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都市小說›村官崛起
村官崛起 連載中

村官崛起

來源:google 作者:金鉉山 分類:都市小說

標籤: 聶飛 都市小說 馬曉燕

我和一個美艷少婦同事下鄉扶貧,沒想到離開了單位之後,她就性格大變……展開

《村官崛起》章節試讀:

「聶飛你是公務員?」
陳欣欣頗為驚奇地問道,看來這小子現在混得還挺不錯啊,公務員難考是人盡皆知的,「我當時考了幾次沒考上,也就放棄了,現在都只能是在私企工作呢。」

「咱們這幾個好像就馬小貴進了體制吧?」
陳佳看向了坐在聶飛旁邊的戴着眼鏡的馬小貴。
「是縣水務局是吧?」

「對,縣水務局防汛辦。」
馬小貴自聶飛來了之後就一直沒開口,陳佳現在問他才算開口說的第一句話。

「聶飛,你在鄉**是負責什麼工作的?」
陳欣欣又問聶飛,她心裏就盤算開了,聶飛這傢伙是比較好說話的,她想看看聶飛是不是有什麼路子可以介紹給自己,等下次開考再去考一次。

「我?」
聶飛有口難言,看了一眼江果,這妮子絲毫沒看聶飛,夾着菜自顧自地吃着,賴順貴則是一臉笑意地看着聶飛,想看看這小子是怎麼回答的。

「其實我就一臨時工,還被開除了。」
良久,聶飛深吸一口氣,雖然他不想說,但又不得不承認,如果他敢開口說一句謊話,賴順貴便會立刻將真相說出來,那時候聶飛的自尊會被賴順貴給踐踏得連褲衩都不剩一絲。

「嘿嘿!」
賴順貴奸笑了兩聲,又像沒事人一樣端着酒碗走回到了自己的位置,將一群都眼神都看着聶飛的人招呼過來喝酒。

「來,喝酒!」
聶飛訕訕地笑了笑,這一桌顯得有些沉寂,這些同學也都知道聶飛現在心裏肯定不好受,也在想自己剛才問得是不是唐突了。

「馬小貴,剛才就沒跟你喝,以前跟你有些矛盾,不過時間都過去這麼久了,希望你還不要介懷。」
聶飛端着杯子打算敬桌上唯一的男同學。

「誰要跟你喝?」
面對聶飛的敬酒,馬小貴並未買賬,眼皮一抬,連身前的酒杯都懶得端。
「你說不介懷就不介懷,姓聶的,你算老幾哇?」

馬小貴最後這一聲你算老幾聲調咬得特別重,幾桌吃飯的人都聽得個清清楚楚,紛紛朝這邊看過來,現場一片寂靜。

「念書的時候,當著那麼多同學的面,你把我打也打了,罵也罵了了,現在一句不要介懷就想抹了?
有那麼便宜的事兒?」
馬小貴冷冷地道。

「我當你聶飛有什麼大本事呢,當個破臨時工還能被開除,你有什麼資格跟我喝酒?
要不是你跟江果是發小,你會坐到咱們這一桌來喝酒?
我呸!
也不瞧瞧你什麼德行!」
馬小貴說得咬牙切齒,好像跟聶飛有深仇大恨一般。

「小貴,你別這樣!」
江果左右看看,她好歹是主人,這種情況,自己父母肯定不方便出面的,畢竟這是小孩子的事兒,他們連什麼情況都沒弄清楚。
「聶飛,馬小貴喝多了,你別在意啊。」

「你閉嘴!」
聶飛臉色通紅,也不知道是剛才喝酒喝得還是被馬小貴一通辱罵給氣得,他覺得此時周圍那些人看自己的眼神都充滿了嘲諷。
「要不是你一開始就挑頭,能這樣嗎?
江果,你現在很得意是不是?
你滿意啦?
我不就是高中的時候偷看到你上廁所了嗎?
你何必要記恨這麼多年????」

