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奇幻玄幻›淬世星光
淬世星光 連載中

淬世星光

來源:google 作者:CHN夢曦 分類:奇幻玄幻

標籤: CHN夢曦 奇幻玄幻 夢曦

冬淬寒潭夏浴火九段劍心護蒼生此劍當斬群魔首一念通天神魔懼雖弱如微草但依然勇於突破看像我這樣的凡人怎樣決擇天地無心,日月重光天地不仁,大道無光我即是太陽也是黑夜無數次在群山之巔渴望黎明我站在這裡只是希望黑暗後不再是黑暗展開

《淬世星光》章節試讀:

故淵和四叔果然不愧為當今天下的強者翹首,雖然四叔以力量聞名,但他的速度與一般強者相比仍是別人無法比擬的。

「冰棘鳥!鎧化!」

在我完成鎧化後,還是趕不上他們,依然弱弱的被他們甩在身後,尤其是故淵前輩,他那想救愛人的決心支撐着他,簡直快的離譜。我只好加速催動雙翼,想要努力追趕上他們。

在片刻後,我終於隨着他們來到了山頂,此時,映入眼帘的是一棵參天巨樹,說它直插雲霄毫不為過,如果不是有雲海遮擋,在旁人看來,彷彿便是這棵樹支撐起了整片天空。樹的枝幹遮天蔽日,向四面八方伸展開來,樹的主幹大約有30人環抱那麼粗壯,樹上還棲息着不少飛行類的獸寵。

古樹之下,站立着一位女子,一襲白衣,膚如白雪,裝扮雖素雅但絕美的面龐卻有傾國傾城之姿,渾身上下散發著極簡之美。但她此時面容憔悴,彷彿剛經歷一場惡戰,雖身心疲憊,但目光依然死死盯着天空上方。

這時,故淵前輩快步走到了女子身旁,上前關切詢問道:「梔雪!你怎麼樣?傷到哪裡了!…」

「故淵!我不是說了,沒我的允許不要來山頂!這裡的事我一個人能處理,帶着你的朋友下山去,別給我添麻煩!」

兩人根本沒有敘舊和爭執的時間,擾人的音波轉瞬間又傳來了。由於在山巔之上,此後的音波彷彿在在震擾着我的五臟六腑般,讓人心底壓抑的難受。

「血音蝠!這裡怎麼會有這麼多五六階的血音蝠,棘手了!」

四叔不愧見多識廣,一眼就能判斷出眼前的御獸是什麼樣的。

當我抬頭看過去時,着實被嚇了一跳,黑壓壓的一片,大約有百十來只,給人一種黑雲壓城城欲摧的感覺。

只見梔雪前輩面容堅毅,毫無保留的釋放着自己剩下的靈力。

「雨花結界。」

但在音波的攻擊下,僅是阻擋了片刻就瞬間結界破碎了,梔雪前輩好像被反噬一般,嘴角流出了殷紅的鮮血,故淵前輩趕忙上前扶住了她。

「不要再透支自己靈力,你已經開始消耗自己的生命力了,接下來,就交給我吧!」

梔雪前輩默默點了點頭,彷彿回到了過去與故淵前輩相處的美好時光,就好像一個小女孩般靜靜躺在故淵前輩懷中。

故淵前輩默默將梔雪前輩輕輕放在樹旁,盤腿而坐陪伴在側,召喚出自己的琴和寵獸清影鶴。與先前的曲風不同,這次故淵前輩的曲風跌宕起伏極具進攻性,連綿不絕,給人極強的壓迫感,幾隻階級低的在音波的對峙中掉落了下來。

此時,我也明白了為什麼故淵前輩為何會在這方舟山中多年如一日彈琴奏曲了,一是讓愛人能聽到自己的心聲,二是為了自己保護愛人的守護之心。

突然,有幾隻血音蝠向我襲來發出擾人的音波,這時我才意識到先前契約是手上留下的血腥味還沒消失,應該是吸引了他們將我也視為獵物。看來他們不僅殘暴還嗜血,早就被他們擾的不堪的我也暴露。

「混蛋!居然把我當成了食物!」

我飛身而起,手中的傲凌劍積蓄着能量,接着便化為一股巨大的斬擊能量向他們襲去。

「別!」

「不要衝動!」

正當我詫異時,我看到我的斬擊在將要斬殺他們時,它們提高了自己的音波頻率,似乎想要硬接下這一擊。我冷笑一聲,以我現在的實力加上鎧化和傲凌劍的增幅這一擊可不是這幾隻六階初期的小蝙蝠能扛住的。但當我的斬擊剛接觸到音波的一瞬間就好像受到阻力一般,然後音波帶着那道斬擊反而回彈向了我,但我已沒時間再次蓄力了,只能去硬接下這一擊。

