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古代言情›穿越新還珠之欣榮格格
穿越新還珠之欣榮格格 連載中

穿越新還珠之欣榮格格

來源:google 作者:豬小小的小可樂 分類:古代言情

標籤: 古代言情 欣榮 永琪

現代大齡女研究生一覺醒來竟穿越成了《新還珠》里的欣榮儘管她出身名門,知書達禮,才華橫溢,第一次見面就深深的愛上了英俊無雙的永琪為了得到永琪的愛,她窮盡了一生的心血··…··她怨過也恨過,若讓她重來一次,她也還是會選擇進宮,會選擇愛上永琪,會給他生下綿憶或許是老天爺的憐憫,一覺醒來,「她」已不是原來的她,也不知道從什麼時候開始,永琪的眼光會時不時的落在「她」的身上,「她」終究是圓了欣榮的夢展開

《穿越新還珠之欣榮格格》章節試讀:

欣榮這幾日去慈寧宮給老佛爺請安時,總是發現桂嬤嬤行色匆匆的,老佛爺也不再像以前那樣會拉着欣榮閑話家常。

從慈寧宮出來,欣榮打算帶着宮女從御花園那條林蔭小道回永和宮。還可以順便看看御花園新開的芍藥。據說,宮裡的芍藥開的極美。

現代的時候,欣榮最喜歡的花就是芍藥,因為芍藥有着與世無爭,淡泊名利的象徵。現代的欣榮作為醫學專業的碩士研究生,以後致力於救死扶傷的事業,名利這件事不是一個優秀的醫生所追求的。

正當欣榮欣賞這片芍藥花海時,看見一名身穿白色回族服飾的女孩步履匆匆的在御花園跑着,身後跟着4個同樣穿回族服飾的人,看樣子應該是宮女。而且看她們的走嚮應該是漱芳齋的方向。

結合劇情發展,欣榮一下就斷定這個人可不就是能吸引蝴蝶的香妃嗎?欣榮看着急色匆匆的香妃,回想了一下還珠的劇情,再結合這幾日老佛爺的反常表現。欣榮猜測應該是含香把皇上刺傷了。

電視劇里皇上沉迷於含香的美色,趁着酒意想要讓含香成為真正的妃子。不料,在糾纏中,含香趁亂拿起藏在枕頭底下的匕首刺向了皇上。刺殺皇上可是要殺頭的大罪。儘管皇上執意庇護香妃卻還是被老佛爺知道了。

欣榮想着老佛爺這幾日的表現,覺得老佛爺肯定會對含香動手。若是讓老佛爺得手,含香似乎只有兩個結局,一個是死,一個是瘋。電視劇里,含香也是被老佛爺灌了鶴頂紅,差點丟了小命。

漱芳齋。

大家看着急忙趕來的含香,非常有默契的關住了門窗。

「我同意你們的大計劃!什麼時候實施呢?能儘快嗎?」含香一臉着急的問道。

「你看上去好着急的樣子。是發生什麼事了嗎?」紫薇看着突然改變主意的含香。前幾天含香還死活不同意這個計劃,怎麼突然就同意了。

「小凳子,小桌子,快去把五阿哥,福大爺,班畫師他們請過來。」紫薇連忙吩咐道。不一會,三個人就趕來了漱芳齋,永琪這是自從成婚後,頭一次踏進漱芳齋的大門,下意識的看了眼小燕子就別開了眼睛。

看着大家都來了,含香把這幾日發生的事情都交代了。「我好害怕,這幾日吃不下,睡不着,我好害怕再也見不到麥爾丹……」含香想到這便不由自主的哭起來。

儘管這些日子,因為永琪和小燕子的事情,大家心裏有些隔閡。可是對含香的事情還是充滿了熱情。

大家連忙針對原先的大計划進行討論。永琪是重生過來的,自然清楚上一世大家因為含香的事經歷了什麼?他不願意按上一世的計划行事,他想制定一個更加周全的計劃。所以,這一次,永琪跟大家發生了激烈的衝突。