「聶飛!」
江果本來還挺自責,說起來這事情還她挑起頭來的,要不是她拿着聶飛的學校來開玩笑,賴順貴也不會走到這邊來騎驢下坡說他工作的事情。

但她聽到聶飛將高中時候偷看她上廁所的事情說出來,心中那團伙立馬就竄起來了,操起身前的那杯滿滿的飲料直接就潑到了聶飛的臉上。

「你給我滾!」
江果氣得發抖地指着院子大門。
「現在就滾!」

「哼!」
聶飛鼻子里出了一口氣,直接邁步就出了院門。

「果子,你這是怎麼了嘛!」
江達明走過來帶着責怪的聲音。
「都鄉里鄉親,抬頭不見低頭見的!」

「我就這樣!」
江果朝着自己老爹吼了一聲,唔唔唔地哭着就跑進了自己的卧室,把房門反鎖撲在床上哭了起來。

「大家吃!
來,我跟你們再喝一杯,小孩子喝多了就容易鬧事!」
江達明尷尬地舉着杯子笑道,原本一件風風光光歡歡喜喜的事情,結果給弄成了這個樣子。

「媽的!」
走在鄉間小路的聶飛慢慢溜達着,腳時不時地踢着路邊的雜草。
「賴順貴真他媽不是東西,行,你敢在這裡玩老子,老子今晚就玩你老婆去!
江果也不是個好玩意,都多少年的事了,還記着仇,還有馬小貴,不就是考了個公務員嗎????」

一想到公務員,聶飛就想到了自己的處境,也不知道縣裡的精簡高效政策在港橋鄉什麼時候執行,希望馬曉燕能夠抓住自己提供給她的消息把舒景華給壓下去吧。

馬曉燕能當上主任,自己尚有一絲回去的機會,如果舒景華當上了主任,那自己想要返回仕途的路就要被徹底封閉了,這輩子恐怕都無望了。

「過段時間找張寶林問問消息去。」
聶飛心中盤算了一下,剛剛喝了酒,便準備回家睡個覺。

「聶飛?」
一個女聲從背後傳來,聶飛轉身一看,居然是剛才跟江果坐在一起的陳欣欣。

「你怎麼來了?」
聶飛奇怪地問道,在學校的時候,他跟陳欣欣並沒有什麼交集,人家是學霸,自己是學渣,兩個世界的人,三年高中連話都沒說過幾句。

「其實果子真不是故意的。」
陳欣欣想了想道,「她只是跟你開個玩笑,你知道果子那脾氣……」

「誰知道她是不是故意的?」
聶飛一想到這事就沒好氣道。
「偷看她上個廁所,記恨我這麼多年。」

「其實……」陳欣欣欲言又止,「哎,算了,總之果子不是那樣的人,這是我電話,有空常聯繫!」
說罷,陳欣欣從隨身小包里摸出一張名片遞了過去。

「好端端的為什麼要給我名片?」
聶飛促狹地笑道,「難道你還看上我了?」

「你愛要不要!」
陳欣欣臉色一紅,小涼鞋在地上跺了一下就做出要收回去的架勢。

「哎!
別啊,我要!
我要!」
聶飛急忙伸手去搶,一把就抓在了陳欣欣那細嫩的小手上,細嫩得就像一塊剛出水的嫩豆腐一般,惹得聶飛心中一陣蕩漾。

「我先走了!」
陳欣欣的嫩手,挽了一下,掙脫了聶飛的吃豆腐,紅着臉一路小跑地走了。

回到家,心情不好的聶飛也不管老媽的發問,問他怎麼這麼早就回來了,到了自己的房間關上門,扭開電風扇的按鈕便躺在了床上回想着在江果家受到的侮辱,心裏越想越氣,伸手進自己的褲兜,就把陳欣欣給他的那張名片給掏了出來。

「紅星果品銷售公司?」
聶飛拿起名片看了看,幾個大字映入眼帘,底下就是陳欣欣的名字和電話。
「果品銷售?」
韓鈍看到這幾個字,一下子就想起了靠山村那漫山遍野的果樹還有碩大的果子。

「要是能把那麼多的果子批發給這公司,那得賺多少錢啊!」
聶飛心裏想到,「算了,我幹嘛去操那份心,自己都被開除了,就跟自己無關了。」

「要是我自己把那些果林給弄過來自己干呢?」
閉上眼睛躺着的聶飛突然一下子睜開眼睛猛地坐了起來,不過很快就焉了下去,這談何容易啊!

且不說陳欣欣他們公司收不收,吃不吃得下那麼多貨,想要從那些果農手裡把林子給接手過來,恐怕就得大幾萬吧?
別看聶長根包了個魚塘,家裡存款也不過就四五萬,多了還真拿不出來,這點家底,聶長根打死也不會拿去給聶飛敗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