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遊戲動漫›穿越世界的旅者
穿越世界的旅者 連載中

穿越世界的旅者

來源:google 作者:夢玄筆談 分類:遊戲動漫

標籤: 夢玄筆談 遊戲動漫 石零辰

死亡後,就穿越世界,這對喪失情感的石零辰來說,並不重要他本身就對生死無畏,卻被死亡所詛咒,明明不感興趣,卻給了他類似永生的能力常人所不能得到的,在他身上發生了呵!這不過是籌碼,在天平的另一端,他也付出了作為人的情感這是一場沒有終點的旅途,是穿越無數世界後,獨自背負悲傷的事迹…(主角已經穿越過四個世界,一古代,一個修真,一個未來科技,然後就是崩壞,為此這是一部穿越文,旅途的意義是有目標,不論結局如何,我們無怨無悔!)「作者菌打算開篇寫崩壞,因為本人是個艦長,對崩壞的劇情很感興趣,若是修真遇上崩壞,那將如何了,蠻期待的,嚶嚶嚶…」展開

《穿越世界的旅者》章節試讀:

極東之地,長空市某處高樓,白晝在天邊隱現,石零辰站在那,幽幽望着四周,黝黑的瞳孔里閃爍光澤。

徐風吹起他的短脆黑髮,一種孤獨,在這個少年身上迸發。

他有着一個秘密,他並不屬於這個世界,算是一個偷渡者。

畢竟穿越,並非他的意願。

現在所處的地方,是一座比較繁華的現代城市,而在上一世,他才經歷過一個半修真世界,名為墟界的存在。

在那裡,他收穫了一份不可多得的東西,一種觸動,來自情感上的衝擊。

自己那曾經破碎的心靈,在那個時候,有所晃動,曾經被死亡纏繞的靈魂,也有所縫隙露出。

那時,他才想起,自己作為人的覺悟。

石零辰不討厭那種感覺,因為那讓他感受到自己是活着的,他好久沒有那種體驗了。

自從那作為人的身份,被當做籌碼與死亡賭注時,他就被封印了所謂的人類情感,只能單純的依靠本能,去感知世界的存在。

那段時期,說是行屍走肉也不為過。

無心,無情的茫然漂泊,直到死亡,然後穿越世界。

雖然並不是有意的行動,卻實打的發生。

在這背後,好似有一雙手,在操作着他的一切,試圖推波助瀾。

所以這份賭注,他也並非自願。

石零辰對此,到不在意,無論如何,他只會默默的看着,因為那時候,他心中沒有理由,讓他去做出反抗。

他的心靈早已被黑暗裹着,破碎的東西,很難再彌補回來。

況且這份籌碼所換來的,在常人眼中,可能是夢寐以求的東西,只是代價,常人難以承受,畢竟是與死亡賽跑。

他換來了看似永生的能力,能夠穿越世界,承載記憶,越過世界壁壘,抵達無數奇妙的世界。

在真理之上,石零辰已然踏上了先驅道路。

穿越世界,所觸發的條件,目前來說就是死亡。

而現在的這個世界,算是第四個。

想到這,石零辰也嘆了口氣,雖然他死亡後很奇特,但那份痛苦,依舊是真實的。

以前沒有人的感知還好,面對死亡,他精神上都是免疫,但自從在那修真世界找回一點人性,這份死亡後,要承受的痛苦,他只能睜眼面對。

一個是沒知覺,一個是有知覺,兩者的體驗自然不同。

