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都市小說›從哥譚開始
從哥譚開始 連載中

從哥譚開始

來源:google 作者:蔬雞肉串 分類:都市小說

標籤: 路易 都市小說 陳燕

這是一部部扣人心弦的絕唱!也是一步步踏上封神的台階你想要看到暴力美學!那就從哥譚開始你想要看到唯美治癒!那就來一場跨越時空的戀愛午後的閑暇需要放鬆!那就來看看一隻蜘蛛,怎麼生存進化平淡的人生需要激情,熱血的打鬥,結合仙武背景,你可曾期待?…………展開

《從哥譚開始》章節試讀:

下城區,章北路,爛尾樓的建築群中,一棟民房被圍上了黃色警戒線,附近的民眾簇擁着想要看個熱鬧,被配槍的警員攔在外面,三輛警車閃着藍紅燈停了許久,四周議論紛紛,不絕於耳。

順着銹跡斑斑的鐵環梯看去,幾名身穿白色隔離服的法醫,正在向一人彙報情況。

那人身材高挑,黑色長袍很是修身,手上有些繭子,面容也略顯滄桑,約有三十來歲,扶了扶高挺鼻樑上的白框眼鏡,將警官證明收入口袋。

此人正是最近電視台的名人,梅森。

其檔案上也是眾多功績,犯罪心理學教授、唇語精通、熱衷於推理文學,在任的十年間,屢次破獲疑難懸案,在警圈內享有不小的名氣。

前些天,受阻多年的姦殺案告破,梅森的名氣也因此更上一層樓。

但他的出現不代表好事,人們清楚的意識到,這裡……可能是一處凶殺案現場。

「真的是梅森警官,看來這裡真的有什麼事發生了……」

「那裡……好像是斯什麼來着……」

「晚上還是不要外出的好,最近下城不太平…………」

…………

梅森接過法醫遞來的紙張,上面大致標註了屍體的死亡時間,以及損傷部位。

「梅森警官,大致的訊息都在這裡,就等你看下現場,我們就拉屍體回去,再仔細觀察……」

至於手裡的單子,梅森大致掃了兩眼,比起報告,他更相信自己的眼睛,點了點頭,隨後順着鐵梯而上。

還沒臨近房屋,一股濃郁的血腥就竄入鼻腔,血腥味不淡,死亡時間不會超過12小時,那就證明……受害人在昨晚遇害。

屋外,兩名警員拿着相機,捕捉着蛛絲馬跡,屋內還有三個人影晃動。

隨後走出一人,立刻迎了上來。

「你可算了來了,梅森警官,現場還很完整,就等你的法眼過目,不過……任何蛛絲馬跡都已經記錄完了,您大可不必親自過來,我們隨後都會呈現給警司。」

「短短一個晚上,七具屍體,至今都還沒有兇手訊息,我再不來……或許下一個就是我了!」

警官面容一僵,苦澀道「呵呵,別開玩笑了梅森警官,這一路根本沒有幾個有用的攝像頭,而且……事發都是在午夜……所以難度很大……」

「死者什麼時候被發現的?」梅森一轉話鋒,出聲問道。

「今天早上房東收租發現的,根據血液凝固、膚色差異,死亡時間應該是昨晚九點到十二點之間。」

梅森點了點頭,「叫你的人把所有東西歸到原位……」說完,踏入了屋子。

首先入眼的是受害者,顯得十分刺眼,背靠沙發而坐,頭高高仰着,衣物上大片的血跡已經結痂。

他面前的桌子更是讓梅森眉頭緊鎖,其兩隻手被鐵釘刺穿且固定。

左手皮開肉綻,可以清晰看到裸露的骨頭,那鐵釘也已經沒入骨肉。

右手煞白,但還相對完整,鐵釘裸露在外。

「仇殺!死者生前飽受折磨,不是簡單的兇殺。」梅森說著環繞到屍體後,仔細端倪起面部,瞳孔放射到最大,全是眼白,嘴巴擴張到極致,撕裂的舌頭沒有了血色,「被膠帶堵上了口鼻,舌頭是吃痛時……自己咬斷的。」

一旁的警官默默點了點頭,「您的判斷沒錯,我們從桌下發現了那捲帶血的膠帶。」

梅森沒有回應,注意到了沙發背面的槍孔。

「先生,我們判斷那裡就是致命傷,兇手從身後開槍,子彈穿過沙發,準確命中了心臟,留存在體內,具體還要法醫處理,等取出子彈,就可以明確兇手使用的槍支。」

梅森扶正眼鏡沉思道「兇手沒有直接擊斃受害者,而選擇以沙發為媒介,是為了消音,沙發內的海綿……就充當了消音器的的作用」

「死亡時間可以明確到昨晚十點左右,那麼……到現在足足有8個小時,哥譚晚間封城時間是九點到六點,如果兇手要逃,絕對還沒出城!」

一旁的警官出聲道「市長引領的【雷霆風暴】打擊犯罪的行動,如今搞得如火如荼,不少勢力都收斂了許多,現在又鬧出七條人命,因此市長很重視,今天二十四小時封城…………」

梅森有些不耐煩,出聲打斷「這我當然知道,二十四小時的時間找出兇手,市長的一句話,警司那邊就跟瘋了一樣,都不想接這個燙手山芋,最後還是將爛攤子推給了我,一群雜碎……」

聽到梅森的咒罵,那警官也只是苦澀的笑了笑,一共兩起案子,三個事發場地,難度之大不言而喻,案子辦成了,勢必會升職加薪,若辦不成,不但要一落千丈,還會開除警籍,總指揮的名號雖說好聽,但落到誰頭上都不好受。

三起案件

1.廢棄爛尾樓的巷子里,一具屍體,槍殺。沒有目擊和監控錄像。

2.章北路偏僻的街道,五具屍體,一具咽喉貫穿,四具槍殺。兩名警員目擊,僅能認定兇手為一名成年男性。

兩起案件所用子彈型號一樣,前後發生時間不超過三個小時,因此合併為一起案件,認定為同一名兇手所為。

第三起案件,就是眼下這民房的仇殺案。

「我們收集的物品已經全部歸置,請您過目……」

約有兩三分鐘,原本整理的關鍵性物品,再次歸於原位。

木桌上除了兩隻鮮血淋漓的手,又多出了一把木錘,一把摺疊刀,幾個散落的煙頭。

梅森的目光立刻被摺疊刀吸引,同時整個人腦袋嗡嗡作響。

章北路的槍殺案中,有一人被貫穿喉嚨,之後的法醫鑒定也給出明確,從切口和貫穿深度、可以看出是一把二十厘米內長度,帶放血槽的摺疊刀。

眼前這把,與關鍵的點全部匹配,加上與第二起案件事發地,僅相差兩條街道……

「三起案件是同一名兇手所為!」

聽到梅森的判斷,警官震驚中透出一抹驚喜,「那這不就簡單的多了,兇手是同一個人,目標也就統一了。」

「不,相反……會更加艱難……」

視角透過泛黃的小窗,看向陽光下呈現灰暗的錯落建築,下城最高聳的建築「啄木鳥醫院」格外引人矚目,那裡正在醞釀著風暴,讓人預感不祥。

「這把串聯兩起案件的摺疊刀,他分明可以帶走,卻選擇把它留在這麼顯眼的位置,這是一種無聲的警告……也是**裸的宣戰……」

「往往最令我討厭的,不是仇殺、不是兇殺、不是謎案,而是帶着腦子的罪犯,高智商犯罪……」

「我們必須儘快找到他!在他釀起更大的災禍之前……」

…………

《從哥譚開始》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