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軍事歷史›大漢爭霸(書號:4960)
大漢爭霸(書號:4960) 連載中

大漢爭霸(書號:4960)

來源:google 作者:龐統 分類:軍事歷史

標籤: 軍事歷史 龐統 黑無常

簡介:漢有天下,歷屬無疆想那漢初文景之治,武帝封狼居胥,漢家男兒是何等神采飛揚大漢歷經四百年,董卓進京,天下大亂,難道真的氣數將盡?一個並不起眼的身影,望着天空即將逝去的夕陽,嘴角忽然掛起一絲微笑......展開

《大漢爭霸(書號:4960)》章節試讀:

孫尚香今天的心情很不好,本來昨日晚宴的時候丈夫都答應了今天陪他和阿斗去郊外踏青。可是這一早劉備就起來不見了蹤影,問過下人這才知道劉備是早早的起來就梳洗準備接見一個叫「龍五」的傢伙。

雖然她跟龍五沒有見過面,但此次卻對此人恨碎了牙。自從來到荊州地面後,孫尚香覺得劉備對她越來越敷衍,根本沒有夫妻間那體貼親熱的勁頭。想當初在東吳的時候剛剛成親,夫君是對她百般呵護,當初還心有不甘自己嫁給半截身子都埋進土裡的老頭子,隨着劉備對她的寵愛,孫尚香還挺甜蜜的,不斷的安慰自己道:「歲數是大了點,不是還會體貼人嘛!」

她也是一心一意的在東吳跟自己夫君過小日子,後來劉備要返回荊州,還是她私下裡以祭祖之名迷惑住兄長,待丁奉周泰的追兵攔住去路的時候,她可是全力維護夫君,以孫權之妹的身份硬生生罵走了追兵,要論起來她可是對劉備有大恩的。

哪成想到了荊州後劉備就變臉了,整天忙於政事,就連晚上睡覺的時候他也從來不碰自己,成親一年多自己還是處女之身。知道自己夫君有隱疾孫尚香也沒有怨言,知道男人好面子她不但沒抱怨還好言安慰自己夫君,難道自己只是想多讓夫君陪陪自己這也是過錯嗎?

她對劉備的關心,久久的得不到回應,倍受冷落的她也耍起了小性子,每日不斷的在府邸內惹禍,不過就算他鬧的天翻地覆還不是想讓自家夫君多關心自己一點,引起一下劉備的注意,告訴他自己不是一個花瓶,一個擺設。

……

多年的辛勞征戰固然能讓人變成百戰名將,令一方面也能摧殘人的身體,年過半百的劉備青絲鬢角已經漸漸開始花白,身上多年前早已經癒合的傷口在陰天下雨天時候也隱隱作痛。每當他看見意氣風發,羽扇綸巾,指點江山的諸葛亮,劉備不禁好生羨慕。

有的時候他也擔心,不知道自己天命還有多久,萬一不幸夭折,年幼的阿斗是否能順利繼承大位,他日後是否能壓住手下這群桀驁不馴的文臣武將……

就在劉備愣神的功夫,身邊的孫乾小聲對劉備說道:「主公,龍五來了。」劉備精神一震,剛想來點拿手虛情假意聯絡一下感情,簡雍就走到他身邊不知道悄悄的說些什麼。本來劉備臉上帶着的點喜氣慢慢不見了,眉頭也皺着了起來。

在簡雍打小報告的同時,劉備也不斷的打量「龍五」一番,對於龐統的相貌他確實不滿意,朝廷取士,長的不好都不要,這就是一個面子問題。劉備雖然戎馬半生,但也受到了這風氣的影響。「愛美之心,人皆有之。」要論他這手下,關羽孔明,乃至他的義子劉封,那個不是玉面綸巾,相貌堂堂。

外加簡雍對此人評價甚為不好,不過既然文章寫的不錯,應該是有點才學的,劉備思考一下後道:「這樣吧,龍五你文章寫的甚好,但不知是否真有治國才能,還是宛如趙括一般紙上談兵。我讓你做耒陽縣令,先做一縣父母官來檢驗下才能,如果龍五你真有真才實學,日後升遷自然不成問題。」

「多謝。」龐統回答不驕不躁,從面容中看不出喜怒哀樂。不過在心裏他還是有點失望的,這個官職可比自己預計的低多了,歷史中龐統不是劉備的軍師嗎?自己咋混個縣令。龐統對於這段歷史的出名人物倒是耳熟能詳,但具體的事件過程就不清楚了,也只能走一步看一步了。

「縣令就縣令吧!」龐統在心裏安慰自己:「畢竟也是一縣之主,帶領幾個狗奴才,調戲下沒有背景的良家婦女還是能辦到的。」想到這裡,不由的又欣喜了起來。

在官衙內,龐統接收了官袍,官印,和上任的文書,就離開了官衙。畢竟他現在也是官員了身邊不能沒有人侍候着,劉備從官署的護衛軍挑了兩名精幹,武藝高強之人保護他上任。要說荊州地界還算太平,連年大戰的時候境內確實湧起不少盜匪,不過劉備接管後為了保持秩序的穩定,先後清剿過幾次,正規軍的強大自然不是這幫土崩瓦狗之徒能抵抗的,現在境內的盜匪基本肅清,少部分也躲在山溝里不敢出來,人人夾着腚溝,深怕引來劉備的清剿。

