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穿書後,我在頂級會所摸魚
穿書後,我在頂級會所摸魚 連載中

穿書後,我在頂級會所摸魚

來源:google 作者:一時貓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現代言情 阮嬌嬌 顧壬凜

阮嬌嬌穿成了書里的惡毒女配,於是直接原地躺平摸魚什麼?尹家二少疑似對她一見鍾情?對不起,請你立刻收回你的愛!什麼?女主角要跟她牽手做閨蜜?謝邀,我只想獨自美麗什麼?男主的壞弟弟想讓她幫忙做壞事?我先把自己送進醫院!......阮嬌嬌表示:這輩子,我只想做條鹹魚展開

《穿書後,我在頂級會所摸魚》章節試讀:

《小酒窩》寫,顧壬凜自小生活在一個貌合神離的家庭,父母為家族聯姻,在生下他確保有繼承人之後,便各自在外組建了和和美美的小家,並且都各自又生養了孩子,這導致顧壬凜從小性格十分孤僻冷漠,對自己擁有的一切都非常反感,也對所謂的上流社會十分抵觸。

不羈放縱愛自由的他終於在十幾歲的時候,獨自一人,轉學到了外婆的老家,一個南方的小城。

在這裡,他認識了自己的同桌,一個吳儂軟語,白嫩嬌氣、又溫柔可人的南方美人蕭月瑤。他對她一見鍾情,從此心門只為她打開,開始了一場校霸對學霸的追求,劇情又甜又欲,讓人看得欲罷不能,可惜蕭月瑤同學卻一心只想好好學習,對顧壬凜的霸道帥氣不為所動。

於是,她逃,他追,她最終插翅難飛。

二人的感情逐漸明朗,顧壬凜在小酒窩的陪伴下,破碎的心靈漸漸被她的笑容治癒,冰冷的臉龐也被她的溫暖感染,他不再放棄自己,開始跟着女主搞學習,最終兩人一起考上了**最好的大學,A大。男主也終於回到了這個他出生長大的城市。

現在他出現在驪歌,看來兩人已經上大學了,糖已經快發完了。

該她登場了?阮嬌嬌甩了甩頭,NO WAY !

顧壬凜走了,對大家影響都不大,繼續玩着。

旁邊阮嬌嬌的同事們都在賣力營業,將自己的身體緊緊的靠在身邊的富二代胳膊上,粉色的工作服本來就是輕薄的材質,又是低胸、掐腰、露大腿的款式,動作幅度稍微大點兒,打底褲的邊兒就要露出來。

畫面逐漸香艷,阮嬌嬌在邊上看的津津有味。

最神奇的就是坐在正中間的尹兢,他竟然可以完全不受左右的影響,神色自若的癱在那裡,耷拉着一雙好看的鳳眼,偶爾聽到感興趣的話題時才開口插上兩句。

「咱們換個地方玩嗎?」穿着黑白色連衣裙的諶嫣兒走了過來,看向尹兢,「我們準備去酒吧,要去嗎?」

尹兢搖了搖頭,「你玩你的。」

「OK啊,」諶嫣兒招呼上姐妹,挎着包包往外走,走到門口又轉過頭來,對幾個小開笑着說,「出台費自己掏啊!」,幾個人笑着應了。

那些個以諶嫣兒唯馬首是瞻的富家小姐們紛紛過來打了個招呼,跟着她去了。

阮嬌嬌轉頭看向牆上的壁鍾,才十一點。離自己下班時間還有三個小時,看來一會兒還要再換一個包間摸魚了。

「那咱們也走?去樓下吃宵夜嗎?」正事說的差不多了,富二代甲提議道。

「行啊,吃完打牌?」富二代乙附和說。

「可以,去我南山的新別墅吧,那裡空氣是真好。」富二代丙提議,又看向尹兢問道,「尹少去不去?」

大家都看向尹兢,等他表態。

「你們去,我待會兒還有事。」尹少爺說了句拒絕的客套話,揉了揉眉心,臉上沒什麼興趣的樣子,幾人便也不再邀請他,帶着自己身邊的妹子起了身,熱熱鬧鬧的準備走。

「誒?這兒怎麼還有一個落單的?」叫宋雲的富二代正穿着外套,看到了坐在角落一動不動的阮嬌嬌,沖她道,「要不要一起去?」

反正他們也不差錢,都一個包間的,一起帶走得了,免得讓人說他們小氣。

怎麼不行!出台的提成可不低,和顧壬凜一個圈子的人絕對都不是什麼壞胚子,阮嬌嬌眼神一亮,就要站起來。

「她不去。」尹兢突然開口了。

「哦~~」幾個人都會心笑了,帶着自己的人走了。

阮嬌嬌看着幾位富少的背影,就像看着到嘴的鴨子,飛了。整個人一秒就泄了氣,面無表情的看向沙發中間的尹兢,開始擺爛。

尹兢撲哧一聲輕笑了出來,問她,「會開車嗎?」

阮嬌嬌自己當然是會的,腦子裡回想了一下,原身在兩年前也拿到了駕駛證,於是向尹兢點了下頭。

「那走吧。」男人站了起來,左右拉伸了一下脖子。

「啊?」阮嬌嬌一臉懵。

「開車送我回去呀,」尹兢笑道,「我不是喝了酒嗎?」

現在這麼守法的富二代真不多見了,喝了酒還知道找個代駕呢!可是我是代駕嗎?我這麼水靈靈一個美女站在你面前,你把我當代駕?不過,有錢收的話,也不是不行...

