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霸道總裁›大佬親閨女成了豪門團寵
大佬親閨女成了豪門團寵 連載中

大佬親閨女成了豪門團寵

來源:google 作者:佚名 分類:霸道總裁

標籤: 薄夜梟 薄芽 霸道總裁

【萌寶+團寵+打臉+五歲半大佬】五歲半,有着天煞孤星命格的真千金薄芽,被接回了家薄家人厭惡至極:「掃把星回來了,過不了幾日,我們都得死」「讓她到外面住,我絕不允許她踏進家門半步」「她算什麼東西!我們家千金只有小雪一個!」薄芽入住薄家後――病重垂危,卻生怕薄芽被欺負的薄老爺子奇蹟康復,臉色紅潤多活二十年都不成問題!展開

《大佬親閨女成了豪門團寵》章節試讀:

第2章 我可是爸爸的親生女兒呢司機瞬間有種一拳打在棉花上的憋屈感。
誰讓你睡覺的!
給我起來!」
薄芽被吵醒,迷迷糊糊的睜開眼,看了他一下,又閉上眼睛,頭一歪,顯然又要睡過去。
司機臉綠得不能再綠,氣的渾身都在發抖,怒着又喊了幾聲。
薄芽打了個哈欠,這下總算是醒過來了,但眼眸還有點迷茫,小奶音更是透着悶悶的睡意叔叔,你好吵哦,你們這個年紀的人都像你這麼吵嗎?」
司機噎住,滿臉不可思議,像是沒想到,薄芽居然會反駁他,還敢說他吵。
他不信薄芽這麼快就睡過去了,這才上車多久,只覺得她是在故意裝睡裝傻。
那些話,她肯定都聽進去了。
司機冷冰冰的道我也懶得再多說了,總之,你自己知道就好!」
薄芽歪了歪腦袋,眸子澄澈又乾淨知道什麼啊?」
司機……」薄芽想了想,說知道你很吵嗎?」
司機差點氣翻過去,你……!」
話未說完,前方綠燈亮起,後面的車一個勁的按着喇叭催促。
司機只好將頭轉回去,專心開車,但那股憋氣和怒意,卻壓的心臟一抽一抽的疼。
這死丫頭果然是個煞星!
他才跟她呆了多久,胸口都痛起來了!
小蘿莉似乎在趕時間,也不繼續睡了,而是讓司機右拐,往動物園的方向開。
她算到,半小時後,爸爸會出車禍,死狀慘烈,屍骨無存。
她得快點去救爸爸才行。
不然爸爸那個笨蛋,肯定會被車撞的稀巴爛的。
倒是她懷裡的小白鼠氣的爪子直揮,要不是小姑娘攔着,它非得上去撓花這個人的臉不可,小殿下,你別攔我,他太可惡了!
居然幫薄雪兒說話,要不是她求情,你怎麼可能會來到這個到處都是毒蛇毒蟲的破廟!」
再爛的孤兒院也比這個寺廟好,起碼孤兒院不會有害人的毒蛇毒蟲。
所以,薄雪兒哪是什麼好人,她就是個惡毒的爛人!
當然,小殿下不怕這些,那些毒蛇毒蟲反而還怕極了她。
薄芽傳音說現在救爸爸最重要。
而且他也活不長了,今晚他就會死。」
小姑娘說這話時,有種不符合年紀的詭異冷靜,彷彿看慣了生死,見多了他人的死亡。
除了她爸爸外,其他人的生與死,都不會給她造成任何的波瀾。
小白鼠這才沒那麼氣那也是他活該!」
薄芽是魔界的小公主,本質是個烏鴉精,大概是繼承了她蛇王爸爸強大的血脈力量,導致她跟其他的烏鴉精不大一樣。
其他的烏鴉精最多只能判斷誰身上的死氣比較多,誰就快要死了。
但薄芽卻能一眼斷生死,看陰陽,知人命數,她說司機活不過今晚,今晚,司機絕對會死。
小白鼠青竹不忘叮囑小殿下,你可不要幫他改命!」
薄芽說不會的,我只幫爸爸改。」
兩人的對話不過一瞬之間。
司機聽到她要去動物園,冷笑了下。
這死丫頭,以為身上有點薄家的血,就真把自己當成薄家的千金大小姐了?
