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武俠修真›道御蒼穹
道御蒼穹 連載中

道御蒼穹

來源:google 作者:王龍 分類:武俠修真

標籤: 葉修 武俠修真 王龍

七千年前,玄天老祖飛升,留下了不被天道所容的「金剛道韻」,七千年後,他等的人出現,王龍自從獲得邪天罡經後,覺醒靈根,從凡夫成為修士,修邪天,獲道韻,戰合歡,踏乳城,進楚國,入南宮,登瀛台仙道,闖毀滅濕地……五行之星,本源為風,三因俱斷,四相不生道悟為刀,斬滅蒼穹!本書寫給想求道的有緣人……展開

《道御蒼穹》章節試讀:

  時光飛逝,七千年後......

  宋國,南田郡,玄天宗,藏經閣。

  藏經閣下聚集了三百多名凝氣一二層的修士,此刻他們一個個都咬牙切齒,盯着前面的以為少年

  「讓王龍當藏經閣首藏,我不服!」

  「一個小屁孩能有什麼本事,我們一大把年紀,憑什麼聽他的?」

  「他只是個凡人,沒有靈根,而我們是修士,身份遠在他之上,憑什麼讓他當首藏!」

  此刻所有人的目光,都集中在一個少年的身上,少年名叫王龍。自從三日前管理藏經閣的首藏老學究去世,將首藏一職傳給王龍,以葉修為首的凝氣弟子,就沒少找王龍的麻煩。他們的目的,自然是爭奪首藏一職。

  只要成為藏經閣首藏,以後就可以學習宗內的各類高深功法,尤其藏經閣首藏的地位,可以與宗內的內門弟子平起平坐。這樣的位置,外人怎能不覬覦。

  一個身材魁梧的青年在眾人的簇擁下,來到王龍面前,他就是葉修。葉修一臉不屑的看着王龍,眼裡全是鄙視,從小到大,王龍在他眼裡都是垃圾,只要他願意,以自己凝氣四層的修為,隨時都可以一招滅掉眼前這個垃圾。

  葉修瞥了王龍一眼道「王龍,識相的乖乖把藏經閣首藏一職讓出來,否則的話,老子今天就殺了你!」

  王龍冷哼一聲,瞪了葉修一眼。

  「玄天宗為了避免修士偷學道法,自古以來藏經閣首藏都是由凡人擔任,你們不是不知,既然你們都是修士,根本沒有資格做守藏!」

  葉修哈哈大笑道「規矩?在這裡,老子就是規矩!只要殺了你,我就會順利成章的當上守藏!」

  王龍看着葉修,目光一寒,道

  「也許三天前你能殺我,不過到了今天,恐怕你沒這個資格!」

  聽了王龍的話,葉修和他身邊的人全部哈哈大笑,笑聲中全是嘲諷之意。

  「你這種垃圾,老子要殺你根本不費吹灰之力,敢不敢跟老子到演武場死斗!不分生死不罷休!王龍,你敢嗎?」葉修充滿挑釁的問道。此刻他身邊的其他人也都跟着附和。

  「王龍你個縮頭烏龜,你敢去嗎?」

  「去了就死!」

  王龍冷漠的看着眾人,眼中露出寒芒,更有殺意。他雖然沒多少把握能戰勝葉修,但是事到如今,自己就算為爭這口氣,也要好好教訓葉修!

  「去就去,不分生死不罷休!」

  在眾人的起鬨和嘲笑中,王龍和葉修等人來到了演武場。

  此刻,四周聚集了大量的看客,大部分都是以葉修為首的玄天宗後備弟子,另外一些則是以王龍為首的藏經閣凡人。

  王龍表情不變,冷眼看着葉修。淡淡的說道

  「葉修,出手吧!今天殺你沒商量!」

  葉修睥睨的看了王龍一眼道「你這垃圾真是活得不耐煩了,既然你找死,老子現在就滅了你!對付你,不需要靈力,我只要拳頭就夠了!」

  說罷,葉修猛的一拳轟出,拳風呼嘯,身體迅速逼近,一拳就要打在王龍胸口,只要這一拳落下,王龍必死無疑。

  王龍瞬間抬手,一把捏住了葉修的拳頭,猛的用力,葉修的拳頭立刻一頓,被王龍生生握住。緊接着拳頭上傳來一股大力,直接捏得骨頭咔咔脆響。

  葉修一陣吃痛,內心震驚不小,他本能的抬頭看了王龍一眼,眼中充滿震驚,本來準備秒殺王龍,可是現在他才感受到王龍的實力,要比三天前,發生了天翻地覆般詭異的變化。

  就在葉修震驚的瞬間,王龍的左手已經轟出一拳,目標同樣是葉修的胸口。

  葉修吃痛之下,尖叫一聲,體內修為猛的運轉,陣陣靈力直接灌輸到整個右臂,他的拳頭立刻變的堅硬無比,力道更是大了幾倍。

  」給我死!「葉修凝氣四層的修為瞬間爆發,他不再考慮王龍這三天怎麼突然變強,現在他想要的,就是速戰速決,秒殺王龍。

  巨大的修為之力瞬間湧來,直接與王龍的拳頭對撞在一起,轟的一聲悶響之後,兩人紛紛退後,各自噴出一口鮮血。

  葉修的一拳,對王龍造成的轟擊極大,此刻他的左臂發麻,體內氣血翻湧,五臟六腑都在不停翻滾。他體內沒有半點靈力,之所以能接下葉修全力一擊,靠的完全是肉身的力量。

  葉修更是吃驚不已,他做夢也沒想到王龍竟然接下了自己全力一擊,更為詭異的是,剛才過招的過程中,他分明沒有感受到王龍體內的半點靈力,對方完全是憑藉肉身的力量!

  」好小子,倒是小看了你,你的肉身竟然變得如此之強,不過即使如此,今天老子照樣能殺了你!「說著,葉修右手儲物戒一閃,一張黃色的符籙在手,掐訣之下,黃色符籙猛的一閃,瞬間飛出,直奔王龍。

  王龍體內沒有半點靈力,無法催動符寶,但是他眼疾手快,眼看着葉修掐訣,憑藉肉身的強悍,腳底猛的發力,一個箭步衝到葉修身前,眼看符籙臨身,王龍迅速向左一閃,避過符籙的攻擊,同時瞬間出拳,直接轟向葉修肩膀。

  葉修一擊未中,剛要後退,豈料已經晚了半拍,王龍的一拳,已經結結實實砸在他的左肩上。一陣劇痛立刻傳來,葉修咬着牙,立刻運轉體內靈力,抵禦着王龍犀利的一拳。與此同時,藉著王龍這一拳之力,葉修猛的後退。後退的同時,操控符寶再次轟向王龍。

  符寶立刻在空中調轉方向,朝着王龍身後射來,王龍只感覺背後發涼,本能的一個空翻,在他身體騰空的時候,符寶直接飛過。回到葉修手中。

  」小子,你空有一身蠻力,不是我的對手!「說罷,葉修儲物戒再次一閃,另一張符寶在手。他單手掐訣,同時打在兩件符寶之上。

  王龍看着葉修,畢竟只修鍊了三天邪天罡經,雖然有老學究指點,但也只是學了些皮毛,眼下想要殺掉葉修,只能近身,而且必須速戰速決,越是拖沓,對自己越是不利!

