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帶着手機回七零:重生知青盯上我
帶着手機回七零:重生知青盯上我 連載中

帶着手機回七零:重生知青盯上我

來源:google 作者:水木扶蘇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沐雲川 現代言情 顧柒柒

[穿越+重生+高冷腹黑男神+爽朗蔫壞小魔女]現代武館小魔女顧柒柒穿回了七十年代沒關係,帶着手機系統,想逛後世大商超就逛大商超不想逛商城就上手機商城憑着無所不能手機系統,顧柒柒在七十年代也過得如魚得水咦!被她一腳誤傷的男知青長得好帥,比夢中男神還令人意亂情迷顧柒柒:高冷男神,我們約會逛現代吧?沐雲川:本男神只約我家小媳婦!展開

《帶着手機回七零:重生知青盯上我》章節試讀:

羅村長聞言直接答應了

事實上,不到五平方的房間,砌一個炕,床尾的牆上裝柜子,窗檯下放書桌。

屋內餘下的位置,連放一張椅子的位置也沒有了。

根本不可能住幾個人。

商量好後,羅村長建議周渝深帶幾個男知青在廚房旁搭小棚子,把乾柴移出來。

他想辦法弄幾百塊紅磚,再安排社員下工後幫忙。

羅村長一走,關艷琳道:「顧知青,這兩天我與妹妹擠一擠,待柴房弄好後,你再搬出來?」

「好!」

關艷琳高高興興地回房把自己的行李搬到了姐姐房間。

陳清霞見她神情更憔悴,幫她把提回的行李提到房間。

「好好休息,別想太多,我們去上工了,晚餐我回來做。」

「謝了,我知道了。」

顧柒柒感激地沖她點點頭,揮揮手示意她放心離開

待陳清霞離開,她才打量着自己床位。

原主還有一點錢在房間放着的,既然要搬開,該把它拿走了。

用手機手電筒照着牆上粘着的報紙,從床板與報紙之間的夾縫中掏出了四十多塊人民幣。

除了紙鈔,還有兩張借條。

這是原主留給她最重要的家當了,加起來超過一百塊了。

簡單收拾了一下,把錢全翻了出來,她對着手機思索着。

手機用了幾天,每當電量快沒的時候,放回胎痣的里半天,那電量也滿了。

這胎痣能儲存空間,能不能收納其它東西呢?

她的腦中似乎得到了某種提示,用手機對着四十多元掃描了一番。

手機彈出提示:「是否打開倉庫功能?」

打開,顧柒柒確認了一下,人民幣不見了。

打開手機,購物車多了一個倉庫功能,而裏面也像購物車一樣,多了一項列表:

「紙幣四十三元七角五分,數量十一張。」

顧柒柒眼睛一亮,從購物車中下單大米小米,紅豆小麥粉,糯米粉,還有腸粉。

一袋袋食品紛紛落在她的床上,又被她收回了手機倉庫。

顧柒柒不自覺摸了一把腦袋,嘴角暗笑。

傷得如此的重,失血過多,應該補一補吧!

她一連下單了牛肉餡餅,手抓餅,鮮肉包子,醬肉包,紅糖饅頭,紅糖發糕。

剁手了半個小時,她才發現自己所購的有點多,不禁訕笑着摸了摸鼻子。

吃了一塊牛肉餅,兩塊紅糖發糕,顧柒柒躺到了床上,嘴角含笑進入了夢鄉。

不知睡了多久,房門被重重推開,一個人走了進來。

顧柒柒揉了揉朦朧的雙眸:「曲紅英?」

曲紅英眼神不善地看着躺在床上的顧柒柒,半晌才坐回自己的床邊。

「你怎麼躺這裡?羅村長已經把你的床位安排給別人了。」

顧柒柒挑了挑眉:「這本是我的床位,憑什麼安排給別人?」

「我怎麼知道?有問題問村長。」

曲紅英硬梆梆應了一聲,轉頭與陳丹琴大聲說話。

陳丹琴剛回房,對她躺在床上似乎也有些驚訝。

她打量了一下顧柒柒額頭的棉紗:「柒柒,你沒事吧?」

「沒多大事。」

顧柒柒搖了搖頭,卻覺腦子更暈了,不敢再動。

曲紅英聞言便沉下了臉。

「沒多大事為什麼不煮飯?你不用幹活,我們可是幹了大半天,都餓死了。」

顧柒柒眯起了雙眸,這兩人,自己可是她們的債主。

借錢是大爺?現在借錢已經這般豪橫了?

顧柒柒眯起了雙眸,淡淡瞥了她一眼。

「我頭暈,不煮飯了,你們想吃自己煮。」

曲紅英惱怒地瞪着她:「什麼意思?一連幾天不煮飯,今天輪也輪到你了。」

陳丹琴也柔柔地說道:「柒柒,做飯輪着做是當初說好的,你一連幾天沒煮飯,今天不會想偷懶吧?」

「前幾天我又不在知青院子吃飯,憑什麼我要輪?」

「你和我們合夥煮飯,當然得輪着煮?你不煮,想耍賴呀!」曲紅英氣沖沖地叫嚷着。

陳清霞大汗淋漓地走到房門前:「是我讓柒柒不煮飯的,她失血過多,虛着呢!」

曲紅英聞言陰陽怪氣地叫了起來:「哎喲!真好心喲,陳清霞,你是不是把她的任務包了?」

陳清霞爽快地應道:「對,輪到柒柒煮飯,最近我代她煮,讓她好好休息休息。」

陳丹琴微不可覺地皺了皺眉頭,又溫溫柔柔地打圓場。

「好了,紅英,清霞也是一片好心,不過,清霞,在田裡忙了一天,你不累嗎?」

「煮個飯而已,有什麼累的?」

陳清霞不在意地揮了揮手:「好了,我現在去煮,很快的。」

陳清霞轉身便走了,曲紅英不滿地嘀咕一聲:「假好心!」

回頭再看顧柒柒,已經再次躺了下去。

曲紅英不禁心裏冷笑,樊得荒怎麼不把她打死呢?

晚飯時,顧柒柒伸着懶腰走出了房間。

一個桀驁不馴的男知青攔在她面前,不善的目光上下打量着她。

「就是你佔了艷琳的床位?我警告你,儘快把床位騰出來。」

顧柒柒瞪圓了雙眸,這臭小子誰呀?她認識嗎?

她上下打量一番,年若二十,有幾分帥氣,但這鼻孔朝天的神情,也太令人討厭了。

男知青見她愣了半晌也不作聲,驚訝地瞥了她額頭的紗布一眼:「怎麼沒反應?腦袋開了瓢?給打傻了?」

顧柒柒翻了一個白眼:「你誰呀?你叫我讓床位我就得讓?」

「我叫喬也,人稱喬哥。」

男知青挑了挑眉毛,給她一個不屑的眼神。

「你不是跟大隊的村民處對象了?還回知青院子幹嘛?」

顧柒柒吃驚得眼睛都瞪圓了。

這欠揍的臭小子哪來的?拳頭痒痒的,好想揍人怎麼辦?

她惡狠狠地瞪着他:「誰跟村民處對象,還有,那個床位一直是我住着的,憑什麼要我騰位置?」

關艷琳在那邊聽得分明,連忙過來勸道:「喬也,不關你事,我們商量好了。」

喬也拍了拍胸脯:「我答應了阿姨關照你的,這個你不必管了。」

他回過頭來,毫不客氣地瞪着顧柒柒:

「曲知青說了,你做人不檢點,天天跟男人鬼混,趁早搬出去,否則我饒不了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