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奇幻玄幻›從登上那輛列車開始
從登上那輛列車開始 連載中

從登上那輛列車開始

來源:google 作者:東海孤鱗 分類:奇幻玄幻

標籤: 奇幻玄幻 高良姜 齊決明

喪屍橫行的漫威宇宙、邪祟肆虐的華夏舊城、以及虛空入侵下,人類苦苦掙扎的瓦羅蘭大陸······齊決明張開眼,看到的是與自己認知中絕然不同的景象:美國隊長變成了喪屍?聖主竟然沒有被打敗?不會吧,拜月教主還真的在搞科學!?當列車從神秘中駛來,帶來的是死亡?還是新生!展開

《從登上那輛列車開始》章節試讀:

李大志感覺糟糕透了。

這種感覺,比他前半輩子一直給人當苦力受氣,來得還要糟糕。

他今年四十有三,但他卻覺得,那前面的四十年,都是白活,沒意思。打從他記事兒起,家裡就窮,壞的時候,連口地瓜面兒都沒有,只能吃那種地瓜藤,老家話管這叫地瓜秧子。即便好的時候,也就是碗粗米飯,這就算過年了。

沒辦法,他還有兄弟姊妹四個,人多糧食少,好幾張嘴等着吃,不吃怎麼辦?不吃只能餓死!

所以他打小就立志,以後一定要往大城市跑,混他個名堂出來。

可事不遂人願,他沒什麼文化,又是根生土長的農村人,城裡沒什麼靠得上的關係,只有一把子力氣,為了吃飯,他只能給人家賣力氣。

這些年他當過農民工,搬過傢具,還跟人跑過一段時間的大貨,結果那黑心老闆半道還跑路了,只留下滿地的狼藉。

混來混去,三十啷噹歲了,連個媳婦兒也沒混上。

雄心壯志建立起來很快,崩塌的時候也不慢。那些什麼出人頭地,衣錦鄉里的美夢,早在不知道哪一夜的酩酊大醉里,被他不知道丟到哪去了。

他曾想着要掙大錢,讓老爹老娘吃好的,穿好的,結果老娘在他四十歲那年,死了。至於老爹,嘿,早忘了是什麼時候死的了。

這輩子也就這樣了,送走老娘的時候,李大志如此想着。

但他卻怎麼也沒有想到,僅僅只是過去兩年,一切都不一樣了。

一場突如其來的災變,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席捲了全球,等李大志回過神兒來了,一切都變了,城市沒有了,文明沒有了,甚至人類,都快要沒有了。無數的,只有在噩夢裡才會出現的怪物降臨在了這個世界上,往昔的繁華一夕之間,全都沒了。

但他覺得還不錯。

他當然覺得不錯,因為他是那極少數的幸運兒。

大道五十,天衍四十九,指的是哪怕極度絕望的情況下,也總會有那麼一絲希望。在人們一茬接一茬的死亡中,其中的少數人覺醒了異能,他們擁有了鬼怪的才有的力量,李大志就是其中之一。

他怎麼也沒想到,自己潦倒了大半輩子,卻在末日的世界裏,得到了自己前半生嚮往的所有一切,財富、權力、女人,只要他勾勾手,就會有人諂媚地送上來。

以前那些他只能從街上偷偷看的,身姿綽約的美女,會像狗一樣奉承他,服侍他,只求能從他的手裡,得到一頓飽飯。

所以他當然覺得不錯。

不過是在今晚之前。

至少今晚,他感覺自己很不爽,不爽地想要殺人,想要強bao,想要一刀一刀地割死那個狡猾的女人。

等李大志意識到自己中了圈套時,他已經跑不出去了。他提着一把血紅色的大刀,漫步在工地的一棟大樓里,四周都是鬼哭狼嚎的聲音,時不時,那個女人還會突然竄出來給自己一下。這種殺也殺不死,跑也跑不掉的感覺,真真是令他無比的憤怒。

「出來啊!和老子打啊!」李大志歇斯底里地咆哮,像只發怒的野獸,他已經顧不得會將鬼怪吸引來了,滿腦子只想着一件事——殺死那個女人!

「媽的!老子找到你,一定要殺了你!一定要一刀一刀地割了你!出來啊!出來啊!」

空蕩蕩的大樓里,回蕩着李大志的嘶喊,這麼發泄了一通後,他稍微冷靜了幾分,腦子一轉,忽然又冷笑着說道:

「你還不知道吧,你當然不知道了,哈哈,和你一起的那個小娘們兒,嘖嘖,那真是老子見過的最白的女人,那皮膚,又白又滑,那香味兒,那聲音,真是讓老子**吶!」

一陣細微的聲音從陰影中傳來,這沒有逃過李大志的耳朵,他倒提着刀,小心翼翼地靠了過去,嘴裏還在不停地說著:

「她直到只剩一口氣的時候,還在念叨你們的名字,希望你們來救她,哈哈哈哈!她卻不知道,你們已經被老子殺乾淨啦!」

「啦」字未落,李大志暴起出刀,沖向那陰影就是一刀砍去!只聽「鈧叱」一聲,火星子直冒,他的刀砍在了承重的牆柱上,划出一道深深的痕迹。

緊接着,一道纖細的身影從側面疾速衝來,帶起一陣破風聲響,李大志不敢怠慢,就地一滾,藉機調整好姿勢,橫刀擋在了自己的胸前。

「錚!」

金屬交擊的錚鳴乍然響起,李大志陰森地冷笑着,看着對面臉色蒼白的少女,他知道,對方已經沒有餘力再出第二擊了。

從顫抖的身軀和沒有血色的臉龐就能看出來,唐時柳在此之前已經受了很重的傷,一擊不成,她轉身想走,動作卻跟不上她的想法,被李大志反手死死地鎖住了喉嚨。

李大志手掌用力,少女頓時發出一聲痛苦的**,他一邊用力,一邊猙獰冷笑道:「跑啊!跑啊!你不是很能跑嗎?繼續跑啊!老子要死!你也別想活!」

說著,他手上加力,本打算就這樣一把捏死對方,但在看到對方的目光之後,那種得勝的快感又一下子變成了難以言喻的憤怒。

即便被卡住脖子,馬上就要死了,唐時柳依然沖他露出了不屑和仇恨的目光。

自從得到了力量以後,李大志便再也沒有從女人的眼睛中看到過不屑了,那是一種彷彿他是垃圾,他如此不值一提,而對方則高高在上的眼神,這讓他想起了一年前的自己。

「刺啦······」

憤怒充塞了李大志的腦袋,也不管四周還有鬼怪環伺,就欲施展暴行,唐時柳死命地掙紮起來,口中嗚嗚不停,然而她傷得太重了,光是支撐着不昏迷,就已用盡了她僅剩不多的體力。

衣服一件一件的被撕扯下來,最後只剩下了下面的一件小衣,唐時柳的掙扎也愈發無力,眼中不停地流出仇恨的淚水。

······

雷聲轟隆,一道電光閃過,照亮了不遠處的窗口旁,一道瘦削的人影。

這道人影不知是何時出現的,又彷彿它一直立在這裡,只不過這一切並沒有被李大志發覺,此刻的他理智盡失,口中唾沫橫飛,發著似癲似狂的笑聲。

「嘖,一來就讓我看到這種場景,是不是我來的不是時候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