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古代言情›帶系統穿書後靠種田拯救炮灰身份
帶系統穿書後靠種田拯救炮灰身份 連載中

帶系統穿書後靠種田拯救炮灰身份

來源:google 作者:五小姐1 分類:古代言情

標籤: 南悠 古代言情 司徒衛陌

南悠穿書了,穿成書中炮灰女配,因女主嫉妒生恨而死這世的她不想步女配後塵,只想靠着她的變強系統安安心心的呆在村子裏種田經商,再把兩個弟弟培養成才順手撿的一隻奇怪狐狸還能帶她看女主現場直播攻心計,學到了,學到了只是這反派和男配們為何要為自己加劇情,就不怕崩了嗎?展開

《帶系統穿書後靠種田拯救炮灰身份》章節試讀:

阿爺南大海一把抓住南青揚,沉聲道:「先問清楚大丫頭是怎麼一回事。她平日里都不說半個不字,不可能無緣無故傷人。」

聞言,劉氏整個人僵了下,而後先發制人,聽她道:「阿爹,這丫頭是怕我說出她與那王光棍的醜事,才傷的人。我今日去地里正好看見她與那王光棍在洞里行那不軌之事。」

「還收了三十文銀錢。」

聽罷,所有人都震驚了。要知道一個女兒身的清白比什麼都重要,她竟為了三十文錢就…..

這可丟盡了南家的臉面啊,就因為此事她南悠完全可以拉去沉塘。

南大海氣得後退了三步,顫抖着手指着南悠道:「你當真……」

劉氏此舉完全是在作死,為了自己賣侄女的事不被暴露,竟說出如此不顧他人形象的話來,若是傳揚出去,那還不被戳着脊樑罵,更沒有人敢上門來說親。簡直是惡毒至極。

南悠打斷南大海的話,冷着臉道:「我說沒有此事,阿爺信嗎?」看南大海一副痛心疾首的樣子,怕是不信了。南悠再看向阿奶,同樣是一副痛心疾首的樣子。

呵,真是不是一家人不進一家門啊。連態度都一個樣。書中沒說錯,南青旭死了之後兩老口對大房不再像以前那樣愛護。連幫襯都沒有,任其自生自滅。

屋裡的蘇蘭聞言,匆匆出來,跪在南大海的面前哭着道:「請阿爹阿娘替悠悠做主啊,是二弟妹趁你們不在之際故意把南悠拐帶出去,以三十文錢賣給王光棍。」

劉氏哪裡會承認,抵死不認賬:「好你個蘇蘭,你是病糊塗了吧,我可是她的二嬸子怎麼可能做出這等喪盡天良的事來。」

她這話說得沒有錯,哪有二嬸子為了三十文錢把侄女賣了的,那可是要遭到整個村子罵的呀。想來是蘇蘭為了給南悠推脫,找的說辭。

至少南青揚是這般認為的。

南青揚揚聲道:「嫂嫂,我也瞧着你是病糊塗了,孩子娘的為人我最清楚不過,她是萬不會做出此等事來,所以……」

蘇蘭整個人無力的跌倒在地,感覺天都要塌了。兩個弟弟跪在蘇蘭身邊幫南悠說話。

然而沒有一個人聽,畢竟在書中有提到炮灰南悠在被接走前的確有被人給…..

也不知道那人是不是王光棍。畢竟是一個炮灰女配,作者並不會花大篇幅寫。

那段時間她整日過着生不如死的日子,一出門就會遭到村民們的辱罵。曾幾度想一死了之,但她最終還是靠着九王留下的那句等她的話活了下來。

也許在她的心裏已經有了九王的一席之地,後來被接走後看到丞相府的小姐與他走得近,她的心裏也是有恨的,只不過人微言輕,根本做不了什麼。

現在她來了,還從王光棍的魔掌中逃了出來。那麼她絕不會再走上那條死路。

「呵。」南悠輕喝一笑,轉身進了屋,再出來時手是背在身後的,她慢慢走向劉氏。

「二嬸子若是真看見我被那王光棍欺負為何不救呢?眼見着家人被別人欺負而不施以援手,是何居心?」

有這麼多人在,劉氏也不怕她靠近。另外幾人更是不會料到南悠接下來要做的事。

「誰,誰知道是不是你自己願意的?剛不是說了嗎。你還收了那人三十文銀錢。」劉氏有些心虛,說話時不敢看南悠的眼睛。

「哦?三十文就同意了?我看只有像二嬸這般不要臉的人才能幹得出來。」話罷,面色突然發狠,舉起銹跡斑斑的菜刀就朝劉氏另一條胳膊砍去,既然這般愛無中生有,那便做個廢人吧。

