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都市小說›創世迷情
創世迷情 連載中

創世迷情

來源:google 作者:西貝黑肉 分類:都市小說

標籤: 唐詩雨 都市小說 顧凡

顧凡和唐詩雨命運的交織,時空的變換,在經歷種種磨難,最終理解了生命的真諦,以及這個世界的本質書中有愛情,荒島,有科幻,有神秘的七四九局,有這個世界的終極秘密……放心看,不會太監,結局大圓滿展開

《創世迷情》章節試讀:

北方的一座歷史文化名城,在夏季這裡沒有南方的潮熱,也沒有南邊蟬鳴的喧囂,有的只是每年夏天燕子在寺廟裡忙碌的身影——平城。

這裡曾經是北魏的首都,遼金的陪都,明清時的軍事重鎮,顧凡就出生在緊挨着華嚴寺的巷子里,當地人稱『上寺巷』,巷子的盡頭就是華嚴寺,一條很寬的路兩邊都是平房,兩排房的深處又由多個小巷子組成,本來他居住的地方也曾是寺院的一部分,歷史上由於戰火、維修等原因,為了便於管理變成現在上、下寺的格局。

顧凡的父親是個煤礦工人,母親曾經在供銷社當個出納,後來不景氣,去小企業做了會計,雖然沒什麼錢,但是日子過的還算溫馨。

從小顧凡最怕兩件事,理髮和洗澡,因為理髮都是他媽從鄰居家借個推子親自上陣,那時候可不像現在的電動高端貨,那時候應該叫手動擋『人力理髮剪』,很容易扯到頭髮,他理個髮能湊一套表情包,髮型就更別提了,本來挺俊秀的顧凡理完髮都能客串小兵張嘎里賣西瓜的……不為別的,母親只是想省些理髮的錢。

再就是洗澡,這簡直是顧凡人生的污點。因為老爸工作原因經常不在,他媽就把他帶到女澡堂,順便洗一下,每次看到那些和他構造不太一樣的人時,他也質疑過,終究是拗不過60年代出生的婦女,直到有一天在女澡堂和同學偶遇,以及同學他媽……沒有問候也沒有寒暄,在被老媽搓的齜牙咧嘴後,就衝出了華清池,發誓這輩子不會再踏入這裡一步!

「媽,以後能不能別讓我跟你去洗澡了」顧凡在深思熟慮後終於提出抗議。

「不去?那你怎麼洗啊」顧媽道

「我跟我爸洗,要麼就在院子里洗」

顧媽想了想「你爸多忙啊,哪有時間,院子里怎麼洗,你都多大的孩子了院子里洗澡羞不羞啊」

「呃……」年幼的顧凡竟無言以對…

還好顧凡是個心思純凈的孩子。再三保證能把自己搓乾淨的前提下,終於是批准加入男澡堂的行列。

顧凡住的上寺巷是當地有名的土匪街,有癮君子,有江湖兒女,有整天打扮的花枝招展的漂亮大姐姐,還有愛說閑話的老太太們,以及那個每天站在巷子口沖你笑的『巷子守望者』二愣子,剩下的都是些做小生意還有國有企業的普通職工。

在顧凡的認知里,巷子里起早貪黑賣水果的大叔比社會大哥都厲害,整個巷子最大的水果商擁有兩輛平板車,人送外號『臭西瓜』,他不知道瓜叔怎麼得來這麼個混號,但他知道瓜叔手裡西瓜刀那真是兇殘無比。

一次幾個小混混故意找茬,問瓜叔的西瓜保不保熟,瓜叔當即表示不熟不甜不要錢,結果混混們吃完說西瓜不甜,想賴賬,還揚言要砸了水果攤,被瓜叔拎着西瓜刀追了三條街,從此這一片兒沒人敢欺負瓜叔。這就是那個時代一個普通人的奮鬥。

瓜叔有個兒子叫趙勇志,是顧凡的同學外加死黨,趙勇志打小就胖,人也憨厚,顧凡管他叫胖子,勇志叫他凡子,顧凡學習好,胖子經常抄他的作業,作為回報胖子需要從家裡弄一些水果犒勞一下顧凡,這可能就是革命友誼最初的形態。

巷子里最神秘的要數黑澀會,他們整天神神叨叨,遊手好閒,囂張跋扈,和癮君子、漂亮大姐姐偶有來往,像是在謀划著什麼『大事兒』,顧凡從小遊走在這些街坊鄰居中,或許從這當中學會了怎麼和大哥說話,怎麼和老太太們聊天,怎麼討好漂亮大姐姐,雖然和社團大哥說話總是顯得不那麼和諧,他是看不慣他們的囂張,和老太太聊天總是在頂嘴,他是討厭老太太們指指點點,討好漂亮大姐姐是為了在人家那兒混吃混喝,多年後顧凡回想起那些陪伴他成長的鄰居們又是那麼的可愛。

顧凡性格耿直,為人正義,還是個小機靈鬼兒,長的精神學習也不差,小學二年級就拿過區運會的百米賽跑冠軍,見勢不對撒丫子就跑,基本上整個上寺巷能追上他的唯王**家的大黃狗爾,不然早就被打死了。經常給胖子看的是一臉懵逼。