「永琪,你是不是不願意幫含香和麥爾丹了?」小燕子質問道。

「不是,我很希望含香和麥爾丹有情人終成眷屬,可是這個計劃的風險太大了,弄不好,我們所有人都會搭進去。」

「我看你就是嬌妻在懷,忘了最初的約定。」小燕子十分生氣永琪的反應。她覺得現在的永琪已經不是她認識的那個永琪了。

「五福晉到!」門外把守的小凳子看着走進來的欣榮連忙跟大家報信。一連叫了好幾聲,生怕屋內的人聽不到似的。

「欣榮怎麼來了?」大家統一的看向了永琪。永琪也對着大家搖了搖頭。畢竟是這麼多年的朋友,大家還是相信永琪的。

「你是來我這兒找永琪的嗎?」小燕子一看到欣榮就變得劍拔弩張,她忘不了上次在欣榮手裡吃的悶虧。其他人雖然沒說話,卻也可以看出都是維護小燕子的。

「怎麼,還珠格格吃醋了?」欣榮毫不在意小燕子的挑釁,挑眉對小燕子說道。

「你……在我漱芳齋你還敢囂張,看我今天怎麼收拾你,我要把你打的落花流水。」說完小燕子就要去拿她的鞭子。

「行了,行了,我今天不是來跟你吵架的。長話短說,我知道你們所有的計劃。」

大家聽見欣榮這句話,憤怒的看向了永琪,永琪知道大家在想什麼,連忙問道:「什麼計劃?你知道什麼?」

「就,香妃娘娘刺殺皇阿瑪。」含香聽完欣榮的話嚇的瞪大了眼睛。

「還有,你們打算……」大家更是被欣榮的話震驚到了。欣榮知道的,遠比他們想像的多。其中有些細節,就連小燕子,紫薇,永琪都不知道。只是爾康的初步設想。這絕不可能是永琪透露給欣榮的。

「欣榮福晉,您剛剛說的這些,很多是永琪還不知道的。您能告訴我您是怎麼知道的嗎?」爾康帶着激動,又小心翼翼的問道。

什麼?我把他們還沒有商量過的計劃都說出來了?這我該怎麼解釋?夢到的?

「呵呵,呵呵,這個……」欣榮有些磕磕巴巴的。總不能說我知道你們所有人的結局吧。

「反正,你們別管我怎麼知道的,你們只需要知道,我是友非敵,我今天來,只是想告訴你們,你們的計劃漏洞很多,如果你們需要幫助的話,可以來找我。」

「還有,老佛爺已經知道香妃娘娘刺傷了皇阿瑪,打算趁着後天皇阿瑪出宮,賜死香妃娘娘。」含香聽完欣榮的話,有些絕望,她覺得可能這就是自己的宿命吧。

接着,欣榮不顧大家驚訝的眼神,對着永琪和爾康說:「所以,你們兩個後日必須有一個留在宮裡,提前做好打算,能用最短的時間趕在老佛爺賜死香妃娘娘之前,通知皇阿瑪,儘快趕回來,一個人在宮裡拖住老佛爺……」

「唉,你們看着我幹嘛!你們覺得怎麼樣?」

爾康,永琪,班傑明,紫薇,含香,包括小燕子都一臉看見鬼的表情,不知道為什麼面前的欣榮竟然變成了他們的同謀。

……

永琪跟欣榮一起回了永和宮,一路上欣榮看着永琪欲言又止的表情,那種想說什麼又不知道怎麼說的樣子,覺得有些好笑。

「你想說什麼就說吧。直接說」

「你怎麼知道我們的事情?」永琪不解的問道。

欣榮搖了搖頭。

「不能說?」

「嗯,你換個問題。」

「你為什麼要幫我們?」

這時,欣榮一臉正色的看着永琪。「永琪,有些事情是常人不能理解的,好比我,在我身上,發生了很多你無法想像的事情,我知道你很愛小燕子,想和她一輩子在一起,我不阻攔你們的。跟你結婚是我迫不得已的選擇,如果,我幫你們順利的在一起,那時,你能放我自由嗎?」欣榮在問這句話時,臉上對自由的渴望竟然迷了永琪的眼。

這種對自由的渴望,何嘗不是自己上一世的嚮往,可是,結果呢?永琪不由得苦笑。難道,欣榮跟我一樣,是重生了?