  想到這裡,王龍內心一橫。體內邪天罡經全面運轉,他的整個呼吸立刻逆轉,體內的血液全部逆行,整個肉身立刻爆發出前所未有的恐怖之力,一股真氣直接灌入腳底,王龍猛的一踩腳下石板,一尺多厚的石板立刻斷裂,而王龍的速度更在一瞬之間暴增數倍。整個人,如一道閃電般瞬間衝出,直接沖向葉修。

  而此刻的葉修,口中的法訣還沒來得及念完,王龍的速度,實在太快了。甚至他都沒來的及反應。就感覺到一股巨力自己轟在自己心口,緊接着一種心被掏空的感覺籠罩他的全身,甚至靈魂在這一刻也完全提頓。

  此刻,葉修的眼中充滿了震驚和疑惑,

  」這.......不可能!「

  四周的觀眾也是一陣驚呼,剛才的一幕,極為驚艷,看得他們都是內心一震。

  這一拳之力,直接轟擊在葉修心口,他體內的靈力徹底紊亂,甚至胸口也凹陷了一塊,口中再次噴出一大口鮮血,他本能的將手中還未掐完法訣兩件符寶甩向王龍,身子立刻全力後退。

  「想走?我說了,殺你沒商量!」

  見葉修要逃,王龍直接一拳轟出,直接將兩張未成形的符寶轟碎。更是再向前一步,瞬間轟出第二拳。

  巨大的拳頭直接轟在葉修後背,打穿了他的心臟,伸到了胸前,葉修只感覺眼前一黑,王龍的手已經從身後貫穿他整個身體,手中握着葉修還在跳動的心臟,王龍一把捏碎,頓時鮮血四濺,場面十分血腥。

  鮮血噴了王龍一身,使他看起來充滿了殺手般的霸氣感覺。

  王龍信步走下演武場,瞪了眾人一眼,所有人早已嚇得魂飛天外,他們當中,屬葉修實力最強,已經到了凝氣四層,怎麼會被王龍......

  所有人都覺得不可思議,但王龍不在乎眾人的眼光,在眾人無比震驚中,直接回到了藏經閣。

  周圍的看客全部驚呆,他們大眼瞪小眼的互相對望半天,腦海轟鳴,全是駭然,王龍三天前還是被葉修踩的凡夫,如今三天後竟然逆襲殺了葉修!太匪夷所思了,在他身上發生了什麼?

  此刻演武場上空雲端之上,白雲之中,有一個青衣老者正在閉目打坐,整個死斗過程都被他神識感知,但是從始至終,他的眼睛都沒睜一下,他是玄天宗宗主之下,五大長老之一,青松長老。身為結丹期老怪,這種比斗他早就見怪不怪,至於是誰死他也毫不關心,畢竟從他們的角度看這些修為低劣的弟子,猶如在看螻蟻。

  青松身影一閃,原地消失。

  有幾人上台收了葉修的屍體。人們開始猜測王龍這三天到底發生了什麼。

  就在三天前,藏經閣的老學究死了。他臨死前,把藏經閣首藏一職傳給了王龍,可是葉修不服,為了爭奪首藏一職,兩人約定死斗。不分生死不罷休,這才有了今天的比斗。

  王龍回到住處,運行着邪天罡經,心裏想着三天前的一幕幕……

  老學究俗姓張,跟王龍一樣,是個徹徹底底的凡夫,從小是個孤兒,後來被玄天宗收留,作為藏經閣首藏,掌管藏經閣各類功法典籍,他在藏經閣呆了一輩子,看過的經典要比王龍多的多,尤其對於《浩玄經》最有研究,能未卜先知。

  「三日後老夫必死,現在將《最上乘論》傳給你!我帶你去藏經閣第五層」

  王龍一愣,他來藏經閣也有些年頭了,這藏經閣明明只有四層,哪來的第五層!

  「張爺爺你不是說笑吧,這哪裡有第五層?」

  老學究沒有回答,而是從衣兜里拿出一枚玉簡,用手輕輕一捏,玉簡碎裂,此刻原本兩人之間的虛空之處,竟然多了一道傳送門。

  「咱倆進去吧!」

  王龍有些詫異,這一切發生的有些莫名其妙,這隻有修士才能催發的玉簡,張爺爺怎麼也可以......

  老學究似乎看出了王龍的心思,微微一笑道「老夫不是普通人!」

  王龍腦海立刻轟鳴,只是此時他根本沒多想,滿腦子都是對能夠修仙的渴望和憧憬。隨着老學究的進入,他也毫不遲疑的邁進了傳送門。

  白光閃過,兩人瞬間來到一個空蕩蕩的樓閣里。只是這閣樓內,空無一物。

  「這.....」

  這裡根本就不是房間,只是一片虛無。王龍感覺好似置身虛空。

  「真正的經是遍滿虛空的,它無處不在。只有有緣人才能感受到。你能否感受到,就看你的造化了!我獨留你在這打坐三天,三天過後,無論結果如何,你都必須來見我。」老學究說完,再次走出傳送門。

  「記住,如果能在在虛空中找到一個把手。你就成功了!這本經書名為《最上乘論》。」

  老學究的話回蕩在整個閣樓內,王龍只感覺腦中嗡鳴,不知所措。

  「虛空中的把手……」王龍自言自語,看來這個把手是被隱藏起來了,只要找到它,那麼,就可以找到那本經書。那麼這個把手…….是什麼?」

  虛空中的把手,虛空中的把手……

  虛空中怎麼會有把手?難道是說此事就好比在本來無一物的虛空中找到一個抓手,然後才能圖破!

  王龍恍然大悟,所謂道在人悟,道之一字,不可說,說即是錯!若如此,若能感悟大道,則是在虛無之中有了把手。

  必然是如此!想到這裡,王龍毫不猶豫,立刻席地而坐,盤膝打坐。

  道!道!道!天道,是什麼?

  王龍靜靜的坐着,不知過了多久,起初還能感受到自己的呼吸心跳。一天後,就連呼吸心跳都沒有了。王龍完全入定,脈搏停止了,只剩下神識中的念頭,直到第三天,王龍頭腦中的念頭思緒也都停止,甚至連念頭都不升起。此時的王龍,徹底的做到了「內遺身心,外遺世界」的物我兩忘。

  此時一念不生,一念不生之時,則,一念不生全體現,色空空色盡真如。

  「原來如此!吾道!立!」

  王龍終於有所領悟,儘管不清楚這是天道,或者是空道,但是他覺得這是屬於他自己的道!

  「從此,求道,應作為我一生的追求!」

  王龍仍然盤膝而坐,這一切,只是他此刻的心聲。他雙眼緊閉,六根全收。此刻,王龍能清晰的感受到,虛空之中,頓時紅光大盛,一道紅光正奔自己鋪面而來,瞬間沒入自己眉心。頓時,在他的心頭,出現一本金光閃閃的經書。上面四個大字,《最上乘論》。書名旁邊附有作者,絕行仙蕭衍著。

  金光閃過,書中的金頁一頁一頁的翻動,每翻一頁都掠過王龍的心頭,讓王龍徹底的過心不忘。無數的功法,法寶,丹藥等等修仙名錄,甚至各種上古功法,其中很多多斷了傳承的絕世珍寶,修行方式都一一現在王龍心頭。

  此刻的王龍,隨着心頭掠過的經典,內心正多了一絲絲的明悟。修仙,原來如此!

