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穿書七零:我竟成了惡毒女配
穿書七零:我竟成了惡毒女配 連載中

穿書七零:我竟成了惡毒女配

來源:google 作者:吃藕的橙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林芷 梁毅 現代言情

林芷善心爆發做了一次好人好事,救了一位老奶奶,卻被樓上掉下來的花盆砸死,這是好事做太少,老天對她的懲罰??再次醒來,發現自己穿到了一本名叫《七零年代茹雅的奮鬥史》的年代文里,而自己竟然是裏面的腦殘的惡毒女配,記得當時看這本書時,被這個女配氣的怒火攻心,一手好牌打的亂七八糟,恨不得進去把她腦子裡的水倒乾淨還好穿來的及時,沒有做什麼愚蠢的事,從小鮮肉橫流的時代穿過來,自己對帥哥都免疫了,再說這個年代能有啥好看的帥哥,林芷表示不屑~後來……啪啪啪,林芷表示臉真疼,「嗯……那個……梁同志,你有對象嗎?」梁毅「……」展開

《穿書七零:我竟成了惡毒女配》章節試讀:

與林芷他們和諧的氣氛相比,梁家的氣氛就有些壓抑了。

中午一大家子坐在一起吃飯,梁二嫂說起她娘家的表妹:「我那表妹真是個有福氣的人,結婚不到一年,昨天晚上生了雙胞胎,一下抱兩個孫子,你們是沒看到,她婆家人都笑的合不攏嘴,直呼我表妹好,是他們家大功臣。」

「吃飯都不能堵住你的嘴是吧。」梁母聽的一肚子氣,把筷子重重的往桌子上一拍。

梁二嫂斜着眼看了梁毅一眼:「我這不是可惜嘛,你們說當初要是她——」

梁二哥在桌子下狠狠踩了梁二嫂一腳。

「行了,吃你的飯。」

梁二嫂不甘心的閉嘴吃飯。

一家人悶聲吃完飯,梁母把他們都趕了出去,對着梁毅說:「老三,你跟我到房間來。」

梁毅苦笑一下,又開始了。

「當初我怎麼跟你說的,你二嫂那個表妹和你二嫂不一樣,是個老實的姑娘,又是初中畢業,在供銷社上班,人家父母和姑娘都看上你,你死活不願意。」

**,梁毅胳膊挨了幾巴掌。

「媽,事情都過去了,你提這幹嘛,人家都結婚生孩子了。」

「是,我就天生沒有抱雙胞胎孫子的命。」

「您又不缺孫子,我大哥二哥不都生了好幾個孩子了,還不夠你抱啊。」

梁母氣更大了:「你缺心眼啊,你是要氣死我吧,你說你多大了,27了!村子裏哪個像你這麼大的還沒結婚,還沒生小孩,你不嫌丟人,我還怕別人說三道四呢!」

「好好好,我知道了,您別生氣了。」

「哼,我和你說,你別想敷衍我,今年過年我要是再看不到兒媳婦,我就在家裡給你找個,過年就結婚,你別給我嬉皮笑臉的,我都和你爸商量好了,到時候由不得你。」

「出去,出去,看你就來氣。」

梁毅往床上一躺,腦袋瓜子嗡嗡地疼。

早知道這樣,還不如在部隊訓練呢,回家找罵。

打了個挺,坐起來,抹了把頭髮,出門騎上單車,去鎮上找之前團里退伍回家的老班長聊聊天。

……

吃完飯,林芷思忖了半天,終於把信寫好了。

信里告訴林父,她之前和人拌嘴,不小心掉河裡了,還好被人救了起來,經過這一次驚嚇,她決定好好生活,改掉以前的壞習慣,努力做一個對社會有用的人。還說,村長表揚她進步很大,讓她有了信心,所以才敢給他寫信。

