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軍事歷史›穿越之帝王傳奇
穿越之帝王傳奇 連載中

穿越之帝王傳奇

來源:google 作者:菱杉 分類:軍事歷史

標籤: 軍事歷史 岳靈珊 菱杉

我來到南宋,成為實際上的亡國之君----宋度宗我,當然,只有一條路,帶領南宋重新走向世界之巔對外,大戰歷史上最為強大的蒙古騎兵江湖,危機重重對內,智斗南宋四大奸臣之一的賈似道情場,難以莫名展開

《穿越之帝王傳奇》章節試讀:

第6章初會賈似道 袁棘稍稍沉思後說道:「這帝王谷乃是我人類始祖軒轅黃帝飛升之處,谷中分內殿和外殿,內殿之人從不涉足人間,外殿又分為術堂和武堂,微臣便是出自外殿的武堂,門規所限,帝王谷一事臣只能言盡於此,日後有緣時臣自當相告,還望陛下見諒恕罪。」 我也沒有追問,心道,古人大都有喜做神秘之好吧,難怪後世總是有不少好東西失傳,只是看來這世界並沒有郭靖,黃蓉之輩了。我笑道:「先生何罪之有,待先帝國喪之後,朕打算將這武學課改為一日一課,到時還需先生多多指教。」 袁棘聽我此言,眼神中露出一喜一憂:「陛下能喜愛微臣之課,臣自是十分高興,請恕臣直言,陛下肩負天下之大任,當把主要精力放在修鍊天子之劍上,對於這庶民之劍需適可而止。」 大宋朝歷來重文輕武,先帝知道趙禥自幼體弱多病,方才專門請袁棘來教授武藝,目的也僅是強身健體,只不過我知道我這具身軀僅有十年壽命,自是不敢掉以輕心,當然這個理由說給誰聽都是不會相信的。 「朕當然會修鍊天子之劍,只是這天子之劍和庶民之劍乃是相輔相成的,正如前朝的一句名言,水能載舟,亦能覆舟,天子之劍是庶民之劍的上層建築,是用來掌控庶民之劍的,但反過來說,庶民之劍也是天子之劍的基礎,是可以約束天子之劍的,這兩種劍相生相剋,朕需要兼而有之,至於其中輕重緩急,朕只要把握得當即可。」 這番話在後世只是最基礎的辨證論,可是在袁棘聽來,卻都是極為新鮮之論,一時陷入沉思之中。 「袁棘。」我突然大喝一聲。 「臣在。」袁棘從沉思中回過神來。 我語氣一變,眼神一瞥,以一種睥睨天下的神態說道:「今日之言談不可外泄於第三人,否則別怪朕翻臉無情。」 袁棘心中一凜,以其精湛的修為也是不由自主地跪下道:「臣知道。」 這一瞬間,袁棘突然感覺到我似乎就是一把鋒芒畢露的天子之劍,號令天下,莫敢不從。 在我離去時,耳邊斷斷續續聽見袁棘似乎在自言自語道:「這就是傳說中的天子之劍?。。。簡直是判若兩人。。。難道是真龍天子?」 關於天子之劍一說,最為普遍的看法乃是出自莊子的說劍篇,莊子將劍器分為天子之劍,諸侯之劍,庶民之劍。 天子之劍,直之無前,舉之無上,案之無下,運之無旁,上決浮雲,下絕地紀。此劍一用,匡諸侯,天下服矣。此天子之劍也。 攜天子之劍,上割裂浮雲,下斬斷地紀。 這便是莊子所言之天子之劍。 庶民之劍是以招式和力量取勝,天子之劍則是以氣勢取勝,不戰而屈人之兵,上上策也。 「官家,賈大人在宮外求見。」 這是我來到這個世界後的第六天,也是第一次有人來宮中找我,只是這個人暫時被我列為目前最大的敵人。 我知道我真正的戰鬥即將從這一刻拉開序幕。 「參見陛下。」賈似道作揖道。 「免禮,師臣請坐,看茶。」我知道賈似道不會跪拜,也不去點破。 小七將賈似道引入屋後,立即泡好茶便轉身離去。 我第一次近距離看着這宋末奸相,賈似道身材極高,頭戴文士綸巾,身着官服,也算是儀錶不俗,五十多歲的人依舊是紅光滿面,眉宇之間一副傲慢之態。