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玄幻魔法›丹皇武帝
丹皇武帝 連載中

丹皇武帝

來源:外網 作者:實驗小白鼠 分類:玄幻魔法

標籤: 實驗小白鼠 玄幻魔法

作者官方公眾號:實驗小白鼠V(微信號:XBS9188) 十萬白衣舉刀鎮天門!百萬惡鬼抬棺戰崑崙! 鳳冠霞帔,血衣枯顏,骨燈血燭照輪迴! 千年前,一代神皇於百族戰場血戰稱霸,開劈萬世神朝,衝擊無上帝位,欲成就第九帝族。然群雄相阻,百族逆行,神皇稱帝之際戰死登天橋。天后泣血,哭嘯東南,引神朝最後殘軍浴血殺出百族戰場。為保神皇再世輪迴,天后燒血焚骨照九幽,修羅捨身扛棺下黃泉,三十六鎮國戰將舉刀化石永鎮東南天門。皇朝忠魂舉祭天之力,共守神皇輪迴重生,再臨九州。 千年後,神皇金身於蒼玄重生。展開

《丹皇武帝》章節試讀:

回到山谷。

姜毅在掌心凝聚出金色火焰,按照淬靈術的指導,嘗試着凝聚鼎爐。

只是他境界太低了,接觸武法又短短几天而已,從清晨一直努力到深夜,勉強凝練出一口鍋!