馬上要離開公安城了,這一走也不知道什麼時候會回來,龐統不知道為什麼想起了那個看起來有點冷冰冰,但繪畫藝術極好的女子。要說兩人沒什麼交集,不過一面之緣,龐統也不知道自己的這具身體的心為什麼那麼躁動不安。

不過當他來到那字畫攤的時候,那女子正巧被幾個潑皮無賴糾纏。從那幾人的裝扮來看,也應該屬於普通的百姓,不過臉上那貪婪之色,卻區別於普通民眾。

「小娘子,你這墨跡污了爺的衣服,你說怎麼辦呀?」其中一個高高大大漢子指着身上一塊被墨水染黑的地方說道。

他後面跟的兩個的潑皮也同樣起鬨道:「就是,就是,你弄黑俺大哥的衣服不得賠償呀!」

「明明是你自己弄的,拿墨往身上潑,怎得怨的了旁人。」女孩的語氣十分委屈,亮亮的眸子中也透出幾分無助。

「俺老漢可看見,確實跟人家姑娘家的沒關係。」一個皮膚黝黑,扛着擔子老漢從圍觀群眾中走了出來。

有圍觀群眾作證這事情已經很明白了,龐統本來就先入為主認為那女孩是良善之輩,此時更加確定。不過三個潑皮一聽頓時火了,那衣服被墨跡污了的潑皮頓時上前抓住了那出來作證老漢的衣服領子。

「老頭,你看見什麼了?」那個潑皮舉起碩大的拳頭,威脅道:「你把剛才的話敢不敢再說一遍?」

「我……我……什麼都沒看見,什麼都沒看見。」老漢有些害怕了,在暴力的威脅下,他放棄了正義向邪惡妥協。

那潑皮得意的「嘿嘿」一笑,放開了那老漢,同時用陰森森的目光這麼一掃,周圍眾多圍觀的人頓時就沒人敢吱聲了。潑皮又走到女孩面前道:「咱家可是最講理的,你只要賠些錢財,爺也不難為你。」

「你……」女孩顯然是氣壞了,深吸了幾口氣,胸口也是起起伏伏道:「好吧,你說給你多少錢?」

龐統在一旁發現奇怪的一點,這女孩的情緒波動雖然很大,但皺巴巴的臉上卻沒有什麼表情,簡直是面癱嘛!

那潑皮又「嘿嘿」的笑了一聲道:「咱家看你孤身一人也不容易,咱這衣服也是上好的料子做的。」潑皮抖了抖自己的粗麻衣繼續說道:「爺就收你一兩銀子吧!你看是不是挺公道?」

銀子的購買力這個時代可是非同凡響,要知道這一兩銀子可是千餘枚大錢,足足可夠一個普通農戶家半年的開銷了,眼前這潑皮還真是獅子口大開。

「我沒那麼多錢。」女孩皺眉道。

「沒事,爺知道,以後你就在這慢慢賺,什麼時候賺夠了,爺什麼時候放你離開。」潑皮一邊說還一邊不懷好意的打量女孩,……「雖然長的不咋地這身條挺好,要是陪爺睡了,爺一高興沒準就不收你銀子了。」

「啪」一個清脆的響聲傳來,女孩攢足力氣使勁給潑皮一個大嘴巴,潑皮捂着臉揉了半天隨後就面露凶光:「小娘們,看來你真是欠修理,不教訓一下你還不知道馬王爺長几隻眼。」

龐統一看知道自己不能在旁觀了,否則事態就會嚴重的不能控制了,他示意身邊的兩個護衛出面。兩名護衛上前抓住了那撒潑的潑皮,後面他的兩個兄弟頓時炸廟了,剛要上前幫腔,兩名護衛就抽出了腰刀。一看人有傢伙,三個無法無天的潑皮頓時蔫了。

其中一個護衛冷哼道:「滾,別讓爺看見你。」

「沒事吧!姑娘。」龐統詢問道。

「是你?」女孩有些吃驚。

龐統聳聳肩,有些無奈:「路見不平拔刀相助,有什麼奇怪嗎?」

女孩搖搖頭,嘆了一口氣道:「真沒想到你能救我。」

龐統總感覺這聲音很耳熟,如今聽她說話的語氣好像之前認識一樣,畢竟現在的「龐統」是個冒牌貨,他不免有些心虛:「怎麼,我們之前認識嗎?」

女孩忽然想起什麼,下意識摸了摸臉,而後語氣有些慌張道:「不不認識。」

龐統也不知道這女孩慌張什麼,他想了想說道:「這次那幾個無賴被我護衛趕走了,日後難免不會再來變本加厲的欺負你,你一個女孩子家還是別拋頭露面的了,趕緊回家吧!」

「家?」女孩的聲音有些疑惑,隨後亮亮的眸子里溢滿了水霧,聲音有些凄慘的說道:「我早就沒有家了。」

龐統看出來了,這女孩一定是有什麼不為人知的往事,自己肯定是勾起她傷心的回憶了,他思慮了一下隨後詢問道:「姑娘,我是劉皇叔新任命的耒陽縣令,我欣賞姑娘的才氣,去上任後我手下也沒什麼可用的人,如蒙姑娘不棄,不如來龍某帳下做了刀筆小吏,也勝過你在這裡代寫書信不是。」

「你姓龍?」女孩的語氣有幾分疑惑。

「呃……是……是呀!」龐統有稍許尷尬。

女孩亮晶晶的眸子盯着龐統的臉看了半天,把龐統都看毛楞了,正不知所措之際女孩「撲哧」一笑道:「姓龍就姓龍吧!你願意帶着我,我當然不會拒絕了,主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