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穿越重生›穿成四歲小福寶
穿成四歲小福寶 連載中

穿成四歲小福寶

來源:google 作者:蘇二丫 分類:穿越重生

標籤: 元寧 穿越重生 蘇二丫

重生成四歲半小丫頭,蘇二丫怒了家徒四壁爺不親奶不愛老天鵝,你讓我這日子怎麼過?等等穿越給了她鑒寶技能和靈氣金手指那好!惡毒親戚陷害?通通打臉碾壓!還有小哥哥偷偷中意?顏值在線倒是可以考慮親生父母居然是京城世家望族?額,多個馬甲也可以噠!展開

《穿成四歲小福寶》章節試讀:

天寒地凍,北風冷冽。
官道旁,蘇家村中的大路上。
一個穿着大紅色棉襖的小糰子,在雪地里小心翼翼的走着。只是沒走兩步她就摔了一個跟頭,像紅蘋果一樣的臉蛋被蹭上了一點雪,然而小糰子根本就顧不上擦,吭哧吭哧爬起來繼續往前走。
大片大片的雪花鋪天蓋地的向她砸來,絲毫沒有因為雪地里急着趕路的小糰子,而有半絲心軟。
「啊啊啊!真乃…氣社…我也!」再次在雪地里摔了個跟頭的小奶團突然語出驚人,惱羞成怒的在雪地上砸了一拳,然而力氣實在有限,雪地連個回聲都是輕悄悄的。
就連…就連這種氣急敗壞的聲音,也奶萌奶萌的煞是可愛!
蘇二丫被自己這萌萌的童音懵的無語,只得爬起來繼續往前走。
就這麼一路磕磕絆絆的不知道摔了多少跤,蘇二丫終於趕到了里正家的院門口。唉!這具只有四歲多的身子她也很無奈啊,希望能夠來得及救下她的便宜娘親!
她知道,這個時候能夠救娘的人,只有里正了!
然而,這時候蘇二丫看着里正家高高的門環,小臉蛋皺成了一團!這麼高,她怎麼夠?
「好吧,找東西砸(zha)門……」蘇二丫嘆息道。
努力的試了十幾次之後,蘇二丫終於成功的砸到了門上的鐵環,發出一聲悶響。
屋裡,里正沉着臉一言不發的在屋子裡踱步。
誰都知道村裡蘇家的事,那就是一攤子爛帳!
蘇家的事不好沾手啊,這件事不管他怎麼管,都是要得罪人的,須得好生斟酌才是!可剛才村頭的動靜他也聽到了,難道就這麼眼睜睜看着曹氏作妖不管嗎?
這事也容不得拖啊!里正左右為難。
「當家的,你倒是說話啊!剛才聽那動靜,曹氏是想開祠堂哩!」里正娘子焦急的說道。
「哎!」里正長嘆一聲,「我也想管啊!可是你也知道那蘇家婆媳就是個滾刀肉,她們居然給老三家的按了這麼個罪名…你說我這該怎麼管!」
「當家的,人命關天!都這個時候了,再說…萬一蘇老三這次真的中了,回來要是…」里正娘子說著,聽了聽外面的動靜,說道,「你有沒有聽見外面有什麼動靜?」
「走!出去看看!」里正一聽也急了,連忙開門往外走。
兩口子打開院門一看,蘇二丫正在門外,一雙烏亮的大眼睛眼巴巴的看着兩口子,不等里正說話就吐出一串軟萌的童音,「救娘!家…有賊…奶說…偷人!抓去祠堂…爹,伯伯。」
里正娘子一看蘇二丫這個小模樣,喜愛的不得了!雖然話還說不利索但是卻把事情表達的清清楚楚,特別是最後三個字,那不就是爹爹說了有事找伯伯嗎?
里正見娘子已經抱起了小奶團,嘆口氣跟在後面往祠堂走去。
