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從他掌心出逃
從他掌心出逃 連載中

從他掌心出逃

來源:google 作者:一顆桃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張導 現代言情 陸止川

秦兮暗戀陸止川十年之久,並與他隱婚了三年,就在她終於熬過了最難的日子時,突然有一展開

《從他掌心出逃》章節試讀:

「這麼晚了還來電話,那肯定是了不得的事。」
她語氣輕快自如,眼底卻半分笑意也無。
「是啊,就在剛剛,那陸律師忽然給了我回復,說是同意上你的節目,順帶着他公司那邊的於淺也同意一起來,這是多大的流量啊!」
張導的話便像驚雷一樣一句句炸響在她耳邊。
這確實是難得的機會,兩個自帶流量又傳了緋聞的人若是同台,效果可想而知。
秦兮卻樂不起來,語氣不受控的淡下去,帶着幾分隱忍,「是嗎!
真好!」
再也說不出更多。
他才從這裡離開,與她談離婚隔了半小時不到,心裏惦記的事情卻是帶着於淺上節目。
張導沒察覺她的不對,繼續道,「明天你早點來準備下,晚上他們會過來,大家一起先吃個飯走個交情!」
電話掛斷,秦兮捏着手機到指尖發白。
速度真快,就在明晚。
他要的答覆也在明晚。
早上去台里的時候,秦兮戴了墨鏡,化了厚重的眼妝。
她素來淡妝示人,但一夜沒睡,熬的眼底烏青,又不想在人前被問及緣由。
辦公室外,節目組的同事都在討論晚上的事。
「我就說了,這兩人肯定有關係,指不定要官宣了!」
「於淺什麼能耐,能叫陸律師上眼,嘖嘖!」
大家當著她的面肆無忌憚的說著,甚至拉了她一起加入。
因為沒人知道她是陸止川的人,且已經隱婚三年。
他的緋聞,三年來,她已經聽的麻木了。
秦兮有說有笑的隨了幾句,才慢慢的往辦公室去。
合上門,桌前坐下,扯着的笑才淡下去。
不多時,張導過來和她打了招呼,晚宴定在南淮樓的頂層包廂,她也必須要去。
晚上八點的時候,節目組一眾領導也都提前候在了包廂里。
這是陸止川給的面子,沒人不想着好好把握,攀附交情。
張導更是一遍遍交代,「這頓飯一定要陪好,以後你節目的資源肯定不會少。」
秦兮不停點頭,「我知道,我有分寸。」
話雖如此,但眾人迎出去的時候,她卻難得怯場。
外堂的熱鬧好似沸水炸鍋,喧嘩隨着門開,涌了進來。
張導一把將她往前推去,跟人介紹,「這就是我們節目的主持人,秦兮。」
人前與他相遇做戲,這還是第一次。
「秦老師。」
倒春寒的三月濕意入骨,大約是受了寒的緣故,他的聲音聽來便帶着幾分疏離。
秦兮抬頭,給了他一個自覺燦爛禮貌的笑。
他抬眼,又淡漠的挪開了視線。
這眼底的情緒她認得出來,好似是嫌棄的。
每次化了濃妝他便總是這樣的眼神。
陸止川只看到她的妝,卻看不見她眼底的血絲和為他熬的不眠夜。
這下被打擊了,她便想坐的遠些,結果還是被張導硬塞去他身邊。
好在這次於淺有事沒來,不然席間什麼場面,能不能把控主情緒,她也毫無把握。
推杯換盞一輪輪過,他杯中的酒一滴未動,直到秦兮敬到第三杯,瞳孔有些微發散的時候,他才終於肯放過她。
喝了整場局的第一口。
這頓飯吃的還算愉快,散場的時候陸止川叫司機候在車旁,隨張導敷衍了幾句,又抬眼看向昏沉的她。
張導識趣,馬上接茬,「哎呀,這麼晚了一個單身女人回去我是真的不放心,代駕也是不靠譜的。」
秦兮乖巧站住,看着兩人。
「秦老師,我送你。」
語氣淡淡,好似客氣。
實則命令。
她懂他的語氣,便聽話的上了車。
在后座上與他保持了一人位的距離,寬敞車身內,此刻只顯得逼仄。
回程的路上為避免尷尬,她只低頭看着手機。
出乎意料的,微信上卻多出一條好友申請。
是於淺。
打招呼的語氣也很客氣,「秦老師,我是於淺,咱可有緣,我是您的學妹呢,可惜今晚有事見不到您,下次有空我請您吃飯!」
「有事?」
他察覺她的失神。
秦兮關了屏幕,故作輕鬆的笑,「沒有。」
又扭頭看向窗外。
他也沒在問。
二十分鐘後,車子停在了熟悉的大門前。
陸止川將她帶回了明溪墅。
一直淡然無話的他,在推她入門的剎那忽然有了動作,指尖帶着屋外的寒氣鑽入她的衣服,叫秦兮本能的一個寒顫。

《從他掌心出逃》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