要不是老爺子臨死前想見這丫頭一面,這丫頭怕是要一直在寺廟裡呆到死。
現在就算被接回來了又怎樣,只是暫時的。
等老爺子見完最後一面,她還是要被送回寺廟裡去的。
至於她親生父親薄三爺……司機想到這位權勢滔天、陰冷可怕的爺,不由重重打了個寒噤。
不、不會的。
三爺雖然位高權重,性格陰晴不定,在京城更是一手遮天,無人敢惹,連他的親生父親都害怕他。
可三爺這幾年死氣纏身,常年病重。
鮮少出現在人前,隨時都有可能死去。
正因如此,連自己有個親生女兒這事,他都不知道。
這麼一想,司機放下了心,嘴角勾起一抹輕蔑鄙夷的笑。
就薄芽這樣還想命令他?
司機完全不理薄芽右拐」的話,果斷的操控方向盤,往相反的方向駛去!
但——怎麼回事!」
這方向盤……」然而,詭異的是,不管他怎麼打方向盤,就差把方向盤給掰爛掰碎了,方向盤紋絲不動,一直都是往右打的。
司機一臉驚悚的看着車頭往右邊的方向拐去。
直到車子停在了動物園的大門口處,他才重新獲得方向盤的控制權。
真真是見了鬼了!
司機臉色慘白,死死的盯着方向盤,渾身止不住的發顫,還處在驚恐害怕之中。
小姑娘卻背着書包下了車,頭也不回的往動物園裡頭去了。
走之前,她像是想到了什麼,腳步頓了頓,回頭禮貌的說了一句叔叔,你在車上等我一下哦,我去動物園裡找爸爸,半小時後回來。」
等司機回過神,早已看不見她的身影。
……動物園。
個頭小小的雙馬尾小蘿莉像只小壁虎,四肢緊緊的貼在某個巨大的玻璃展柜上。
她隔着玻璃,着急的朝着裏面喊了好幾聲爸爸」。
她在外面喊的急促,裡頭尚未成精的黑金大蟒蛇,卻被她身上的等級威壓,給嚇得瑟瑟發抖。
老大老長的一條蛇,這會正委屈的蜷縮在一座假山的縫隙中,完全不敢出來。
奇怪了,爸爸怎麼都不應我呢,難道是睡著了嗎?」
小薄芽盯着縮在假山裡的黑蛇,又喊了好幾聲爸爸」,但她喊上一聲,裡頭的黑蛇就顫抖一下,最後黑蛇像是恨不得原地消失般。
小白鼠一言難盡了許久,才對她臉盲的小殿下說殿下,您就沒有想過,這蛇很可能不是魔君陛下嗎?」
雖說魔君陛下的原身也是條黑蛇,但不是每條黑蛇都是陛下啊!
小姑娘愣住了,端詳了下自己手裡精心畫了三天三夜的圖紙。
為了防止自己將爸爸的樣子給忘了,進入人間之前,薄芽特意將爸爸的樣子給畫了下來。
只見一條身子都快扭成麻花,長着一大一小鬥雞眼,看着就像個傻子般的黑蛇,呈現在了紙張上。
小蘿莉看看圖紙,又看了看裏面恨不得跟假山融為一體的黑蛇。
語氣有些凝重不可能。」
她皺起小眉頭,嘟囔着這就是爸爸!
我不會認錯的!」
她將圖紙合上,無比自信的再次開口我可是爸爸的親生女兒呢!」
小白鼠……」就是這樣,才更可悲。
果然,魔君陛下經常打你是對的。
可是我明明算到,爸爸等下就要出車禍了,但他現在還在裏面,要怎麼出車禍啊?」
薄芽十分憂愁難道我之前算錯了?」
薄芽又算了算,發現並沒有算錯,而且,時間還有點來不及了,頓時就有點着急。
爸爸都不出車禍,那她要怎麼救爸爸呢?
所以爸爸必須出車禍!
這麼想着,小蘿莉握緊拳頭不行,我要去把爸爸救出來,然後把他扔到馬路上,讓他被很多很多的車撞才行!」
小白鼠……」你可真是你爸爸的好女兒。
(小說未完,請翻頁閱讀!

《大佬親閨女成了豪門團寵》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