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穿越重生›楚王寵妻:鬼醫狂妃傾天下
楚王寵妻:鬼醫狂妃傾天下 連載中

楚王寵妻:鬼醫狂妃傾天下

來源:google 作者:慕凝 分類:穿越重生

標籤: 凌允玄 慕凝 穿越重生

前世精通醫術的慕凝穿越成為備受迫害與冷落的嫡女,被迫出嫁,當所有人都以為她必死無疑之時,慕凝憑藉精妙的醫術與絕倫的智慧,在深宮之中遊刃有餘從一個最不受寵的嫡小姐開始,且看她如何扭轉時局,改寫命運!展開

《楚王寵妻:鬼醫狂妃傾天下》章節試讀:

兩位皇子要去見皇上,凌允玄和慕凝也要去坤寧宮皇后那邊謝恩。
雙方都沒有逗留的意思,簡單打了個招呼,便各自分開。
彼時,皇后那邊確實已經等候多時。
兩人剛一露面,守門的小太監立刻就揚聲通稟,語氣頗有些迫不及待,「稟娘娘,楚王殿下攜新婦慕氏來給您謝恩了!」
慕凝隱隱覺得有點怪異。
可還沒等她細想,裏面便當先傳來一道慵懶女音,「讓他們進來吧。」
小太監領着二人進了內殿。
在這之前,慕凝腦海中的皇后形象,要麼端莊大方,要麼威嚴嚴厲。
眼前的女子卻徹底打破了她的刻板印象。
這位皇后看上去十分年輕,全然不像是皇上的同齡人,瞧着反倒更像和凌允玄同一個年齡段似的。她的長相也與什麼端莊威嚴毫無關係,而是仿若炎炎驕陽一般灼人的明艷,卻並不會給人俗艷的感覺,而是艷麗不可方物,讓人莫敢直視。
慕凝忽然有點理解,她年紀輕輕,還沒有子嗣,為什麼卻被立為皇后了。
老夫少妻中的這個「妻」本來就受嬌寵。
更何況還是這樣一個絕頂尤物。
「微臣參加皇后。」
「臣妾參見皇后。」
兩人雙雙朝上首行禮。
慕凝幾乎是立時就察覺到了異樣。
在面見皇上時,凌允玄的自稱是比較親昵的「臣弟」,可現在卻是十分疏冷客套的「微臣」,與此同時,他的神色也不再如之前那樣輕鬆,而是宛若死水一般的靜默。
如果心理活動能具現化,那此時他的周身恐怕已經築起了高高的冰牆。
慕凝心裏忍不住有點犯嘀咕。
姑嫂之前避嫌很正常。
可看凌允玄的樣子,冷漠中分明透出了濃濃的戒備。
這實在不像見長嫂時會有的反應。
相較於凌允玄的冷漠和戒備,皇后臉上倒是一直掛着笑,「這位便是四弟妹吧?果然是個標誌的美人兒。不枉本宮冒着被埋怨的風險,巴巴替四皇弟賜了這麼樁婚事。」
嘴裏說著話,她一雙妙目肆無忌憚的上下打量着慕凝。
全程半個字都沒提讓他們起身的話。
這下慕凝要是還看不出,這位年輕皇后有意刁難,那她這腦子也白長了。
維持行禮的姿勢並不是一件簡單的事。
倘若換成以前的慕凝,還能堅持一段時間,可現在她手不能提,肩不能挑,因為長時間受繼母苛待,身子骨弱的風一吹就倒,又哪裡受得住這種磋磨?
不過幾個眨眼的瞬間,她彎曲的雙腿就控制不住的抖簌了起來。
她用力咬着後槽牙,這才勉強擠出一句謙詞,「皇后謬讚了。」
「本宮一向有什麼說什麼,四弟妹無需自謙。說起來,當初本宮為四皇弟賜下這門婚事的時候,四皇弟還一副老大不高興的樣子,弄得陛下都在背地裡埋怨本宮亂牽紅線。如今見你們二人琴瑟和諧,相敬如賓,本宮心裏那塊大石總算是落了下去。」
巴拉巴拉說了一大通,皇后這才笑吟吟地看向凌允玄,「四皇弟,本宮替你挑的這個媳婦還算稱你的意吧,你是不是該好好謝謝本宮?」
凌允玄此時的情況也沒比慕凝好到哪裡去。
自打武功被廢后,他的身體就徹底垮了。
外人看他好似與以前一般無二,可實際上,他如今跟那風中殘燭沒什麼兩樣。
不過這麼一會兒工夫,他額頭上就沁出了豆大的汗珠,裸露在面具外的那半張面龐蒼白若紙,身體不受控制的微微顫抖着,明顯就是在勉力支撐。
慕凝不知道他們之間到底發生了什麼。
可堂堂王爺被如此磋磨刁難,換做是她都很難咽的下這口氣。
更不要說,在出事前一直是天之驕子的凌允玄。
慕凝正暗自琢磨他能忍到什麼時候,眼角餘光忽然就瞥見,凌允玄十分乾脆的就着行禮的姿勢,對着上首的皇后長身一揖到底。
「微臣謝過皇后。」
硬邦邦的道了一聲謝。
旋即,他就面無表情的直起身,並順手將慕凝一併拉了起來。
寢殿內的氣氛瞬間凍住。
皇后嘴角邊還掛着笑,一雙妙目卻黑幽幽的,泛不出一丁點的光。
眾太監宮女們嚇得噤若寒蟬,連大氣都不敢喘一下。
眼看現場氣氛劍拔弩張,似乎一觸即發。
便在這時,一聲「哎呦」突然打破了這凝固的氣氛。
就見,剛剛站起身的慕凝,兩腿一軟,便狼狽的朝地上跌去。
虧得凌允玄眼疾手快拉了她一把,否則,她只怕真要當著眾人的面,跌個狗吃屎了。
「好險,好險。」
後怕的拍了拍胸口,慕凝佯作不好意思對凌允玄道:「多謝王爺!虧得您剛剛出手扶住了臣妾,否則臣妾當眾出洋相丟您的臉也就算了,若不小心見了紅,知道的明白臣妾打小就身子骨不好,不知道的若誤會皇后苛待臣妾,豈不是臣妾的罪過?」
高居上首的皇后猛地眯起了眼。
誤會……
苛待……
這女人是隨口那麼一說,還是在暗自威脅她?
「下次小心點。」
凌允玄鬆開扶着她的手,神情依舊淡淡。
沒人看見,他的眸光微微閃爍了下。
慕凝笑着嗯了一聲,轉而面向皇后時,立刻又換上一副誠惶誠恐的表情。
「臣妾失儀,還望皇后恕罪。」
依舊是標準的屈膝禮,只是這一次明顯抖簌的比之前還要厲害。
那顫巍巍的模樣,似乎下一瞬就會再次倒下去。
皇后神色莫測的看着她,一時間竟有些看不清,她是真就如此還是故作偽裝。
數息後,皇后終是斂回視線,喜怒不辨的對身側的宮女吩咐了一聲,「還不趕緊將王妃扶起來,若真摔出個好歹,本宮豈不要讓人戳脊梁骨?」
兩個宮女趕緊走上前,一左一右將慕凝攙了起來。
慕凝假裝沒聽出皇后的諷刺,用一種無比真誠的口吻恭維道:「臣妾未出嫁前,就曾聽皇后娘娘寬厚仁善,是頂頂好的一個人,如今一見,果然所言非虛。」
都誇自己是「頂頂好的一個人」了,自己難道還能再刁難他們夫妻二人不成?
皇后微微笑着,眼底卻掠過了一抹陰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