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都市小說›穿越1977之世界首富
穿越1977之世界首富 連載中

穿越1977之世界首富

來源:google 作者:傳說中的寶寶 分類:都市小說

標籤: 王華 秋天 都市小說

秋天是個穿越人士,來到這個世界已經有十八年了,過的很苦悶,沒有金手指,前世也沒有1977年之前的記憶唉,都怪我歷史學的不好,白穿來了展開

《穿越1977之世界首富》章節試讀:

時間過的很快,今天是1978年2月26日,秋天出發的日子。

站台上。

「小天,到了學校好好學習,有空的話,給家裡來封信,注意點自己的身體。」秋母囑咐道。

「兒砸,去了學校別瞎搞對象,好好上學,你爹還指望着你這個未來的國家幹部給我光宗耀祖呢。」秋父大大咧咧的說道。

「小天,在京城等我,我一定能考到京城去。」姐姐雙眼充滿着堅定。

「爸、媽,你們在家也要多注意身體,別太累了。」

「姐,你一定能成功的,我在京城等你。」

「爸、媽、姐,車要開了,你們回去吧。」

秋天轉身上了火車。

這個時候卧鋪車廂是無法買到的,都是各單位拿着介紹信找上熟人能給對付個幾張,平常人能買到有號硬座票就不錯了。

秋天的座位在靠窗這邊,這是一排三人座。旁邊坐了一個中年婦女和一個老大爺。對面靠窗坐着一個低頭看書的天然美女,美女旁邊坐着兩個胖妹。

火車開動了。

旁邊老大爺問秋天「小夥子,你這是幹啥去啊?」

「大爺,我是去京城上大學。」秋天禮貌的回道。

「啥大爺,你叫我大哥就行了,我今年才38歲。」大爺不悅的說道。

「啊,不好意思,大哥,我沒注意。」

「沒事,這是我媳婦,我們也是去京城,那邊有親戚。」大爺說道。

「這大哥長的可真老,他不說38,我以為他76了呢。」秋天心裏想到。

這個時候火車上還沒有那麼亂,但是出門在外的,防人之心不可無,秋天也就沒有再和大爺聊天。

這時,秋天對面的美女抬走了頭,小聲的說道「你好,你也是去京城上大學的嗎?」

秋天看着美女說道「對,我要去的是京城五道口職業技術學院,你呢?」

美女說道「哇,你好厲害,你能考上五道口職業技術學院,我就不行了,我考的是京師大。對了,你高考考了多少分?」

秋天想着自己那狀元的分數,不太好意思說了,怕傷人自尊啊。

「你先說吧。」秋天回道。

「我考了323分,報的京師大,出來能分配當老師,我父母都是高中老師,我也喜歡當老師。你呢?」美女回道。

「嗯……我考了398分,西北省狀元。」秋天嘆道。

這可是你讓我說的啊,傷了自尊可別怪我。

「哇,你好厲害,就扣了兩分,這兩分是作文嗎?」美女驚訝道。

「對,是作文,剩下的是滿分。」

「你是哪個學校畢業的,我是滄市十五中的。」

「我是插隊的,在西北省報的名。」

「那你就更厲害了,我們是應界畢業生,你插隊得好幾年沒摸過課本了吧。」美女說道。

「對,我是高一沒上完去插的隊,去年聽說恢復高考了,我就報上名複習了幾個月。隨便考考吧,想看看自己的知識有沒有落下太多,結果就考了個狀元。這不是我本意啊。」

美女兩眼冒着小星星的說道「你這個人,隨便考就考了個狀元,你是天才嗎?」

「不要迷戀哥,哥只是一個傳說。」秋天臭屁的說了句前世網絡語。

「哇,你能出口成章,你還寫過其他詩歌嗎?」美女問道。

要不要抄錄一下前世名人著作?嗯,反正現在他們還沒出現,那我就借用一下吧。

「嗯,我寫過一首詩,可以念給你聽嗎?」秋天問道。

「當然可以,你慢點念,我要記下來。」說著,美女拿出了一個小本本。

「這首詩叫《面朝大海,春暖花開》

從明天起,做一個幸福的人,

喂馬、劈柴,週遊世界。

從明天起,關心糧食和蔬菜,

我有一所房子,面朝大海,春暖花開。

從明天起,和每一個親人通信,

告訴他們我的幸福。

那幸福的閃電告訴我的,

我將告訴每一個人。

給每一條河每一座山取一個溫暖的名字,

陌生人,我也為你祝福。

願你有一個燦爛的前程,

願你有情人終成眷屬,

