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穿成前任的狗兒之後
穿成前任的狗兒之後 連載中

穿成前任的狗兒之後

來源:google 作者:李子愛喝蘋果醋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宋寒笙 柏瀟 現代言情

據說十惡不赦的人死後會淪為畜牲道,宋寒笙在熊孩子面前吃了一包辣條,饞得他哇哇大哭的第二天變成了一隻狗......撿到她的是被她狠狠踹了的前任......柏影帝有一隻人人覬覦的寵物狗,這狗狗聰明懂人語,就是格外任性懶散,還膽小如鼠,據柏影帝爆料:狗狗隨媽,像他的白月光......展開

《穿成前任的狗兒之後》章節試讀:

據說人死之後,倘若生前十惡不赦,會淪為畜牲道......

宋寒笙低着狗頭,看着纖細瘦弱的狗爪子......

無語望天。

所以她做了什麼十惡不赦的事情了?

莫非是昨日?

宋寒笙恍惚。

宋寒笙剛剛結束上一個劇組的拍攝,殺青回來,還沒好好休息,就被公司拉去參加一個商業活動。

舟車勞頓,再加上幾乎行程排的滿滿的,宋寒笙已經很久沒有好好休息了!

回家時偏偏在電梯里遇到一個老太太帶着熊孩子,熊孩子將電梯樓層的按鈕按着玩兒,這個行為多少有些危險了。

宋寒笙蹙眉說了兩句,然後被老太太罵了。

美名其曰幹嘛跟一個孩子在乎這些。

宋寒笙本就心情不佳,想起包里還有一包閨蜜兼助理夏小息放的辣條……

宋寒笙挑眉,拿出辣條,慢條斯理的吃了起來。

還故意吃得老大聲,津津有味的模樣。

果然,熊孩子哭着鬧着要吃了!

宋寒笙偏不,在他哭鬧中心情大好的離開。

回家不過是睡了一覺,醒來就變成了一隻狗……

一隻躺在街邊餓得咕咕叫的哈士奇……

宋寒笙透過街邊的玻璃,看到了渾身髒兮兮的哈士奇,也看到了狼狽不堪的自己。

宋寒笙欲哭無淚,回首這短短二十六年,她遵紀守法,還常常熱心於公益事業,可是為什麼上天就不能給她一條活路……

來往行人無數,誰也沒注意到這隻可憐的小狗,甚至連餘光都不曾施捨。

禍在旦夕,天上飄起了小雨,來往行人紛紛跑了起來。

更加沒有目光投向宋寒笙。

宋寒笙也沒想到,短短几個小時的狗生,也即將結束,還是餓死的……

她討厭極了這種飢餓的感覺。

在飢餓和雨滴中緩緩閉上了雙眼。

再次醒來,聽到了一個熟悉的聲音。

「在藍櫻路撿到的,嗯。」

宋寒笙抬起狗頭看了過去,是他!

柏瀟,娛樂圈頂流,唱跳俱佳,創作型歌手。

最重要的是......

他是宋寒笙前男友,也是宋寒笙初戀。

只是沒想到,時隔多年,再次見面,會是這樣的場景.......

人畜有別......

多麼悲痛的重逢......

「嗷嗚~」柏瀟~

聽到小狗狗的叫聲,柏瀟看了過去,走到小狗狗身旁,輕輕的rua了rua小狗狗的腦袋。

宋寒笙狗眼含淚,狗頭輕輕的在柏瀟手心裏蹭了蹭。

柏瀟~

多麼熟悉的兩個字,多麼熟悉的氣息,多麼令人着迷的溫暖......

這是她日思夜想了八九年的人呀!

「嗷嗚~」柏瀟~

柏瀟訝然,眼眸微閃,似乎沒想到這隻初次見面的小狗狗會對自己如此依賴。

「看來小傢伙知道是你救了她呀?她很喜歡你!」

寵物醫生笑了!

沒想到大名鼎鼎的娛樂圈頂流柏瀟,原來如此有愛心。

傳聞中不苟言笑,冷酷,不假辭色的男人似乎不一樣了。

柏瀟沒說話,卻是在這一刻動搖了將小狗狗送出去的心思。

柏瀟沒養過小動物,他也不認為自己是一個有愛心的人,但是看着眼前軟乎乎的二哈,透過那雙狗眼,柏瀟覺得自己似乎看到了依賴。

柏瀟覺得自己大抵是病了,才會有這樣神奇的感覺。

但是這個神奇的感覺促使他抱着小狗狗回了家。

跟隨柏瀟多年的趙小武納悶兒,沒想到柏哥還有這等善良的時候。

「柏哥,你真要收養這隻小狗啊!」

趙小武欲言又止。

「怎麼?不行?」

感受到小狗安然的躺在自己懷裡,柏瀟竟一瞬間的覺得滿足。

「不敢……」

趙小武嘆了口氣。

只是覺得,柏哥收養這隻小狗狗,以後大概是自己的責任了。

名義上是他收養,實際上是自己照顧吧?