坤叔是這一帶混的最好的老炮兒,諢號二拐子,年輕時被仇家打斷一條左腿,有五十來歲,大多都給點面子,每次見到顧凡就想逗逗這孩子,但回回被氣的夠嗆。

「你小子,今年也初二了吧,有沒有女朋友啊」坤叔調侃道。

「看您說的,從我八歲就開始問,您都還沒媳婦呢,我哪敢找女朋友啊」顧凡是一點不怵。

坤叔其實是結過婚的,出事那幾年,就大難臨頭各自飛了,再往後也沒缺過女人,但吃他們這碗飯的,用點通俗的說法就是人在江湖,身不由己,也不想連累別人,但顧凡不知道這些,他連坤叔結過婚都不知道。

「小王八蛋,這是誠心氣我呢,以後挨揍了,別哭着喊着往我這兒跑」坤叔就喜歡這小子混不吝的樣兒。

「那不能夠,我都多大了,您出去打聽打聽,誰不知道上寺巷的凡哥」顧凡還拽起來了。

「哎呦喂,原來是咱們凡哥啊,我都忘了,我還以為是那個五年級讓人打掉半顆牙的屁孩子呢,我以後是不也得喊您一聲凡哥?要不我現在磕一個?」坤叔也皮起來了。

「那倒不用,輩分上我還是得喊您一聲二拐子叔,雖然和巷子口二愣子差一個字,但是您輩分高哇」顧凡越說越來勁。

「小兔崽子」坤叔上去就是一腳,都是叫坤叔,哪有敢叫二拐子的,除非是平起平坐的老炮兒。這一腳顧凡完全能躲開,畢竟坤叔算個殘疾人,但他沒躲,就這麼結結實實踹在他屁股上,旁邊吃炒花生的胖子都跑出去兩步了,胖子從小最怕的就是坤叔,話都不敢多說,也只敢和顧凡一起才敢來坤叔這裡。

「欺負小孩兒,殺人啦,老頭子行兇了…」顧凡一邊捂着屁股,一邊齜牙咧嘴的喊,其實根本不疼,都是老演員了,聽到聲音屋外進來幾個人也來看熱鬧,坤叔手下不少人,弄了一家運輸公司,還搞一些工程,這些年也沒少費心思。早就能住進樓房了,卻一直住在這處院子里,用坤叔的話講就是「樓房沒有煙火氣」。大家都很尊敬他,但是這種熱鬧難得一見啊。

吃瓜群眾五哥進來就問「坤叔,用不用把這小子拉出去揍一頓,給他鬆鬆骨頭,讓他長長記性!」

還沒等坤叔發話,顧凡不樂意了,扯着嗓子就喊「哎呦喂,我當誰呢,這不是老五嘛,來來來,你動我一下試試,信不信我讓你走不出上寺巷,也不出打聽打聽,上寺亂不亂是誰說了算。」顧凡指着自己的腦袋,痞橫痞橫的說。

這是個十四歲的孩子說的話嗎?

坤叔當時就急了,明知道捨不得打,還故意拱火,道「一群兔崽子,都滾,滾滾滾滾滾滾,老五明晚你去盯着工地別回家了,滾滾滾滾滾!」

眾人剛出了門,迎面就遇到在京城上大學的葉小仙,放暑假剛進家門就看到顧凡不當人,二話不說,提着他的耳根子就問「姑奶奶在京城小住,你小子是不是成天惹我爸生氣?我看你都快騎我爸頭上拉屎了」,聽到這話,坤叔捂着腦門兒,心想這真是兩個活祖宗啊……

葉小仙19歲了,坤叔出事那兩年,葉小仙沒少受張爸張媽照顧,對顧凡來說,葉小仙就像是親姐姐一樣,不過這個姐姐有點厲害,學習好不說,人也是個狠人,沒去京城上學前,上寺亂不亂真就是小仙姐說了算,主要還是他爸的威信在!

仗着自己大幾歲,沒少欺負顧凡。

說也奇怪,女孩子一旦上了大學,就跟換了個人似的,衣服穿的也時髦大膽了,也學會打扮了,現在的葉小仙身高得有1米68,長的秀雅絕俗,桃腮帶笑,自有一股輕靈之氣,眉眼間還有一股子英氣,這應該是自小生活環境所致,看的顧凡砰砰直跳,倒不是愛慕,那只是小男生的羞澀,一段時間沒見葉小仙已經出落成大美女了!

