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軍事歷史›代宋我哥是宋江開局重演陳橋兵變
代宋我哥是宋江開局重演陳橋兵變 連載中

代宋我哥是宋江開局重演陳橋兵變

來源:google 作者:明皿 分類:軍事歷史

標籤: 軍事歷史 吳用 宋清

宋清本是現代都市裡一名機械專業出身的普通青年,可誰知機緣巧合之下他竟然穿越到了古展開

《代宋我哥是宋江開局重演陳橋兵變》章節試讀:

那報訊兵士道:「朝廷給兄弟們發酒肉,原本是一人一瓶酒一斤肉,不想這個李虞侯竟然剋扣酒肉,只發給我們一人半瓶酒半斤肉。
大傢伙都憤憤不平,何成忍不住,就去追討。
「不想那個李虞侯竟然辱罵何成,說我們梁山人馬都是殺不盡剮不盡的賊寇,賊性不改!
「還說朝廷就不該招安梁山賊寇,應該將梁山賊寇剿殺乾淨,永除後患。
「何成一怒之下,就一刀將那李虞侯給殺了!」
吳用聽完這些,滿臉無奈的閉上了雙眼:兄弟們雖然接受招安,來了東京汴梁,可是還沒有封官,沒有封官就等於還沒有完成招安。
可是,在這種情況下竟然出了殺官的事,殺的還是高俅的心腹,這招安還能成功嗎?
就算招安成了,高俅等一班奸臣能放過梁山兄弟嗎?
周旋於奸佞之間,難道這就是梁山兄弟的出路嗎?
對於這個消息,宋清在影視劇和原著書籍上都看到過,但是他也驚訝。
他驚訝的不是何成殺人,是沒有想到自己剛重生就遇到了陳橋驛揮淚斬小卒事件。
這或許是改變梁山命運,也是改變自己命運絕佳的一次機會。
吳用擦拭去了額頭上的汗水,沉思了許久方才穩住心神,面色恢復正常,問道:「是否稟報了公孫先生和朱軍師?」
那兵士回答:「公孫先生和朱軍師已經趕去了。」
突然,吳用想到了一件更可怕的事。
那就是宋江和盧俊義都不在陳橋驛,都不在梁山軍中,一旦事態擴大,尤其是梁山軍和駐紮在陳橋驛的官軍發生火併,那不僅是招安的事就再也沒有希望,弄不好立刻整個陳橋驛,整個汴梁城就會腥風血雨。
對於腥風血雨,吳用是見過的,也是不怕的,但是如果在汴梁城下發生腥風血雨,一旦朝廷召集勤王大軍從四面八方趕來,那會是什麼結果?
如果是在梁山還有八百里水泊可以憑藉,可是如今到了汴梁城下,四萬八千梁山軍能殺得過十萬二十萬乃至百萬之眾的官軍嗎?
想到這裡,吳用立刻對那兵士道:「快,現在立刻將時遷頭領喚來。」
不多時,生得賊眉鼠眼,一副偷兒相的鼓上蚤時遷到了。
他先向宋清行禮,然後吳用對時遷道:「時遷兄弟,你現在就進汴梁城去,去館驛中尋找公明哥哥,將陳橋驛發生的事情稟告於他,要他尋個借口立刻出城來處置。」
「遵命!」
「一定要做到神鬼不知!」
時遷剛要走,吳用又囑咐了一句。
「知道了。」
時遷走後,宋清對吳用道:「軍師,若想封鎖消息,僅僅靠時遷兄弟神鬼不知恐怕不夠,還得將陳橋驛封鎖起來。」
「宋清兄弟所言有理,但是這封鎖陳橋驛,不是小事,動靜一旦鬧大,那可就是此地無銀三百兩了。」
「軍師,不說陳橋驛出了殺官的命案,以別的理由封鎖啊。
再說了,時遷兄弟見了我哥,我哥馬上就會回來,也不用封鎖太久。」
「有理!
那就說梁山軍失竊了一面調兵的令牌。」
宋清豎起大拇指道:「軍師高見,這樣的話陳橋驛的任何人都可以搜查,而且任何人都不準離開陳橋驛一步!」
