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穿越王妃要升級
穿越王妃要升級 連載中

穿越王妃要升級

來源:google 作者:郭小閑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楚冰月 現代言情 趙凌

一朝穿越,醒來後卻成了王府失寵的王妃?而且還身受重傷命不久矣?論倒霉級別,她認第二就沒人敢搶第一一個個都想讓她死,一個個都想利用她?那她就實力告訴所有人,敢將她當成傻子糊弄,那她就讓他們嘗嘗啪啪打臉的滋味獲真愛,揍渣男,吊打小三,名揚四海,楚星月讓自己活的風生水起只是一年後,意外發生了那個被她甩了一次又一次的男人再次找上門,溫潤淺笑,雙眸含情:「月兒,江山為娉,皇后之尊,可願與朕同歸矣?」展開

《穿越王妃要升級》章節試讀:

相較於三天前狼狽逃命的趙凌,今日的趙凌真真堪的上芝蘭玉樹、**倜儻。

眉眼間王孫貴胄的高貴氣質直逼人心,將他本就出色的皮相襯得更風采逼人,讓人恨不能溺死在他那雙目似點漆般的眸子里。

只是金玉其外敗絮其中,她可不會忘記這傢伙在背着她倉皇逃命的時候,不斷地用語言暴力威脅她,更口出惡語要活生生的掐死她。

趙凌走到床前看着因為受傷而小臉雪白的楚星月,不得不承認,他的這個王妃還真如外界傳言那般,姿色傾城,堪得上大魏第一美人的稱號。

尤其是在這傷病之中,不染任何粉黛的嬌美面容像極了從天山之巔流下來的清泉,一顰一笑皆純粹自然;不過試想,如果她不是生的這般貌美,又怎麼可能會讓眼高於頂的大王兄牽掛至今,又如何能讓他甘心接了聖旨,迎娶她進了凌王府。

只可惜這個女人卻是空有一副好皮囊沒有半分腦子,居然敢在他的眼皮底下玩出這麼多的花樣,想要抓住他凌王府的把柄至於他死地嗎?

好!今日他就要讓她知道,敢對他趙凌做出吃裡扒外的舉動,是絕對不會有好下場。

趙凌坐在圓凳上,掃了眼跪在一邊的春杏,語氣淡淡:「本王要與王妃說些貼己的話,你下去吧。」

楚星月一驚,抬起頭就看見趙凌臉上不懷好意的冷笑;這個時候他讓春杏離開,是準備要吊打她嗎?

楚星月被驚出一身的冷汗,嘴角抽搐的看着面前的煞神,開口阻止欲要離開的春杏:「春杏是我的貼身丫鬟,我在她面前沒什麼秘密,王爺想說什麼儘管開口,沒必要背着人。」

「是嗎?王妃確定真要本王當著丫頭的面說接下來的話?」

趙凌眉角一挑,楚星月看見他這個動作心就涼了半截,敏銳地察覺到他接下來的話絕對不會是什麼好話:「好,既然王妃都不覺得丟人,那本王就沒必要幫你留着面子;不知王妃在重傷醒來後,可學會了穿褲子?」

「趙凌!」

楚星月差點蹦起來,她怎麼也沒想到這人模狗樣的混蛋一開口居然會提這件事,轉頭一看,果然看見春杏用一臉**的表情神經兮兮的衝著她不斷眨眼,那小模樣分明在說:小姐,原來您老人家是悶里騷啊,表面上對王爺不冷不熱,背地裡都跟王爺如此親熱了。