  直到最後一頁經頁翻過,王龍已經徹底將《最上乘論》瞭然於胸。此刻,他微微睜開雙眼,從定中而出。

  一個陌生男子的聲音,突然在王龍的腦海中響起「絕行仙蕭衍,上古傳承《最上乘論》,今日咐囑與你,當妥善用之。今日老夫送你一口仙氣,作你日後修仙之用!」

  這聲音猶如洪鐘,在聽到聲音的同時,王龍似乎感覺體內丹田一股熱流升起,身體立刻為之一振,瞬間一股仙氣充滿全身。

  只是這仙氣來的快,去的也快,瞬間消失於虛無。

  王龍動了動手指,感覺自己就像做了一場夢一樣,只是這不是夢,而是真的。現在他能清晰的感覺到自己身體的變化,似乎,比以前強硬很多。而且在丹田處,正有一道氣流穿來穿去,流遍全身,終而復始。

  王龍大笑一聲,起身後,走出了傳送門。

  出現的時候,再次回到了藏經閣四層。只是不見了老學究,王龍望了一眼窗外,此時正是深夜。看來自己正好可以休息一下。

  從始至終,王龍獲得《最上乘論》傳承之事,整個玄天宗內,除了老學究,再也沒有任何人知曉,就連閉關的元嬰期老祖,都沒有感受到任何異樣。

  想着想着,王龍已經進入睡夢之中……

  夢中老學究不知道什麼時候已經站在了王龍身旁。

  「張爺爺,我在藏經閣讀過的書可不少,卻從來沒聽過有什麼絕行仙啊,這是怎麼回事?」

  張老學究看了王龍一眼,微微一笑,說道「絕行仙是真正的仙界的修真境界劃分,而我們這個世界所謂的修真,不過只是凡人世界。除非能夠渡劫飛升,才能踏入仙界,成為仙人。」

  聽了老學究的回答,王龍有些似懂非懂。

  老學究嘆了口氣「老夫前幾日夜觀星象,算定老夫三日後壽元將盡。從今日起,由你主管藏經閣一切大小事宜!你就是玄天宗,下一任首藏!」

  「這是我這輩子在玄天宗的一切所得,雖然沒有什麼值錢東西,就算送給你,留做紀念吧!」老學究安慰了王龍幾句,從懷裡掏出一個包裹,塞到了王龍手裡……

  「切記,你醒之後不要去見我,要在這裡學習最上乘論,三日後去往生殿將我的屍體收斂!」

  清晨,夢醒!

  王龍揉了揉眼睛,他不相信這個夢是真的,可是身邊那老學究給的儲物袋和藏經閣的首藏令牌,讓他不得不相信,這一切,都是真實的。

  「老學究……他是怎麼做到的,把儲物袋和令牌在夢中給我,而且一切都是真實!」

  不過無論如何,老學究對自己沒有惡意,而且已經將他的一生所有——儲物袋和令牌交給了自己,甚至向自己交代了後事,那麼一切,都應該按他說的辦。

  想到老學究三日後將死,王龍內心悲涼至極,但是一想到老學究的囑託,他便不敢再有絲毫懈怠。當下在床上閉目打坐。

  王龍在腦中翻開《最上乘論》,想看看上面是怎麼說的。一番思索之後,王龍找到了自己要學習的內容。《最上乘論》中的靈根論!

  論雲「夫靈根者,一切眾生本具也。只分顯與不顯,或謂無靈根者不能修仙。非也!……」

  文中接下來又講,普通凡夫也有靈根,只是需要自己開發。至於開發的方法到現在早已斷了傳承,已經屬於上古秘法,所以修仙界一直流傳無靈根不能修仙……

  仔細的將靈根論看了幾遍之後,王龍目中突然閃出精光。

  「這樣看來,我必然也可以修仙!」

  王龍花了半天時間,在《最上乘論》中,找到了這個秘法,此法名為「邪天罡經」。

  這種秘法是通過使人體血脈逆行,達到經脈逆轉,從而逆行人體經絡,破天地法則,達到逆天而行,進而修仙。

  而且這種秘法對於修行者還有有個極大的好處,就是可以通過修鍊,不斷的強化修行者的肉身。按照論點所說,最後可以達到無堅不摧的金剛之體。

  入夜,夢中。

  「王龍,醒醒」夢中有人呼喊自己的名字,感到幾分熟悉,王龍睜眼一看,原來是老學究來了。

  「學究爺爺,你怎麼來了?」

  「娃娃,老夫時間緊迫,從今晚開始,連續三天三夜,老夫都會教你各種不同的秘法。這些對於你以後的修行,會有極大的幫助。你要用心學習。老夫先教你的是《浩玄經》,你聽好了......」

  「天地異象,大而不外,小而不內,變者為易,易者,日月相角……」

  就這樣,在夢中,一天天過去,王龍每天都在不停的跟老學究學習各種易象之術。如此日復一日,整整用了一個月時間,王龍才完全掌握了老學究教他的全部。

  「老夫現在教你邪天罡經。邪天者,逆天而行也,天所不容也。邪天者,轉天地正氣為邪氣,轉天地正道為邪道,以邪壓正。以邪為正,以邪,證道!……」

  「修此功法者,切記貪之過速,須知欲速則不達!當體法雙修,以練體促修靈,以修靈促練體,二者不可偏廢!此法看似比他法進展緩慢,然則其強悍程度亦是數倍於他法。修至大乘,可奪天地造化……」

  「邪天罡經始於吞吐之法。以氣血逆行,進而達到經脈逆行,從而破生理法則,進而破天地法則,而成就逆天之道。切記,此法雖然修行緩慢,但是……威力極大!這是已經斷了傳承的上古秘法!」

  就這樣,日復一日,老學究每天都在指導王龍修鍊,王龍每天可謂受盡折磨,忍受着常人難以想像的痛苦。直到不知過去了多少歲月,王龍已經能夠倒轉呼吸,轉常人的呼為吸,轉吸為呼。甚至能夠長時間閉氣。不吐不吸。直到整個體內氣血都可倒行,老學究才滿意的點了點頭。

  第三天清晨,王龍夢醒,在醒來的剎那,他猛然發現,在自己的頭腦中,多了無數的象學之道。而自己所掌握的,什麼五行八卦,相面風水,尋龍點穴,奇門遁甲,日月星辰,總之,天地一切異象,王龍一看便知其寓意為何,甚至如何修改地氣,窺天探地,也不在話下。

  而他的身體,比三天前,要強壯了數倍,整個人的呼吸完全倒轉,而自己體內氣血,竟然……全部逆行,王龍本就博覽群書,略微精通人體奇經八脈,如今向著自己手臂看去。原來本是經脈,此刻居然跳動不已,成了動脈。而原來的動脈,竟然變成了經脈。

  「這……」王龍喃喃,「難道夢中一切都是真的?」王龍沒有答案。

  「只是氣血逆轉,根據經書記載,如果繼續修鍊,可以將皮骨筋脈完全逆轉……」

  看着自己這具肉身,王龍頗為滿意,此刻的他,不再像以前嬌小瘦弱,而是變得高大結實,整個人看上去猶如壯年,一身結實的肌肉,臉上也多了幾分稜角。

  「也許,這真的就是我的一場造化!」

  王龍不再多想,他現在迫切的想要再見一次老學究,當著他的面,問明一切。突然的,耳邊傳來了喪鐘之聲。這聲音,是表明,有人西去了…….