吳用拱手道:「宋清兄弟,今日我有些昏了頭,虧得你臨危不亂,為我梁山兄弟謀劃,不然我梁山就大難臨頭了。」
「軍師說這話就見外了,我宋清也是梁山的一員。
覆巢之下無完卵的道理我還是知道的。」
「宋清兄弟好好將息身體,我現在就去殺人的現場,萬萬不敢讓事態擴大了。」
「軍師請便。」
吳用拱手後轉身出門下樓。
吳用離去後,宋清陷入了沉思。
按照原著上的發展,宋江和盧俊義馬上就會趕回來,然後逼迫這個何成自殺,像條哈巴狗一樣的向朝廷表忠心,然後招安之事也就成了。
宋清下定決心,絕對不能讓宋江得逞!
吳用走後,他也從床上起來。
剛一下地,親兵宋五就急忙過來:「宋頭領,宋頭領,你大病初癒,不能下地啊。」
宋清伸了伸手,踢了踢腿,確保身上的各個配件都活動自如後笑道:「你看,我這不好得很嗎?
沒事沒事。」
宋清還不會穿宋代的衣服,對宋五道:「來,幫我穿衣服。」
作為親兵的宋五就是侍候宋清生活起居的,宋清要他過來幫助穿衣,他沒有察覺到絲毫的不妥。
穿好了衣服之後,宋清便要出門。
宋五問道:「宋頭領,你要去何處?」
宋清道:「我去殺人現場看看,我哥不在,我得幫他看住場面,不能讓兇手逃走,壞了我哥招安的大事。」
說罷,徑直往陳橋驛梁山軍殺人的現場而去。
其實,宋清要去的目的是要想個辦法將這個何成保下來,只要保下了何成,就等於保下了破壞招安的機會。
大宋宣和四年的三月初三日,風和日麗,正是春天裏難得的陽升氣象。
因為出了命案,陳橋驛的百姓們都聚集在陳橋驛站的南門瞧熱鬧。
此時,吳用和入雲龍公孫勝、神機軍師朱武經過了短暫的商議之後,決定由朱武帶兵暗中將陳橋驛圍起來,尤其是不能讓陳橋驛中的官軍走脫。
而吳用、公孫勝則留在現場,勸和官兵,壓制梁山軍,以免發生不可控的局面。
何成殺人,不過是一時的氣憤不過,真的殺了這個李虞侯之後,他反而有些茫然無措了。
這時,只聽一個雄厚的聲音道:「何成兄弟,到洒家軍帳中去!」
這說話的不是別人,正是花和尚魯智深!
魯智深的意思非常明白,這是要將何成保護起來。
「師傅所言,正和武二的心思!」
行者武松接道:「今日里我陪着何成兄弟吃酒,看誰來和我武二過不去!」
顯然,武松這話是說給在場處理這件事的吳用和公孫勝聽的。
武松雖然江湖經驗老道,但是他還沒有看明白梁山內部誰是造反派誰是投降派。
吳用和公孫勝都是造反派,他這一句話等於同時得罪了兩個人。
小夥子九紋龍史進說得更直白:「何成兄弟不殺這李虞侯,我且要一刀搠翻了他!」
孫二娘笑着對武松和何成道:「奴家我給你倆做兩道硬菜下酒!」
何成是阮氏三雄的部下,這個時候阮家兄弟也都趕來了。
活閻羅阮小七看見何成傻傻的站在倒在血泊之中的李虞侯的屍體旁,一把拉住何成道:「走,到我營中去!」
此時,宋清也已經到了,不過他沒有似魯智深、武松等人一樣下場去回護何成,只是在旁靜靜的看着聽着。
看着聽着就是在尋找破壞招安的機會。
猛虎在捕獵之時就一定會潛伏獵物的周圍觀察形勢。
以確保能夠一擊必中。

《代宋我哥是宋江開局重演陳橋兵變》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