我恢復了趙禥那懶散的表情和萎靡的眼神道:「師臣近日操心我大宋國事,盡心儘力,實為我朝之棟樑,朕是十分欣慰。」 賈似道神情淡定道:「陛下,臣受先帝之恩,自當湧泉相報。」 「師臣,這幾日忙於先帝國喪,辛苦了,待先帝風光大行之後,朕再好好賞賜。」 「謝陛下,先帝國喪一事臣已全部安排妥當,明日便可按禮製為先帝送行。臣今日前來另有事與官家商議。」 「師臣何事?但講無妨。」 賈似道看了看我說道:「陛下,臣蒙先帝厚愛,位極人臣,本當報答先帝知遇之恩,今先帝中道崩殂,臣理該盡心輔佐陛下,然臣年邁體弱,心力憔悴,是以待先帝大禮之後請辭與朝堂,回家頤養天年,還望陛下恩准。」 歷史上關於賈似道辭官一事的確有記載,似乎還不止一次。 我知道這是賈似道在試探我,俗話說一朝天子一朝臣,我這個新帝登基後會如何對待他這個先帝的舊臣,賈似道當然想知道,這不失為一招以退為進的好棋。 其實,在宋朝末年,朝廷之中根本就沒有才智兼備的名臣,正如蜀漢後期的將領,蜀中無大將,廖化做先鋒。相對那些只會做酸儒文章之人,這賈似道還能算得上能臣。特別是公田法的推行,多少緩解了國庫的拮据,只不過公田法得罪了不少大地主,而且在具體實施中,賈似道等人也是貪贓枉法,最後導致完全走樣,這也是賈似道最後不得善終的主要 原因之一了。 至於公田法的好壞,歷來評價不一,暫時我也沒有精力去過問這事。 「賈似道,既然在歷史上你是有名的奸相,那我就藉助於你去剷除那些一心只為自己的毒瘤吧,所以現在還不能讓你離開。」想到此處,我急忙故作驚慌道:「師臣何出此言,先帝讓朕以師臣待之,朕剛登上皇位,師臣便欲棄朕而去嗎?這事萬萬不可,萬萬不可。今朝中大事甚多,還請師臣鼎力相助,朕將不甚感激。」說罷,我本欲擠出兩滴鱷魚之淚,卻在不經意間又想起樂菱杉來,這幾天里對此事的壓抑突然爆發,不由得當真留下兩行熱淚。 賈似道見我這般情真意切,心裏鄙視道:「沒用之人,扶不上牆的阿斗。」只不過表面上仍作感動之容道:「陛下休得如此,既然陛下還看得上臣這把老骨頭,那此事延後再議吧。只是老臣覺得自己精力大不如前,還望官家多提拔一些超重才俊,以助臣一臂之力。」 我暗道:「這老狐狸露出真實意圖了吧。」 我抹了下眼淚道:「如此應該,只是朕剛剛繼位,對於這朝中之臣還不熟悉,師臣有何人選儘管提出,朕自會答應,正好母后也推舉了幾位大臣,待先帝國喪之後,朕一併任命就是了。」 「太后也有推薦?」賈似道有些驚訝道。在理宗時代,賈似道得勢之時除了剷除其政敵外,也將不少外戚逐出朝廷,所以和後宮十分不和。 「是,也就三五人而已,這個師臣覺得有問題嗎?」 「哦,沒問題。」賈似道若有所思地說道,「有眾多大臣相助,老臣也就可以稍事輕鬆了。」 「這些日子辛苦師臣了,日後若師臣感覺身體勞累,可以從現在的一日一朝改為三日一朝吧。」 賈似道也不客氣,仍舊坐在椅子上拱手作揖道:「那老臣在此先行謝過陛**諒之情。在陛下臨朝初期,還需稍事嚴謹,新官上任三把火,新帝登基也要略做姿態,以免讓不二之臣抓住紕漏,四處宣揚,對陛下聲名有損。官家,如無其它事情,老臣便告退了。」 這賈似道倒也是考慮得很周到,知道趙禥品行不端,在沒有坐穩龍庭前,太后謝道清也許會藉機干涉朝政,那就對我和賈似道都是不利的了。 「師臣所言極是,朕自當注意,師臣稍等,朕還有一事和你商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