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懸疑驚悚›純情商店:愛是被禁忌的遊戲
純情商店:愛是被禁忌的遊戲 連載中

純情商店:愛是被禁忌的遊戲

來源:google 作者:一笑傾城 分類:懸疑驚悚

標籤: 丁煒 懸疑驚悚 趙良

我把愛人們殺死了展開

《純情商店:愛是被禁忌的遊戲》章節試讀:

和男神確定關係的頭天晚上,我擦着頭髮從浴室出來,男神盯着我的睡裙看了三秒」你是不是懷孕了?」
」怎麼可能?」
我大手一揮,」我和前任手都沒牽上就分了。」
1.我承認,我是渣女。
不像一些偉大的文學作品中,每一個渣女的背後有一個恨得人牙痒痒的渣男。
我就是天生渣女,骨子裡帶的。
因為我媽就是。
四十好幾了還能腳踩五隻船,從這個高官到那個富商,她總能一群 20 歲的小女孩中殺出一條屬於成**人的血路。
青出於藍而勝於藍這話不是蓋得。
我最多的時候,腳踩七隻船。
微信里就光是」死魚」標籤下的數量就有七十多位,這還不包括被我刪除拉黑一鍵三連的部分傻逼。
所以。
泡男人這事,我熟。
但是意外懷孕這事,我一點不熟。
甚至說,是陌生。
我身邊來來去去的男人很頻繁,但我一直把自己保護的很好。
加上很多前任初見挺討喜,多接觸兩次就感覺下頭,什麼也沒做就分手了。
瀟洒快活了這麼十年,我常在河邊走,還真就沒濕過鞋。
知道懷孕這事,我也是慌得一逼。
跟我豐富多彩的風流過往不一樣,趙良他很乾凈。
趙良是醫學世家出生,高中的時候交了個女朋友,畢業後兩人都到了談婚論嫁的地步,可女朋友卻在結婚前夕意外去世了。
從那至今,趙良再沒談過。
為了追他,我把自己一身鉛華洗凈,偽裝成他前任的模樣,費了大半年,才把他追到手。
2、確認關係這天晚上,趙良他拽過我的手腕摸了下」明天去醫院看看吧,應該快兩個月了。」
趙良把完脈就睡下了,背對着我。
我看着床頭柜上我新買的杜蕾斯,關燈的手微微的顫抖。
趙良的爺爺可是中醫界的泰斗,他從小跟着爺爺學中醫,拗不過父母才轉西醫,追他這半年,我天天找各種理由讓他給我把脈,連月經不調的方子都是他幫我開的。
他說的還能有假?
可我真的從良了。
怎麼能突然冒出來一個野孩子?
我心裏害怕,轉身抱住趙良。
他身體一顫,似乎在糾結,但還是回身抱住我,抱的很緊。
3、第二天去醫院一查,還真是懷孕了。
趙良說得不錯,七周多了,是快兩個月。
可這半年我都忙着追趙良,感情生活乾淨得堪比尼姑。
那些不三不四的花花草草我都斷乾淨了,那這孩子又是哪天睡來的?
按着七周往前倒數,那時我正忙着在各地考察。
每次活動結束回到家已是深夜,又困又累。
回到家基本上都處於踢了高跟鞋倒床就睡的狀態。
有幾次應酬喝了太多酒,甚至直接就睡在了客廳的沙發上。
睡覺都沒時間,哪有時間睡男人?
我被人**了?
肚子里的孽種,到底是怎麼懷上的?
又是在什麼地方?
那個人……又是誰?
4、突如起來的變故,讓我連續兩個晚上都睡不安穩。
我真的沒想到會在我跟趙良確定關係這天翻車!
我第一個念頭就是報警,可是這話說出去**會信嗎?
趙良呢?
他會信嗎?
晚上,我約了趙良一起吃飯,全程氣氛都很壓抑沉悶。
我不知道趙良會怎麼看待這件事。
是覺得我水性楊花,在追他的同時,還跟別的男人苟且嗎?