  「難道是?老學究……」

  王龍急沖衝下了樓,可是剛走到樓下,就碰到了葉修等人,他們早已從宗門那裡得知老學究將首藏一職傳給王龍的事,這才有了這次王龍與葉修的死斗。

  幹掉葉修之後,王龍在藏經閣運轉一遍邪天罡經心法後。直奔往生殿而去,一路之上他看到四面八方有不少凡人以及一些凝氣一二層的修士,都在嚮往生殿的方向尋聲而去。而此刻眾人看着王龍,眼中充滿了忌憚。

  直到王龍走上殿前,眼前的一幕,雖說他一路之上早已心理有了準備,可是當看到老學究的屍體端坐在那裡一動不動,毫無生機之時,聲音馬上哽咽。

  「張爺爺……」王龍哽咽,一種失去至親的痛在充滿了他的內心,淚水瞬間躺下他的臉頰,一滴滴,打濕在他的褲管上。

  他抱起老學究的臉,放聲大哭。

  他回想起了自己自從進入玄天宗的一幕幕,從小到大,每次自己受欺負的時候,都是老學究保護自己;每次自己挨餓的時候,都是老學究為他做他最喜歡吃的菜;每次自己思念母親,思念親人的時候,都是老學究將他摟在懷裡,給他講着一個個大能辭親離家求道修仙的故事......

  每次自己害怕的時候,每次自己感到冷的時候,每次自己受到別人冷嘲熱諷的時候;甚至每次自己開心的時候,難忘的時候…….都有老學究的身影。

  他的音容笑貌,已經深深的刻在王龍的腦海里,刻在他的心理,刻在他的靈魂里。

  王龍再次從靈魂深處,發出歇斯底里的吶喊「爺爺!」

  王龍的嚎啕大哭驚動了殿外的一名吳姓修士,他叫吳廣,是玄天宗正式的外門弟子,修為凝氣五層。平日負責往生殿工作,此刻,王龍歇斯底里的哭聲讓他聽起來極不舒服。

  」王龍,你鬧夠了沒有!你們兩個,把他轟回去!」說著,吳廣對着身邊兩位凝氣三層的弟子說道

  立刻有兩名凝氣一二層的修士上前,抓起王龍的胳膊,就要把他轟走。

  王龍身子一震,兩人手臂發麻,更有巨大的疼痛順着手腕傳來,他們立刻鬆手,本能的後退,王龍回頭看了吳廣一眼,直接無視。

  」老學究已經把後事交代給我,他的後事我來負責!「

  吳廣立刻惱羞成怒,對着王龍大罵道

  」王龍,你是個什麼東西,敢跟老子這樣說話,這往生殿,是老子說了算!你給我滾!「

  王龍站起身,瞪了吳廣一眼道」你讓我滾,你算什麼東西?我是藏經閣首藏,論身份地位,和內門弟子平起平坐,現在我以藏經閣首藏的身份命令你,你給我滾!「

  吳廣面色瞬間難看,首藏的地位......確實在他之上,若是......

  想到這裡,吳廣乾咳一聲道」青松長老已經吩咐,火葬之事,定在明日上午進行,由你組織。不過現在,所有人都要退出往生殿!「

  吳廣的聲音極大,周圍的人聽到他的命令後,都各自散去。原地只剩下王龍與吳廣二人。吳廣瞟了王龍一眼道

  」王龍,你不會連青松長老的話也不聽了吧?「說著,吳廣掏出了一枚令牌,上面刻着一個」青「字。

  王龍凝望令牌片刻,轉身離去。

  第二天一早,王龍帶着藏經閣小胖子孫富貴等人提前一個時辰來到了往生殿。他想早早來到,為火化一事多做些準備。

  可是剛到往生殿前,他們就發現,此地早已聚集了兩百多人,已經將往生殿團團圍了起來。

  「這是?」王龍內心疑惑。正要進入往生殿一探究竟。

  此時人群中一陣嚷嚷,人群開始成堆聚攏,蜂擁而上,攔住了王龍去路。吳廣走出人群,來到王龍面前,狠狠的瞪了王龍一眼「王龍,老學究的屍體不見了,是不是你做了手腳?」

  屍體不見了?王龍內心一震,可是面色不變。可是此刻王龍的腦海里,正在不停的運轉。這到底是怎麼回事?一定是有人做了手腳,現在要陷害我。而最有可能做手腳的,就應該是……吳廣!

  想到這裡。王龍緩緩開口。

  「我從昨天到現在,一直在住處,沒有離開半步。此事絕對非我所為,況且老學究對我有恩,我王龍何必如此?」

  「沒錯,我們可以為王龍作證。他昨晚一直在休息,根本沒有離開半步。」說話的正是小胖子他們這些藏經閣的凡人。

  小胖子身邊的小紅也開口道「我昨晚一直陪着王龍,我可以用人格保證,王龍絕對沒離開住處半步!」

  吳廣對着眾人說道「此事是不是王龍做的,一查便知。我已經稟告青松長老。他老人家一定會查明真~相。只是在查明真~相之前,這首藏一職。王龍暫時不能接任!」

  聽了這話,王龍身後眾人都是一陣唏噓,他們知道王龍是被冤枉的,一個個咬牙切齒,一臉的不忿。唯有王龍,從始至終一個表情。不動任何聲色。

  緊接着,吳廣說道「藏經閣首藏一職,自然是有能者居之。如果誰不服,可以向王龍挑戰!」說完,再次看了王龍一眼,目中的輕蔑之意顯露無疑。

  這一切眾人全部看在眼裡,吳廣今天,擺明了是要欺負王龍。而像這樣的事,在玄天宗內,王龍成長的這些年裡,幾乎每天都在發生。

  見王龍始終沒什麼反應,吳廣瞟了王龍一眼,臉上毫無羞恥之感,頭也不回的走出人群。只是在他剛要下台階的時候。

  「你站住!」王龍的話冰冰冷冷,讓人聽起來發寒,吳廣頓時感覺一股寒意涌~入自己內心。

  「怎麼會這樣?」吳廣內心巨震,他已是凝氣五階修士,怎麼今天凡人的一句話居然對自己造成如此壓力,這不應該!不過仔細感受之下,王龍的聲音,分明充滿了威壓。

  此刻往生殿前的眾修士,不單是吳廣,其他凝氣兩三層的修士,同樣感受到了這聲音中的壓力,一個個此時也都面色大變。這是真的!

  這王龍……讓我有些看不透。吳廣雖然內心震動不小,可是臉上還是強作鎮定,猛然回頭道「狗東西!你是在跟我說話嗎?」

  吳廣的聲音傳出,同樣充滿威壓。這威壓,是他用到了凝氣四層的修為之力發出的,剛才王龍的聲音雖然讓他意外不小,可是他畢竟是凝氣五層修士。他自信自己有足夠的實力,剛才只是一個意外。所以這次,他要以其人之道,還治其人之身!

