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穿越重生›穿成作精小皇妃
穿成作精小皇妃 連載中

穿成作精小皇妃

來源:google 作者:寧兮瑤 分類:穿越重生

標籤: 寧兮瑤 楚雲漾 穿越重生

穿越到古代,只有被賜死才能回到現代,於是她開啟了作死之路可偏偏皇上和皇后都像被附了身一樣,她越作死,偏偏就越獲得寵愛,不能被賜死的她,已經死機了成年人的崩潰,你不懂!展開

《穿成作精小皇妃》章節試讀:

在場之人都驚呆了,宋家人張口閉口「動用私刑」,十八般酷刑都想過了,沒想到竟是如此……
偏偏當事之人寧兮瑤還側着頭,一派純然,「就是這樣,臣妾如此膽小,怎麼敢對宋小姐動手?」
嚯,膽小?
楚雲漾捏着那薄薄的書冊,一副看好戲的神情,擺明了要作壁上觀,宋敬山見勢不對,立刻道:「寧妃休要胡說!綺歡雖然嬌弱,怎會單單因為抄書而昏厥?定是你用了什麼陰毒手段!」
「正是!」皇后附和道:「皇上明鑒,近來寧妃花樣百出,不敬臣妾,足可見其本性!」
寧兮瑤聞言,微微撇嘴,十足嬌憨,「皇上,臣妾冤枉。」
一旁,紅福忍不住落下了心酸的淚水,天吶天吶,她家娘娘終於會喊冤了!
「哦?」楚雲漾換了個姿勢,將書冊合上,淡淡道:「那你要如何證明?」
她卻像是早有準備,三兩步挪到宋綺歡身側,皇后眉心微皺,伸手阻攔,「你休想傷綺歡半分!」
寧兮瑤嗤笑一聲,果真停住了,盯了宋綺歡一會兒,突然拔高了身量,「貞子來了!」
「嗷!」
一聲驚呼響徹雲霄。
眾目睽睽之下,宋綺歡猶如屍變一般直起了身子,雙眼驚恐地盯着她,「在哪?在哪?別過來!」
「瞧。」寧兮瑤拍了拍手,「臣妾就說她入戲太深了,到底還是年紀小。」
皇后恨恨剜了她一眼,疼惜地圈住宋綺歡,問道:「綺歡,如今皇上也在此處,你若是受了什麼委屈,儘管說出來,啊……」
最後這個「啊」被刻意拉長了,分明在暗示,可惜宋綺歡剛醒,根本領悟不到,只是驚惶地躲閃,「長姐,這個女人太可怕了,她讓我寫的東西,好可怕……」
宋敬山急了,拉着她逼問道:「當真只是抄書?你再好好想想!」
不提還好,一提起來,宋綺歡便想起了在毓秀宮中的場景。
寧兮瑤半哄半騙地叫她抄書,誰知道越寫越可怕,更有甚者,那賤人說什麼為了更有實感,還讓宮婢們散了頭髮,穿着白衣裳從殿門往裡爬……
「別說了!別說了!我再也不想抄書了!」
宋綺歡捂着耳朵,狂呼亂喊,場面實在難看。
此時,楚雲漾才開口,「看來,果真只是抄書。」
宋家父女的面色頓時難看了起來,宋敬山深吸一口氣,跪下道:「皇上,雖說如此,可小女……」
「得了。」坐上之人分明沒了耐性,語氣也格外冰冷,「方才言之鑿鑿的人是你,如今改口的又是你,丞相只知道指責旁人,難道宋家半點錯處都沒有?」
他說的是「宋家」,而非「宋家小姐」……
皇后心慌不已,立刻道:「皇上,都是臣妾的過錯!」
「你的確有錯。」
楚雲漾起身,居高臨下地看着二人,「身為皇后,約束不力,使後宮生亂,即日起,皇后閉門思過,後宮事宜交給寧妃處理。」
晴天霹靂一般,皇后呆在原地,半晌都不敢動彈,如今讓出的是權力,那下一步呢?是不是就輪到她的皇后之位了?
