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恐怖靈異›當愛情扎了根
當愛情扎了根 連載中

當愛情扎了根

來源:外網 作者:南溪陸見深 分類:恐怖靈異

標籤: 南溪陸見深 恐怖靈異

隱婚兩年,陸見深突然提出離婚。南溪捏緊了手中的孕檢單:「沒有轉圜的餘地嗎?若是我說,我有了寶寶呢?。他眉眼冷淡:「南溪,我一向有做措施,就算真有意外,我也不會留下這個隱患。」他大婚那日,寶寶早產,車禍染了一地的紅,南溪躺在血泊里,拚命護着肚子:「求求你們,救孩子!」後來聽說,陸見深拋下新娘,抱着前妻冷透的身子,守了七天七夜也不願下葬。陸見深瘋了,直到那日,她牽着一對可愛的寶寶和他擦身而過。展開

《當愛情扎了根》章節試讀:

說到最後,南溪的聲音像蚊蠅一般小。
她頭也低着,根本不敢面對婆婆。
雲舒嘆了一口氣「不管見深因為什麼娶的你都不重要,既然娶了,有了結婚證,你們就是夫妻,既然是夫妻就要好好珍惜,我還指望着你們趕快給我添個孫子,讓我也揚眉吐氣一回。」
走之前,雲舒又囑咐「別想太多,好好過日子。」
說完,她連飯都沒吃,就直接走了。
南溪坐在沙發上,猶豫了許久,想着要不要給陸見深打個電話。
告訴他,媽已經知道他們有離婚的打算了。
糾結來糾結去,她困得不行,直接在沙發上睡著了。
一離開,雲舒就給陸見深打了電話「我半個小時後到老宅,到家後要見到你。」
陸見深有些頭疼「媽,我還在外面。」
雲舒直接回他「我知道,撂下自己的老婆,在陪方清蓮逛街嘛,如果你不來,我就直接去商場找方清蓮,到時候她再出醜,就別怪我不手下留情了,你自己決定吧!」
「我來。」
陸見深的話還沒說出來,雲舒就已經霸氣地掛了電話。
「清蓮,你先逛,等逛好了我讓司機送你回家。」陸見深溫柔道。
方清蓮立馬就察覺到了不對勁「見深,你要先走了嗎?」
「嗯,有點急事。」
「好,那你先去,我會照顧好自己不讓你擔心的。」
「嗯。」
陸見深正要轉身,方清蓮又突然開口「見深,等等!」
「怎麼呢?」
方清蓮滑着輪椅過去,然後伸出雙手,纖細的手指一點一點地整理着陸見深領口的領帶。
「好了,領帶剛剛有點歪了。」
「謝謝!」
看着陸見深的背影,小滿有些嘟囔「小姐,為什麼不喊住陸總,就任由他離開了?」
「因為他今天給了我一個警醒?」
「什麼警醒?」
「前天,我們就因為離婚推遲一事吵了架,他很不開心;今天也是因為這個事,我要多給他一點空間,多相信他一點,如果逼得太緊,反而會適得其反。」
「小姐,那你就不怕他愛上他那個老婆了?」
方清蓮的眸光變得複雜起來。
好一會,她才開口「怕,當然怕。」
「但後來我又寬慰自己,他們結婚了兩年,見深也沒愛上她,只有這一個星期了,總不會這七天感情就突飛猛進吧!」
「我在國外忍了整整兩年,七百多天都熬過來了,千萬不能因為這七天就前功盡棄,我必須要穩住,一定不能自亂陣腳。」
陸見深回到陸家老宅的時候,雲舒已經在書房等着他了。
下午五點左右,太陽已經落下去了。
橙紅色的晚霞暈染着天空,從窗外望去正好能看到夕陽西下的美景,這是雲舒最愛的時刻。
古色古香的房間里,縈繞着淡淡的熏香。
旁邊的茶桌上,沁出濃郁的茶香,清新撩人。
陸見深推開門進去時,雲舒正好沏完茶。
他邁着大長腿,主動坐在茶桌的另一邊,隨手端起茶杯聞了一下「媽,你沏的茶還是那麼香。」
「香又怎樣?你爸還不是喜歡季柔沖的茶,說她沖的茶浪漫風趣,風花雪月,我沏的茶和我的人一樣單調無趣。」
「媽。」陸見深皺眉「好好的,你提她幹什麼?」
「怎麼?你爸的老相好,你不准我提,你的小情人,你就可以帶着她招搖過市,到處閑逛了?陸見深,你可真是好樣的。」
「你有考慮過南溪嗎?她是鐵打的?不會難受嗎?」
雲舒的一連三問讓陸見深有些煩躁。
扯了扯領帶,他淡聲道「媽,南溪很平靜,這事沒有你說的那麼嚴重。」
「還不嚴重?」
努力讓自己冷靜了一下,她再度看向陸見深「這件事,你爺爺還不知道,要是讓他知道了,剝掉你一層皮都算輕的,你好自為之。」
「還有,別以為你的想法我看不出來,既然想藏就給我藏好了,爺爺最近身體很差,已經大不如從前了,要是讓爺爺看出端倪,出了什麼意外,你是我親兒子,我也照樣削你。」
「也別以為你讓南溪開口提離婚,我們就會答應,我勸你趁早死了這條心,你是我兒子,你肚子里的幾斤墨水我還不知道。」
「方清蓮那個女人沒你想的那麼簡單,當初能決絕的離開,兩年後又搖着尾巴回來,你知道她安的什麼心?」
陸見深面上喝着水,心裏卻早已風起雲湧。
這些事,他媽怎麼會什麼都知道?
回家的路上,陸見深坐在車上一言未發,整個一副生人勿進的氣勢。
連坐在前排的司機都屏着呼吸,小心翼翼地。
「南溪!」剛回到家,陸見深就直呼她的名字,整個人身上也是籠罩着一層隱忍的怒氣。

《當愛情扎了根》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