  你給我下馬威,我也讓你好看。吳廣嘴角露出一絲輕蔑。他的聲音不像王龍那樣,向著四周擴散,使得所有人都能感受到那股威壓。而是,向著一個方向而去,只針對王龍。因為這樣,可以最好的將修為凝聚,使得修為不散,更具有殺傷力。

  他自信自己這句話的威壓,王龍~根本無法承受。而下一秒,他意象中的畫面則是,王龍吐出鮮血,然後跪地求饒。

  「凝氣四層的修為攻擊,你一個區區凡人,不死,也是.....生不如死!」

  一秒,

  兩秒

  三秒

  …….

  直到十秒過去,吳廣的聲音早就消失無影,可是讓他期待的畫面,始終沒有出現,王龍還是一動不動的站在那裡,顯得從容而淡然。

  「這……」吳廣內心震驚不已。剛要再次開口。這次,他準備用出自己全部的修為。只是還沒等他開口,王龍已經再次開口。

  「任何想要做首藏的人都可以挑戰我,是青松長老的意思,還是你的意思?」

  「這……」吳廣一時有些吞吞吐吐,此事自然不可能是青松長老的意思,而是他自己自作主張。如果讓青松長老知道,那麼自己可就麻煩大了。

  「這是玄天宗歷來的規矩,是約定俗成的!」吳廣話語強硬,顯得怒氣沖沖。

  「規矩?那王某可要去問問青松長老,這到底是不是玄天宗的規矩!」王龍從始至終話音冰冷。而聽在眾人耳中,尤其是吳廣耳中,更是冰冷無比。

  吳廣內心有些惱怒,沒想到王龍這小子敢在大庭廣眾之下讓自己難堪,我看他是活得不耐煩了。

  「放肆!你竟然敢對青松長老不敬,看我怎麼教訓你!」說著,吳廣身體一晃,立刻到了王龍面前,在他看來,今日若不教訓一下王龍,自己可真的顏面盡失,根本下不來台。

  既然如此,倒不如拿這小子立威。教訓了他,看以後誰還敢對自己不敬。畢竟自己可是這裡唯一一名玄天宗外門弟子!

  吳廣舉起右手,照着王龍的左臉就是一巴掌,看似輕描淡寫,外人看不出端倪,可是吳廣已經用出了自己全部。只是他的手還未碰到王龍的臉,吳廣突然感覺自己手腕一陣疼痛,而且這疼痛在下一秒突然加劇,大了十倍不止。彷彿自己的骨骼都要被王龍捏碎。頓時吳廣疼的吱哇亂叫。

  「鬆開,鬆開……」吳廣近似哀嚎,他做夢也沒想到,王龍怎麼會有這麼大的力氣,難道是……他的肉身?

  與吳廣同樣驚訝的,還有周圍的觀眾。王龍能幹掉葉修他們還能接受,只是現在如此輕易的就讓吳廣求饒,這王龍,到底強到什麼程度?!

  小胖子也是一臉的不可思議。驚訝之餘,更有一絲解恨,有種幸災樂禍的感覺。他從小和王龍還有小紅,他們三人一起玩耍,一起長大,這期間他們可沒少受吳廣的欺負。

  小紅的臉上並沒有太多的驚訝,更多的是興奮和羨慕,彷彿在她的心裏,王龍本該如此,此刻,她更是一臉崇拜之意的看着王龍。眼中滿是羨慕與關切。

  而周圍那些凝氣一二層的弟子,一個個呼吸急促,面色陰晴不定。尤其是當他們想到剛才王龍第一聲話音所帶來的寒意,內心更是不寒而慄。

  「看來還是趕緊稟告周師兄。免得事情鬧大,此事一旦讓宗門長老知道,尤其是青松長老,那麼吳廣師兄恐怕要吃不了兜着走」

  眾修思緒各異,人群中更是有幾人彼此交換了眼色,彼此明白了心意,立刻有兩人衝出人群,以極快的速度奔去,他們要找的,是周師兄!

  此刻的吳廣,更有些惱羞成怒,手中儲物戒一閃,出現一件黃色符紙,打出一道法訣,就要送出,只是王龍速度更快,在吳廣剛拿出符紙的瞬間,直接一拳轟下,就要打在吳廣胸口。

  突然,空中傳來陣破空之聲,眾人抬眼望去,只見一位青衫修士,腳上踩着黃色符籙,正在疾馳而來。這青年速度極快,眨眼已經到了往生殿前。

  」都住手!「

  那人話音一落,向著王龍這裡打出一道法訣,王龍虎口一麻,立刻鬆開了吳廣。

  吳廣一見來人,急忙抱拳一拜,「拜見周師兄!」周圍的凝氣一二層的弟子,也都是抱拳一拜。

  王龍看着眼前之人,這人他也認識,此人名叫周浩。是玄天宗內門弟子。

  王龍同樣對着周浩抱拳一拜。

  周浩微微一笑,衝著眾人道「大家各自散了吧,至於藏經閣首藏一事,自有宗門長老定奪,你等不必再起爭端!」

  「是!」眾人紛紛道了一聲。紛紛散去。

  王龍看了周浩一眼,神色恭敬道

  「王龍相信周浩師兄和青松長老自會為我主持公道!」

  周浩對着王龍微微一笑道」這是自然,你放心就是!不過今日之事,到此為止,你走吧!「

  王龍帶着小紅和小胖子等人離開,隨着眾人紛紛離去,不到一炷香的功夫,此地只剩下吳、周二人。

  此時的周浩,一改寬厚和藹的面容,臉色極為難看,甚至臉皮更是抽動幾下,似乎隨時都會發怒。

  一旁的吳廣看到周浩如此表情,他最了解周浩,別人不知道,他卻清楚,周浩此人,在人面前顯得大度寬容,做事光明磊落,可實際上是個心胸狹隘,嫉妒心極強的小人。一旦得罪了此人,他可是睚眥必報。

  吳廣噗通一聲跪地「請周師兄恕罪!」說罷,吳廣一拍儲物袋,拿出十塊下品靈石。

  「這些靈石,請周師兄笑納。還望您息怒!」

  周浩接過靈石,臉色緩和了不少,不過還是狠狠的瞪了吳廣一眼。惡狠狠的說道

  「你小子少給我惹事!此事,如果真讓青松長老知道,我也得受你連累,到時候,就算我師哥出面,也保不了你!知道嗎?」

  吳廣始終跪在地上,此刻更如驚弓之鳥,他知道眼前之人,可是凝氣九層的修為。發起怒來,自己可承受不起。

  「師兄教訓的是!」

  「起來吧!我問你,老學究的事,是不是你們做的手腳?如果是你做的,趕緊把屍體找回來!免得節外生枝!」

  吳廣一臉的委屈道

  「啟稟周師兄,此事真不是我做的,我敢確定,也不是葉修做的!」

  周浩面色一變,眼中充滿怒意道

  「還敢嘴硬,難道你真的不想活了?!」

  吳廣剛剛站起一半的雙腿,再次噗通一聲跪倒在地。帶着哭腔說道

  「周師兄,吳廣就算有天大的膽子,也不敢欺騙周師兄,此事,真不是我做的?」說話間,吳廣雙眼流出委屈的淚水,如果自己今天真因為此事死了。那他實在不甘心。

  周浩看了吳廣半餉,確定他沒有說謊。這才伸手扶起了吳廣。

  「下去吧。此事青松長老至會處理,只要與你我無關就好!」

  吳廣整了整衣衫,再也不敢遲疑,一個人快速離開了往生殿。

  「不是你們做的,難道……難道真的是王龍?」

  一連三日,青松長老下令,與當日往生殿事件有關之人都被禁止外出,王龍和孫富貴等人一直呆在藏經閣。站在窗前,王龍望向窗外,他相信,這三日之內,青松長老一定會查明真相,還自己一個公道。但他更關心的,並不是自己的清白,而是老學究能夠早日入土為安。