要不是,他當時的情感加載度,幾乎為零,否則可能還抵擋不住。

這可能便是這能力繼承的先前條件,「死亡的痛苦,沒有情感作為基底,那忽視它,也很簡單…」

望着面前的高樓大廈,石零辰微微搖頭,這裡幾乎和自己原本所在的世界差不多,但卻很不同。

對石零辰來說,有種莫名的親切感。

這個世界的科技,似乎到了某一個非凡的地步,不過隨之帶來了一場莫名的災難。

是一種名為崩壞的災難,那是人為的塌落。

過後,一些奇怪的白色硬殼異獸與死士,頻繁出現,它們破壞着一切,啃食着所見到的生命,凡過及之處,皆是火海一片。

人類長期接近它們,會被其中產生的崩壞能輻射,從而產生異變,患上不治之症,這點看來,似乎真是末世的節奏。

就此,文明消減,整個社會陷入到短暫的恐慌當中。

最值得驚訝的是,其中會誕生一種叫律者的存在,它們的破壞力,那才叫恐怖,一座城市,輕而易舉就能毀之。

就目前來看,這是第二次大規模崩壞爆發後的世界。

什麼末日到來,你在大街上,此刻都能清晰聽見。

末日!呵呵,這個世界的文明似乎真的走到了盡頭。

「很有趣的世界!」石零辰淡然道,他不在意這裡發生的一切,對他來說,都會成為過客。

他不禁抬頭望向虛空,那裡是他在死亡後,途經抵達這個世界的路段。

其過程中,他見到過一棵不斷蔓延生長的巨樹,按照他的認知來說,那東西應該是棵樹。

雖然有點與眾不同,也非常恢宏壯觀,但形態也就是一棵樹。

它被漆黑的潮水所侵蝕着,不斷努力向上延伸,兩者在不斷相爭,一上一下。

他不知道那是什麼,但心中很明確,那裡,就是這個世界的盡頭。

想必這裡發生名為崩壞的災難,也是其中的傑作,不過那與石零辰無關。

在石零辰路過時,那棵巨樹,時有時無的向他傳達自己的意志,似乎很好奇石零辰的突然出現。

它嘗試驅趕石零辰這個突然到來的蛀蟲,一大堆奇型怪物,破土而出,但都沒有成功傷害到石零辰。

它所有的手段,都對石零辰無用。

那時的石零辰,只是一道不被定義的虛體,哪怕那棵樹能感知到他的存在,但卻不能接觸。

這種現象,石零辰見多不怪,這算是死亡的一種祝福,他將此稱為【死亡的零界】,寓意不可定義,死的末流,是不可逆的。

也就是說,他死後,靈體是免疫一切能量攻擊與精神攻擊。

你見過死了後再死嗎?

那棵樹放棄了,它只好嘗試與石零辰交流。

但石零辰卻不鳥它,獨自走着,直到越過,他所見到的虛空壁壘,然後便抵達了這個世界。

照理說,他這種屬於魂穿,不應該有着肉體,但在被死亡祝福下,他的靈魂格外堅韌。

當抵達一個世界後,便會自行凝聚適合當世界的軀體,並按照自己的意願重塑外貌,在那個世界加載屬於他的身份。

對此,他依舊選擇了最初的那個外貌,為什麼呢?大概是不想忘記最初的那個他。

石零辰此刻一頭漆黑短髮,普通的臉龐,卻有着一雙藏有星空的雙眼,整個人一身短袖衣衫,看起來很是清爽,給人的感覺就很普通,「這不過是一個平凡的少年。」

這穿越的福利,也不知道是不是有意那麼安排的。

石凌辰也沒在意,穿越世界,只是他的旅途,他也只是其中的一個旅者罷了!

