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古代言情›穿成病弱藥罐子,獎勵一個攝政王
穿成病弱藥罐子,獎勵一個攝政王 連載中

穿成病弱藥罐子,獎勵一個攝政王

來源:google 作者:有魚入舟 分類:古代言情

標籤: 古代言情 白褚 蘇離

【病弱慢熱話癆+瘋批腹黑孤僻】蘇離穿越了,卻穿成了個病弱藥罐子,一整個弱雞住了當朝皇帝與攝政王劍拔弩張多年,這兩老六狗咬狗,他一直看得起勁呢,事情發展卻越來越不受控制等等……他們兩個明爭暗鬥,為什麼要誅侯府九族?玩呢?一日攝政王歪着頭眼神陰冷的望着他,「你去求皇帝,求我不是更好?」……展開

《穿成病弱藥罐子,獎勵一個攝政王》章節試讀:

聽聞爍金黑曜令得主可命百名江湖絕頂高手為自己賣命一回。

難道桌雲幡想借用江湖勢力除掉白褚?

這樣想起來桌雲幡還真是看得起自己,爍金黑曜令可是要在群雄會贏得魁首才能得到的東西。

他居然讓他去湊熱鬧。

這不純純有大病嗎?

他這一年只為了自保,倒是學了許多用毒和暗器的肖小伎倆,但他也不抗揍啊,這小身板去群雄會回來不得成一灘血骨頭啊?

再說桌雲幡想要爍金黑曜令自己身邊高手眾多,豈非比讓自己這個廢物去好的多?

蘇離越來越不知道他到底是如何想的了。

看着手裡瑟瑟的頭繩,心中暗罵桌雲狗嘚兒一百遍。

真是刀架在脖子上,去也得去不去也得去了。

如果他沒記錯,每年的群雄會都是二月二十九,因為好奇,去年他還去湊熱鬧了,高手打架看到人熱血沸騰。

等等……

那不就是後天?

奶奶個腿的。

把人逼得夠緊的。

……

兩日後,這日清風和煦,蘇離換了身衣裳要出門,剛到門口便被門口的小廝攔了下來。

「王妃,沒有王爺的命令您不能出去。」

蘇離眉頭蹙了蹙,有些不高興,他討厭這種被拘束的日子。

他本來就宅的很,一直待在府里沒往外去過。

今日才知道白褚這個狗嘚兒居然不讓他出門!

突然想到什麼,他又折回去取了之前管家遞給他的令牌,之前沒丟,這次成親他便一併帶過來了。

沒想到居然還有用。

兩人看見令牌便又讓他出去了。

蘇離想着此事還是隱蔽些的好,是以今日特意帶了個面罩,鬼目紅腥的面罩讓他看起來一下子硬氣不少。

他獨自一人到了群雄會,青林斷崖,萬骨石窟。

他的入崖貼都是從別人的口袋裡偷來的。

想來他蘇離也有做這種偷雞摸狗事的時候,委實丟人。

每一年奪令都是血雨腥風,把性命搭在裏面的人亦是數不勝數。

雖然萬武門規定點到為止,但那些個利欲熏心的人哪裡守得住心智。

蘇離心想能拿到最好,若拿不到桌雲幡傷了瑟瑟,他一定拼了命也要討回來。

進了會場看着這成百上千的各類高手,許多都打扮的鬼神模樣,蘇離覺得這莫名的像個鬼市。

有種群魔亂舞的感覺,一個個看着都像練功走火入魔了一樣。

而他自己戴着這個鬼目面具倒很好的融入其中了。

蘇離對此很是滿意。

其實比起群雄會,蘇離覺得這叫邪教聚會明顯更合適。

蘇離看着那邊一個一頭紅髮的女人,妖嬈的站着扭捏,好傢夥古代就有殺馬特了?

還是練的什麼功夫走火入魔了啊……

還有那邊的獨眼,他那一身衣裳得有貂那麼厚吧?

已經開春了啊大哥……又趕着過年嗎?