之前和林父頂嘴,是她不對,不懂事,希望林父能夠原諒他。自己在鄉下挺好的,雖然吃的不好,但能飽肚子,衣服打補丁也能穿,村裡人都這樣。

這次寫信是想讓林父放心,她現在適應了鄉下的生活了,幹活也越來越利索了,不比男人差,讓林父不要寄錢票過來了,只要她努力掙工分,是可以養活自己的。

讓林父和張家父母說聲對不起,之前是把張大哥當自己哥哥看了,所以給他添了不少麻煩,現在她悔悟了,不會再犯以前的錯誤………………

林芷突然發現自己有綠茶潛質,這種綠茶話語,信手拈來。

趁着還有時間,收拾了下,打算去鎮上寄信,走路來回也就兩小時,她體力不好,走走歇歇,傍晚也能趕回來。

……

下午兩點多,太陽正散發著刺眼的光,為了不晒黑,林芷戴了一頂草帽,又悶又熱,臉頰通紅。

一路上沒遇到什麼人,不像後市,車流不停穿梭,時不時被迫聽刺耳的喇叭聲。

走走停停,終於到了鎮上,這時候的鄉鎮,其實和鄉下差不多,只是紅磚青瓦房多些,排列的比較整齊,街道上有三三兩兩的人在走動。

林芷憑着記憶,來到了郵局,把信寄了出去。

寄完信,林芷打算去供銷社逛逛,竄着口袋裡所剩無幾的錢和票,林芷想哭。

她倒是想憑自己的手藝賺錢,可現在還沒到改革開放的時候,不能投機倒把,私下買賣,抓到了是要坐牢的。

她看過不少穿書的年代文,那些穿越者,各個都能在鄉下活的風生水起,還能掙到不少錢。

看的時候,痴痴傻笑不停,覺得作者寫的真好。

可是,現在!

她也是一名穿書者啊,怎麼就沒有這待遇呢!

好吧,因為她是惡毒女配,她不配,她不配。

她一直都是個胸無大志的人,違法犯罪的事,她一步也不敢做。

林芷耷拉着頭,唉,還是好好做個打工人吧,好好學習,現在她才18,還年輕,扛的住,再過4年就恢復高考了,那時候才22歲,剛剛好的年紀,就讓知識改變她的命運吧!

這次她還讓林父把她高中的書本寄些過來,說是為了打發農閑的時光。

來到了供銷社,林芷買了兩卷手紙和一斤紅棗,紅棗對女性好,每天早上吃兩個,補氣血。

林芷不敢再買了,兩樣東西就花了7毛8分錢,她手裡現在就剩2塊7毛錢了。

她把東西放到挎包里,向售貨員問了下時間,算了算,五點差不多能到家。

又了了一樁事,林芷心裏輕鬆了一下,希望林父對她還沒失望透頂,看到信,寄些東西過來。

回去的路上,人多了些,能看到馬路兩邊的田地里有不少人在幹活。

稻田裡到處都是綠油油的小秧苗,林芷穿過來的時候,她們生產隊剛把秧苗插好,不然就她的小體格,得脫一層皮。

慶幸!

不過一想到七月份就雙搶了,剛冒出一點喜悅的苗頭就被掐斷了。

原主下鄉的時候是九月份,雙搶已經過了,林芷在現代也沒經歷過。

沒經歷過不代表她不知道,以前在老家雙搶的時候,叔叔嬸嬸們頂着大太陽,從早忙到晚,人不僅黑了還瘦了一圈。

再說,這個年代純手工,可沒有收割機之類的機器,想想就可怕。

最最最讓林芷不能忍受的是——稻田裡有螞蟥,這東西和蛇不相上下,只要一想,林芷渾身都起雞皮疙瘩。

太陽沒那麼大了,可因為趕路,林芷還是出了一身的汗,她把草帽拿下來,扇扇風。

丁零零,丁零零……

單車的鈴聲自身後傳來,林芷以為她擋着人家了,往右邊去了去。

還在響,林芷回過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