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恐怖靈異›穿越成小太子炎
穿越成小太子炎 連載中

穿越成小太子炎

來源:外網 作者:王安蘇幕遮 分類:恐怖靈異

標籤: 恐怖靈異 王安蘇幕遮

站在你面前的,是史上最極品、最獨一無二的太子爺!懟皇帝、捉姦臣、亂京都,平逆賊,打城池,泡美人,一不小心,就實現了醉卧美人膝,醒掌天下權的人生夢想!人人都勸他登臨帝位,可是......「救命!我不想當皇帝啊!」展開

《穿越成小太子炎》章節試讀:

第8章

怎麼會是安置流民?

眾勛貴子弟百思不得其解。

殿前奏對,不是該考治國良方嗎?又或是領兵打仗,富國強兵?

為了這場策論,大家早在家中就提前押題,由族中最有經驗的長輩作好,再由他們背下來。

為的,就是在殿前一鳴驚人。

可誰知……

眾人心中淚牛滿面。

可憐小爺昨晚通宵達旦,熬燈苦背,就這麼付之東流了???

蒼天啊大地啊,沒法作弊了,這……這還有天理嗎?

鬼知道怎麼安置流民啊?一秒記住http://

連內朝廷都解決不好的問題,他們這些十指不沾陽春水的公子哥,就更不會深入底層,去幫助那些骯髒的乞丐。

一時低眉順眼,都不做聲。

「怎麼,諸位小卿家沒有什麼想法嗎?」

炎帝等了一會兒,不免有些失望,下意識看向王安。

這小混蛋詩詞一絕,沒準策論上,也會給自己帶來一點驚喜。

卻見王安又啃起了糕點,眯着眼滿臉享受,旁邊鄭淳點頭哈腰給他搖扇。

真是好不愜意無比,快活似神仙。

炎帝忽然生出無力感。

太子這樣,一看就很不靠譜啊。

炎帝只能看向王睿:「恵王,說說你的想法!」

王睿趕緊站起來,原本智珠在握的表情,忽然化作為難,瞥了眼王安:

「回父皇,兒臣在六部幫忙處理過一些政務,此策論還難不倒兒臣,不如……還是讓太子殿下先來吧?」

「要是兒臣率先出手,太子怕是就沒有出手機會了。」

王安嘴裏的半塊糕點掉在地上。

氣得渾身發抖。

無恥!

簡直無恥至極!

世上怎麼能有人比我更裝?

瑪德,誰也別想奪走哥海賊王……不,裝逼王的稱號!

其他人也吃了一驚,臉色變得玩味起來。

恵王這一手,分明是在將太子的軍啊!

策論可不是詩詞,詩詞做的再好,只能說文采不錯。

而策論,考驗的是個人能力。

比如詩仙李太白,文采斐然,光耀千古,可謂一代文豪大家。

可論起他的執政能力……

只看他呆在全國最有權勢的唐玄宗身邊,最終都沒能撈到一官半職,就能知道—-文才,不等於能力,尤其是執政能力。

而恵王,最不缺的就是能力。

不然,他也不可能深得群臣青睞,在六部中左右逢源。

炎帝皺眉,微微嘆了口氣。

恵王此子,本事他不懷疑,唯獨少了一份胸襟。

「太子……」

「父皇,恵王說的也是兒臣想說的!」

王安一句將炎帝的話語堵住。

他自然知道王睿的心思,

想讓老子先出醜,然後自己再驚艷登場,完美表現,再藉機踩上兩腳?

呵呵……

連我的專屬台詞都敢搶,哥偏不讓你如願,氣死你!

「嗯?」炎帝看着兩個兒子,微微眯眼,「你倆都不願爭先?」

王安抱着胳膊冷笑,也不說話,王睿也看着他,目光充滿不屑。

這時,急先鋒張瀾又跳出來:「太子殿下,凡是講個先來後到,既是恵王推薦,殿下身為皇子之首,理當做出表率,何意借故推脫?還是說……」

「殿下雖詩才斐然,文章錦繡,實則對治國理政一竅不通,胸中空無一物?」

這話可謂誅心,連王安剛才的詩詞也否定了。

言外之意,王安就是個繡花枕頭。

文章寫的再華麗又有什麼用,處理政務,還不是草包一個!

