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穿越之權寵囂張妃
穿越之權寵囂張妃 連載中

穿越之權寵囂張妃

來源:google 作者:文悅忻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凌衍尊 張瀟瀟 現代言情

一覺醒來,張瀟瀟錯愕發現自己竟然穿越了如今的她,雖是右相府的嫡大小姐,可是因為展開

《穿越之權寵囂張妃》章節試讀:

完全看不出原本模樣。
不知過了多久,女子方才醒了過來,撓了撓雞窩似的腦袋,四處張望,得出一個結房間陰暗,角落裡躺着一個身着大紅喜服的女子,蓬頭垢面,像極了城門口的那群乞丐,論,『天吶,我不是被綁架了吧!
』 沒錯,她就是現世紀的全科醫生張瀟瀟,至於為何會出現在,還有待考證!
考證結果:莫名穿越,原因不明!
此時張瀟瀟內心五味雜陳,一臉懵圈:『我是誰?
我在哪裡?
明明在家睡覺睡的好好的,是誰在惡作劇?
』 突然,一段不屬於她的記憶湧進她的腦海。
張瀟瀟,右相府的嫡大小姐,可惜不受待見,在相府吃不飽穿不暖,活的真不如城門口的乞丐。
妹妹搶了她的未婚夫——當今的太子,慘遭退婚;又被指婚嫁給未婚夫的皇叔——一個殺人不眨眼的魔鬼王爺。
也因此,右相的大小姐張瀟瀟,遭遇人生重大打擊,出嫁那天,氣急攻心,在踏入尊王府的那一刻,直接駕鶴西去,命喪黃泉。
讓新世紀的醫學小天才張瀟瀟成功接盤了這倒霉又狗血的糟糕人生。
這麼狗血的劇情,這麼錯中複雜的關係。
讓此時的張瀟瀟腦子亂的像團漿糊,半天沒有反應。
獃滯了好久,張瀟瀟發現這是回不去了,才從自己的思維中跳出來。
小黑屋什麼也沒有,透過門上的縫隙,漏出一束一束的小光。
從空間里掏出一面小鏡子,看看自己長什麼樣:臉可以和調色盤媲美,頭髮可以讓母雞安家樂業,眼睛腫的能和水溝里的癩蛤蟆稱兄道弟,嘴唇乾裂的能讓千年老樹皮自愧不如。
再低頭看看其他地方:大紅嫁衣,半灰半紅,怎麼看都像個沒洗水的拖把。
張瀟瀟想清理都不知從何下手,從空間拿出瓶水,一半喝進肚子,一半用來擦臉。
擦的時候張瀟瀟覺得,這哪裡是張臉,分明和叫花雞是同類,外表裹着厚厚的土,一剝,還能掉渣。
讓張瀟瀟一時不知從何是好,剝剝摳摳好久,才看見了原來皮膚的顏色。
好像長的還可以的樣子,模模糊糊也看不清,剛剛那張醜臉倒是挺清楚的,晚上掛在門口辟邪,鬼都不敢經過。
突然四周漆黑,剛剛滲漏的小光一時也不見蹤影。
「不是吧,連點光都不給了,上帝啊,你把我的門關了,沒關係我可以接受,你順便把我的窗給帶上了,沒關係我也可以接受,但是你把我唯一透光的孔給堵上了這就有點過分了吧!」
在張瀟瀟慷慨激昂的感慨下,房門突然咻的一聲打開了,房間瞬間亮堂起來,讓張瀟瀟有些睜不開眼。
『這算是反轉嗎?
』張瀟瀟揉着眼睛,心想着。
但驚嚇是讓人措不及防的東西。
「帶走。」
命令一下,只見兩個面無表情的黑衣侍從將張瀟瀟架出來,絲毫沒有反抗的餘地。
待張瀟瀟反應過來,人已經被拷在柱子上,「你們要做什麼?
快放開我!」
張瀟瀟心想:『嚴刑逼供?
還是屈打成招?
魂穿的事實都沒來得及消化,不會就要一命嗚呼了吧。
難道…這個相府小姐是個卧底?
被發現了?
可跟我有什麼關係,水逆得不要太厲害吧。
』 「少廢話,快說。」
兩名黑衣男子死死地盯着她,沒有任何錶情。
張瀟瀟環顧四周,放滿了各式各樣的刑器,地上散落的白骨也不可計數,頭蓋骨、肩胛骨、軀幹骨、中間楔骨…不時還飄來一陣陣的屍體腐臭味。
讓張瀟瀟一陣乾嘔,要不是她前生是一名醫生,有足夠強大的心理素質,換做其他人,怕是早就暈了過去。
這哪裡是間審問室啊,分明就是地獄門口,人間煉獄啊。
張瀟瀟看到那些東西都頭皮發麻,手腳無力,說不害怕都是假的,『這——是踏入地獄的面試考核嗎?
』 「大,大哥,說什麼啊?」
面對此情此景,張瀟瀟說話都磕巴了。
「把你知道都說出來。」
張瀟瀟眨巴着她的大眼睛,滿臉無辜,滿頭霧水,「我真的什麼都不知道啊。」
絕對實話,比真金還真,可惜某些人就是不相信。
「快點說。」
黑衣侍衛一臉惡狠。
「我真不知道啊,大哥!」
張瀟瀟心裏默念,別動刑,別殺我。
就這麼大眼瞪小眼的盤旋了大半個鐘頭,眼看兩位大哥就要拿起刑器對她動刑時,一位帶着小半面具頗具王者風範的男子走了過來,威力撲面而來,好有震懾力,長得真好看。
『呸!
張瀟瀟,都什麼時候了,你還在犯花痴。
小命都要不保了。
』張瀟瀟此時的內心也分成了兩派,側面也證明了她目前活的挺好。
「王爺。」
兩名黑衣男子向他恭恭敬敬地行了個禮,「她什麼都沒說,正打算用刑。」
「嗯。
當真不說?」
語氣冰冷,猶如寒冬臘月的北風,冷到骨子裡頭。
張瀟瀟腿更軟了,啪嗒一聲,直接給跪了,『冷靜,小心,一定要小心,不然惹上眼前這個大魔頭,死都不知道怎麼死的,兵來將擋水來土掩,加油!
』 張瀟瀟現在只能這樣默默地給自己打氣。
「是我不說嗎,你讓我說什麼啊,一個勁的問我說不說,那你到是問吶?
你不問我哪知道要說什麼,開口你又說我講的都是廢話,閉嘴,不開口你又要我說,要我說你們又不問,那我到底是說還是不說,到底說什麼?
放,放下你手中的刑器。」
張瀟瀟看見那滿屋子的刑器打了個寒顫,語氣又委屈又害怕。
「這…」還用問,兩名黑衣男子突然語塞。
「右相府,目的。」
兩個詞組,多說一個字都是浪費,這便是人見人怕的魔鬼王爺凌衍尊。
『 我怎麼知道,我剛來這地方哎,我連右相府在哪右相長啥樣都不知道。
可這樣說真的有人信嗎?
』 張瀟瀟現在的感受簡直同竇娥一般,『飛雪吧,好證明她是被冤枉的。
』 但是張瀟瀟又十分清楚自己的處境,萬不可以卵擊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