算算時間,他來到這已經一年了,有着前幾世的經驗,讓石零辰很從容的在這個世界生活。

雖然那幾世都渾渾噩噩,但眼睛記錄的東西,在他腦海里依舊清晰可見。

石零辰繼承了一個麵館,這個世界的親人早早離世,而這一切,也都是他的安排。

很自由的身份,也正是他心中的意願。

至於來到這高樓上,當然是為了修鍊。

你沒聽錯,就是修鍊。

在前個修真世界,他學到了一樣東西,是一套吐納呼吸法,但要在黃昏與早晨之際修鍊才有效果。

既然這個世界存在危險,他自然不能坐以待斃。

若是換做最初的那個自己,他大概會悠閑的面對一切,不去作為,任由發展,哪怕面對生死。

但穿越世界的旅途中,有個人改變了他。

所以他決定去嘗試認真的看待他身邊的一切,去記錄,去紡織屬於自己的記憶,不論悲傷,不論喜樂。

也許這正是他獲得這份能力的使命,因為只有他記得,只有他不會被時間淡忘。

看着天邊白肚的翻起,第一縷陽光的射來,石零辰當下盤坐下來。

他擺出很晦澀的姿勢,緊緊閉着眼睛,嘴一張一合,緩慢吐納着空氣。

其意識陷入到一片虛無當中。

隨後無形的氣流,在他身上蔓延,石零辰身體的毛孔瞬間張開,貪婪的吸收着四周那看不見的靈氣。

他全身一下冒出汗水與黑色的污漬。

石零辰沒有理會,這種事,他已經做過很多次了。

人體就好像是一塊瑰寶,先天便有雜質存在,而修行的目的,便是打磨自身。

不論哪一個世界,天地間都存在一種能量,只是或多或少。

靈氣便是其中一種,也是最溫和的一種。

但若是沒有方法與強大的感知力,就算你知道,你也無法修鍊。

石零辰的靈魂,經過穿越後,就像被洗滌過一般,所以他的感知力很強。

又加有修行方法,自然能順暢無阻的進行修鍊。

他這套呼吸法,叫「日月輪迴法」,是在那個修真世界偶然得到的。

一直沒修行念頭的石零辰,在穿越到那個修真世界時,也沒有去努力修鍊,主要當時,他身體里發生了異變,思想不一。

進行了長期的自我鬥爭。

說到這,還是怪那該死的死亡詛咒。

在那個世界,石零辰也終於恢復一點靈智,為了不惹麻煩,他選擇了隨遇而安,沒想到,在這裡倒發揮了作用。

也許這就是旅途的收穫!

稍稍收神,石零辰繼續保持勻稱的呼吸,一上一下。

你可以見到,他周身激蕩起氣波,一層一層的蕩漾出去。

好在時間還早,否則被人看見,絕對會將石零辰當作怪物來看。

這套呼吸法下,能夠讓他很順暢的吸收天地間的靈氣。

強筋壯骨,排除體內雜質,讓自身的身體達到一個完美的地步。

長期修鍊後,身體素質就會得到大幅度提高。

呼吸法的階層,現分有四個階段,微塵,納靈,通玄,明神。

微塵:浮世間,皆有塵埃,剔除自身污垢,方可重塑自身。

納靈:可隨意調動空中靈氣,能做到將靈氣依附自身,大幅度提高自身防禦與攻擊。

通玄:可用萬法作為手段,不再依靠靈氣,而是法門,可來去自如,為自在之境。

明神:一念及吾,隨心而動,脫離了人體桎梏,世間萬物,皆可明心。

經過這一年的勤懇修鍊,石零辰勉強踏入納靈階段,但還不是,算是(偽)納靈。

他現在只能簡單的運用靈氣,手法上還很粗糙。

不過只要達到通玄,他便可修行前世所收納的天地萬法,到時候,在這個世界也能真正的安枕無憂。

不過還很漫長,哪怕有着前幾世的積累,他也不能擔保自己抵達那一步。

但以他現在的力量,要對付那些崩壞獸,輕而易舉,雖然沒試驗過,但石零辰有絕對的信心。

大概修鍊了三個小時,石零辰才停止了吐納,睜開眼,望着太陽上了一截高度,他漫不經心道「該走了,準備開店!」

看着身上一陣髒兮兮的,他眉毛上挑「每次都要洗澡,麻煩!」

微微搖頭,石零辰不緩不慢的離開。

自從在那修真世界找回一點真我,石零辰到沒了以往的擺爛態度。

畢竟以前的他,可不是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