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都市言情›楚清陶奕辰
楚清陶奕辰 連載中

楚清陶奕辰

來源:外網 作者:八零致富有空間 分類:都市言情

標籤: 八零致富有空間 都市言情

楚清上一世被最愛、最信任的人利用,落得一個身敗名裂、死無葬身之地的下場,機緣巧合之下,重生了。這一世,她要報仇雪恨,還要活得瀟瀟洒灑。虐渣路上有點累,好在有空間和暖男陪伴左右……展開

《楚清陶奕辰》章節試讀:

李來花氣得傷口疼,疼得一時說不出話來。
楚平有腿傷,下不了病床,除了吼張春花幾句表達心中憤怒,沒有做什麼過分的事。
但張春花卻受不了了,因為她早已習慣拿老大一家當猴耍,根本沒想到會有穿幫的一天,更沒想到楚清他們變聰明了。
張春花高聲喊道,「楚平!你吃了雄心豹子膽了?敢這麼跟你親娘我說話?什麼叫洗劫?我們是一家人,我能洗劫你屋?也不好好想一想,你屋裡有什麼值錢的東西值得我洗劫!我說了,是老鼠乾的!你想吼,找老鼠吼去!」
聲音高八度,彷彿誰的聲音高,誰就有理。
這裡是醫院,再這麼吵下去,驚動了醫生和護士,極有可能會被趕出去。
不過,這正是張春花想要的。
楚清一把扯住張春花的胳膊,「別廢話!我現在只問你一句話,出不出錢給我爸媽看病?」
張春花沒有回答,反而抬起手朝楚清打去。
李來花急得想跳下病床去阻止,不等起身,被楚清的聲音制止,「媽,你好好躺着,我不會再任由她打我!」
說話間,楚清的身形一閃,躲過張春花的巴掌。
張春花追上去,再次朝楚清甩巴掌,「你這賠錢貨,有你說話的份嗎?還敢問我出不出錢?」
楚清再次躲開,若不是爸爸在場,她絕對要還手。
這會忍,是希望奶奶的行為能刺激到爸爸。
終於,在張春花第三次朝楚清揚巴掌時,楚平憤怒的聲音響起,「分家!現在就分家!」
張春花愣住,沒想到大兒子都快殘廢了,還有勇氣提分家。
很快,張春花反應過來,冷冷地說道,「想分家可以,只能分戶口,其餘的,你們甭想分到!」
若大兒子真敢答應,就等着喝西北風。
楚平看一眼自己的腿,又看一眼自家媳婦身上的繃帶,分家分不到錢和住處,以後怎麼生存?
「娘,你這是想逼死我一家四口嗎?」
張春花裝作心疼地說道,「兒啊!我可沒逼你,是你主動提分家。看你的樣子,是後悔說分家的事了?本來我就不想跟你們分家,只要你不再提分家的事,我就當做今天的事沒發生過。咱們不分家,好不好?只要不分家,我回去就挨家挨戶借錢給你湊醫藥費……」
楚平沒有聽出張春花話里的意思,分家的心有些動搖,「這……」
楚清卻聽出張春花話里的意思,快速打斷楚平的話,「借來的錢,將來由誰來還呢?」
張春花脫口而出一句話,「當然是你們一家四口還。」
楚平的思路一下子清晰起來,他娘說家裡的錢都被老鼠啃了,意思是說他和媳婦以前為家裡掙得錢,相當於沒了,不會拿出來還賬,現在借錢治病,將來要他還錢,這是什麼邏輯?「娘,你欺人太甚啊!我和來花可是因為二弟才受得傷,你當時說過,會拿家裡的錢出來……」
張春花擺擺手,「你弟弟的事,結案了!已經過去的事,就別提了!我早就不記得自己說過這樣的話。」
楚平被這話氣得差點一口氣沒上來。
楚清朝張春花嘲諷一笑,「奶奶啊!你說結案就結案了?只要我爸媽告我二叔,這案就會重新開始!你不想我二叔坐牢吧?」
張春花看向楚平,「你真要告你弟弟?」
楚平冷哼一聲,「分家不給錢和住處的話,我肯定會告他!告他故意絆倒我……」
「你敢!看我不打死你這個不孝子!」
張春花的手朝楚平甩去……
楚清快速上前,抓住張春花的胳膊,「天黑之前,你若沒送二百塊錢過來,就等着我二叔被抓走吧!」
張春花的胳膊被楚清抓得生疼,反抗不了,乾脆耍無賴,「抓吧!抓走拉倒!大兒子家喝西北風,二兒子坐牢,我就當沒生過兒子!」
楚平和李來花一時語塞。
楚清倒是一臉平靜,「奶奶,既然你這麼想,我們也就放心地把二叔送去坐牢了,不過,這可就苦了你那沒出生的孫子了!」
張春花驚得瞪大眼睛,「楚清,你什麼意思?我孫子在哪裡?」
楚清耐着性子解釋道,「前幾天,我無意中看到林芳吐得一塌糊塗,以前,我可不止一次見過我二叔跟她一起鑽小樹林。今天我問過醫生,若是嘔吐加沒來大姨媽,極有可能就是懷孕了!你還是回家確認後,再決定要不要讓我們一家凈身出戶!」
張春花顧不得跟大兒子繼續鬧騰,急匆匆出病房。
楚清在她身後喊道,「奶奶,若是不肯分家,我們一樣告二叔哦!記住了,天黑之前,送二百塊錢過來!」
張春花沒有回頭,但楚清知道,她聽到了。
這時,一名護士拿着催賬單走過來,「剛才你家不是有人過來了?送錢來了嗎?趕緊去繳費,總共一百塊,再不繳費,只能停葯了。」
楚平和李來花對視一眼,均是無奈一笑,剛要開口請求護士給寬限兩日,楚清的聲音傳來,「好的,我們馬上繳費。」
從護士手裡接過賬單。
目送護士離開後,楚清才對爸媽說道,「昨天我姥姥悄悄放在盛雞蛋的布袋裡三十多塊錢,我怕你們訓我,就想着今天趕緊還回去,但奶奶沒送錢來,只能先用姥姥的錢應急了。」
李來花眼眶一紅,「關鍵時刻還是你姥姥和姥爺想着咱們。」
楚平嘆一口氣,「來花,三十多塊錢不夠醫藥費,咱們還是出院吧。我覺得我娘不會送錢來,咱們不能給岳父岳母添麻煩……」
楚清安慰道,「爸爸,您別著急,我還沒說完呢。今早上我去辛山挖到了名貴藥材,賣了不少錢,加上姥姥給的錢,足夠交住院費了。至於以後的費用,您也不用擔心,我奶奶心疼我二叔和林芳肚子里的孩子,不會讓咱們告二叔,一定會送二百塊錢過來,咱們一家四口分出去單過,以後我和妹妹再也不用挨奶奶的打。您和我媽安心養傷,我和妹妹還指望您和我媽傷好後努力掙錢,供我倆上學呢。」

《楚清陶奕辰》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