若換做以前,這麼想倒也不算冤枉我。
可我對趙良有多麼認真,只有我自己知道。
飯間,趙良沒有提出分手,也沒有對肚子里的孩子表達看法。
他模糊的態度,讓我感到害怕。
趙良察覺到了我不安的情緒,送我回家的路上,他嘆了口氣,開了口。」
這個孩子……」聞言,我拽着他的袖口,急忙打斷他的話,聲音有些咽哽。」
阿良,我會把孩子打掉的,你不要和我分手好不好?」
十字路口前等紅燈的時間,趙良把車停下,偏頭看着我,一言不發。
這種沉默,讓我十分不安,心慌至極。
短短几十秒,讓我切身體會到了什麼是度日如年。
少頃,他伸手撫摸我的肚子。
趙良的動作,讓我身體不受控制的僵硬起來。
不知道為什麼,他的動作明明動作很溫柔,卻讓我感到不寒而慄。
我抬頭淚眼朦朧的看着他。
趙良的眼睛黑暗而幽深,目光專註,透過我的瞳孔彷彿在看另一個人。
我覺得惶恐,覺得他跟平時表現出來的樣子有點不一樣。
再看趙良,他又恢復成白襯衫翩翩的謙謙君子,溫和有禮。
他的五官天生沒有攻擊性,輕而易舉就讓人產生想親近的念頭。
他捏了捏我冰涼的手,聲音溫潤」生下來吧,我養。」
我吃了一驚,腦子直接就短路了。
生下來?
這是什麼鬼?
抬頭,紅燈變綠,前面一溜煙都沒了車。
指揮交通的**正一個勁朝我們招手,動作頻率堪比小區超市裡發了瘋的招財貓。
我緩過神,餘光在趙良的眼睛裏看出一絲陰沉,陰沉中還帶着點得逞的快意。
這是?
趙良似乎察覺到我的視線,又再次看向我。」
打胎對身體不好,作為醫生,我不介意你打掉他。」
不等我反應,趙良又開了口。」
但懷孕從某種意義上來說,其實也是對母體的剝削,所以要不要生下這個孩子,還是由你來決定。」
我快被感動的哭了。
這年頭說是男女平等生育自由,但哪個男的沒點傳宗接代的封建思想,在生育這件事上多的是『好男人』只關心孩子,把媳婦當生育工具。
趙良竟然願意把我的生育意願放在第一位。
一瞬間,我只恨沒能抓出來那個狗崽種,把他碎屍萬段,以解心頭之恨!」
茹真,這件事不是你的錯。」
車子重新上路,趙良在錯綜複雜的路況中,抽空看了我一眼,眼裡溫柔而深情。
縱使我萬花叢中過,也架不住這樣深情的一瞥。
我低下頭,第一次覺得曾經放浪形骸的自己,配不上他。
趙良送我到家樓底下的時候叫住我」茹真,咱們結婚吧。」
5.趙良在知道我懷了野種的情況下還向我求婚。
他不在意我的過去,不在意我懷了野種,甚至還為我開脫。
我想我該去掃掃祖墳。
祖墳應該不止是冒青煙,這大概得着火了,才能讓我遇上趙良。
為了趙良,為了我自己,就是掘地三尺我也要把這個敢對我下手的狗雜種給挖出來。
回家後,我報了警。
民警上門了解了一下情況,然後帶着我回到派出所調出了我兩個月前的酒店入住記錄,沒有發現什麼可疑的跡象,又調取了我小區門禁的出入記錄。
除了偶爾跟趙良約會後,他送我回家之外,也沒有其他人進出我家。」
林女士,趙先生是最近唯一跟你接觸過的人,你最近跟他發生過關係嗎?」
民警指着視頻里的趙良問。」
沒有,我們還在互相了解的階段,兩個月前,我還在追求他,他沒必要對我做這種事,而且,他是醫生,就是他告訴我我懷孕了。」
我十分堅決的搖了搖頭。」
那你有什麼懷疑的對象嗎?」
」沒有。」
時間太短,又沒有懷疑對象,排查難度太大,民警沒有找到任何線索。
時間晚了,作了筆錄後,我只好掃興而歸。
剛回到家,『叮』的一聲,我的手機響了。
是丁煒,也就是我的前任給我發的微信。
微信內容,只有一張圖。
是晚上我在餐廳里給趙良夾菜的照片。
看到這消息,我的心咯噔一下,猶如三伏天被人潑了一桶冷水,心情一下子沉到了谷底。
他在跟蹤我!