  一旁的小紅似乎看出了自己的心思,她名叫鄭紅。這幾日,一直是她陪着王龍。自從老學究死後,小紅更是主動接近王龍,對他照顧有加,她似乎在儘力的,想要完成老學究一直以來的,對王龍的關心。

  「王龍,你已經站在那裡兩個時辰了,外面風大,還是到床上休息一下吧。青松長老一定會為你主持公道!你就放心吧!」

  王龍轉身看了小紅一眼,沒有說話。她對自己的心思,王龍豈能不懂。只是自己這裡,這些天完全沉浸在失去張爺爺的悲痛之中,哪裡有更多的心思去想男女之事。

  此刻,玄天宗玄天大殿內。宗主逍遙子正面色凝重的聽着面前一位青衣老者的彙報。

  「宗主,這三日來老夫幾乎調查了宗內與此事相關的所有人,現在已經可以肯定,此事絕非王龍等人所為,也沒有任何證據證明與吳廣等人有關,老夫甚至用地羅盤探查了玄天宗每一個角落,也未發現任何異常。此事......透着詭異!」

  「哦?」逍遙子面露思索之色,「如此看來,此事非比尋常。如今,對外對內都要封鎖消息!」

  青松微微點頭,逍遙子繼續說道。

  「此事,並未造成我玄天宗任何損失,可暗中慢慢調查。不得張揚,至於藏經閣首藏一事,就先按照張老頭的遺囑,先交由王龍負責。」

  「是!」青松大袖甩,整個人原地消失不見。

  逍遙子抬頭望了望玄天殿,看了看大殿之上,倒懸的天地星辰,這大殿,乃是當年玄天老祖親自根據當時天地星辰的運轉變化繪製而成,據說若能參透此星辰圖,則可感悟道法。也可推演過去未來,甚至可以推測人、物所在。只是,這樣的道法,如今,早已斷了傳承……

  逍遙子目中露出無奈,如此底蘊深厚的玄天宗,到了自己這代,居然只能學點皮毛,如此下去,恐怕總有一日,玄天宗,要徹底沒落。而此地的底蘊,恐怕也要別他人佔有。

  「難道我玄天宗就不能出一個曠世奇才,成為中興之祖嗎?」逍遙子實在不甘心!

  對於調查的結果,青松自然不會向外公布。只是對外說明,此事已經處理完畢,任何人等,不得過問。根據老學究遺囑,藏經閣,以王龍為首藏。全權負責藏經閣各項事務。

  在聽到這個消息之後,小胖子等人無不歡呼雀躍,可唯獨王龍這裡,還是一樣喜怒不形於色。平靜的讓人意外。

  夜深之時,王龍抬頭望向天空,他試圖用自己所學的《浩玄經》來推演此事。只是一連試了幾天,都一無所獲。

  看着滿天星辰,不停地變化轉動,王龍喃喃「難道你……還沒死嗎?」

  一切再次恢復如常,一個星期過去了。這一個星期,王龍每天除了打理藏經閣的事,就是抓緊一切時間,苦練邪天罡經。雖然感覺不出什麼進步,但是王龍內心篤定,冰凍三尺非一日之寒,只要一直堅持,總有一天,會看到效果。

  王龍正沉思着,突然小胖子氣喘吁吁的跑了上來

  「不好了,王龍,外面....出事了!」

  」什麼事?「

  」有人把張叔打傷了,還傷了其他七個人!「

  王龍轉身,片刻之後,已經出現在藏經閣門口。而不遠處,正有一群人對着七八個藏經閣的凡人拳打腳踢。

  「住手!」王龍怒道,身子立刻飛奔出去,直接沖入人去,幾拳轟出,把眾人打散。

  」你們沒事吧?「王龍看着張叔等人,關切的問道。

  張叔他們顯然傷的不輕,但還是忍氣吞聲的搖搖頭道」沒事!「

  王龍的怒氣猛的串到頭頂,盯着身邊的幾個打人者。為首的一人是一名身材魁梧的大漢,此刻,他正鄙視的看着王龍。

  「王龍,老子今天就是來找你的,別人怕你,我可不怕!你這毛還沒長全的小子,有什麼資格當首藏!」說著,那大漢上前一步,擋在王龍身前。

  「老子玄天宗外門弟子趙剛,專修碎玉掌法,聽說你的拳頭很硬,今天老子要和你較量較量,看看是你的拳頭硬還是我的掌法硬!」

  說著,大漢猛的伸出右手,照着王龍胸前就是一掌。出手的瞬間,空氣中瞬間出現強大的爆裂之聲,甚至還有絲絲火花在大漢的手掌間閃過。

  這大漢,可是吳廣花重金請來的幫手,為的就是教訓教訓王龍,所以今天他們才到這裡尋釁滋事。

  大漢出手的瞬間,對自己的掌法信心十足,這一掌的力道,堪比凝氣五層修士的全力一擊。這可是相當於凝氣中期修士的全力一擊。速度之快,更是讓人猝不及防。

  更讓他得意的是,這一掌之力,竟然絲毫沒有損毫的,全部轟擊在王龍胸口。只聽得一聲悶響傳出,王龍的身體向後退去。

  大漢低着頭,看都不看王龍一眼,在他的想像中,王龍一定飛出十米開外,口吐鮮血,然後趴在地上一動不動,這樣的內傷,就算不死,也是絕對的殘疾。

  王龍猝不及防之下,卻是後退,不過只是一步而已,確切的說,應該只有半步。

  大漢的掌力雖然霸道,可是打在自己胸口,王龍只是初感不適,胸口悶疼。不過這種感覺只是三息之內,三息過後,一切如常。

  大漢正要得意,耳邊就傳來了王龍冰冷的聲音」「這樣的攻擊,傷不了我!」「

  「你已經出全力了,而我還沒出力呢!」王龍話音剛落,猛的一拳,扎向大漢胸口,這一拳,他用了七成力。因為他還不想在這裡鬧出人命。因為此事很可能是個圈套,一旦鬧大,就會被吳廣抓住自己的把柄。

  大漢身子立刻凌空飛出,落在了一丈之外一顆石柱之上,石柱晃了兩晃,幾道肉眼可見的裂縫瞬間出現。大漢噴出一大口鮮血,倒在地上,生死不知。

  其他幾人立刻嚇得張目結舌,這一切發生的太快,太突然,上一秒自己還內心得意,這下一秒,大漢居然被打翻在地。

  一種生死危機立刻湧上心頭,眾人毫不遲疑,拼盡全力掉頭就跑。

  「想跑?你還跑得掉嗎?」

  王龍冷哼一聲,向前邁了一步,速度之快,人在肉眼之下已經很難看清。四周的觀眾,尤其是小胖子,看到王龍眨眼之間就干翻一個氣勢洶洶的大漢,而且還硬接了此人一掌。內心已經震驚不已,此刻又看到王龍邁步之間的速度,這…….讓他內心更是洶湧