楚星月頓時有種腦袋上被扣屎盆子的噁心感,咬着銀牙對滿臉歡喜雀躍的春杏道:「你出去。」

「哦?王妃決定讓春杏出去了?」趙凌臉上的笑容又賤又惡意。

楚星月瞪向趙凌的眼神幾乎都快噴出火來,話卻是對春杏說:「出去!」

春杏很是無辜的看着忽然發火的小姐,本來還喜悅的小心思又跟着沉下來,擔心小姐不會又要跟王爺掐起來了吧。

雖然惴惴不安,可春杏還是聽話的退出了卧房,將空間留給房中大眼瞪小眼的兩個人。

待春杏一退出去,楚星月就在趙凌面前露出自己的利齒爪牙,反正經過這場刺殺他們二人心知彼此都不是什麼好鳥,更何況趙凌此刻出現在這裡還不是為了秋後算賬。

以她對趙凌的認識,這個時候在他面前示弱討好是屁點用都沒有的,既然如此,還不如坦率相待,也好讓她知道這孫子準備怎麼折磨收拾她。

「真沒看出來,凌王爺您也不是什麼正人君子,那樣的葷話都能當著下人的面說出來,在這世上,還有什麼事是你不敢做的?」

面對楚星月的譏諷,趙凌神色不動,但疑惑探尋的目光卻是更濃的落在她的身上:「這話正是本王想問王妃你的,王妃是否可以告訴本王,你的性格為什麼會變成現在這個樣子,山洞中的你舉止粗魯野蠻,絲毫沒有往日的痕迹;你我成親這一年多來,究竟哪一面才是真正的你。」

對上趙凌凌厲的眸子,楚星月下意識的吞咽着口水。

看吧!來了吧,這孫子還是發現她的性格和楚冰月的不同。只是,她要不要告訴他,他的王妃楚冰月已經被一劍穿胸射死了,而如今躺在床上養傷的女人是另外一個人呢。

算了,還是不要說了,看着趙凌這副不懷好意的樣兒,她敢保證,如果將真相告訴他,這傢伙一定會把她當瘋子丟到一邊自生自滅。

想到那樣的慘狀,楚星月就忍不住打了個冷顫,不斷的告訴自己千萬不能將真相告訴給他,她還需要藉由這個凌王妃的身份養好傷,想辦法找回去的路子呢。

楚星月轉了轉眼珠,立刻就從心中打了腹稿,臉不紅心不跳的對着眼前的男人胡謅:「鬼門關里走了一圈,我若是還跟以前一樣豈不是白遭了這次罪。」

趙凌眼底的疑惑依舊不散,顯然是不信她的這套說辭:「哦?王妃的意思是山洞中的你,才是你真正的面目。」

說到這裡,趙凌站了起來,伸手就捏住她的下巴,迫使她不得不仰着頭看向他:「楚冰月,你可知道,敢戲弄我趙凌的人是不會有好下場的。」

楚星月很不喜歡自己現在的這個動作,就像是被人捏在掌心中玩弄的玩物,一不小心就會被人捏斷了脖子結束了自己的小命。

「趙凌,你有病吧。」楚星月打開他捏着自己下巴的手:「我若是真想戲弄你,怎麼可能就這樣坦白交代,更何況你別忘了,在山林里被追殺,還是我救得你。」

「你救我?我看你是自知事情敗露,為求自保的手段吧。」趙凌的眼底儘是鄙夷:「不然,你怎麼可能會知道在那樣的地形環境下有一個山洞,你連本王身上帶的凝血丹都算計上,楚冰月,你真是讓人刮目相看。」

楚星月真的快要被眼前的這個豬頭給氣劈叉了,這個混蛋,不會是有被害妄想症吧,不然怎麼可能如此不可理喻;不過,她也不知該怎麼解釋這具身體的特殊。

其實,連她自己都鬧不明白,為什麼每次在她閉眼放鬆的時候,腦海中就會立刻浮現出方圓百里的畫面,就像是長了一對天眼似的,只要她願意,縱然足不出戶,也能將發生在周圍的事窺探的一清二楚。

這具身體實在是太奇怪,在她自己都沒弄清楚之前誰也不能告知,免得被人當成怪物。

心裏打定了主意,再聽到趙凌的懷疑惡語,楚星月反而不生氣了,眼底閃爍着狡猾之色,歪着頭看向站在面前的趙凌:「既然王爺如此厭棄我,何不賜我一封休書,從此眼不見為凈。」

楚星月不說這話倒好,此話一出,趙凌恨不能立刻撕吃了她。

只見他咬牙切齒的怒視着倚在床頭的蠢女人,掩在袖下的手早已攥緊成拳,額頭上的青筋都跟着蹦蹦跳了兩下:「楚冰月,你還真是賊心不死,現在居然敢膽大到要求本王給你休書。我告訴你楚冰月,除非是本王死,不然,你這輩子都休想擺脫凌王妃的身份。」

說到這裡,這混蛋居然不顧她身上的傷口,一把便攥住她的衣領將她提溜起來,繼續咬牙憤憤道:「縱然是死,你的墓碑上也是刻着本王的名字,入的也是本王的陵寢,你想跟大王兄雙宿雙飛叫本王蒙羞,這件事你這輩子都辦不到。」

說完,趙凌就狠狠推開楚星月,任由她重重的跌坐回床上,差點被磕暈過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