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古代言情›穿越之我是最終大反派
穿越之我是最終大反派 連載中

穿越之我是最終大反派

來源:google 作者:蝦米愛吃肉 分類:古代言情

標籤: 古代言情 蝦米愛吃肉 趙云云

趙云云意外穿越成一條狗,而且是條被人嫌棄的丑狗,這也就算了,想要逃跑卻撿到個系統,被告知她就是最終大反派,還是必須被殺死的那種,到底是什麼仇什麼怨,她懷疑是不是有人故意整她……展開

《穿越之我是最終大反派》章節試讀:

「師弟,你這平時大門不出,二門不邁的,今天怎麼有空過來看師兄啊,真是稀客啊!」

果然又是一個大帥哥,趙云云發現自己都快審美疲勞了。

這是什麼味?嗅了嗅鼻子,好香啊,趙云云可以百分百確定,這裡一定有好吃的,順着香味一路找過去,在一旁的偏廳她竟然看到了一桌子美食。

四喜丸子,醬肘子,還有那色香味俱全的紅燒肉,趙云云兩眼都放光了,想到穿越以來過得日子,說多了都是淚啊!

只要她一說餓,清木就扔給她一個藥丸子,雖然那玩意確實扛餓,但是難吃啊,到後來,乾脆直接給她一瓶,讓她餓了就吃。

不吃吧,肚子餓,吃吧,她想吐,趙云云覺得自己都快變成藥丸子了!

不過話說回來,這凌仙派都是修仙之人,怎麼會有凡人的飯菜?不過趙云云也管不了那麼多了,她要吃肉,猛地就往那紅燒肉撲了過去。

咦?她怎麼覺得離這紅燒肉越來越遠了,這不科學啊!

「木白,回來!」

趙云云回頭才發現自己被清木一把拎着,怪不得,她使勁扒拉清木的爪子,讓他放開自己,紅燒肉要是涼了就不好吃了。

「師弟,這份禮物師兄收下了,以後有需要師兄的地方儘管說!」

清風緊緊握着手裡的木盒,盒子里的東西確實是目前他最需要的,這東西來之不易,這份情不知何時才能償還。

「嗯。」

清木淡淡的應下,他現在關注的重點全放在木白身上了,一出門就給他丟人,搞的好像自己虧待了她似的,不是給了她一大瓶辟穀丹嘛。

「靈寵獸性未除,讓師兄見笑了。」

清木告別師兄後,像拎小狗似的把趙云云拎走了。

「不!!!」

趙云云發出凄慘的叫聲抗議,只是清木根本不搭理她。

她的紅燒肉啊,香噴噴的肉啊,趙云云感覺自己的心都在滴血啊!

清木他們走後,一紫衣女子悠悠的從內堂走了出來。

「菜齊了,可以開飯了。」

看到清風手上的盒子,女子問道:「這是?剛剛有人來過了?」

「五師弟剛剛過來給我們送新婚禮物了。」

清風接過女子手中的碗筷放在桌上,把盒子里的東西拿給她,讓她服下。

安夢毫不猶豫吃了下去,她知道這個東西非常珍貴,一物難求,要不是因為她是一個連修鍊資質都沒有的,清風也不至於到處給她找這個。

仙人的壽命之長可達千年,甚至萬年,而普通人的壽命最多也就百年而已。

想到那時自己在山腳下撿到受傷昏迷的他時,安夢還以為他是個落難的貴公子,因為清風的言談舉止無不透露出他並不是個普通人。

兩人朝夕相處下來,他們相愛了,安夢想着自己也是個大家閨秀名門之後,應該是可以配得上他的。

可她萬萬沒有想到清風竟然是仙人,是她身份再尊貴也沒法觸及的存在。安夢不想牽絆住清風,於是躲了起來想讓他忘了自己。

然而清風找到她不在於找不找得到,而是想不想的問題,安夢顯然低估了清風對她的感情。

清風鄭重的告訴安夢,這一生,她在哪他就在哪!這是他對她的承諾,不會因為歲月而改變。

安夢釋然了,告別了家人,和清風一起來到凌仙派,她想好了,即使百年只是他生命中的須臾,她也要和他一起。

「夢兒,發獃呢?別想那麼多,一切都有我呢!」

看到心愛的人沉默不語,清風以為她又在憂愁壽命的事,把夢兒摟在懷裡安慰道。

「再過半個多月,我們就要大婚了,我的夢兒可要做個快樂的新娘子哦,要不我帶你回娘家看看吧!」

「嗯,我們什麼時候去?我給他們準備了好多稀奇玩意,爹娘肯定會喜歡的。」

安夢明白清風不想自己過於憂思,是啊,她和清風馬上就大婚了,一切都是那麼的美好,自己何必想那麼多呢。

「清木,你還我的紅燒肉!」

趙云云決定要好好和清木說道說道,俗話說的好,人是鐵飯是鋼,沒有飯菜的飽腹是滅絕人性的。

結果一扭頭卻看到清木捂着胸口,吐出了一口血,這下趙云云慌了,她只是想吃口紅燒肉,不至於氣到吐血吧!

「喂,清木,你怎麼了,大不了我不吃紅燒肉了,你別嚇我,我會暈血的!」

清木滿臉黑線,他怎麼就收了這麼個靈寵,不僅不聽話,而且有點傻不拉幾的,要不哪天得空帶她去藥王谷看看腦子?

不過現在確實要先解決身上的傷,再來處理面前這個頭疼的麻煩精。

「這幾天我要療傷,不要打擾我,你給我少惹點麻煩。」

看着清木禁閉的房門,趙云云悻悻的摸了摸鼻子,這人真是的,她這是關心他,好心當作驢肝肺。

嘿嘿嘿!一想到接下來幾天清木又沒空管自己,趙云云心裏已經想出了一百種計划了。

「宿主,既然沒人了,我們倆該談談正事了!」

剛剛還滿臉燦爛的趙云云瞬間拉垮,破玻璃珠子,一點都不會挑時機。

「額,宿主,你的想法我能感受的,還有我不叫破玻璃珠,我有名字,請叫我尊貴的361大人!」

「361?什麼亂七八糟的。」

這玻璃珠是有中二病吧,還尊貴的大人,趙云云忍不住的吐槽。

「我沒有瞎說,從我有記憶以來,我就被他們稱作編號361,這就是我的名字。」

面對質疑,編號361覺得有必要好好和趙云云解釋清楚,畢竟以後他們相處的時間還長。

對於這個解釋,趙云云有了更多的疑問,這貨是編號361的話,那前面是不是有編號1到360?那些玻璃珠是不是和361一樣找宿主完成任務?這些玻璃珠是怎麼產生的,又有何目的?

雖然問題很多,但這些都不是趙云云現在要考慮的,她唯一關注的重點只有一個。

「那好吧,361,我的任務是什麼?」

對於趙云云這麼毫無敬意的稱呼它,編號361也懶得和她計較了,最起碼比之前的破玻璃珠好多了。

然後用非常嚴肅的語氣告訴趙云云:「宿主,你的任務就是在適當的時機被清木殺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