  「王龍怎麼突然變得這麼強了……」小胖子撓了撓圓圓的大腦袋,沒有答案。

  王龍一把抓住了其中一人的右手,猛的一拽,那人立刻被王龍拽倒在地,力道之大,前所未見。在與地面碰撞的瞬間,那人頓時感覺自己的右手突然傳來一陣劇痛,隨後更是咔嚓一聲骨骼斷裂的聲音。

  這聲音極大,即使身在十米開外的小紅等人,也都聽的真切。這還是她第一次看到王龍如此野蠻,內心一時有些不適應。

  干翻一人,王龍又上前一步,雙拳直接轟出,又干翻兩人,緊接着再上前一步,肩膀猛的一撞,直接將最後一人撞的吐血。

  」今日之事,是誰主使你們的?說!如果你敢說一句假話,我立刻殺了你!」

  「這……是吳廣,他讓我來這裡鬧事!」幾人吞吞吐吐,還是說出實情。

  「又是吳廣這個孫子!」王龍破口大罵

  自從上次找人挑釁失敗之後,吳廣再也沒了動靜。又過了幾日,一切如常,風平浪靜,王龍每天除了修鍊邪天罡經之外,就是暗中調查老學究的事,可是直到現在,還是毫無頭緒。

  必須讓自己變的更強。自古修道一途,強者為尊,變強,才是硬道理。想到這裡,王龍內心已經有了決定。

  他要上清風山!

  清風山是玄天宗內一座極為普通的山峰,適合凝氣初期的修士歷練,此山位於玄天宗東側,是十萬大山中距離玄天宗最近的幾座山峰之一,而且其山高廣深邃,能夠同時容納上萬修士修行,最重要的是此山雖大,但是卻只生存着凝氣中期以下的靈獸,這樣可以充分保證歷練者的安全。因此,此山成為了玄天宗內所有外門後備弟子歷練的不二之選。

  將藏經閣的事物交由張叔小胖子等人打理,王龍換了一身寬鬆的青色長衫,帶着藏經閣「首藏」令牌,來到了清風山。大約用了一個時辰,王龍才來到清風山腳下,一路之上,王龍看到形形**的修士,這些人,或三五成群,或獨來獨往,或男女搭配,更有幾人,身邊帶着幾隻從山上捕捉來的異獸。

  高空之上,時而能聽到頭頂有呼嘯之聲閃過,抬頭看時,卻看不真切,只能看到遠處高空之上一道道人影飛過。

  「這些人的修為,至少築基以上,才能不藉助法寶御空飛行!」王龍內心暗道。一路之上,王龍不動聲色,遇到前輩或者熟人都會上前行禮問候。直到自己來到山門下。

  望着眼前的清風山,自己在玄天宗這幾年,也只跟隨老學究來過此地兩次。

  王龍暗嘆一聲,如今的玄天宗,早已沒落不堪,當年的十萬大山,已被臨國秦國侵吞大半,更是被北方不斷擴大的毀滅濕地常年蠶食,還有被南邊的南宮世家掠奪了將近一萬大山。如今的玄天宗……可悲可嘆!

  到了山門,王龍直接拿出首藏令牌,門衛點頭同意後。王龍不動聲色,邁步進了山門。他這次來到清風山,目的就是為了修鍊邪天罡經,短期之內,根本沒打算出去。

  走了沒多久,王龍就清晰的感受到山林間充沛的天地靈氣。

  「東邊的靈氣最濃,那麼我就一直向東走。看來修鍊邪天罡經,我對靈氣的感知力,也大大超出了常人。」

  一路向東走去,王龍越發的感到,越往山裡行進,靈氣就越發的濃郁。而且每走一段時間,王龍都會感知到附近其他人活動的氣息,這些氣息,有強有若。

  王龍有意的避開了這些人,他不想節外生枝。而是選擇了一條極為隱蔽的路線,偷偷着向著山林深處走去。憑藉自己對靈氣敏銳的覺察力,王龍走了大半天,來到了一處山谷的入口。在這入口的旁邊,立着一塊石碑。

  王龍駐足,仔細的閱讀着石碑上的碑文。

  「此處已經是清風山外圍的盡頭,如果再往裡走,就到了清風山的內部區域。雖然山谷內的靈氣比這裡還要充裕數倍,不過谷內有很多高階靈獸存在,危險程度遠遠高過此地,普通的凝氣初期,禁止入內!」。

  看完碑文上的話,王龍沉默。既然如此,安全起見,自己就在這附近,尋一處靜謐之地,安心修鍊。

  半個時辰後,王龍在附近的山林處,找到一塊空地,空地的**,還有一塊大石。這大石,正適合打坐。

  王龍不再耽擱,盤膝坐在大石之上,按照邪天罡經的修鍊方法開始吐納。沒過多久,周圍的靈氣,開始慢慢的向王龍這裡聚集。

  絲絲靈氣猶如小蛇一樣,從四面八方湧來,順着王龍的口鼻。流入自己的身體。此刻王龍體內,已是氣血逆行。

  通過每次的吐納,王龍漸漸可以變得收放自如,並且能共聚集的靈氣越來越多,越來越精純。同時經過反覆修鍊氣血逆行。王龍發現自己筋肉骨血能夠吸收的靈力在逐漸增多。就這樣,每次在運功之後,都感到身心無比的舒適。

  「按照這樣的進度下去,我在這裡一天的進步,就能比得上在宗內一周的進步。」

  王龍盤坐在大石上一動不動,靜心吐納,直到三天之後。周圍的靈氣仍然源源不斷的湧向王龍,只是這次不僅通過王龍的口鼻,王龍身上的每個毛孔,似乎也都具備了口鼻的吐納功能,靈氣一下子通過他全身的毛孔,流注於他的百骸四肢,最後滲入王龍全身三百六十五個穴道中。

  直到第七天後,王龍才緩緩的睜開雙眼,此時此地的靈氣,已經極為淡薄。短期之內,是不可能恢復的。

  「邪天罡經不愧為上古秘法,如此修行,我一周的進步,堪比常人一個半月的進步!」

  此地靈氣已經稀薄,不適合再修鍊邪天罡經。應該再學一套新的功法,沉思片刻,王龍再次閉上雙眼,在腦海中翻找着《最上乘論》中適合自己的功法。

  「如果這種功法能夠促進邪天罡經的修鍊,那麼我會更為滿意!」

  半個時辰之後,王龍選出了兩本上乘功法。一本叫《龍虎象形拳》,一本叫《金剛鑽骨拳》。兩套拳法各有所長,未免貪多嚼不爛。王龍優中選優,最後選定了更適合自己的《金剛鑽骨拳》,此拳法直來直去,講究剛猛有力,很適合王龍的性子。

  在大石上擺開架勢,王龍先試着開始演練這套金剛鑽骨拳。

  隨着邪天罡經的運轉,王龍下意識的調整呼吸,幾個吐納之後,一絲絲靈力開始在全身遊走,拳法瞬間變得霸道威猛起來,一收一發間,似有風雷之聲在空中嗡鳴。

  這變化讓王龍既感到意外,又十分驚喜。

  當下打的更加痛快,出拳越來越快,力道越運越足,一股熱流湧向雙手,王龍感覺全身氣血翻滾,看來正可趁此機會嘗試經脈逆行。

  打定主意,王龍低喝一聲,開始逆行體內靈氣,先從手臂開始,本來從極泉走青靈再到少海最後到少沖的靈力,由少衝到少海,走青靈,最後到極泉。這次運行,居然沒有感到任何不適。

  成功了!