那些看起來正常一些的人也站的規矩一些,蘇離心想這些規矩的必都是有門有派的,那些個群魔亂舞應該都是個人練習生出道。

那獨眼受到注眼神掃了過來,蘇離一副一天氣真好的樣子,假裝沒看見人家。

這人一拳能給自己內臟打出來吧……

他可不敢挑釁。

眾所周知,官家的身份在江湖之中是最不好用的,還容易引來對朝堂不滿的人刻意針對,所以他今天可不能是什麼侯府小侯爺……

於是他後退了些。

這一退,卻直接撞到了個人。

滿背結實的觸感讓他第一時間的意識就是對方必然比自己高出許多。

蘇離正要轉身致歉。

一對上對方的臉,這比他不後退更可怕。

因為這人是白褚!

真是冤家路窄。

他今日穿了一身素衣,發簪也簪的一隻木簪,看的出來他想儘力掩飾身上富貴。

但有的人就是偏生生的如此,這是這樣的裝扮在白褚身上看起來也氣勢非凡,他這張臉看起來就是有權有錢的樣子,這樣偽裝着也叫人不敢招惹。

等等……

白褚為什麼會在這裡?他也想要爍金黑曜令?還親自來?

蘇離見是白褚立馬低下頭去,現在可不能讓他認出來,不然他可怎麼說都說不清了。

「閣下撞了人,連句道歉的話都沒有嗎?」白褚濃密的睫毛打下來,注視着眼前的人,總覺得莫名的熟悉。

猛的想到自己戴着面具,之前幾次見面他也沒看清自己的臉。

蘇離肯定,白褚現在根本不知道自己是就是武安侯府的小侯爺,就算他將面具摘了,他也只當是一年前那個**人呢,於是他又將頭微微抬了起來。

「小爺撞的就是你,怎麼樣?」

如果是白褚,撞了就撞了,他一點也不想道歉,之前任由他踩自己一腳,是不想得罪他,現在他已經無所謂了,他兩袖清風,破罐子破摔。

他甚至還想把那一腳還回來。

「你找死嗎?」白褚眼底殺意一瞬間便被激起,但想到此處人多勢眾,免得暴露,便兀自壓下怒火。

「怎麼?你是金子做的嗎,挨不得碰不得?我看也就那樣嘛,一股窮酸樣!」

蘇離料定他不會在這裡對自己怎麼樣,才過了一把嘴癮,果然給他猜對了,於是直接懟了起來。

蘇離白了白褚一眼,噁心完人之後,轉身不再搭理他,氣死他最好,他死了攝政王府的財產就全是他的了,然後自己帶着錢遠走高飛!

身後的白褚看着蘇離,一副吃癟卻又極致忍耐的模樣甚是好笑。

蘇離轉身觀望之際他看見了身上掛着黃夙牌的皇家暗衛。

他眼神眯起,神思惘然。

是哪個王爺也想要這東西?還是皇帝不放心自己另外派來人來?蘇離覺得第二個可能畢竟可能,因為他確實一分把握也沒有。

桌雲幡若真想要,必然不會那麼玩笑般的讓自己一個人來。

「每年為了爭奪爍金黑曜令的人數不勝數,無論是官場的人,或者商場,白道黑道都會來湊這把熱鬧,今天哥帶你好好長長見識。」蘇離身邊的一個黑鬍子莽漢拍着邊上一個弱小的小身板說道。

聽到談話,蘇離立馬豎起耳朵去聽。

「爍金黑曜令當真有那麼厲害嗎?」他上班的人明顯不信。

「這你就不知道了吧,前朝光炎帝劉薛就是被爍金黑曜令的人殺的,一下子連政權都變了,能不厲害嗎?」黑鬍子莽漢訕訕道。

而後又將聲音拉下,輕聲細語,「聽說今年規則改了,不打擂台了。」

「不打擂台,那怎麼選爍金黑曜令得主?」邊上的人一臉茫然。

「聽說……」

「萬武門門主倒!」這時矮台上尖銳的聲音響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