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古代言情›穿書之佛系縣令吃瓜忙
穿書之佛系縣令吃瓜忙 連載中

穿書之佛系縣令吃瓜忙

來源:google 作者:發酵的水分子 分類:古代言情

標籤: 關越 古代言情 秦羽

未來時空星際女將秦羽戰死後穿進曾經看過的小說里!成了同名同姓的炮灰縣令!開局就是一位普通教書先生!先被綠!後帶娃!好慘一男的!本以為就這樣過上養老退休的教書生涯?!沒想到還是想多了!原身竟中了舉人!還打點好了一切,買了個芝麻小縣令?!這都不打緊!!在這窮鄉僻壤的地兒做個小官挺好的!!可以過上帶娃吃瓜上班打卡的小日子!!沒想到還是被迫接受原劇情的一地狗血!狗血也沒什麼,躲開就好了!躲不開?!隨手解決就好了!!但是誰能告訴他,這個纏着他辦案的男主他哥,您老人家能不能幹點正事兒?別在這小旮旯晃了行嗎....本以為這輩子可以這樣佛系下去,沒想到四年後一道聖旨將小縣令調進京城,這權利風暴中心...小縣令說:什麼陰謀陽謀?全部一力破之!展開

《穿書之佛系縣令吃瓜忙》章節試讀:

「秦知縣,又來買瓜子咯?」在這條街上賣了十幾年乾貨的劉大爺熱情的跟眼前的人打着招呼。

只見攤前立着一位通身貴氣、少年模樣的公子,面上的笑容彷彿清風拂面般溫和有禮,顯得親切又不市儈,從容又不生疏。

身上穿着的是比普通百姓家稍好一些的青色緞織衣裳,渾身散發著少年般的書生氣息,通身那溫潤的氣質,讓人與之相處就渾身舒坦。

「哈哈,買點吃食給我家那崽子。」貴氣公子——秦羽,看着劉大爺笑了笑,隨即用那纖長如玉的手指,抓起大勺撈起瓜子,往大布袋裡裝,整整裝了一歲大孩童大小才停手。

只看那還少年感十足的模樣,誰也想不到這已經是一位七歲孩兒的爹爹了。

「哈哈,咱們這條街上誰不知道秦知縣你就好這口,就喜歡磕瓜子哩。」旁邊布莊的的陸嬸子忍不住調侃道。

「哎呀陸嬸兒你別拆穿我呀!我還要面子的嘛!」

「哈哈哈哈……」

秦羽樂呵呵地,好似沒有脾氣的模樣,又做搞怪無奈狀,惹的街上鋪子里的店家與路過的人哈哈大笑起來。

倒不是大家取笑秦羽,也不是這知縣做的毫無威信,而是大家確實沒見過秦羽真正的發過脾氣。

他總是露出一臉樂呵呵的笑容,眼神也真誠清澈,有時候笑得眯起眼睛來,露出兩個深深醉人的酒窩,就像鄰家的小哥哥般,看着親切陽光且人畜無害。

更別說在那些壯碩的父老鄉親們看來,那人書生模樣的清瘦身形,面容清秀好看且顯小的小臉兒,更是顯得手無縛雞之力,毫無威脅可言。

如果讓秦羽知道父老鄉親們這麼想,他也只能無語望天。

想他這一米七八左右個頭擺在那的,堂堂二十三歲的男青年,立在那,最多也就讓小姑娘感覺是一個善良無害的謙謙少年公子模樣。

其實他也不想!誰讓這身體臉蛋是個顯小的娃娃臉?誰讓他穿過來後這身體不再長個兒了?他也很想做個讓人覺得有依靠、有擔當的成熟的男人呀!

