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都市小說›盜墓被抓:我挖自家祖墳犯法了?
盜墓被抓:我挖自家祖墳犯法了? 連載中

盜墓被抓:我挖自家祖墳犯法了?

來源:google 作者:我吃海綿寶寶 分類:都市小說

標籤: 我吃海綿寶寶 秦子屹 都市小說

秦子屹最近總被老祖宗託夢:「我乃秦始皇,如今靈異即將再次湧現,速手持族譜,鑰匙,前來皇陵繼承朕留給後代的至寶!」奉旨盜墓,始皇老祖敢說,秦子屹敢幹!立即背上祖傳供奉的黑金古刀,手持族譜,洛陽鏟,當場就打個盜洞,去見老祖宗...剛好趕來的考古隊正準備直播發掘,發現竟有盜墓賊捷足先登!考古隊經歷了九死一生,終於見到了秦子屹!正欲發怒捉拿這盜墓賊....「吾乃秦皇后裔,奉先祖令...」只見秦子屹甩出族譜,眼前立即出現聲勢浩蕩的一幕...大墓震動,無數兵馬俑從四面八方湧現,拜向秦子屹!「千年已過,詭異再現,吾等奉秦皇令,願為秦家世代赴湯蹈火,萬死不辭!」考古隊人都傻了...展開

《盜墓被抓:我挖自家祖墳犯法了?》章節試讀:

「她,真的是高人嗎?」

「他,真的是前輩嗎?」

此刻,兩人均產生了一絲懷疑…

但隨後想了想各自明白了。

林幼語只是會炸而已。

秦子屹只是會破解機關術而已,又沒有經歷過實戰。

可以理解!

秦子屹想到什麼都還沒拿到,現在就被嚇跑了,不爽的啃了一口黑驢蹄子咀嚼道:「就這麼撤了,我不太甘心。」

「我也是…」

林幼語想到師門任務還沒完成,她還沒看夠這皇陵呢。

這才哪到哪?

況且,似乎前輩還什麼都沒拿呢,就這麼走了太可惜了…

她能有什麼壞心思,只是想討好前輩而已。

如果可以的話,她也想帶一點…

秦子屹默默的將從棺材裏掏出來的東西,放到口袋裏面藏好。

他也不知道是什麼,方才順手拿的。

之所以沒告訴林幼語不是怕她搶,而是怕高人風範形象被破壞。

林幼語沉默不語,將從巴寡婦手腕上擼下來的玉手鐲,默默藏在了衣袍兜里,這是她剛才趁着前輩不注意拿的。

來皇陵前她本以為自己絕不會對任何東西心動。

但是來了之後,她才發現自己錯了。

那鐲子她實在是太喜歡了!

那水頭,那光澤,在外面幾乎買不到這麼好品相的。

而且…

這東西按專家的話說,應該沒有文物價值吧。

只是礦石而已…

她也沒有白拿,臨走前將兜里所有的錢,全都丟進了棺材裏。

就算買了吧!

反正死人戴着也沒用,埋在這裡可惜了。

好玉就要見世才能顯出它的價值!

相信巴寡婦會理解的吧,會的吧會的吧…

「咳咳,拿一點沒什麼,但要有個度知道嗎?」

秦子屹輕咳後警告她。

真當他傻呢?

那麼大個鐲子沒了,他能看不見?

只是方才沒有揭穿她罷了。

後面要她去賣命呢,就當給她點報酬了。

「多謝前輩!」

林幼語激動地掏了出來,光明正大的戴在了手上,愛不釋手。

就是覺得有些不搭配這身黑衣服。

要是白袍就很有仙氣了!

「挺綠啊…」

秦子屹皺着眉頭詢問道:「這鐲子值多少錢?」

怎麼看這材質都像是傳聞中的帝王綠啊!

林幼語想了想說道:「不多,也就是京都幾十個廁所起步吧!」

「……」

秦子屹酸了,後悔了!

合著來了這麼久,最值錢的東西還被她拿走了。

但他總不能硬要過來吧?

有失風度,忍了忍了,後面還得讓她賣命呢….

「一般吧。」

秦子屹只能扭過頭假裝看不見道:「以後別拿廁所作比較了…」

「好的!」

林幼語疑惑的盯着他的兜里:「前輩,您是不是也拿了什麼?」

秦子屹故作疑惑的詢問道:「為什麼這麼問?」

「您那裡在發光…」

林幼語指了指他口袋的位置。

那口袋裡的綠光連布都遮擋不住了。

秦子屹的胯都在發光!

「我拿它那是為了能幫我們在後面活下去,後面可是有大用的!」

秦子屹嚴肅的拍了拍兜,並未拿出來給她看。

如果沒猜錯,兜里那玩意應該是顆夜明珠,值錢的很!

「不愧是前輩…」

林幼語沒有絲毫懷疑,暗中佩服還得是前輩的格局大!

不像是她,只顧着好看去了。

現在想想,前輩之前扎進黃金堆里,應該也是為了挑選保命的東西。

「不說了,那邊情況似乎有點不對啊…」

秦子屹皺着眉頭看向不遠處,數萬個棺槨全部浮現在了地表之上。

「嘭!」

突然,其中一個棺材蓋飛起了數米高。

「接下來是不是要有女殭屍蹦出來了?」

林幼語打了個冷顫。

不由攥緊了旁邊人的衣角。

打不過打得過另說,現在肯定是害怕的!

就像是人怕蛇一般,但要說到底還不是一板磚的事?

