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穿成閨蜜老祖宗
穿成閨蜜老祖宗 連載中

穿成閨蜜老祖宗

來源:google 作者:二火木木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卿宇輝 現代言情 錢詩藝

見過穿書的,沒見過穿族譜的,既來之則安之,我能做的就是每天堅持鍛煉身體,爭取能活到閨蜜出生,聽她叫我一聲祖奶奶(架空,純屬虛構)展開

《穿成閨蜜老祖宗》章節試讀:

七月下旬,學校組織學生參加夏令營,錢詩藝和卿嘉艷作為隨行老師早早就趕到學校。

「同學們,按學號排隊,一號到三十號上第一輛車,三十一號到六十號上第二輛車,以此類推,不要擁擠,慢慢走。」錢詩藝和卿嘉艷不在一輛車上,到了酒店,兩人分到一間房裡。

錢詩藝拿出行李箱里的東西歸置起來,包里的族譜和玉佩也被拿出來放在床上,卿嘉艷拿起玉佩端詳,然後翻開族譜,扉頁上的圖徽赫然就是玉佩上的圖案。

卿嘉艷激動的結結巴巴的大喊「小、小十一,你快、快來看啊。」卿嘉艷指了指族譜上的圖徽,然後把玉佩遞到錢詩藝手裡,「你看,是不是一模一樣?你這玉佩哪來的啊?」

「不知道啊,可能是我阿婆的。」錢詩藝接過玉佩,比對了一下,發現完全一樣,心裏有些疑惑,就好像置身於一團迷霧之中,怎麼都找不到出口。

「阿婆的?那等夏令營結束,我們回去問問阿婆,玉佩的來歷。」卿嘉艷頗有些沒心沒肺,說完就洗澡去了。

「好。」錢詩藝也迫切想知道。

第二天夏令營正式開始,教官和老師們帶着學生們分工合作,搭帳篷、撿柴火、挑水、做飯……

錢詩藝留在營地搭帳篷,卿嘉艷愛鬧騰,跟着教官跑去撿柴火了。

過了一個小時,大家飯都做好了,卿嘉艷還沒回來,一起出去的教官說卿嘉艷好像帶着學生捧着柴火先回來了。

「轟隆隆……」夏雨說來就來,前一刻還晴空萬里,下一秒就雷聲大作,雨越下越大。

錢詩藝摸了摸脖子上帶着的玉佩,心裏湧起一股不安,不顧阻攔拿了一把傘就跟着教官們上山尋人。

泥濘不堪的山路極為難走,錢詩藝摔了一身泥,一瘸一拐的往上走。

「找到了,找到了。」一個教官大喊,拿着對講機通知大家準備下山。

雨勢越來越大,山體在暴雨的沖刷之下有一些搖動。錢詩藝向遠處看去,發現山壁的巨石有一些鬆動的跡象。同一時間教官們也發現了,大喊「山體滑坡了,快跑。」

錢詩藝嚇得一抖,腳步一滑,身體一歪就從山坡上滾了下去,頭撞到大樹上,頭疼欲裂,整個世界變得嘈雜不堪。

雷鳴聲,呼喊聲,巨石滾落的聲音都漸漸遠去,陷入一片黑暗之中。

「詩藝、詩藝、詩藝……」耳邊傳來女人呼喚的聲音,錢詩藝悠悠轉醒,睜開眼就看到湊過來一張放大的陌生女人的臉,嚇得瞳孔放大。

女人看錢詩藝醒過來了,臉上的擔憂轉變成欣喜,「詩藝啊,頭還疼嗎?你都昏迷了三天了,餓壞了吧,娘這就去給你端粥來。」女人扭頭就往門外走。

錢詩藝有點搞不清狀況,打量着四周,發現這個房間很是簡陋,二十二世紀已經沒有這種房子了,只在紀錄片里見過。破舊的土磚屋,老舊的屋頂和房梁,灰撲撲的老式傢具,但是身處如此陌生的環境,錢詩藝一點都不驚慌。

她有種塵埃落定的感覺。

摸了摸脖子上戴着的玉佩,她推測自己是穿越了,可能是穿越到了族譜里的某個年代。

既來之則安之,錢詩藝前所未有的放鬆,連日來緊繃的心弦鬆懈下來,整個人如釋重負,很快就又睡著了。

女人端着粥進來看到錢詩藝正睡着,輕手輕腳的幫她蓋好被子,端着粥去廚房了。

錢詩藝睡的很香,再次醒來後腦子裡多了一段不屬於她的記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