永琪沒有回答欣榮的話,因為他現在真的有點不確定自己的想法。便轉了話題,兩個人相攜走在宮廷小道上,竟有一種說不來的般配。

兩日後。

皇上打算按原計劃帶着爾康和永琪一起去怡親王府里。這時,永琪跪在地上說:「皇阿瑪,額娘這幾日有些受了風寒,兒子想陪着額娘一天。」

「難為你有孝心,傳太醫了嗎?」

「傳了,不礙事,喝幾副葯就好了。」

「罷了,你在宮裡陪着你額娘。」

「謝皇阿瑪。」

他們按原計劃,永琪留在宮裡照應香妃,皇子的身份,侍衛們也不敢輕易得罪。一旦出事,可以給皇上爭取更多回宮的時間。

計劃趕不上變化。也不知是不是欣榮和永琪人為干預劇情的緣故,這個世界的故事已經有些偏離原劇情的發展路線了。老佛爺並沒有像上一世那樣賜死香妃,而是安排桂嬤嬤在香妃的膳食里下了毒。大家防無可防,香妃出事了。

收到含香出事的消息,欣榮驚呆了。劇情設定變了,這個還珠已經不是上一世的還珠了。欣榮想着穿越來以後,永琪對自己的態度大變,愉妃也沒有劇情里的自殺,現在含香竟不是賜死,而是投毒。

所有的一切都告訴欣榮,變了。真的變了。事情發展完全偏離了主線。這邊收到消息的永琪和欣榮是一個想法,事情已經出乎了他的意料。

寶月樓。

「公主,公主……」四個回族宮女哭着喊着自己的公主。寶月樓上下被悲傷的氣氛籠罩着。小燕子和紫薇也哭的撕心裂肺。急忙趕來的欣榮看到的就是這樣的場面。

這時,欣榮也顧不上隱藏自己會醫術的事情,她只知道醫生的職責是救死扶傷,看着奄奄一息的人,身為醫生,是做不到無動於衷的。連忙疏散圍在香妃身邊的人,給香妃更多的新鮮空氣。

「快,把窗戶打開,都出去。」欣榮急忙喊道。邊說邊開始對香妃進行催吐。欣榮先是用手指刺激含香的咽喉部位,想要引起含香反射性的嘔吐。

接着,連忙喚宮女拿來溫開水和食用鹽,製作成生理鹽水,灌給含香。

永琪趕來時,就看到欣榮專心救治含香的這一幕。這一幕在永琪的心裏留下了深刻的印象,甚至很多年都依然能清楚的記得欣榮當時的每一個表情,救人的每一個細節。

然後,欣榮讓宮女把綠豆和烤焦的饅頭用水煎服,餵給含香。可以簡單的吸附鶴頂紅的毒性。就是因為欣榮的急救措施,才讓含香堅持到了皇上帶着太醫匆匆趕來。

欣榮看到太醫來了,連忙舒了一口氣。便起身站到了永琪的旁邊。扭頭對着永琪燦爛一笑,看着欣榮亮晶晶的眼睛,永琪覺得自己的心不知道被什麼砸了一下,砰砰砰的跳個不停。這個感覺就是跟小燕子在一起的時候都沒有過。

含香被大家齊心協力的從鬼門關拉回來了。經過含香事件,大家對欣榮的看法也發生了改變,唯獨小燕子對欣榮還是一副仇人見面的樣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