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大昏君/大昏君
大昏君/大昏君 連載中

大昏君/大昏君

來源:google 作者:笑輕塵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葉天 現代言情 瑾妃

打工仔葉天穿越了,醒來後發覺自已竟然是一國之君當皇帝的感覺就是爽,他要做的第一件事就是先推倒母儀天下的皇后…展開

《大昏君/大昏君》章節試讀:

「皇上,臣不知何罪?」李晉給嚇得連忙跪伏地上,面色慘白無血,豆大的汗珠從額頭不停的滾落,全身的肥肉都抖動起來。

他不知犯了什麼罪,令皇上如此震怒,天威難測,天威難測啊,這下慘了,弄不好滿門抄斬,誅連九族啊。

葉天冷哼一聲,厲聲喝道:「你不知何罪?」

「臣不知何罪?」極度驚恐之下,李晉反倒冷靜了,他也是混跡官場的老油條了,知道是禍是福躲不過,且先看看皇上揪住自已的什麼尾巴再說。

葉天冷聲道:「李晉,你這個戶部尚書也當了好幾年吧?」

跪在地上的李晉答道:「回皇上話,算到今天,臣任戶部尚書已有四年零六個月一十八天。」

「嘿,你這日期倒是記得挺準的嘛。」葉天冷笑道,「說,這四年里,你貪墨了多少銀兩?」

為了逼李晉認罪招供,他還強調道:「坦白從寬,抗拒從嚴,你不想滿門抄斬,誅連九族,就老老實實的交待,朕念你勞苦半生,會從輕發落。」

他心裏打着如意算盤,如果李晉確實貪污國庫存銀,老老實實的認罪,那就從輕發落,免他一死,不過,銀子要重重的罰,這麼一來,他就有一筆銀子可用了。

原來是這麼一回事,李晉悄悄的喘了一口氣,突然趴伏在起上,號啕大哭起來,「皇上,臣冤枉啊,臣自接任戶部尚書以來,一直兢兢業業,盡忠職守,清正廉潔,從不敢挪用貪沒半兩庫銀啊,皇上,老臣冤枉啊,請皇上明查。」

冤枉?葉天可是半點不信,你這傢伙滿身的肥肉,沒個三百多斤才怪,貪官一般都長這樣,吃得滿肚肥腸吶。

他先入為主,認定李晉這等滿肚肥腸的傢伙就是個大貪官,貪墨他的銀子,害得他這個皇帝窮得連個乞丐都不如。

他咬牙切齒道:「你吃得滿肚肥腸,還敢說清正廉潔?」

李晉不禁張口結舌,我不就是吃多了點,肥了點嘛,就給我扣上貪污的罪名?昏君啊,果然是大昏君。

「皇上,臣,冤枉,臣以頸上的人頭擔保,臣沒有挪用、貪墨庫銀半兩。」他自當上戶部尚書以後,一直盡忠職守,沒有挪用、貪污半兩庫銀,坐得端,行得正,說起話來自然理直氣壯。

葉天一直緊盯着他的眼睛,見他迎視自已,目光沒有半點的閃縮,心中不禁猶豫起來,難道哥真的看錯了?

他隨口問道:「家裡有多少財產啊?」

這思維的跳躍也太快了吧?李晉有點跟不上了,吶嚅着,小心翼翼的回答道:「回皇上話,臣除了該領的奉祿……就只有皇上賞賜的百畝良田……」

就這些?葉天狠狠的搓了一下自已的鼻子,「你還真能吃啊……」

李晉答道:「回皇上話,臣的小妹新寡,回家居住,她燒得一手好菜,臣……」

老天,我怎麼扯到小妹身上了?李晉的額頭又滲出大量的汗珠子,他恨不得抽自已一記耳光,昏君貪酒好色,見不得漂亮的女人,萬一他看上自已的小妹就慘了……

葉天的腦子裡想的全是白花花的銀子,倒沒怎麼注意他的話,他覺得,沒味精雞精,沒醬油等各種調味佐料的古代,做出來的食物哪比得上現代的好吃?

「起來吧。」他見李晉神色坦然,好像真的沒有貪污,便揮手讓他起來,心中同時有點失望,他倒是希望李晉貪污呢。

哥是真龍天子,九五之尊,全天下的東西、金銀珠寶、美女全是哥的,話是這樣說,可哥卻窮得連個貧民都不如?

葉天自嘲的笑道:「哥是一個窮鬼皇帝!」

李晉不由得張大了嘴巴,皇上竟然……竟然爆粗話?

「謝皇上。」他從地上爬起,不停的抹着額頭上的冷汗珠子,心中尋思着,幸好這些年來,他清正廉潔,沒有敢挪用國庫存銀半兩,否則慘了。

這大昏君不知打的什麼鬼主意,竟想給自已扣個貪墨的罪名,抄家滅族,伴君如伴虎啊,看來,還是及早引退為妙,免得哪天被扣上莫須有的罪名,人頭落地。

想到這裡,他躬身道:「皇上,老臣近日舊疾發作,身子不舒適,恐難再為皇上分憂,請皇上恩准老臣告老還鄉養病。」

葉天一怔,這傢伙才多大?四十來歲,正是男人一生中最巔峰的時候,人也是紅光滿面,除了有點肥外,哪有什麼病?想通了其中的原因,他不禁咒罵:跟哥來這一手?

他嘿嘿笑道:「李愛卿想告老還鄉?行,你交上一百萬兩銀子,朕就恩准你告老還鄉。」

「……」李晉額頭上的汗珠子又嘩嘩的往下狂流,老天爺,我辭官不做,竟然還要交上一百萬兩銀子的辭官費,這什麼世道啊?嗚嗚……

一百萬兩現銀,既便是世家大族,也未必一下子就能湊出來,除非是大貪官,像他這種兩袖清風的清官,別說一百萬,十萬兩銀子都很難湊得出來。

「皇上……」李晉不知皇上心裏怎麼會有這般古怪的想法,是不是想錢想瘋了?他感覺自已的腦子不夠用了,吶嚅道,「皇上……那……那老臣……」

他猜得完全正確,這個冒牌皇上確實是想錢想瘋了,正千方百計的想方設法要怎麼弄到錢吶。

葉天笑眯眯道:「李愛卿,你是祖國的花朵……呃,國之棟樑,難得的好官,朕不能沒有你啊,辭官的事休要再提,否則,抄你全家,誅你九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