趙小武看了一下小狗子,大概自己一隻手都能輕輕鬆鬆給她提溜起來。

如此渺小的動物,養起來不得格外費勁兒?

當真想不通怎麼會有人喜歡養這等軟兮兮的小傢伙。

「柏哥給小狗子取個名吧!」

趙小武透過後視鏡,看了看柏瀟和狗,一人一狗竟格外和諧。

趙小武忽然覺得,似乎收養這隻狗也挺不錯。

不過聽說二哈是拆家專業戶,就是不知道柏哥會不會後悔今日份的決定。

「忘記問醫生是兒子還是閨女兒了!」

提到取名字,柏瀟這才想起來狗狗性別尚未確定。

而柏瀟的這句話,瞬間讓宋寒笙警覺。

整個狗身瞬間僵硬起來。

心裏有一個不好的預感。

「乖,讓爸爸看看,是閨女兒還是兒子?」

果然,柏瀟清冷的聲音響起。

宋寒笙只覺得無比的猥瑣。

「汪汪汪……」不要不要……

「汪汪汪……」男女授受不親……

隨後整個狗身跳去柏瀟的懷抱。

「嘿,還害羞了,這狗子!」

柏瀟身體不動,伸出手,輕輕鬆鬆將小二哈抓住。

「嗷嗚~」臭柏瀟~

「嗷嗚~嗷嗚~」別想占我便宜……

「乖啊,不乖打pp啊!」

柏瀟挑眉,拍了拍小狗子的腦袋。

宋寒笙目瞪狗呆。

瞬間停下了掙扎,一臉不敢置信的看向柏瀟。

「嗷嗚~」你還是不是人了?狗都不放過?

隨後更加劇烈的掙扎。

「嘖嘖,竟還妄想狗通人性?」

柏瀟說罷,一隻手握住了小狗狗三隻爪爪,另一隻手掰開了另一隻狗爪……

「嗷嗚……」

宋寒笙狗眼含淚……

如此渺小瘦弱的身軀,怎麼可能撼得動一米八的柏瀟?

螢火之光豈敢與日月爭輝?(誇張了誇張了!)

宋寒生狗頭轉向前座,狗眼裡流下屈辱的眼淚。

這種感覺太過憋屈。

她覺得自己清白沒了!

哪怕是她喜歡的柏瀟,怎麼能在她不同意的情況下就如此對她呢?

雖然她如今變成一隻狗,但她也是一隻有尊嚴的狗子啊!

宋寒笙欲哭無淚,任由柏瀟對自己的狗身上下其手。

反抗不過,那就默默躺平好了!

免得掙扎中誤傷了自己……

「是閨女兒啊!閨女兒,叫爸爸!」

柏瀟拍拍狗頭。

「汪汪汪……」柏瀟你不是人,你是真的狗!

「喲呵,叫一聲就夠了,一直爸爸爸爸的叫個不停!」

柏瀟見狗子回應自己,樂了!

是個通人性的好狗子。

不錯。

「閨女兒的話,取什麼呢?」

柏瀟抿嘴,腦海里忽然想到了那個人。

「寶,日後咱們的孩子就叫柏愛宋怎麼樣,男孩兒女孩兒都可以用!」

對面的女孩兒一邊寫着習題,一邊翻了個白眼,顯然對男孩兒的天馬行空已經習以為常。

「那還不如直接叫柏宋呢,比柏愛宋好聽多了!」

男孩聽到女孩兒的話,眼眸一亮。

「我們家寶貝兒最聰明了,果然是學霸,日後咱們的孩子定然跟他們媽媽一樣聰慧過人。」

「所以,孩兒他爸,要不要為了你家孩子未來的智商好好學習?」

「要要要!」

「乖,把《出師表》背了!」

…………

「叫柏宋,小名宋宋!」

趙小武見柏瀟陷入沉思,便沒再說話。

沒想到隔了一會兒,柏瀟又開了口。

柏宋?宋宋?

趙小武想問有什麼含義么?想了想,終究還是沒開口說話。

而躺在柏瀟懷裡的宋寒笙,在聽到柏宋這個名字後,狗身一震。

狗眼瞬間熱淚盈眶。

原來,那麼多年,並非她一人念念不忘。

原來,她們依舊是雙向奔赴的愛戀。

明明當初是她傷害了他,明明當初是她不告而別。

她以為他再也不會理她了……

「嗷嗚~」柏瀟~

「嗷嗚~」柏瀟~

「乖,宋宋,可是喜歡這個名字?」

柏瀟低着頭撫摸着宋宋的狗頭。

大抵是取了喜歡的女孩兒的姓,柏瀟這會兒看着這隻小二哈,怎麼看怎麼像那個黑了心肝,沒心沒肺拋棄了他的女孩兒。

「宋宋……」

宋宋啊,你跟你媽媽可真像!

可是宋宋,可不能像媽媽一樣不要爸爸啊!

柏瀟沒養過小寵物,但是柏瀟有錢啊!

