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懸疑驚悚›盜墓:少年張起靈為我落淚了
盜墓:少年張起靈為我落淚了 連載中

盜墓:少年張起靈為我落淚了

來源:google 作者:武陵島 分類:懸疑驚悚

標籤: 吳邪 張起靈 懸疑驚悚

[盜墓+系統+無女主+鐵三角]十年生死兩茫茫,小哥這次你應該累了,就讓咱哥倆守一回青銅門吧!星火相傳,來年花開相見這是一個撫平遺憾的盜墓結局展開

《盜墓:少年張起靈為我落淚了》章節試讀:

三叔又回來幹什麼?

為什麼他前腳剛出吳山居,後腳就換了一身棕色的經典皮克?!

難不成,三叔因為某些原因,非得殺正版吳邪不可嗎?

這不應該呀……

完全沒有要殺害正版吳邪的理由呀!

吳山居,書房。

吳邪坐在電腦屏幕前,百思不得其解,而眼球也布滿了一道道的血絲。

看來今晚註定無眠了。

就算現在躺在床上睡,也壓根睡不着,因為有些事情不搞個明白,心裏就沒有底。

就像身處在無盡的迷宮裡,被動跟隨着,一條透明細線來前進。

而線的盡頭,也許是個鈍角,也許是個囚籠,也許是個輪迴。

但吳邪只能一直走下去,直到看清了事情的真相,和青銅門裡的終極!

或許最後的歸宿,正如夢境所言。

想到這裡,吳邪感到五味雜陳,便用鼠標按停了監控視頻里的內容。

而畫面也定格在了三叔身上。

吳邪隨手從旁邊的筆筒里,抽出了一副潮流的黑框眼鏡。

等戴上以後,吳邪嚴謹的看向電腦顯示屏里的皮克三叔。

從相貌來看,就是三叔無疑,但兩者之間的氣質又截然不同。

也許是短時間內換了身衣服,這才會導致自己先入為主了。

吳邪把前後兩個三叔的身形,用軟件抽幀出,兩張對比圖片。

「我去,這簡直是一模一樣呀?!」吳邪感到很驚訝。

但也就在此時,腦海里突然想到了一件耐人尋味的小故事。

傳聞老九門原西沙考古的年輕一輩中,有一名解家少年,在三歲時就嶄露頭角,用嫻熟的手法來解開九連環。

經此之後。

成為同輩里的佼佼者,故此才被解九爺改名為解連環。

而他的容貌居然和吳三省是一樣的,其相似度,會被九門人認為是孿生兄弟。

這麼一點,是被所有人認證過的,也毋庸置疑,總之就是一個模板刻出來的。

有時候也在想,解連環可能至始到終,都以吳三省的人皮面具來示人。

他原本的面貌可能都被自己遺忘了。

由此可見,當心裏確認了某件事情,便會窮奇一生來完成。

他是如此,三叔也是如此,就連祭壇上的聖嬰更是如此。

想到這裡,吳邪心裏有了三個可疑人物,並會對他們做出篩選式的分析。

第一,吳三省。

第二,解連環。

第三,帶了人皮面具的外部勢力。

按理來說,要殺害一個人,無非是那個人阻礙了自己的利益。

又或者自己有什麼把柄,被那個人手裡握着,以至於非殺不可。

再不濟,就是感情矛盾了。

吳邪眼睛盯着屏幕里的三叔,

「也就是說,吳三省和解連環,就算再討厭吳邪,也不會痛下殺手,最多也只是盜走帛書而已。」

更何況他倆對吳邪只有寵愛。

先不管,第一次進入吳山居的三叔,是吳三省還是解連環。

反正第二次進入的,絕對是戴了人皮面具的外部勢力!

也是他皮克三叔藏在柜子裏面,殺害了隨後回來的正版吳邪!

事實也正如吳邪想的那樣。

皮克三叔進入吳山居,就有一段時間沒出來過了。

畫面顯示,在皮克三叔進入了吳山居後的11分鐘,正版吳邪和王盟也回來了。

隨後的內容已經超出了監控範圍內。

又過了11分鐘。

王盟神情慌張,在吳山居外徘徊,手裡還一個勁的撥通號碼。

吳邪隔着屏幕,都能感受到王盟的那時候的害怕感。

看來就是在這個時間段,正版吳邪已經死亡了。

而王盟也是剛發現,不然準確的死亡時間還要延遲。

奇怪的是。

吳邪並沒有在監控視頻里看到皮克三叔的身影。

也就是說,他要麼翻後牆走了,要麼還在書房的柜子里藏着。

如果還藏着,那說明皮克三叔的心理素質賊強,是受過嚴格訓練的,而且他還喜歡腎上腺素跳動的感覺。

總之,他既是在賭,也是在玩。

又過去了三四十分鐘左右,

解雨臣和霍秀秀,駕駛着一輛豪華汽車來到了吳山居外,

緊接着就是九門眾人紛紛趕來。

吳邪從監控視頻中看到,九門眾人在有說有笑的,自然也能猜出個八九分的意圖。

第一,就是在情理之中,要派個代表來看一下,免得留下口舌之爭。

第二,純屬是來湊個熱鬧,也想看看吳邪是否真的死亡?

這也算正常。

吳邪看着他們蜂擁擠入了吳山居,緊接着皮克三叔,就大搖大擺的走出了吳山居,

並消失在了監控範圍內。

「好傢夥,是位狠人!」吳邪知道,真正的三叔,已經在家裡研究帛書了,而皮克三叔也深知這一點,才選擇戲耍九門人。

再然後的視頻內容,就是有人叫來了靈車,把正版吳邪的屍體,運往了吳家!

而吳邪從復活到現在,並沒有**來調查這件事。

也就是說,被九門人給刻意掩蓋了,並把死亡的事實偽造成旅遊未歸?!

吳邪思索片刻,呢喃道:「看來,吳家想以自己的方式來為吳邪,親自復仇啊!」

也難怪二叔在吳家說的那番話了。

那麼現在,只有搞清皮克三叔的真實身份,和吳山居翻牆的那伙人。

就真相大白了。

此時,凌晨六點,天剛蒙蒙亮。

吳邪躺在床上小眯了一會。

書房外。

「老闆,吳山居的大門口,不知道被哪個瞎了眼的人,丟了個死黑貓。」

「這大早上,真是晦氣。」

王盟本打算來打掃一遍衛生的,卻沒想到碰上這樣的倒霉事。

在干古董買賣的,最忌諱就是這種。

《盜墓:少年張起靈為我落淚了》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