怕,那是與生俱來的。

這可是殭屍片現場版!

「要不你去把東西還回去,把人家棺材蓋給扣上?」

秦子屹思慮着,先前她不是說那巴寡婦是封印源頭么?

掀開她的棺材蓋,就等於打開封印了?

「前輩,我不敢,要不還是您去吧?」

林幼語利索的準備將手鐲摘下來,卻見秦子屹搖了搖頭說道:「我不去,而且我也不想還,大不了跑路吧!」

林幼語心中又充滿了佩服,不愧是前輩!

她也不想還,也不敢去。

「似乎沒反應啊?」

秦子屹疑惑的看着那棺材,好半天也沒見到殭屍蹦出來。

他手中的黑驢蹄子都吃的差不多了。

秦子屹提議道:「這樣耗着也不是事,要不,我們試試?」

「行!」

林幼語從腰間解下來了一個手留彈…

「別..別鬧,你沒看到就醒了一個么,好傢夥,你這一手留彈砸過去,不醒的也全都被你吵醒了!」

「前輩說的有道理,是我魯莽了!」

「還是看我的吧!」

秦子屹用盡全力將手中的黑路蹄子丟了過去,精準的砸進了那掀開的棺材裏面,砰的一沉悶響聲…

兩人都開始壓身準備跑了…

棺材沒有半點動靜!

「難道沒事?」

秦子屹疑惑的撓了撓頭,不應該啊,那棺材板總不可能自己飛起來吧,肯定是裏面殭屍踹開的啊,電影不都是這麼演的么?

「那啥,你用那玩意試試。」

「槍?」

林幼語從背上解下來了狙擊槍,架好後,砰的就是一槍打在了那棺材上,結果,連棺材皮都沒打破。

「這棺材的材質有點古怪,狙擊槍竟然都打不透,這材料要是拿出去做防彈衣,肯定能行!」

「再用別的試試!」

林幼語眼眸一亮,隨後快速接近跑過去,待離近了一點時,這次掏出了衝鋒槍,上去就是一梭子,結果還是沒有損耗。

「我就不信了!」

她那暴脾氣又上來了,過去就準備丟手留彈,但是等她走進棺材旁時,卻停下了手,疑惑道:「空棺?」

「不會吧?」

秦子屹驚詫的跑了過去,就在他剛要看清棺內情況時,只見這次整個棺材直接飛了起來,朝着他砸了過來。

「我靠!坑爹呢!」

秦子屹掉頭就跑,什麼玩意,這棺材怎麼還會自己飛?

「嗯?」

林幼語立即給機關槍上膛,她沒有理會棺材,而是瘋狂對着棺材底下掃射,子彈全部掃完,棺材也砸在了一旁,晃個不停。

「前輩,您快來看!」

秦子屹吞咽了口口水,壯着膽子再次跑了過去,只見棺材底下有一個土坑,裏面躺着一個古裝打扮的女人。

她的面容與常人無異,只是眼眸是紅色的,還有兩隻獠牙。

「粽子!」

兩人震驚的本能的開口。

「原來,電影里都是騙人的…」

林幼語不滿的嘟囔了一句,她的身體都被打爛了,腦子都被打出來了,頂多就是比正常人身體硬了一點罷了。

哪裡會像電影那般金剛不壞?

秦子屹卻在想:「棺壓人,總感覺沒那麼簡單…」

林幼語皺眉道:「接下來怎麼辦?」

「別急,讓我想想…」

秦子屹思索起來族譜上的路線圖,的確就是在這棺材附近,但他並沒有看到還有別的通道。

現在他們所在之地應該是陪葬室,要是去主地宮肯定要有通道。

但族譜上並未顯示還有別的路線。

他似乎之前漏了,那路線旁邊還有一行小字,因為之前太急,加上他並未上心,現在看來,那便是打開第二條路的方式。

他急忙憑藉超越常人的記憶思考起來…

「殺巴寡,活路現!」

秦子屹眼眸閃過震驚!

這不對啊,老祖不是很看重這女人么?

按照林幼語所說,巴寡婦乃是此地封印之人,應該是守護者才對!

為何老祖要刻意給他安排這任務,要讓他殺她?

這不是強行破開自己留下的封印么?

除非…

除非她不再是守護者….

「前輩,您怎麼了?」

「方才我推演過,想要進入通道,必須殺了巴寡婦。」

「嗯?」

林幼語疑惑道:「為什麼,她不是已經死了嗎?」

「不!她沒死!」

秦子屹猛地睜開眼眸說道:「原來如此!」

「前輩,您倒是快說啊!」

林幼語眼瞅着不遠處的巴寡婦棺槨,已經開始劇烈搖晃起來了,她急忙掏出了槍,換好彈夾,就準備給她來一梭子。

「你先前所說的沒錯,她的確是這的封印守護,但這位貞婦在生前野心和實力可不小,所以始皇既敬重她的堅貞,又佩服她的獨立!」

「巴寡婦曾擁有無法計量的財富,用來豢養一支極其龐大的軍隊,她本來留在秦陵的目的是守護,但是因為某種異變,讓她改變了主意,從守護者變成了秦陵之中的一方豪強。」

「我覺得是因為秦陵之中發生了某種異變,激發了她心底的怨念,或是心底的惡,所以她的心意轉變,這些後宮佳麗都成為了她的手下,我很想知道她究竟想要做什麼?」

林幼語沒等他說完便沖了出去,話多必死,無論正反派,先下手為強!

直接朝着巴寡婦棺材內甩進了一顆手留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