彼時,祠堂內,傳出一陣陣壓抑的輕泣聲。
雪夜裡的風透過縫隙鑽了進來,燭台上的火光忽明忽滅。
蘇秦氏透過窗欞看着外面陰沉的天氣,心中感到一片凄涼!她淚眼朦朧的摩挲着手腕上的銀鐲,眼淚吧嗒吧嗒的不停往下落。
蘇家二房兒媳趙氏扯着嗓子破口大罵,「呵!都這個時候了…我們可是看見那人了!怎麼,這年頭親眼看見的還能有假了?要我說,秦雪菊你乾脆也別在這裡跪了,趕緊找個繩子弔死了事!不然就算三弟考中了也是個…」
族長陰沉着臉冷冷掃視了趙氏一眼,嚇得趙氏連忙閉了嘴。
她想讓秦雪菊永無翻身之地不假,但卻並不想得罪族長。婆婆曹氏用眼刀子狠狠颳了她一眼,又厭惡的看了一眼跪在那裡的劉雪菊,是怎麼看怎麼不順眼。
就這麼一個喪門星,還想佔著她將要考取功名的兒子?呸!做夢都別想!
「族長,今天這事…都說家醜不可外揚,可是您也知道老三這…犯了這種錯,我們蘇家斷是容不得的,不然老三以後可怎麼做人?」曹氏端詳着族長的臉色試探着說道。
「這種不守婦道的女人!就該浸豬籠!」趙氏連忙補刀,被族長瞪了一眼又趕緊閉上了嘴。
蘇老爺子蘇宏圖一言不發,大馬金刀的坐在一旁的椅子上緊皺着眉頭。
蘇家眾男丁心思各異,四房想替秦雪菊說話卻又躊躇着不知該從何說起。
老五蘇明義有些不忍,「族長!我覺得三嫂不是這樣的人…」
「老五,你閉嘴!你正在議親,是能摻和這件事的人么?」曹氏冷冷打斷了兒子的話。
族長瞅了瞅在地上哭成了淚人,卻一句不曾辯解的蘇秦氏,皺眉問道,「老三家的一向是個老實巴交的性子,若是冤枉了她,老三回來豈不是無法交代?」
曹氏暗罵了一句老狐狸,清了清嗓子再次說道,「就算老三再疼她,可是出了這種事也是要認的,我們也是為了他好。」
族長聽了沉吟不語,蘇老三很在意這個秦氏村裡有眼皆知,所以曹氏和二房,才會趁着蘇明遠趕考的機會來對付她!這婆媳倆也是個狠的,居然用這種法子,這種事誰能說得清?
族長也是左右為難,一腦門子糾結。
這時,祠堂的大門突然打開了,里正兩口子抱着蘇二丫走了進來,一看屋裡這架勢,開口說道,「怎麼這還三堂會審上了?今天這事都是誤會!剛才二丫在我那已經把情況都說清楚了。」
「小丫頭片子知道什麼?秦雪菊屋子裡有男人…可是我跟婆婆親眼看見的!」趙氏急聲說道。
族長一聽這話連忙問道,「到底是怎麼回事?賢侄可否說一下?」
里正回頭看了一眼媳婦懷裡臉蛋紅撲撲的蘇二丫,說道,「老三家遭了賊,跳窗跑了!不知道怎麼…就變成…」
「家…有賊!跳窗…奶說,偷人,抓娘祠堂!二丫…找伯伯!」蘇二丫的聲音不算大,但是奶聲奶氣的聲音卻很清晰。
「這孩子是個聰明的…現在,咱們大家一起去老三家看看就知道是怎麼回事了,遭了賊屋子裡必然被翻的亂七八糟!」里正說著,似笑非笑的看了趙氏一眼。
果然,趙氏一下子就變了臉色!她怎麼忘了這一點!婆媳倆對視一眼,曹氏狠狠掐了一下要說話的趙氏,警告她少說話。事已至此,今天的事縱然她們有再多算計都是枉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