我將劍身一橫,擋在身前,但我還是在兩股力量的混合衝擊之下,倒飛出去,口吐鮮血。

四叔趕忙接住了下落的我,但此時我周身傳來麻痹感,根本動彈不得。

這是在梔雪前輩的提醒下我才知道剛才勸阻我的原由。

「血音蝠的音波能反彈能量體形式的攻擊,你們小心!」

原來這就是四叔不先手動手和故淵前輩以琴音為武器的原因,我瞬間明白了,也為自己剛才的衝動而懊惱。

我的的鮮血好像是刺激到了這群畜牲,整個血音蝠群都暴動起來,血音蝠群中出現了一頭巨大的身影,這是一隻接近八階的血音蝠王。

「看來,這就是他們的老大了!岩鎧雄!」

隨着四叔的召喚,一隻渾身包裹着岩石鎧甲的巨熊現身了。

「擒賊先擒王!抓住它!熊咆龍吟!」

伴隨着一聲巨大的咆哮聲 ,一股巨大的能量隱藏其中,與血音蝠的攻擊方式相似,一股巨大的能量攻擊向血音蝠群衝擊而去,血音蝠群在這陣衝擊中有些慌了陣腳。

但只見領頭的血音蝠王發出幾道頻率極高的共振波,所有的血音蝠像列陣一般集結成型,再次釋放出巨大的音波能量與故淵前輩和岩鎧熊釋放的能量形成對峙。

但漸漸局勢漸漸變的不可控起來,梔雪前輩和我身受重傷,四叔屬於力量型強者雖可以藉助熊咆龍吟將力量轉化但這過程中的力量損耗也不小,而故淵前輩雖能化音為劍,但面對如此大的獸群他也無法取勝。另外,整個獸群彷彿有智慧一般,絕對不近身戰鬥,這也讓身為御獸師的我們無法發揮優勢。

突然血音蝠抓住了攻擊的間隙,有幾隻血音蝠突然將攻擊轉向了生命之樹,部分柔弱的樹枝被擊斷落下,棲息在樹上的部分御獸也因此受了重傷。

「不要!」

梔雪前輩的聲音彷彿在哀求一般,但卻沒有任何作用,反而有點打斷了故淵前輩的思緒。故淵前輩愣了一下,琴音隨之一斷傳來幾陣雜音,有幾根琴弦也因此斷了。

失去故淵前輩的阻擋,血音蝠群黑壓壓的向下壓來。

「鎧化!」

「鎧化!」

故淵前輩和四叔瞬間鎧化,用能量護住我們四人,但他們剩餘的力量已無力再護住整個生命之樹了。此時的血音蝠王正在貪婪的吸食生命之樹的生命之力,剩下的蝠群也在急迫的等待它們的王享用後他們也能再撈些好處。

「生命之樹連接着整個方舟山脈,如果生命之樹毀了,這裡的一切也就不復存在了。」

此時的生命之樹葉片已經開始逐漸枯萎了,看着生命之樹遭到破壞,梔雪前輩強撐起身,眼角不禁落下了淚。顫顫巍巍走到故淵前輩身旁,撫着琴上斷了的琴弦,深情的望了故淵前輩一眼。

「我們!還會再見的!在這之前,方舟山就交給你了!我的愛人!」

「梔雪!不要!我只要你好好的!不要做傻事!……」

「神華綻放黃海重生!

神靈雨!

祭靈!」

隨之天空之上雲海匯聚,化成一條龍形虛影如同翻江倒海般,緊接着雨點紛至而下,每一個落在地面雨點都彷彿喚醒了方舟山的一個生靈,它們都祭出了自己的生命之力,然後這股力量開始匯聚,然後融到琴中,接着天空之中的龍形虛影一躍而下也附身於琴,接着琴在一陣金光後,其身竟出現龍的標誌。

與此同時,梔雪前輩的身形開始消散,故淵前輩想努力上前抓住自己的愛人,但在一陣白芒後就消散了,只剩故淵前輩一人站在原地。

故淵前輩壓抑不住內心的悲傷與憤怒!他一抬手,琴竟自己飛身來到他面前,他輕輕撫動琴弦,在他的撫動下琴音漸漸化為一道龍形虛影向血音蝠衝去,瞬間血音蝠群化為陣陣飛灰,隨風消散。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