難道是他?
我強裝鎮定,抖着手給他發個」?」
他很快就回了消息。
是條語音,只有三秒鐘。
我點開後,耳邊如同魔音灌腦。
丁煒說你真幸福啊。
草,變態!
幾乎沒有任何猶豫,我就斷定那個**我的人就是他!
我跌坐到床上,顫顫巍巍想給自己點一根煙冷靜。
怎麼會是丁煒?
他到底是從什麼時候跟蹤我的?
又是什麼時候對我下的手?
煙捲點燃的瞬間,我看到手腕上趙良送的玉釧。
他說過,抽煙對身體不好。
我平日在他面前偽裝的一向很好,只是有一次應酬回來,身上帶了煙味兒,被他差距了出來。
想到趙良,我鬼使神差滅了煙,抬着發軟的雙腿來到陽台,不斷給自己做心理疏導。
別慌,你可是林茹真,從來只有你玩弄別人,沒有別人玩你的份兒。
手機沒多久又響了。
丁煒又給我發了一串時間地點。
他想約我見面。
我吐出一口濁氣,狠狠的將養在陽台上的盆摘摔在地上。
狗雜種!
如果**我的人是他,我要將他碎屍萬段!
6、雖然時間很晚了,但我還是決定去見丁瑋。
死纏爛打的前任我見過不少,有給我快遞死老鼠的,半夜三點給我打電話的,還有找我現男友挑事的。
但我不怕他們,因為我不要臉。
人不要臉,天下無敵,我還能被他們拿捏?
本以為丁煒是我分手的最輕鬆的前任,沒想到他竟然是個傻逼!
連**這種事情都做得出來!
坐在丁瑋面前的時候,我一臉冷漠的看着他。」
說吧,找我想說什麼?」
憑良心說,丁煒長的還不錯,家境也還可以。
我是個顏狗,前任就沒有長得丑的,丁煒跟我是在公司的一場活動上認識的,他是甲方的代表之一,互加了微信後,他對我展開了追求。
追求期間,他表現的像個特別真誠的大男孩,感情經歷更是白的像一張紙,當時我沒有交過這款的,他跟我表白了兩次後,我就答應了。
不過,在一起後沒一個禮拜我們就分手了。
不合適。
像我這樣女人,實在是不合適和純情大男孩處對象,丁煒除了一腔愛意,什麼事情都得教。
時間久了,難免心累。
和丁瑋分手之後,我狠狠明白了一個道理渣女即便是要換口味,也得找個段位差不多的才行。
太次了就像是我在 cosplay 戀愛教育中的扶貧女老師。
然後趙良的出現飛快地打了我的臉。
同樣是長相斯文乾淨,趙良就不需要我教。
丁瑋給我點了一杯咖啡,推到我面前,表情無辜可憐。」
我只是想見見你。」
我點了一隻煙,一臉冷漠。」
你不知道嗎?
一個優秀的前任應該學會如何乖巧地死去。」
丁瑋可憐巴巴的看着我。」
我才二十五,我不想死。」
我不想跟他廢話,面無表情的跟他攤了牌。」
丁瑋,我懷孕了,那個人是你吧?