於是阮嬌嬌眨了眨眼睛,暗示道,「那我這還沒下班呢~」

這下又把尹兢逗笑了。

「別瞎操心了,我像是什麼小氣鬼嗎?去把衣服換了吧。」

「好勒!」

沒想到飛走的鴨子竟然又回來了!阮嬌嬌開心的站起來跑了出去,路過阿立的時候還不忘小聲跟他打了個招呼。

阮嬌嬌迅速換了衣服,剛從更衣室出來,碰到了在走廊上等着她的劉經理。

「嬌嬌,你不愧是我看中的人,果然好手段!」一見面,劉經理就沖她一頓亂誇,「竟然第一天就拿下了尹二少!」

「呵呵。」阮嬌嬌尷尬的矇混過去,如果做代駕也算搭上了的話,她願意接受這份誇獎。

「快去吧,別讓尹少等太久。」劉經理一臉慈笑的笑着說。

「這麼早...那我還要不要回來打卡?」阮嬌嬌尋思,開車一來一回也要不了多久,便試探的問了問。

「哪有這麼麻煩!我們這兒沒有那種東西,你直接下班好了,放心吧,提成少不了你的。」

那還廢什麼話,阮嬌嬌三步兩步便跑了。

回到688門口,尹兢靠在門上等着他,看到一身白T恤牛仔褲的她,挑了挑眉。

「喲,穿的這麼清純,**啊?」

「呵呵,見笑了見笑了。」

阮嬌嬌笑了兩聲把岔了過去,在心裏腹誹,我真的是**,現在還是在暑假,等開學了,白天真的還要回去上課呢。

她那個家倒是有點怪,裡頭沒幾樣她的東西,她應該不常回去,衣櫃里也只有兩件白T牛仔褲,穿在這種地方確實不適合,看來得找個時間去買點,免得被人當做綠茶。

*

尹兢的車跟他的人一樣,騷里騷氣,寶藍色的超跑停在路邊十分的搶眼,接過泊車小哥哥遞過來的鑰匙,阮嬌嬌深吸了一口氣,抬頭問男人,「你確定要我開?」

尹兢沒回答,笑着直接坐上了副駕駛。

行吧,誰怕誰!

跑車內部和她平時開過的車都不一樣,超大的顯示屏,閃着藍色、紅色LED燈的各種按鍵,十分酷炫。阮嬌嬌仔細的看了一圈,大概分清了幾個關鍵開關,反正身邊這位少爺也不差錢,她心裏多了一些底氣,油門一踩,沖了出去。

「沒想到你開車還挺野!」尹少爺說著,默默的收緊了胸前的安全帶。

阮嬌嬌餘光瞥了他一眼,笑道,「你放心吧,我開車送豆腐走這條路五年了。」

「嗯?」

「開個玩笑。」看來這裡沒有頭文字D...

幸好這個時間段並不塞車,一路上的車在看到這輛藍色超跑也都會不自覺的讓路,阮嬌嬌跟着導航,一路狂飆,安安全全的把尹兢送回了位於二環黃金位置的貝蒂公寓。

「這兒看起來很棒啊!」阮嬌嬌看着大樓面前的巨大歐式噴泉,由衷的贊道,「車要不要幫你停到地庫?」

「不用,等下管理員會來處理...」尹少爺也下了車,並且大方的表示。「你直接開回去好了,明天再開到驪歌就行。」

阮嬌嬌很心動,但還是拒絕了,「算了吧,我們家樓下,可擺不了您這麼好的車。」

尹兢不置可否的點了下頭。

「那我走了啊!謝謝老闆!」女孩爽朗一笑,對他揮了揮手,攔下了一輛的士,上車揚長而去。

尹兢摸了摸鼻子,沒想到女孩真的走了,還走的這麼爽快。他轉身把鑰匙扔給跑來的管家,慢悠悠的走進了大廈。

這邊,阮嬌嬌坐了近一個小時的的士,才到了自己位於西四環的家,掃碼付了一筆大額車費,她在心裏安慰自己,值得的!值得的!才好歹平復了心裏的肉疼。

這附近一片的樓都頗有年頭,烏壓壓的擠在一起,先前明明還很明亮的月光被樓縫裡到處懸掛的衣衫遮的嚴嚴實實的。阮嬌嬌在路口下了車,必須得穿過一條十分逼仄的巷子,到達中間的居民小廣場,再在小超市那裡轉右,過一條白天是露天菜市場的小路,才能到達她們家的老破小小區。