願你在塵世獲得幸福,

我只願面朝大海,春暖花開。

「哇,你太有才了,這首好有意境。對了,還沒問你叫什麼名字呢?」

「我叫秋天,今年19歲。」

「我叫王華,今年18歲。等我們到了京城,我可不可以經常找你去探討詩歌啊?」

「恩,如果我有空的話,當然可以。你可以給我寫信,都在京城,信到的應該比較快的。」

「好,等我到了學校就給你寫信。」美女回道。

這個時候的綠皮火車是真慢啊,咣當了一個白天,離京城還有一半路。

夜裡,列車上的乘客都進入了夢鄉。

「啊,抓小偷,這小偷要偷我口袋裡的錢!」

半夜裡一聲刺耳尖叫打破了寧靜。

秋天迅速被驚醒,看到了對面靠近過道的胖妹正在喊叫,兩隻手按住了秋天旁邊大爺的手,而大爺的手在胖妹褲兜附近。

「我不是小偷。」大爺着急的喊道。

「你不是小偷你把手放我褲兜里幹嘛?」

「你自己睜眼看看,我手在你兜里嗎?」

「那你手在幹啥?啊!我知道了,你是要耍流氓。抓流氓啊!」胖妹的喊叫聲震的秋天一陣耳鳴。

「大哥,你這是幹啥呢?口味這麼重嗎?」秋天拍了拍大爺的肩膀問道。

「小夥子,我不是小偷,也沒有耍流氓。」

「那大哥你的手為啥在人家小姑娘大腿上?」

「我……」大爺開始了吱吱嗚嗚。

這時,前方傳來了乘警的喊聲。

「怎麼回事?出什麼事了?」

大爺看到乘警走過來,突然把手從胖妹手中掙脫出來後一個轉身,用胳膊勒住了胖妹,衝著乘警說道「別過來,再過來我就勒死他。」

乘警也就停住了腳步,對大爺說「你別衝動,有啥事好好說,別傷人。」

胖妹此時也嚇的哭了起來。

大爺低了下頭對胖妹喊道「別哭了。」

又抬頭對乘警說「既然你們都知道了,那我就也不瞞着了,對,那幾個人都是我殺的,反正也不在乎再多殺一個了。現在馬上停車,我要下車。」

乘警說「你不要傷害人質,列車沒法馬上停,我們跟下一站聯繫一下,你別亂動。」

大爺兩眼死死盯着乘警說道「快去聯繫,給你們十分鐘時間,十分鐘後沒有我想要的消息,我就勒死她。」

這時,秋天趁着大爺沒有注意到自己,突然出拳,一拳打在了大爺的太陽穴上,這大爺瞬間癱軟了下去。

乘警也迅速的沖了上來,送給了大爺一副銀手鐲。

乘警甲握着秋天的手說「小夥子,謝謝你,剛才太驚險了。」

秋天搖頭道「不用謝,我只是趁着他沒注意到我才動的手,要是你們不在的話,我也沒有下手的機會。」

乘警乙說「我們先把他帶到餐車去,等下一站交給車站警局。」

兩個乘警拖着暈倒的大爺要走。

「**叔叔,我旁邊這個婦女,好像是他老婆,上車時他就這麼介紹的。」秋天攔住要走的乘警甲說道。

「是嘛,那就是同案犯,一起帶走。」

「你們幹嘛抓我,我不知道他殺人了,他說要帶我去京城串親戚。」婦女喊道。

「是不是同案犯先帶走,你要是冤枉的,那就放了你,你要是撒謊了,那就一起辦了。」

兩個乘警走後。

「大哥,太謝謝你救了我了,我差點就死了。」胖妹後怕的對秋天說道。

「沒事,舉手之勞,這大爺剛才到底咋的你了。」

「我那會正睡的迷糊着呢,就感覺有人在摸我腿,我一睜眼就看到這大爺的手在我褲兜那摸呢。」胖妹講述道。

「那你那個褲兜里到底有什麼?」

「有學費,我也是去京城上大學的。」

「那看來那大爺本意是想偷你學費,正碰見你醒了,多虧你醒的及時,不然咱們都還不知道跟殺人犯坐在一起呢。」

「行了,出門在外,財不外露,你肯定是什麼時候沒注意讓這大爺看到錢了,這才下的手,以後多注意點吧。」

這時王華對秋天說道「你剛才好厲害,一拳就打倒了這大爺,他這個樣子,怎麼看也不像是殺人犯啊。」

「我剛才只是趁他不注意得手的,這要是面對面,我還真不一定能打的過他,這兩年我在農村幹活,別的沒啥長進,這手上的力氣到是不錯,這要是一直在城裡獃著,我也沒把握下手啊。」秋天心有餘悸的說道。

「好了,抓緊睡覺吧,還有幾個小時就到京城了,到站時天還不亮呢,正困的時候。」秋天閉上眼說。

《穿越1977之世界首富》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