你不僅跟蹤我,還**我?」
丁瑋聽到這話,結結實實的愣了好幾秒,隨即表情恢復正常,卸下了偽裝。」
我那不叫**。」
呵呵,不是**,那是什麼?
丁瑋深吸了一口氣,伸手握住我的手,一臉認真。」
真真,既然你懷孕了,那我們結婚吧。」
同樣的一句話,怎麼從丁煒嘴裏說出來,我沒有任何感動,只覺得噁心想吐。
我抽回手,捂住嘴就往衛生間跑。
我在衛生間乾嘔了十幾分鐘,出來的時候,丁瑋已經結完賬走了。
……回到家,我收到了一條他發來的一份文件,裏面是他的個人介紹,竟然還整理成了 ppt。
隨手划過去都是浩浩蕩蕩的家庭財產證明,翻過十幾頁後是家庭成員介紹。
這份文件,很顯然是早就準備好了的!
可惜的是,我對他的家庭情況毫無興趣!
不過既然他發了這麼完整的文件背景給我,倒是省的我去調查他了!
之前沒有懷疑對象,現在反倒是有了!
只要我找到他**我的證據,我要送他進去踩縫紉機!
出了咖啡廳,我再次打車來到派出所。
值班民警認出了我,看我去而復返還愣了一下。」
林女士,你遇到了什麼麻煩了嗎?」
值班民警覺得我是因為擔心人生安全才回來的。」
不是,我來提供新線索的。」
7、我把丁煒以及他的個人資料提供給警方,很快,民警就通過天眼搜到了一些蛛絲馬跡。
不查不知道,一查嚇一跳!
果然,丁煒在跟我分手後,並沒有死心。
他在我家樓對面租了一套房!
通過他家陽台,可以直接監視我的一舉一動!

怪不得!
怪不得他對我的行蹤了如指掌!
這個變態!
我氣的渾身發抖。」
林女士,你不用害怕,如果丁煒真的對你實施過侵犯,那他即將面臨的刑事公訴案件,情節嚴重的將處以十年以上有期徒刑。」
我伸手接過值班民警給我倒的熱水,感覺冰涼的手稍微暖了一些。
雖然鎖定了嫌疑人,但**還是不能第一時間傳喚丁煒。
他們需要更多的證據。
因為監控里出入出租屋的男人,每次出入都穿的一身黑,彷彿夜行者,從監控里,只能看出他的身型跟丁煒差不多,但不能斷定那個人就是丁煒。
他們跟我約了明天到我家提取指紋,看看能不能找到丁煒入侵我家裡的證據。」
林女士,像這種類型的犯罪嫌疑人,多少都有點心理問題,一旦事情敗漏,我怕他會鋌而走險,做出什麼不可控的事情,這幾天我建議你可以藉助到朋友家,出入的話,也最好有同伴。」
我點了點頭,藉助的話,我第一時間就想到了趙良。
出了派出所,我給趙良打了電話。」
茹真?」
趙良聲音一如既往的溫潤。」
阿良,我……現在能去你家找你嗎?」
我有點沒底氣的問。」
現在?」
趙良的聲音有點驚訝,然後道」你是不是哪裡不舒服?」
」沒,我……」我支支吾吾的不知道怎麼開口。」
你在家裡等着,這麼晚了打車不安全,我過去接你。」
趙良聽出我的猶豫,主動開口來接我。」
我……我現在不在家,那你來西隴路派出所接我吧。」
電話那頭靜默了幾秒鐘,才緩緩應道」好,你乖乖等我。」
值班民警聽說趙良要來接我,有些感慨。」
您的男朋友還真是……通情達理。」
一般男人碰到女朋友莫名懷了不知道是誰的孩子,都很難保持這樣冷靜。
我點了點頭。」
他跟這世上所有的男人都不一樣。」
他是最好的。
8、半個小時後,趙良的車出現在派出所門口。」
趙先生,那就麻煩你送林女士回去了。」
值班民警送我出來,跟趙良打了個照面。
趙良溫和的點了點頭,大概是趕着出門,他身上穿的是睡衣,腳上穿的是室內。
我又被感動到了。
這個一向很注重儀容儀錶的男人,為了趕來接我,連衣着都不顧了。
我總能被他的一舉一動感動。
回到趙良家後,他給我找了睡衣,將我安置在他的床上。
雖然不是第一次來他家過夜,但不知為何,這一次比以往任何時候都讓我感到安心。
或許是因為他晚上跟我求婚了吧?