說是娃娃臉,也只是比正常的青年樣貌感覺年齡小很多而已,也不是真的胖嘟嘟的那種娃娃臉,只是這臉搭上這清瘦的身形,用未來的語言來說,就是少年感十足。

自從這傢伙3年前做了平遙縣的知縣以來,逐漸受到當地人民愛戴。

也不知從何時起,有人看到秦縣令經常來買瓜子,下意識打趣了一句。結果秦羽不但沒生氣,還經常把鍋甩到他家兒子身上,讓人哭笑不得。

這縣城裡常住的居民,大家都知道,秦縣令時不時會捧着一把瓜子在街上溜達。

偶爾擠進人群看看雜耍,或者躲在婦女堆的角落裡聽聽八卦。當然,酒樓里說書聲與各種小道消息遊走時,也經常看到他在某個座位上,磕着一捧瓜子,喝着酒樓品質說不上多好的茶水,側耳傾聽着什麼。

好像他隨時隨地都可以變出瓜子,也隨時隨刻會出現在你的身邊。

每天像個沒事人似的,除了有人擊鼓鳴冤外,基本上就是成天瞎晃悠。

但是他們都不知道,他們這位小小的平遙縣的縣令,曾經是一位名動星際各大星系的帝國第一女將——秦驍羽。

秦羽,上一世應該稱呼她是秦驍羽。她是人們為之推崇、敬愛的星際第一女將。

星紀元2368年,第六次大範圍的剿蟲大戰,這場對抗蟲族的戰役前線中,她與一千多名操控機甲的戰士被圍困在蟲族肆虐的星球上。

戰士們苦苦掙扎,但因後備能源供應不足,且遲遲沒有援軍趕到。他們無法支撐機甲的消耗,只能靠機甲的外殼被動防守。

當所有機甲都被蟲族慢慢擊破時,他們只能無奈放棄機甲,在這到處都是蟲族的星球上徒手用身體與體能,抵擋蟲族進攻。

星際時代戰士肉體是非常強悍的,特別是晉級到超10星能時,身體強度比金剛石還堅硬。儘管如此,這也只是堪堪與高級蟲族的甲殼硬度相媲美。

但是蟲族的尖牙與觸手攻擊起來,只比他們的身體,更加尖利。

在這種情況下,她與戰士們艱難度過了三十六天。

直到從小疼愛她的姐姐,她的同袍,倒在她的懷中。

家族裡從小優秀的她,清楚的知道,哪怕不用空間跳躍,帝國與戰場之間的距離,用飛船飛行也只要8天左右就可以抵達。

看着躺在她懷裡死去的姐姐,她很茫然,她不知道再戰鬥下去,意義在哪裡?前進的方向是黑暗,是深淵,是她無法觸及的盡頭。

她的身體與精神,已經疲憊不堪。在她不遠處,還剩下為數不多的精英戰士還在垂死抵抗。

她默默的對他們說了一聲對不起。她不想戰鬥了,這次,讓她任性一次,就當還了帝國與家族培養的恩情吧!

於是,滿身傷痕的她耗盡最後一絲星能沖向蟲族母皇,將SSS精神力發揮到極致,控制住蟲族母皇,帶它快速遠離戰士們的所在地。

在確定不會波及到戰士們的前提下,精準控制着能量衝擊的方向,用超10星能的身體自爆,與蟲族母皇同歸於盡。

大半個星球與周圍臨近的行星,毀於一旦。

秦驍羽上將,死於第六次剿蟲大戰,享年47歲。

在星際正常死亡年齡平均276歲的情形下,47歲,只是漫漫人生路剛剛開始而已。

科技發展到星紀元2368年,在47歲這個年紀,擱在原始的地球時代,也只相當於20歲左右的女孩。

可她在如此花樣年華時,已葬身於殘酷的戰場上,星際人民就算記得她,又能記她到何時呢?人總是忘性最大的。

就在她死亡,接受命運的時候,只覺得天旋地轉,頭疼的厲害。

當她努力睜開眼,發現她就變成了他。

從秦驍羽成了秦羽,從星際第一女上將,成為了一個剛中舉人的教書先生。

並且還有一個3歲大的大胖兒子,秦朗譽。

秦羽?秦朗譽?….

等等…這名字怎麼這麼耳熟呢?

這兩個名字不就是她那逗比姐姐以前閑來沒事推薦她看的古早言情小說《穿到農家種田忙》里的炮灰縣令和炮灰縣令兒砸的名字嗎?

什麼情況?????

饒是這位戰鬥經驗豐富,且才思敏捷的星際上將秦驍羽,在還沒從戰死的悲哀中緩過神來的狀態下,也是一臉懵逼。

所以,她是穿書了?

還變性了??

還被人綠了???

然後還徇私枉法的買了個縣令????

一年後就要走馬上任了?????

剛穿書的秦驍羽表示,剛成為男性秦羽的他,真的感覺很方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