不過短短一天的時間,宋寒笙眼睜睜的看着柏瀟寬敞的別墅里多出了一間……狗窩……

公主風的狗窩……

清一色的粉色系列……

宋寒笙嫌棄到無法自拔。

走進去都忍不住狗毛豎起來。

柏瀟對這隻寵物狗狗特別寬容。

整個別墅,除了他的房間,其他地方隨宋寒笙撒歡。

雖然柏瀟常常在外奔跑,但是家裡還是有一個煮飯阿姨,叫張媽。

宋寒笙見柏瀟對張媽的態度,大概能猜出來張媽應該是柏家的老人。

來到柏瀟住處後,宋寒笙從剛開始的不適應到後來的整日癱在沙發上。

做人時給她活活累死,做狗了,她想當一隻鹹魚狗。

不過讓宋寒笙懊惱的不外乎吃飯問題。

柏瀟這狗男人還當真讓她吃狗糧。

雖說不知者無罪,但是……

好吧~_~

其實狗糧也挺香的!

這是宋寒笙被迫實踐後得到的結果。

由剛開始的抗拒到後來的飯點就屁顛屁顛跑到張媽身後。

有奶就是娘,有吃的,張媽比誰都親。

畢竟剛剛投身做狗時經歷了活活餓暈事件,宋寒笙再也不要餓肚子了。

「柏瀟,你家這狗子也太懶了吧!這算什麼,狗隨主人?」

聽說平日里「鐵石心腸」的柏瀟收養了一隻狗,何瑞福和尹正康聞訊而來。

一整個下午,柏瀟葛優躺在沙發上,小狗狗宋宋躺在他的懷裡。

一人一狗格外和諧,除了時不時的換一個姿勢,竟就這般躺了一個下午???

「什麼狗子?會不會說話?這是宋宋,你們的大侄女兒!」

柏瀟白了尹正康一眼,伸手rua了rua躺在懷裡的宋宋。

宋寒笙躺平,任他怎麼說,反正她也開不了口。

成為前男友狗閨女這種事情,天知地知她自己知就行了。

她胡亂叫一通,柏瀟這狗男人也聽不懂,她鹹魚躺了,任他怎麼說。

「宋宋啊?」

何瑞福挑眉。

「柏瀟,你可真狗,不知宋寒笙知道宋宋的名字,會不會跑來跟你鬧呢!」

聽到小狗狗的名字,何瑞福和尹正康就瞭然了,那麼多年,宋寒笙淡出了他們的生活,活躍在大屏幕上。

但是,很顯然,柏瀟至今未曾忘記。

不然也不會一個好好的**第一首府京都大學的學生,在電視上看到宋寒笙後,方寸大亂,追到娛樂圈……

只是不知道為何那麼多年,明明在一個圈子裡,也不曾見他們有任何交集。

「大概……不會吧!」

柏瀟眼眸微斂,不會的!

他為她跑到娛樂圈,也不曾見她有任何主動找自己的跡象。

柏瀟忽然想到了宋寒笙給自己打的最後一個電話。

「柏瀟,我睡不着……」

彼時電話另一頭的宋寒笙語氣哽咽,大晚上十二點給他打電話。

「怎麼了?明天考的不是你最擅長的科目嗎?緊張了?」

當時的柏瀟還想着頭一天的高考宋寒笙自信滿滿,怎麼最後一天了反而緊張了?

「柏瀟,我怕,我怕萬一我們不能去一個學校怎麼辦?萬一……」

電話另一頭的宋寒笙似乎有些激動,也有些悲戚。

「傻笙笙,你在想什麼呢?你可是咱們學校人人膜拜的大佬學神啊!所有人都會考差,唯有你,一定能考上京都大學的,至於我,答應了一定和你上同一所大學,就絕不會食言而肥。」

電話另一頭的宋寒笙沉默了好一會兒。

「不要怕,我會一直陪着你啊!要不我給你唱歌吧,你不是最喜歡我唱歌嗎?」

宋寒笙喜歡聽柏瀟唱歌,總說因為柏瀟的歌聲,能讓她忘卻世間煩惱。

常常感嘆柏瀟的歌聲,不去當歌手可惜了。

是娛樂圈歌壇的一大損失。

柏瀟並非那等愛高調喜歡別人注視的人。

相反平日里低調慣了,雖是學校里數一數二的人物,但是大部分時間屬於那種哥不在江湖,江湖任有哥的傳說的類型。

所以對於宋寒笙感嘆他當歌星,定能獨霸娛樂圈頂流的話語,柏瀟向來是一笑而過。

未曾當真,也未曾心動。

他的未來,他自己有規劃,有打算。

果然,隨着他的歌聲響起。

慢慢的,宋寒笙情緒平復,聽聲音,似乎心情也好了很多。

「柏瀟,你的歌聲能治癒人心,倘若你進娛樂圈,定然能成為很多人的救贖。」

宋寒笙再一次的感嘆,柏瀟只是笑了笑。

知曉心上人已然安好,也就不做他想。

如今想來,當時倘若他能再多想一想,多思考,是不是一切都不一樣。

而那一通電話,也不會成為他們最後的通話。

時隔八九年,也不至於每每想起那段通話,都忍不住心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