看着面前漂浮的『大鍋』,姜毅都有些無語。

但管他好不好看,管用就行。

姜毅挑出不同的靈草,一株株的按次序扔進去,從氣海里調動金色火焰,結果烈火翻騰,靈草當場化成灰燼。

姜毅一陣心疼,穩定住火勢,繼續嘗試。

又是十幾株靈草扔進去,靈草綻放出各式各樣的璀璨光華,然後開始枯萎、消散。

姜毅按照淬靈術的引導,巧妙地控制着火勢的變化,時而壓住烈焰,時而刺激靈紋沸騰火勢,精神高度集中。

但是……

當靈草完全消散,一滴靈液都沒出現。

姜毅不甘心,略微調理後,繼續開始研究。

隨着靈草越來越少,他對靈力的掌控也逐漸變得嫻熟。

這是一個精妙的掌控過程,也是一個漫長的磨練過程。

當清晨的光明來臨,一股葯香開始在山谷瀰漫。

姜毅汗流浹背,精神高度集中,盯緊着烈焰里那一團澄澈的靈液。

「成了!」

姜毅輕語,靈液騰起,被收進了提前準備好的玉瓶里。他運轉大耀天經,迅速恢復精神,繼續開始煉化。

有了經驗和技巧後,接下來順利了很多。

僅剩的那些靈草一批批的消失,變成了一滴又一滴的靈液,裝進了玉瓶,最後收了滿滿一瓶。

「還不錯,就是不知道效果如何。」

「金炎聖火煉的,應該差不到哪去吧。」

姜毅臉上終於露出喜色,拿起玉瓶喝了一小口。

靈液入體,像是一股清泉流過全身經脈,消除着全身的疲憊,也滋養着血肉神魂。

不需要煉化,它們迅速匯聚到了氣海。

跟淬靈術上面描述的一樣,這樣的靈液能直接進入氣海,並變成武法釋放。

而持續的煉化,也在無形中磨練了姜毅對靈力的掌控,一直穩定的境界好像觸及到了五重天的壁壘。

姜毅把全部靈液灌進嘴裏,靈力奔騰,匯聚氣海。

一股奪目的金光騰起,從內部照耀着全身,金炎聖紋烈烈生輝,把姜毅襯托的猶如一尊聖子。

不知過了多久,冥冥中一聲輕響,劇烈晃動的境界終於突破壁壘,晉入靈嬰境第五重天。

身體也同時間給了相應的反饋,氣海洶湧的擴散了很多,精氣神更加強盛。

由於經脈跟血管纏繞,好像全身的血肉和骨骼都變得更加堅韌。

「終於突破了。」

姜毅舒展着身體,雖然這一重天的進步有些艱難,但對於一個沒有任何人指導的初學者來說已經非常難得了。

「看來煉靈液跟武法可以相互輔助,並不耽誤。」

姜毅找到了前期的訣竅。

「婉兒,好好休息,我進大荒了。」

「毅哥哥,注意安全,我等你回來。」

清晨,姜毅跟婉兒道別,簡單做了點偽裝,離開了山谷。

當他走到之前掩埋屍體的地方,竟然什麼都沒了,痕迹都處理的乾乾淨淨。

姜毅心裏加了個小心,趕到了第八要塞。

他雖然想要掩飾身份,但是十三歲的年齡畢竟太小了,往全是粗壯漢子的散修里一站,立刻就引起注意。

以前的時候,沒有人在意這樣的孩子,但現在不一樣了。

「他竟然敢單獨進大荒,不怕被人害死?」

散修們注意着姜毅,感覺這孩子不太聰明。

「姜毅,白華師兄已經接受你的挑戰!」

「三個月後,我們在滄州武院等着你。」

「但願你能活到那一天。」

高傲的武院弟子們注意到了他。

姜毅誰都沒理會,等要塞大門開啟後,隨着人潮闖進了密林。

一直深入了數十里,尋找各處的靈草。

以前闖蕩大荒的時候,很少理會這些靈草,都是尋找那些猛獸廝殺,錘鍊肉身。

但是,有些特殊的靈草靈果還都有過留意。

大概在一年前,他還在躲避猛獸追殺的時候誤入一個幽谷,在幽谷的狹縫裡發現了十幾株老參,被他小心翼翼的掩蓋住了。

像這樣的情況,在森林裏還有五處。

現在正好可以全部找出來,煉製靈液。

一直到正午,姜毅收穫了滿滿一布袋的靈草靈果,濃郁的葯香透過布袋瀰漫在森林裏。

「這應該能煉個五六瓶了。」

姜毅滿意的拍拍布袋,貼身紮緊後往回趕。

他跑跑停停,不斷的查探着周圍茂密昏暗的林地,確保着安全。

這不僅是在警惕隨處可見的猛獸毒蛇,還在警惕着可能追蹤他的人。

不管之前那人是姜仁派來的,還是焦奎安排的。

既然開始了,就不會輕易罷休。

走了沒多久,沒發現追蹤的人,卻聽到了遠處傳來的混亂的廝殺聲,還是朝着這裡迅速逼近。

姜毅立刻爬上了前面一棵粗壯的大樹,躲在樹冠里,握緊鎢鋼弓,緩緩拉開,尖銳的箭鋒鎖定着遠方。

幾百米外,一位美麗高挑的少女渾身鮮血,狼狽的狂奔,不斷回頭張望着。

「你逃不回白虎關了,把金血藤交出來。」

「不想死的太難看,就給我站住!」

兩個精悍的男人正騎着叢林蒼狼疾速追捕。

「我是要塞的武將子弟,你們如果殺了我,白虎關絕對饒不了你們。」

少女焦急的催動着靈紋,青色烈風在全身環繞,速度一再提升,但是嚴重的傷勢在消耗着體力,連意識都開始恍惚了。

「更留不得你了!」

一個高大的男人翻騰起身,穩穩蹲在了狂奔的叢林蒼狼背上。

一聲怒吼,衝天騰起,額頭靈紋發光,澎湃的烈焰洶湧而出,化作一條粗壯的火鞭,當空暴擊,直取少女。

出手無情!