「啊——」

南悠的速度太快,幾人沒有一個反應過來。直到傳來劉氏劃破天際的慘叫,眾人才反應過來。但接下來的一幕誰也不敢上前。

只見南悠一臉是血的把刀架在劉氏的脖子上,沉着臉道:「請二嬸子老實說出與王光棍之間的交易。否則,我不介意背上一條人命浪跡天涯。」她的話和她的表情一樣透着濃烈的狠意。

幾個小的嚇傻了,一動不敢動。

「南悠,你敢?」南青揚真是驚得臉色變了數變。眼前這個瘦骨嶙峋的小女孩是他大哥的大女兒嗎?看着是那般的陌生。

兩老口更是白了臉色。

劉氏是真的怕了,她現在才知道這個賠錢貨是什麼事都幹得出來,以前的她就在裝,裝出一副任人擺布的樣子好讓她下套。

這才是她的真面目吧。劉氏真怕南悠一個不好把刀落在她的脖子上,失去胳膊是小,失去脖子她就要去見閻王了啊。「我我我,我說,我說,是我收了王光棍三十文銀錢把南悠賣給她的。」

南悠右手握着菜刀架在她的脖子上,左手在她胸前的衣兜里摸着,很快摸出三十文銅板,外加一兩銀子。

不等劉氏狡辯,南悠先一步道:「呀,二嬸,不是三十文嗎?這一兩之多從何而來?」她的誤會解除了哪裡夠,她必須因此付出代價。

南青揚本想上前奪刀,看到多搜出一兩銀子來,心下起疑,他也想知道這銀子是哪裡來的。

老太太當下橫眉怒眼:「好你個劉氏,這是趁我不在,偷了我的銀子嗎?」劉氏深知老太太是最討厭此等行徑的人,她若不說清楚是要被打死的呀。若是說了實話,南青揚又會放過於她嗎?

南悠才不會給她機會,直接道:「是不是偷的,回去數數便知。」

劉氏臉都白了,一搜就知道不是她偷的,家裡總共才五兩,她哪裡敢偷,

南悠見她不答,手上的刀逼近了幾分。敢誣衊她,那她今日就必須把命交代在這裡。

脖子傳來痛感,劉氏嚇得尿了褲子。「我我我還收了王光棍一兩銀子,那是,是我以前和王光棍在苞料地里做……」最終劉氏說了實話。

啥,她聽到了啥,原來她猜對了呀,劉氏還真與那王光棍有一腿呢。這下不用她動手,劉氏就要暴斃在家中。

如此大的動靜引來了左鄰右舍的圍觀。一個個打着火把就來了。正好聽到此話,直接倒吸一口涼氣。

連大門都不敢進,生怕南青揚看到他們殺人滅口。「走走走,快走,人家的醜事不能聽,會被禍及的。」幾個鄰居跑得比兔子還快,哎,有個鄰居連瓜子板凳都抱在手上了,結果還沒坐下就要回去,這不是白忙了嗎?

南悠嫌棄的扇了扇鼻子,把菜刀丟在地上,緩緩起身,還不忘拍拍手。「弟弟,娘親,我們進屋吧。」接下來的一幕太過血腥,不易觀看。

「悠悠這……」蘇蘭擔憂的看了眼劉氏。

「娘,只要女兒沒事就行了,其他的我們不管,走吧。」

南青揚黑着臉,對兩老道:「阿爹阿娘,你們把孩子帶回去,我帶孩子娘去村醫那裡。」

南大海聽到了南青揚語氣的隱忍,劉氏的命怕是保不住了。「走吧,跟阿爺回去。」他帶着兩個孩子走在前面,南老太太看了劉氏一眼跟在後頭。

兩個兒子也是個心狠的,連看都不看劉氏一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