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大佬你的白月光黑化了
大佬你的白月光黑化了 連載中

大佬你的白月光黑化了

來源:google 作者:宇宙第一紅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現代言情 邵治禮 靳越朔

與靳越朔分別已經過去五年時間,二人雖然在同一座城市,但是從未見過面就在蘇煙以為展開

《大佬你的白月光黑化了》章節試讀:

「越朔,怎麼站這兒不動啊?」
靳越朔走神之際,一個跟他身高相仿的男人走來了他身邊,拍了一下他的肩膀。
靳越朔將視線從那道身影身上收回來,看向身邊的江別南。
江別南朝靳越朔盯着的那邊看了眼,「看誰呢,這麼入迷。」
靳越朔:「沒誰,走吧。」
江別南:「今天晚上你可得好好跟我們喝幾杯,大伙兒都想死你了。」
靳越朔被江別南拖着去了包廂,裡頭一堆人等着他了,都是他多年的好朋友。
今兒這個局,就是為了給靳越朔接風的。
一瞧見靳越朔進來,大伙兒立馬熱鬧了起來,你一句我一句的。
「我們二少可算是回來了啊,我都不記得上回見你是什麼時候了。」
說這話人叫溫冕,是靳越朔多年的好朋友了。
溫冕走上來搭上了靳越朔的肩膀,說:「可想死我了。」
靳越朔被溫冕肉麻了一把,面無表情推開他,「滾遠點,我對男人沒興趣。」
溫冕:「靠,要不說你無情呢,咱倆從幼兒園開始一路同班……」 靳越朔跟這些朋友們確實很久沒見了,坐下來之後,便喝起了酒。
席間,不少人都問起了靳越朔接下來的計劃。
江別南跟靳越朔碰了一下杯,「這趟回來還走嗎?」
靳越朔隨意笑了一把,他還沒回答,溫冕就說:「你可別走了,我服氣死你了,放着大把的家產不繼承,非得跟着什麼流動醫院去山裡受罪。」
「哎我說,是不是你們那個流動醫院有你看上的妹子?」
溫冕不正經地撞了一下靳越朔的胳膊。
看上的妹子。
聽見這五個字,靳越朔腦子裡又浮現起了剛剛那道性感的背影。
只是這麼想着,靳越朔就覺得喉嚨熱得不行,他端起酒杯,將加了冰塊兒的酒一飲而盡。
剛喝完酒,就聽見有人說:「隔壁有個劇今天慶功宴,那幾個女明星真絕啊。」
靳越朔捏着杯子的手一緊,帶着繭子的手指幾乎要穿透玻璃杯。
「是蘇煙吧?
是挺絕的,我上次在一個活動上見過。」
「哎呦,怎麼樣,有沒有上去撩一把?
我聽說她私下很亂啊,之前還跟……」 啪—— 幾個人正開玩笑說著葷段子,就聽見了一陣玻璃碎裂的聲音。
他們立即停下來,看向了靳越朔。
「二,二少?」
「別在我面前說這些垃圾話,聽了噁心。」
靳越朔冷冷丟下這句話,絲毫不給那幾個朋友面子,起身就往外走了。
溫冕跟江別南算是這群人裡頭跟靳越朔走得最近的,倆人趕緊跟了上去。
靳越朔雖然走了,但包廂里的氣氛還是有點兒怪異。
被罵的那兩個人覺得莫名其妙,靳越朔雖然脾氣不算好,但這次生氣未免也過於莫名其妙了吧?
露台。
溫冕追着靳越朔出來,「越朔,你別跟她們一般見識,他們喝了酒,說話沒把門的。」
江別南也說:「好不容易回來一趟,為這事兒生氣不值得。」
靳越朔:「下次別帶這些垃圾跟我玩兒。」
溫冕:「行行行,二少說了算。」
江別南:「這局我組的,我疏忽了,忘記了你不喜歡女人了。」
靳越朔:「你說什麼?」
江別南:「不不,我意思是,你不近女色。」
溫冕跟着哈哈大笑了起來:「也是啊,剛才你為了蘇煙發那麼大脾氣,我還以為你喜歡她呢。」
溫冕這話一出,靳越朔剛剛緩和一些的臉色再度沉了下來。
他目光冷冽,嘴唇掀動:「放什麼屁。」
溫冕:「這怎麼能是放屁呢?
那可是蘇煙,風華絕代,我就不信有男人不喜歡她。
我估摸着你是常年在山裡獃著都不看娛樂新聞。」
靳越朔的聲音比剛才更冷了,他睨了溫冕一眼:「怎麼,你也喜歡?」
溫冕:「那可不,美女誰不喜歡,你要看到了你也喜歡。」
靳越朔:「沒興趣。」
** 殺青宴結束,蘇煙接到了經紀人劉見佳的電話,說是在地庫等她。
邵治禮跟蘇煙坐了同一趟電梯下樓,期間兩個人隨意聊着天兒,不知不覺就到了地庫。
蘇煙打從碰上靳越朔之後就心不在焉的,出電梯的時候,差點兒被電梯門夾住。
邵治禮拉住蘇煙拽了出來,「你今天晚上怎麼一直走神?」
蘇煙聞着邵治禮身上的酒味兒,淡淡搖頭,「喝多了。」
邵治禮:「你經紀人的車在哪裡?
我送你過去吧。
「不……」蘇煙剛想拒絕,迎面就看見了靳越朔跟幾個人從另外一邊的電梯走出來。
要命的是,靳越朔正好也朝她這裡看過來了。
就算隔着兩三米的距離,蘇煙都能感覺到他的眼神有多冷。
冷到她脊背發涼。
「蘇蘇?
我送你吧。」
邵治禮重複了一遍。
蘇煙點點頭,朝邵治禮彎起嘴唇,「那謝謝你了。」
邵治禮看到蘇煙笑,眉眼都跟着溫柔了起來。
他一邊扶着蘇煙走路,一邊說:「你笑起來真的很好看,以後要多笑一笑才好。」
邵治禮說這話的時候,正好路過靳越朔一行人面前。
這句話,一字不落地鑽入了靳越朔的耳朵里。
靳越朔插在口袋裡的手驟然收緊。

《大佬你的白月光黑化了》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