少女迅速躲避,火鞭嘭的聲轟鳴,在地面炸開一個可怕的深坑,大量碎石混着烈焰朝她崩了過來。

幾乎同一時間,他的叢林蒼狼撲過來,目光兇殘,滿嘴尖牙,暴起尖銳利爪,拍向了少女的後背。

少女厲叱,全身烈風驟然化作鋒利的刀刃,無差別的呼嘯暴擊,轟在了蒼狼身上,撕開鮮血淋漓的傷口。但蒼狼生性兇殘,暴起的利爪沒有任何影響,結結實實拍在了她的後背,頓時鮮血淋漓,白骨森森。

「小娘們兒,你自己找死,怨不得我們了。」

另一個消瘦的男人騎着叢林蒼狼殺到,手裡長刀猛地揚起,呼嘯着凜冽的刀氣,劈向了少女。

少女面色煞白,卻毅然決然的竄起來,提劍突刺,直取長刀。

鏘的聲錚鳴!

利劍捲起猛烈狂風,化作密集的劍氣暴擊,但長刀同時間騰起渾厚的土氣,瞬間擊潰了她的利劍。

她靈紋強,武法更強。

但是……傷勢太重了……

男人身下的叢林蒼狼同時竄起來,甩起利爪,閃電般掏向了少女的胸口。

完了!!

少女心頭咯噔一下,彷彿看到了自己慘死的樣子。

千鈞一髮間,前面大樹的樹冠里寒光乍現。

一道冷鋒刺穿空氣,旋轉起呼嘯的烈風,嘭的聲悶響,側面打穿了那頭蒼狼的腦袋。

鮮血噴濺,巨大的衝擊力把它整個轟了出去,連帶着身上的男人都失去控制,狼狽的撲在地上。

「誰!!」

男人落地的下一刻就猛地竄起來,甩起長刀就要尋找目標。

但是,就在這一瞬之間,寒芒再起,迎面而至,精準又強勁的洞穿了他的胸口。

他踉蹌着後退了幾步,重重坐在地上,死都沒看清楚敵人是誰。

電光火石間的變故讓美麗的少女愣了下,也讓前面正準備欣賞她死狀的高大男人愣住了。

姜毅連發兩道鎢鋼箭後,再次拉起第三支,鎖定前面的男人立刻脫手。

不過那男人反應極快,在寒光出現的剎那間仰面翻騰,驚險的避開。

鎢鋼箭擦着他的肩膀,打進了密林深處,崩碎了一塊大石頭。

「鎢鋼箭?」

男人面色一變,立刻躲避到了旁邊的大樹後面。但是寒光再現,鎢鋼箭嘭的聲打穿了大樹,轟在了他的後背上,他當場慘叫着撲了出去。

少女提起長劍,一聲嬌叱,劍氣如瀑,劈在了男人身上,撕開觸目驚心的傷口。

男人又驚又怒,卻顧及鎢鋼箭不敢戀戰,一把抓住衝過來的叢林蒼狼,迅速逃進了密林里。

少女想要追趕,卻沒有力氣了,一個踉蹌差點跪在地上。

姜毅甩着酸脹的臂膀,從樹上跳了下來,鎢鋼弓非常重,連發四支是他的極限了。

「謝前輩救命之……」少女死裡逃生,轉身就要感謝,卻沒想到竟然是個孩子。

「你剛剛喊是要塞的人?」

姜毅感覺少女有些面熟,卻記不起是誰了。

「我是燕輕舞,第三要塞鎮守武將燕錚的女兒。」

少女渾身被鮮血打濕,衣衫緊貼着身體,將那曲線完美的勾勒出來,雖然模樣有些狼狽,還是能看得出她的美麗。

她就是燕輕舞,受到父親的召喚從金陽宮回來。

為了能戰勝白華,她孤身來到大荒歷練。

之前還算順利,今天想着深入一些,竟然幸運的發現了金血藤。

一番拼殺後,好不容易從守護它的血蟒那裡弄到手,又被這兩個混蛋盯住了。

如果不是這個少年,她今天可能凶多吉少了。

《丹皇武帝》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