就在這當口,卻聽見了一道脆生生的嗓音,還帶着些許不滿,「皇上,臣妾分明說過不想主理六宮!」
「朕也說過,朕賞的,你必須接着。」
宋敬山瞧着眼前打情罵俏的小兩口,又掃了眼失魂落魄的皇后,恨聲道:「皇上!這萬萬不可啊!」
可楚雲漾又一次駁了他的面子,「折騰了一日,丞相也累了,跪安吧。」
一面對寧兮瑤道:「朕陪你回去。」
寧兮瑤愣了愣神,似乎有些不情願,「這個,臣妾能找到路的……」
嚯,竟還不願叫皇帝留宿?賤人就是矯情!
誰料皇帝竟格外好脾氣,伸手拉住了她,嗓音溫和,「朕偏要送。」
末了,二人出了門去,只剩風中凌亂的眾人。
皇后抬起頭來,眼中滿是淚水,從牙縫中擠出了幾個字來。
「寧兮瑤,本宮與你勢不兩立!」
夜色闌珊,寧兮瑤跟在皇帝身後,飛快地想着拒絕與皇帝那個那個的理由。
來姨媽?還是頭疼?哪個更好裝一點?
她試探着捂住肚子,一手又撐住了頭,看上去像一隻被串成串的大蝦。
楚雲漾回頭,瞧見她的模樣,微微蹙眉,「這是怎麼了?腹痛?還是頭疼?」
寧兮瑤僵住了,乾乾一笑,「多少都沾點吧。」
「既然如此,朕便回寢居了,你好生休息。」他不置可否地笑了笑,演技如此拙劣,一看便知是裝的。
「多謝皇上體恤!」
她頓時來了精神,拉過紅福便進了宮門,模樣好似被狼攆了,李德瞧着一陣無語,「皇上,這……」
「回去吧。」楚雲漾一拂衣袖,轉身緩緩行着,他自己甚至都沒有察覺到,唇畔何時爬上了一抹笑意。
宮門後,寧兮瑤瞧着人走遠了,這才鬆了口氣,回頭就對上了紅福幽怨的雙眼,只聽這位忠僕道:「娘娘,這是多好的機會啊?您怎麼就……」
「噓。」她伸了個懶腰,岔開話題道:「去,叫人把飯菜熱一熱,本宮還沒吃完呢。」
紅福一跺腳跑了,寧兮瑤深吸一口氣,而後緩緩地吐了出來。
方才她的確猶豫了。
若是她不辯駁,讓眾人以為她對宋綺歡動了刑,依着宋家人的尿性,說不定真能弄死她。
可是,若真這麼做了,定會帶累寧家,寧夫人拉住她的手時,那般的關切毫不作假,她是孤兒,從來不知道有母親是什麼樣的感覺,可那手掌的溫度卻真真切切傳到了她心底。
天上一輪細小的月亮,寧兮瑤抬起頭來,低低道:「好歹也等到寧家退出朝堂,那個時候,我才能安心一死。」
說完便打了個冷顫,搓着手臂進了正殿,她沒發現,殿外的牆上,有個小太監正一筆一划地,將她的一舉一動都寫了下來。
不過半個時辰,這冊子就到了楚雲漾手中,他不動聲色抬起頭來,問道:「她當真這麼說?」
「是。」小太監撓了撓頭,道:「娘娘聲音很小,奴才只聽清了前半句,說是等到寧家退出朝堂,後邊奴才聽得不是很真切,好像是……」
楚雲漾皺眉,「是什麼?」
小太監試探着道:「娘娘好像是說,如此,她才能守一輩子。」
聞言,楚雲漾眉間的郁色漸漸散去了,果然,她雖然裝作對自己不在意,卻已下定決心與他相守一生了。
呵呵,女人,你這是在朕心上點火。
「繼續盯着毓秀宮,有什麼動靜,立刻來稟報。」
「是!」
與此同時,床榻上的寧兮瑤重重打了個噴嚏,喃喃道:「誰又罵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