「愣着幹嘛,幫我拎東西啊,臉怎麼紅了?少男懷春了?」葉小仙開着玩笑。

「去,誰懷春了,坤叔你快問問小仙姐有沒有男朋友,我看這架勢沒等大學畢業您都能當外公了!我媽喊我吃飯,我先走了」說完轉身就跑了,胖子沒反應過來,嘴裏還嚼着花生,走也不是留也不是。

「小勇要不留下陪坤叔喝點?」坤叔笑眯眯的看着胖子說道。

「不了,坤叔,我媽說讓我去幫忙賣西瓜,我也走了」說完就溜了。

坤叔看到女兒滿眼的寵溺,道「寶貝女兒終於回來了,京城比咱們這小地方是不是好啊?你月叔去看你沒?」

小仙淡淡道「看過兩次,還說讓你去京城陪他喝酒,你們就那麼愛喝酒嗎?」

「長大就知道了!京城那地方和我八字不合,犯沖,我待在平城挺開心。我們小仙這麼漂亮追的人不少吧?」坤叔神情明顯嚴肅了幾分。

「沒人追,全是蒼蠅,老爸,我得去補一覺了,太累了。」小仙從小就是被各種阿姨帶大的,並不知道自己母親的情況,倔強的她也從來沒問過父親,久而久之父女間有了隔閡。

坤叔一方面擔心知道真相小仙會恨自己的生母,更害怕會恨他,所以父女一直保持着默契。

上課四十五分鐘對於學生永遠是那麼漫長,而一個暑假又是那麼的短暫。

每到暑假顧凡和胖子常常在巷子裏海哥的帶領下,到處惹事。

再小一點的時候街頭賣刮皮刀,橡膠手套的都能讓一幫孩子駐足幾個小時。

顧凡覺得家裡有個公交公司的親戚是件很牛的事,可以帶着小夥伴免費坐公交車,興緻高的時候連午飯都可以不吃,坐上一天的公交車,愜意!就像這公交車下一刻就要開往桂林了,小孩子都覺得桂林好…

海哥比顧凡大兩歲,經常打架,初中就輟學了,還帶顧凡胖子出入遊戲廳,顧凡和胖子沒什麼零用錢,海哥也沒有,但是海哥會去搶別的小孩兒的錢,所以窮幣二人組願意跟着海哥。

如果這個時代沒有終結,不出意外海哥未來也是個老炮兒。為人仗義,顧凡的四驅車以及各種配件都是海哥低價提供的,不然他根本玩不起那種高端貨!又怎麼能成為整個上寺巷車速最快的仔?

今天的情況有些特殊,隊伍里有五個人,除了海哥胖子,新加入隊伍的還有一對兄妹,表哥馬毅鳴,還有他的表妹唐詩雨,這是顧凡第一次見到唐詩雨。

唐詩雨只有七歲,是四川人,梳兩個羊角辮兒,唇紅齒白,皮膚白皙,總是眉頭緊鎖的像是在思考什麼了不得的事兒,可愛極了。有明顯的南方姑娘的特徵,北方的大多有睡頭的習慣,後腦看起來平平的,南方這樣的習慣就比較少,唐詩雨看起來腦袋圓圓的,後腦鼓鼓的,屁顛屁顛的跟在馬毅鳴後面。

海哥打算今天帶我們從他家後院翻進華嚴寺的一處院子,最近運來幾個木箱,想去看看有什麼好東西,但是帶個小屁孩,很影響行動。

雖然牆很矮,但唐詩雨畢竟只有七歲。幾人無奈,又沒法妥善安置她,只能帶上着。

唐詩雨許是知道了待會要幹嘛去,表現的有些緊張,可能這是她平生第一次做這種事!

顧凡看出小詩雨很緊張,就隨手揪了下她的羊角辮兒,好像男孩子天生自帶揪辮子基因,女孩子自帶永遠理解不了男生為什麼這麼愛揪我的辮子的基因,這是個無解的死循環。

「啊!」顧凡大叫一聲,顯得十分痛苦。

在接觸到小詩雨辮子的瞬間,顧凡像是被針狠狠的扎進肉里一樣,疼的他大喊出來。

疼痛感又馬上消失,顧凡查看自己的手,並沒有受傷,沒有針眼兒。這一瞬間他內像是多了點什麼,又沒感到什麼異常。

海哥也被嚇了一跳「怎麼了?」

胖子嘴賤「讓人煮了?怎麼不用前列腺必爾通呢,內葯可賊老好使,可別弄錯了,這葯可是往**里塞滴」一邊學着東北腔兒,一邊比划著。

顧凡也納悶呢,又上手去動小詩雨的辮子,這次什麼也沒發生,說道「真是奇了怪了,我好像被針扎了一下。」

唐詩雨滴溜溜的轉着大眼睛看向馬毅鳴「哥,啥是前臉線必爾通?」

「別聽這胖子胡說八道,凡子你沒事吧?」馬毅鳴撇了一眼胖子。

顧凡也搞不明白怎麼回事,好在只是一瞬間,說道「沒什麼,走吧,回去晚了我媽又得說我。」

在翻過一道矮牆,三個人蹲在牆頭上接着就是,顧托着把小詩雨也送上了牆頭。費了一番功夫好幾個人不容易進了寺廟的後院。

他們進去的這個點兒沒什麼人,都在忙早晨的工作,嚴格來講這裡也不算是寺廟,現在的的華嚴寺是一處旅遊景點,而且還是平城的佛教協會、文物局的所在地!

《創世迷情》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