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古代言情›穿越古代,靠武器空間征服戰王
穿越古代,靠武器空間征服戰王 連載中

穿越古代,靠武器空間征服戰王

來源:google 作者:半夏柚子 分類:古代言情

標籤: 喬綰 古代言情 李承璟

【雙潔➕男強女強➕空間➕女扮男裝】喬綰作為現代軍工武器大佬,一朝失足帶着可複製的武器空間跌落穿越到了一個不知名的朝代開局既地獄模式——黑戶人口且看她一路製鹽、造房、改造農具…帶領村民發家致富奔小康自從救了爹不疼、沒娘愛的某人,每天就有了以下對話李承璟:「綰兄,這是何物?」喬綰:「那是電源、別亂動!」李承璟:「綰兄,這又是何物?」喬綰:「那是太陽能光伏板,可以充電的,別亂動」李承璟:「綰兄,這又是?」喬綰:「那是電鍋,炒菜的,別亂動」李璟璟:「綰兄…」喬綰:「那是槍,別亂動」........展開

《穿越古代,靠武器空間征服戰王》章節試讀:

大乾承元八年春。

宣都府陵口縣河東鎮陳家橋村。

日近黃昏,晚霞逐現,靜謐的村莊籠罩着一層薄薄的金光。

忽然一陣急促的腳步聲由遠及近,一穿着滿是補丁衣裳的少年跑得滿頭大汗,邊跑邊急得大喊,「祥生叔、祥生叔,不好了,不好了......」

直到跑到一木門前,也顧不上擦拭額上的汗,用力的拍着院門,慌慌張張道:「祥生叔,你在家嗎?快出來,大事不好了!」

木門很快咯吱從內打開。

不過開門的不是少年口中的祥生叔。

而是一位同樣身着粗布衣裳的青年,不同的是此人肌膚白皙、面冠如玉、唇紅齒白,乍一看,就是一溫文儒雅、男生女相的翩翩少年郎。

補丁少年見着眼前的人明顯一愣,但還沒忘自己來的目的,踮起腳,伸長脖子往院里看了看,急急問道:「祥生叔在家嗎?」

喬綰望着眼前仍略喘粗氣的少年,搖了搖頭,聲音稍顯低沉,「他今日去了鎮里,還沒回,你找他有何事?我一會子可以代為轉告。」

少年見人不在,臉上更是焦急,無奈帶着哭腔大聲嚷嚷道:「那勞煩喬公子等祥生叔回來,讓他務必速速到二柱叔家來,就說狗蛋溺水了,翠丫定會被二柱叔給打死!」

喬綰聽完少年的描述,怔楞了一下。

眼見少年就要轉身離開,顧不得多想,一把拽住少年的胳膊,語氣堅定,「帶路,我和你一塊去。」

少年錯愕,「那祥生叔怎麼辦?」

這喬公子跟着自己一塊去了,那等會子祥生叔誰通知。

「沒事,出了這麼大的事,他一到村口准能得信,先救人要緊。」

少年點點頭,不再猶豫。

帶着喬綰急匆匆的往他口中的二柱叔家趕。

「多久了?」喬綰跑在前面詢問着。

「喬公子,你說什麼?」

「狗蛋人撈起來多久了?」喬綰補充複述一遍。

「將將才撈起來,我娘就讓我來找祥生叔了......」少年氣喘吁吁答。

聽聞答案,喬綰加快步伐,遙遙領先於後面的少年。

穿過一條小道,人還未到,先聞其聲。

一道中氣十足、怒火滔天的男子咆哮,「哭、哭哭,一天就知道哭,看我不打死你,你這賠錢貨的賤丫頭,是不是你故意把你弟推下塘的,想讓我老陳家斷送香火是不是?!」

少年聽着惡毒的謾罵聲,更是揪心,見喬綰比他快,立馬指着前方,急道:「喬公子,就是前面那竹籬院,你快去。」

「好。」

喬綰又加快了步伐,全力衝刺到茅草屋前,推開半掩着的竹籬院門。

見到的就是這樣一副畫面。

啪的一聲,一臉上長滿絡腮鬍的男子咬牙切齒的將鞭子揮打在十一二歲的少女身上。

少女捲縮成一團,全身顫抖,面露痛苦之色,想是痛到麻木,只低低啜泣嗚咽。

一位面容滄桑的婦女撲通跪至少女身前,死死護住懷中的女孩,眼睛紅腫,臉上布滿淚水,苦苦哀求,「孩他爹,別打了,別打了,求求你別打了,再打翠丫頭就被你打死了,狗蛋剛剛才斷了氣,你這是又要打死咱們的女兒嗎?!」

「是啊,狗蛋他爹,狗蛋都已去了,你要是再繼續打下去,那才是讓你家斷後了啊。」另一位婦女也在一旁求情勸阻。

可男人非但沒聽勸,臉上更是猙獰得面目全非,怒氣更甚,「呸,一個不帶把的賠錢貨,不是斷了香火又是甚,這麼大了,讓她照看個孩子都看不住,活着做甚,狗蛋去了,那她更得陪葬。」

「臭娘們,給老子讓開,不然一會子老子連你一起打。」說著手裡的鞭子又要往下落。

喬綰對這些人置若罔聞,徑直跑到角落裡地上躺着的四五歲男童右側。

而院子里的幾人完全沒有人注意她的到來。

跪趴在地上,側頭俯身貼耳至男童胸前,拍了拍他的肩膀。

「狗蛋兒,狗蛋兒。」輕輕喚了兩聲。

沒有得到任何回應,手指又摸上了狗蛋的頸動脈,嘴裏嘟囔着,「1004、1005、1006......」

心中有了判斷。

立即將狗蛋側身,面向她,用指撬開狗蛋的嘴,將裏面的堵塞物清理了出來。再將狗蛋翻轉過來,俯卧在她的膝蓋上,用力拍打着狗蛋的背。

哇哇兩聲,狗蛋口鼻中的水傾瀉而出,但狗蛋仍未醒來。

又讓狗蛋換回平躺仰卧在地的姿勢,將狗蛋身上的衣物鬆開,身體裸露在外,左掌跟貼着他肋骨和肚臍之間的腹部,右手抓住左手交叉,猛地一用力,一下又一下的猛壓,嘴裏同樣數着「01、02、03......」

以每分鐘100到120的頻率按壓,一直數到30,再將狗蛋的頭偏向一側,清理口鼻腔內的分泌物,隨後回正頭,捏鼻提下頜.....嘴貼了上去。

剛才幫着勸說的婦人見少年直挺挺、目光獃滯的站在院中,忍不住出聲喊道:「順子,不是讓你去叫你祥生叔了嗎?人呢?來了沒?」

被稱為順子的少年動作緩慢的搖了搖頭,視線仍未轉移。

「你這孩子,是傻了......」婦人見順子獃獃的往一個方向看,循着順子的方向看了過去。

嘴裏的話也沒了聲......

倒吸一口涼氣。

只見昨日來村裡的那位穿着奇裝異服的喬公子,此刻正跪趴在地上,狗蛋身上的衣物也被扒開,和斷了氣的狗蛋嘴對嘴。

正在此時,門外又響起一陣老婦哭哭啼啼的聲音,且越來越近,「哎喲,我的大孫子喲,這是做了什麼孽啊!怎的我出門時還好好的,說沒就沒了呢!」

老婦人的聲音,將婦女的思緒拉了回來,立馬驚叫出聲,「狗蛋他爹娘,狗蛋被人非禮啦!!!」

另一端。

還在起爭執的狗蛋他爹娘,聞聲也住了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