王睿當即遞給張瀾一個讚賞的眼神,又扭過頭,目光不動聲色從群臣臉上掠過,暗示他們出聲。

「張賢侄此言有理!」

「微臣也這麼覺得,太子理應做出表率。」

「沒錯,太子何故畏懼,不肯迎難而上,莫非真被說中了?」

屬於恵王一派的朝臣,聞弦歌而知雅意,紛紛藉機表現。

炎帝微微皺眉,儘管群臣一邊倒地支持恵王,讓他心中不喜,但,此刻卻不是計較的時候。

「太子……」

誰知,才剛開口,居然又被王安打斷:「父皇,所謂君無戲言,兒臣身為儲君,雖不是君,卻也代表父皇的顏面,豈能出爾反爾?」

他冷冷一笑,若有深意道:「再說,這道策論於兒臣,不過小道爾,信手即可拈來……只是,誰知道兒臣說出之後,有人會不會硬說是自己的想法?」

王睿頓時臉色一沉:「太子,你是懷疑本王會抄襲?」

「誰知道呢?」王安翻了個白眼,「防人之心不可無,本宮要臉,可就怕有些人不要臉啊。」

「哼!太子未免太自大了,就你那水平,便是讓本王抄襲,本王都不屑一顧!」

王睿氣不過,當即從座位走出,向上首行禮:「父皇,既然太子執意推脫,那這第一名,兒臣就當仁不讓了。」

這話一語雙關,顯出恵王的志在必得。

只是王安卻嗤之以鼻。

第一名!

呵呵,你要是得了第一,那哥的第一名找誰要去?

眼看兩個兒子杠上了,炎帝一陣頭大,不過他也沒勉強,伸手示意:

「既如此,恵王就先說說自己的想法吧。」

王睿本想讓王安出醜,沒想到反被激將,心裏窩火至極,早就憋不住。

炎帝話音剛落,他便急不可耐地將想法一股腦說出來:

「回父皇,此次流民入京,一由北邊戰禍,二由南邊災荒,只要平息這兩處的事端,將流民遣回原籍,就能解決問題。

「在這期間,朝廷只需開倉放糧,用米面熬成粥,施給他們保命即可。

「至於流民盜竊犯事,限於官府的衙差人數,可從城外守備大營,調集部分兵卒到巡城司,協助鎮壓。

「另外,兒臣還有一條建議,用流民管理流民。

「朝廷可在流民中,選出有一定威望的,把糧食交給他們,由他們去負責給流民施粥,而官府,只需要監管便可!」

聽完王睿的建議,大殿上頓時熱鬧起來。

「以流民管流民!妙啊!這能大幅度減少官府的負擔。」

「的確,之前賑災,幾乎都是官府親力親為,恵王殿下的建議,的確是點睛之筆!」

「不虧是恵王殿下!佩服。」

「……」

眾人讚不絕口。

張征和徐懷之也雙眼發亮,流民問題,自古以來都是困擾着每朝每代的問題。

而恵王的建議,無疑是為後世提供了一個賑災的新方向。

此計,可行。

兩人相視一眼,都能看到彼此眼中的笑意,恵王殿下……贏定了。

炎帝也暗暗點頭,其實在出這個試題之前,他就已經有了這樣的想法。

現在臨時起意,就是想看看,這些年輕人是不是跟他想的一樣。

甚至有比這更好的辦法。

王睿的策略和想法,讓炎帝很滿意。

只有王安聽到這種言論,暗自搖頭。

這群人腦子有病吧?

這哪裡是賑災啊,分明就是養一群大爺,讓人混吃等死的節奏啊……

《穿越成小太子炎》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