  王龍拳勢不減,開始不斷的演示各種套路的變化。並且通過功法,試圖進行全身的經脈逆行。

  此時周圍本已不多的靈氣再次充裕起來,無數的靈氣從四面八方湧來,通過王龍身上的毛孔滲入王龍全身三百六十五個穴道中,然後靈氣如一條條小蛇順着經脈,全部朝丹田處游去,只是到了丹田位置,靈氣卻再也無法前進半步。

  這是怎麼回事?其他地方都通了,怎麼這裡沒通?

  感受到丹田處一片混沌,似乎有東西擋住了靈氣去路。王龍只能控制靈氣在丹田的上方遊了一圈,再次變成無數條細小的靈氣回到了經脈之中。

  王龍不甘的再次聚集起靈氣,向丹田處壓去,可那道靈氣卻依舊在丹田上饒了一圈再次迴流,試了幾次靈氣變得越來越稀薄,卻還是不能湧入丹田之中。最後靈氣全部迴流,透過經脈上的穴道滲透到皮肉,慢慢的滋養着王龍的骨骼和皮肉,然後徹底的消失。

  「這丹田之處…….也許是自己聚集的靈氣不足,無法沖開…….」王龍喃喃。

  經過這一番苦練,王龍終於感到一絲疲憊。休息片刻之後,王龍從腰間取出一物。正是老學究留給自己的包裹。

  「也不知道這裏面會有些什麼?」

  王龍打開包裹將裏面的東西一股腦的倒在巨石上。裏面有一百兩銀子和五兩黃金。十枚低級靈石。接下來,王龍又發現了幾枚顏色各異的丹藥,憑藉自己在藏經閣閱書無數的經驗。王龍自動辨認出,那七顆紅色的應該是止血丹。五枚灰色的是辟穀丹。還有兩枚藍色的是回元丹。這些都是最普通的常見丹藥,無甚稀奇。除了這些丹藥,還有一套護甲和一把匕首。一枚龜甲護符。

  「咦,這個是什麼?」在包裹的最下面,還有一枚黑色的戒子。

  王龍將戒子拿在手上,仔細的端詳了半天,以他的眼力,莫說尋常法寶,就算是上品法寶,自己在典籍裏面也見過不少。

  不過眼前這枚戒子……

  應該是儲物戒子沒錯。也就是修仙者人人都會佩戴之物,本來並無稀奇,只是眼前這枚戒子,上面刻畫著很多符文,這些符文,饒是將藏經閣典籍讀的滾瓜爛熟的王龍,也是不認識。

  這個戒子,透着古怪。老學究一個凡夫怎麼會有這種東西?尤其是上面的符文,又是些什麼?

  王龍微微皺眉,不過也沒有多想,他早已將老學究看成自己的爺爺,既然是他老人家之物。自己帶上便是,想到這裡,王龍直接將戒子帶在手上。

  王龍穿好護甲,帶好匕首。將那枚護身龜甲帶在胸前。此龜甲,是玄天宗內最為常見的護身法寶。可抵凝氣中期修士全力一擊。

  王龍心念一動,右手一揮,將其他物件收入戒子之中。取出一粒辟穀丹吞下。

  「這裡的靈氣已經滿足不了我的需要,我要……進谷!」

  谷內充盛無比的靈氣還是讓王龍決定冒險一試。順着山谷,王龍小心翼翼的向前摸索着。

  驀然間在王龍的感知下,前方一百的地方,有一處靈氣極其充沛的所在,抬頭看去,那裡草木茂盛,枝繁葉茂,周圍生長的大樹,要比其他地方粗上一倍,王龍嘴角一笑,扒開身前樹枝,快步朝前奔去。

  在快要靠近那塊地方的時候,王龍本能的感到一絲危險的氣息,這種地方一般都會有強大的靈獸存在,靈獸的感知力比人類強上不少,不可能感受不到,這麼好的修鍊之處肯定會霸佔。

  王龍停下腳步,得把它找出來才行,否則自己根本無法安心在此修鍊。

  就在王龍剛要動作之際,一陣莎莎之聲從背後傳來……

  王龍馬上提高警覺,向背後望去,發現只是一陣清風拂過,捲起幾片樹葉在空中在空中摩擦發出的莎莎之聲。

  雖然只是虛驚一場,不過王龍用鼻子仔細的嗅了嗅風中的味道,這風中居然還帶着一絲血腥味。只是這血腥味似乎已經存在很長時間,變得非常淡,如果不是王龍嗅覺靈敏,可能根本覺察不到。

  難道這裡的靈獸已經被人殺了?王龍有些疑惑的想到,又向前行了幾步,終於在一顆大樹下找到了一隻靈獸的屍體。

  在看清靈獸的樣子之後王龍大吃一驚,這死去的靈獸居然是一隻赤腳虎,看其身上的傷痕,只有脖子處有一道恐怖的劍痕,竟然是被人一劍斬殺的。

  赤腳虎是三階靈獸,相當於凝氣後期的修為,這樣的實力,在整個清風山外圍,也是極其恐怖的。可以說在此處根本不可能有天敵,而且此獸動作敏捷,爆發力極強,怎麼只是被人一招,就無聲無息的斬殺。

  想來能夠斬殺這樣高階靈獸的人,實力實在有些恐怖,想到這裡,王龍不禁後背發涼。

  突然,身後傳來一絲細小的響動,一股危險的感覺傳來,王龍心神一動,邪天罡經運轉起來,一股熱流傳到腳下,用力一蹬,身體騰空而起。

  雙手抓住一根橫在空中兩米多高的樹榦,輕輕的一盪,身體在空中一個翻騰,輕巧的站在了樹榦之上。

  摸了摸後背,後腰處有一道長劍劃破的傷痕,穿上的護甲已經被劃開兩半,還有不少鮮血流出,看着手上的鮮血,王龍吸了一口涼氣,剛剛要不是躲得快,這一劍可能已經將他攔腰斬斷。

  王龍向下看去,出手之人是一個女子,年華不過雙十,眉目如畫,冰肌玉骨,一張俏臉如花。身上紅色的裝束,整個人像出塵的仙女一般,可雙眼中卻是殺氣外露,冰冷凌厲,在她的目光下,似乎空氣都變的寒冷起來。

  少女腳踩飛劍,閃着淡淡的寒光,一條七彩彩練跨過腰間,纏在雙手之上。更奇特的是在她眉宇之間,隱約能夠看到七彩虹光。

  「這七彩虹光是…….」王龍內心疑惑,

  難道她就是掌門逍遙子唯一的關門弟子,傳說中的天下三大美女之一,千暮雪!

《道御蒼穹》章節目錄: