們那樣站在舞台上唱歌跳舞。可惜我現在只能躺在床上,什麼都做不了。」小小姑娘已經明白了許多事,蒼白的小臉上沒有一絲血色的嘴唇,都讓姜麗雅的心揪着。

  「姐姐,我看到你了,你唱得真好聽,舞蹈也特別棒。姐姐,我是你最忠實的粉絲,直到我去世都是。如果人死後還有靈魂的話,我也會某個在角落關注着姐姐,繼續當你的粉絲。」姜麗妍想像着,那笑容讓姜麗雅十分難受。

  姜麗雅拉着姜麗妍的手:「你別想這些!」

  「可是姐姐,我總會忍不住想這些。」姜麗妍向姜麗雅撒嬌到。

  「姐姐,你記得來看我啊!這裡都是些外國人,除了保姆阿姨們,我都無法交流。」小小年紀,正是在父母膝下嬉戲的時候,而她卻一個人在異國他鄉。

  姜麗雅從回憶中走了出來,姜麗妍,你要好好的!

  一陣鈴聲響起。

  「麗雅,你絕對想不到,沐田言是沐氏集團的少爺,雖然是正房所出但過得比私生子還不如。他的母親更是被趕出沐家。他這次回來好像一直在明裡暗裡地打擊沐氏集團,我估計他是來複仇的。不過他母親身體不好,最近還要進行大手術。」

  林梓鎬一口氣說了很多,深吸了一口氣接著說到,「那次酒店的事情和他的關係不大,但是你的那個朋友——袁以珊卻策劃並參與了這件事。」

  「以珊,怎麼可能?」姜麗雅不明白,以珊為什麼要陷害她,難道她對她不好嗎?

  「你具體和我說說。」

  「袁以珊她找了個人想要——,你住的那間房間里的水都被她下藥了。可是因為沐田言想要找機會想和你談談,陰差陽錯變成了他。那天的前台說之後又有一個人說去3208號房。」

  林梓鎬知道姜麗雅此時的心情肯定不好,安慰道:「別人怎麼對你,是別人的事,你已經做得夠好了。每個人做壞事的原因多種多樣,但這和你是沒有關係的。」

  姜麗雅沉默了好一會兒,林梓鎬就這麼靜靜陪着她,也不掛斷電話。

  「梓鎬,謝謝你。」最後姜麗雅就說了這麼一句。但是林梓鎬知道,她已經緩過來了,真正可怕的是姜麗雅的沉默,既然說話了那就是想明白了。

  「我們之間不用談謝謝,我們是最好的朋友!」林梓鎬說完這句話整個人覺得輕鬆了不少。這幾天的日子讓他明白了,其實比起和姜麗雅成為情侶,與姜麗雅陌路才是最可怕的事情。只要能陪在她身邊就好了,哪怕是以好朋友的身份。

  「嗯,最好的朋友。一直都是。」姜麗雅感動地說道,她是真的感動,人生在世除了父母很難遇到一個無條件對你好的人了。而她何其幸運,除了父母還有無條件對她好的朋友。

  門鈴響了,李叔去開的門。

  等姜麗雅看清是誰來的時候,冷冷地說道:「你來幹什麼?」

  明明是大總裁,之前她誤會他是小白臉的時候,他為什麼不解釋?到底是何居心?

  一看姜麗雅那相差巨大的態度,沐田言已經猜到原因了。估計她已經知道他接近她的目的了。

  姜麗雅面無表情地看着他:「你知不知道,我最討厭的是別人利用我。如果你事先和我說清楚,我也會帶你來見我父親的,可是你偏偏選擇隱瞞我。」

  沐田言沒有說話,因為確實是他的錯。

  而姜麗雅的怒火也超出了沐田言的預料。他以為只要讓她罵一頓。她就能原諒她了。

  姜麗雅說完那句話,就回房間將門反鎖。留下沐田言在客廳尷尬地站着。

  姜麗雅也不知道自己怎麼回事,就是有小情緒了。

  歐雲曦不知道事情真相,還以為小倆口吵架了:「小言,年輕小情侶偶爾吵架是正常的,丫丫這孩子被我們寵壞了,脾氣難免有點不好,你作為男生就多包容下她。」

  沐田言此時有苦說不出,他和姜麗雅的情侶關係是假的,這次姜麗雅生氣的理由也不是鬧情緒這麼簡單。

  知道真相的姜正什麼也沒說,走到姜麗雅的房門前,輕輕敲了敲:「丫丫,開門。我給你拿了牛奶。」

  姜麗雅從吊椅上起來,將門拉出一條門縫。姜正將門推開,拿着牛奶走了進來。姜麗雅又回到之前坐着的吊椅上。

  姜正將門關上,坐到了吊椅對面的椅子上:「怎麼了?」

  「他騙我。」吊椅一晃一晃地搖着,從桌子上拿起了牛奶。喝了一口,又沉默不語。

  姜正一猜就知道怎麼回事了:「欺騙確實不能原諒,但如果是有苦衷的呢?」

  「哼!」姜麗雅將頭一偏,「那也不行。」

  姜正笑了笑:「好吧,你自己好好想想。不管你原不原諒她,爸爸都站在你這邊。」

  最後,沐田言還是沒有等到姜麗雅出來,有些失落地離開了。姜正也照樣沒有答應他的請求,只有歐雲曦還安慰安慰他,但也沒有辦法幫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