關了燈後,我沒忍住,側身躺到他懷裡。」
我不想這樣不明不白的嫁給你,阿良,我會找出那個人,讓他接受應有的懲罰,還我自己一個清白。」
趙良聽到我的話,只是輕輕的嗯了一聲,親了親我的額頭,表示支持我的決定。
我雖風流放蕩,但那是認識趙良以前的事。
我想嫁給趙良,這件事必須要調查清楚。
我絕對不能這樣不清不白的吃了這個啞巴虧。
況且……不怕賊偷,就怕賊惦記。
如果不把丁煒那個雜種繩之以法,誰知道未來的時間,他要窺視我的生活到什麼時候?
萬一他還對下手怎麼辦?
趙良能理解一次,還能次次都理解?
我現在最怕的就是丁煒一口咬定我們兩個是舊情複發,你情我願發生的關係。
我不是什麼純情少女,也不是什麼貞潔烈女。
如果一定要對薄公堂,我過往的事情將會被丁煒扒的一乾二淨,成為他最有力的攻擊武器,變數太大了。
所以,我要怎麼才能一錘直接把他給捶死?
9、思緒凌亂,我後面不知道自己是怎麼睡着的。
之後的幾天,我都住在趙良家裡,為了讓我睡個安穩覺,趙良特地買了香薰,每天晚上入睡前點燃。
民警去我家提取了指紋,可惜的是除了我自己的指紋外,沒有發現第二個人的指紋。
看來丁煒有備而來。
線索就這樣又斷了。
其實想確認**我的人是不是丁煒也不是沒有別的辦法,最簡單粗暴的方法就是去醫院流了肚子里的孽種,然後提取 DNA 跟丁煒的 DNA 直接做對比。
我篤定,一定是丁煒。
畢竟那天晚上他親口承認了這件事!
媽的,我當時就應該直接錄下我們的對話!
那天晚上丁煒招呼不打一聲就不告而別這件事,就是證明他心虛,所以才倉皇而逃。
草,時機稍縱即逝!
真是被這個狗雜種氣瘋了才會放棄了這麼一個送他進去的好機會!
趙良白天要去醫院上班,晚上一下班就會趕回家陪我。
他不怎麼問起這件事,像是怕問多了我會多想,但只要有空,他就會親自開車送我去派出所。
趙良對我越好,我就越是想將這件事查個水落石出。
既然決定要趙良共度餘生,我就不容許任何信任危機出現在我們之間!
沒有提取到丁煒的指紋,那隻能從其他地方下手。
比如丁煒出入我家樓下的監控。
或者是前幾個月他購買迷幻類違禁藥品的記錄。
時間拖了一天有一天,我開始有孕吐反應,每天都很焦躁。
強烈的孕吐反應,讓我在短時間內瘦了一整圈。
為此,我不得不跟公司請了年假。
我不想給將糟糕的心情傳遞給趙良,所以面對他的時候都會讓自己表現的很正常。
但我知道,我變得越來越焦慮,香薰的效果也很有限。
每天晚上,趙良要安撫我很久,我才會睡得着。
丁煒自從給我發了他的個人背調 ppt 之後,就消失在了我的生活圈。
他那天晚上的求婚,就好像隨口開的一個玩笑一樣。
從民警那裡得知,他已經很長一段時間沒有去我對面那個房子里。
他越是這樣,我越是

《純情商店:愛是被禁忌的遊戲》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