此時已經快到十二點了,聽着自己的腳步聲,阮嬌嬌心裏有點慌。好容易走過了黑黑的巷子到了小廣場,前面乾枯的噴泉邊上竟然蹲了三四個小混混,聽到腳步聲,都望了過來。

卧槽!阮嬌嬌低罵了一句,從包里掏出了口罩戴上。前面的小超市還亮着燈,應該還在營業,她默默的加快了腳步。

「喂!美女!」噴泉邊的小混混站了起來,沖她喊道。

阮嬌嬌一聽,撒腿便跑。

這時候聽見身後的小混混罵了一句,雜亂的腳步聲穿了過來,不會追過來了把!阮嬌嬌也不敢往後看,捏緊了手機。

咿呀~

小超市的玻璃門被推開,從裏面走出來一個舉着冰棍兒的男人,他看到阮嬌嬌愣了一下,沖她打了個招呼。

「你這麼晚?」

男人一身黑色修身的T恤,黑色的破洞褲子上全是五顏六色的塗鴉,非常短的寸頭,濃黑的劍眉上有一道疤,竟然是他!前兩天來他家追債的一群混混的老大,她的債主!

「老大!」阮嬌嬌跑了過去,像抱住救命稻草一般摟住了男人的胳膊。

肖雲呆住了,看了看女孩身後,咬了一口冰棍兒。

那幾個小混混這時也看到了肖雲,立刻停下了腳步,為首的那一個沖這邊彎了彎腰,叫了一聲「雲哥。」便帶着幾個小混混從另一條小路走了。

「幸好碰到你啊老大!」阮嬌嬌放開了手,頗不好意思的對他說,「你怎麼半夜還在這兒?你也住在這裡啊?」

「別亂叫,我叫肖雲,叫我名字就行了。」男人從超市門口的冰櫃拿了根雪糕遞給她,「走吧,我送你回去。」

阮嬌嬌求之不得,跟在他後面往小路走。

「你大半夜在外面瞎晃什麼?」肖雲隨口問道。

「我才下班啊,」阮嬌嬌白了他一眼,「還不是為了還你錢啊!」

「上班?在哪裡?」肖雲問。

「嗯...驪歌」

「你不上學了?」

「啊?你怎麼知道我上學?」阮嬌嬌驚訝。

肖雲隨手把棍兒扔了,大言不慚的說,「那天在你錢包拿身份證的時候,我看到了啊,你的學生證。」

「呵呵。」那你觀察挺仔細的哈。

「話說回來,阮銘天什麼時候有你這麼大的女兒,我怎麼半點印象都沒有?」肖雲轉過頭看她,疑惑的問道。

「我從小一直在外省上寄宿學校,考了A大才回來的,嗯...回這個家的次數一隻手都能數的過來。」阮嬌嬌機械式的回答道。

「哦。」

這又是讓阮嬌嬌很疑惑的地方,在『她』的記憶里,阮銘天這個爹的印象十分的模糊,兩人名義上是相依為命,實際半點也不親熱,甚至自小就被他送到外地的寄宿學校。

「那你可以把這房子賣了啊,反正你也一直不回來。」男人提議道。

「天哪!大哥,不就欠你一點錢嗎?你竟然要逼我賣房子!」阮嬌嬌震驚的看向他。

肖雲尷尬的咳了兩聲,「什麼啊,我只是看你一個姑娘家去那種地方上班怪危險的,給你提個意見罷了...再說,我也沒有逼你馬上還錢啊!」

那倒也是,那天他們踢門進來,看到她一個人一臉懵逼的站在房間門口,得知阮銘天死了之後,肖雲也沒有為難她,只是沒收了她的身份證,威脅了幾句走了個過場便走了。

想到這裡,阮嬌嬌收起了臉上的不正經,認認真真的對肖雲道了一句謝,「你說的有道理,賣房子的事我會考慮的。」

肖雲嗯了一聲。

「怎麼?是不是知道我還錢有望,開心的說不出話了?」阮嬌嬌追上前去,仰頭看着他調笑道。

「是啊,我高興的要死!」肖雲被她盯得頗為不自在,眼看到了阮嬌嬌家門口,趕緊揮手趕人,「快回去吧,記得鎖好門。」

「好的,老大!」阮嬌嬌向他敬了一個禮,就要上樓。

「等下!」肖雲叫住了她,「加個微信,有什麼事就找我。」

「好呀!」阮嬌嬌立刻折了回來,遞上了自己的手機。

一溜煙爬上了三樓,掏出鑰匙打開了門,阮嬌嬌回過頭越過低矮的走廊往下看,肖雲揣着手的背影慢慢消失在小巷裡,看起來十分的可靠。

嘖,這年頭,果然欠債的才是老大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