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軍事歷史›穿越:我成了曹操的好大兒
穿越:我成了曹操的好大兒 連載中

穿越:我成了曹操的好大兒

來源:google 作者:你我當初 分類:軍事歷史

標籤: 軍事歷史 張綉 曹昂

現代普通宅男穿越三國亂世,怎麼辦?保住小命是第一要務!成了曹操的無用大公子,腦袋還沒褲腰帶綁的緊;原本只是為了存活,但一不小心用力過猛,從此,震驚曹爹成了他的人生日常——攻城掠地,斬殺猛將,一統大業,成就千古傳奇!展開

《穿越:我成了曹操的好大兒》章節試讀:

在大漢,小麥的產量一般在三石左右,就算那些上等良田,畝產也很少超過五石,南方的水稻差不多也是這個樣子。

所以曹昂實在想不明白,為什麼古人會將土地看的比生命還重,上到皇帝下到乞丐,都將目光盯在地里刨出的那點糧食上,從來不想其他的出路,就連那些有一技之長的科學家,也被貶為賤籍,一輩子翻不了身。

他們也不想想,以大漢朝這低的令人髮指的產量,單靠種地何時才能發家致富奔小康?

「不賣可以!」曹昂說道:「想辦法給我弄二十萬錢,我有用。」

「呃……」溫華苦笑道:「大公子,您就算把我殺了,短時間內我也拿不出二十萬啊!」

「那就賣地!」曹昂不由分說的命令道。

真賣啊,溫華蛋疼了,試探着問道:「敢問大公子,您要這麼多錢,是想做什麼啊?」

「我……」曹昂沒法解釋,故作惱怒的說道:「這你別管,就說賣不賣吧!」

「大公子明鑒,土地真的不能賣啊,否則司空大人回來會殺了我的!」溫華急得都快哭了。

曹昂卻假裝沒看見,說道:「你若不賣,我現在就殺了你!」

溫華:「……」

溫大總管正想着如何脫身,劉敏匆匆跑進來說:「大公子,您要的人我都替你找來了,你看……」

曹昂抬頭一看,果見門外站了許多人。

這些人可能是第一次進入司空府,一個個唯唯諾諾的顯得很是局促。

「都進來!」曹昂喊了一聲,眾人魚貫而入,很快就進了大廳。

曹昂問道:「誰是傢具商?」

一名穿着相對乾淨的中年文士走上前來拜道:「小人劉遠,拜見大公子。」

曹昂說道:「幫我看看,這些桌子值多少錢?」

大漢朝的傢具很簡單,就一個與茶几差不多高的長桌配一個綿墊,這東西叫做案。

平時談事也不是坐着,而是跪着,跪的時間長了起來雙腿都是麻的。

曹操等人可能跪習慣了,但曹昂不行,跪不到十分鐘就覺得膝蓋酸痛,很不舒服。

所以,這些傢具必須換掉。

劉遠打量了一番說道:「這些桌子都是花梨木的,雖然有些斑駁破舊,但市面上也有人收藏這種……」

「值多少錢?」曹昂打斷他的啰嗦,直接問道。

劉遠一愣,老實的答道:「一張桌子怎麼著也能賣個三五千。」

「府中還有一些其他傢具,你幫我看看。」曹昂一喜,拉着劉遠直奔自己的房間。

進入房間後,曹昂指着自己的床榻問道:「幫我看看,這個值多少錢?」

劉遠眼前一亮,說道:「大公子,這床榻可不簡單呢,小葉紫檀木,名匠打造,你看這榫鉚,真是絲絲合縫,沒有三萬錢下不來。」

「賣了!」曹昂大手一揮說道。

溫華和劉敏卻齊齊打了個哆嗦,大公子你到底是要幹什麼啊,連床都賣。

趁曹昂不注意,溫華偷偷向後溜去。

大公子已經瘋了,得趕快通知夫人才行。

曹昂一直注意着溫華的行蹤,見他要走急忙喊道:「給我攔住他,事情辦完之前不許離開本公子的視線!」

溫華:「……」

劉敏等一眾家丁面面相覷,不知所措。

一邊是大公子,一邊是大總管,手心手背都是肉,他們實在下不了手啊。

曹昂不高興了,扳着臉說道:「我爹不在,我就是司空府的主人,一個個的想要造反不成?」

家丁無奈,只好上前將溫華圍住。

曹昂的臉色緩和了,扭過頭朝劉遠笑道:「其他房間還有一些,你給估個價,今天就拉走吧!」

劉遠臉色一喜正要答應,餘光看見溫華朝他急使眼色,心中一突猛地反應過來,這筆生意可不能做啊。

這要做了,丁夫人非把自己大卸八塊不可。

大公子腦子抽風,怎麼敗家那是人家的事,他若敢趁火打司空府的劫,丁夫人絕對會讓他死的很有節奏感:「大公子,這個?」

曹昂邪魅一笑,朝外喊道:「去,讓許都令好好查查,看劉遠有沒有偷稅漏稅違法行為,若是有,一定要依法嚴辦。」

劉遠當場就跪了,說道:「大公子,你不能這樣啊!」

果然,古今中外的商人都一個德行,不打點法律的擦邊球就別想發家致富。

「那你收不收?」曹昂問道。

劉遠掙扎良久,認命般的說道:「我收!」

接下來的事就好辦了,後院是女眷住所,曹昂不敢驚動丁夫人,但是前院……

為了在丁夫人得到消息之前將生米煮成熟飯,曹昂命胡三率領五十名親衛幫忙搬。

半個小時不到司空府的前院就徹底空了,乾淨的連根燈座都沒留下。

劉遠走後,曹昂又將目光投向了一眾放高利貸的,笑問道:「你們放錢的利息是多少,我拿司空府做抵押的話,最高能貸多少?」

三名高利貸販子當場就嚇尿了。

您老可真敢想,今天抵押司空府,明天是不是還要抵押皇宮啊。

問題是大公子敢抵押,他們不敢收吶。

「大公子,我們沒錢啊!」三名高利貸販子同時跪倒哭道。

這群混蛋,還真是不見棺材不落淚,曹昂笑道:「不收也行,不過許都令那邊,你們覺得你們的罪行能判多少年?」

三人集體沉默。

被許都令滿寵抓了,頂多財產充公,判個有期徒刑,可若把司空府收了,就不是充公判刑的事了,曹操回來非得拿他們點天燈不可。

孰輕孰重,這個帳他們還是會算的。

「當真不收?」曹昂語氣冷了下來。

三人同時一哆嗦,其中一人哭道:「大公子明鑒,不是小人不想收,是真的收不起啊,我們三人都是小本買賣,實在沒這個財力啊。」

「也對!」曹昂打量了三人一眼,摸着下巴說道:「司空府再不值錢也能值個二三百萬,你們確實沒這個財力,這樣吧,貸我三十萬,期限一年,利息好說,要是不貸,咱們今天就得好好說道說道了。」

這是要強買強賣,巧取豪奪啊!

三人對視一眼,知道不答應今天的事無法善了了,索性把心一橫,每人出十萬,權當破財消災。

利息不敢想,只要能把本金收回來,他們就燒香拜佛了。

在鋼刀的威逼下,三人被迫簽了契約,然後就被曹昂打發回去籌錢去了。

《穿越:我成了曹操的好大兒》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